皆有高人提前預警 唐朝兩宰相的結局緣何不同

唐朝宰相
文:周曉輝

人世間,歷來都存在著大到預知國家興亡、社會走向,小到預測個人命運和災厄之能士,他們大多是修佛修道之人,而上天之所以允許他們向常人透露天機,一是為有福分之人消除意外災厄,二是給有緣人打開一道通往信仰神佛之路的大門。信他們者,可平安度過劫難;不信他們者,難逃災厄。唐朝兩位宰相在高人點化後做出了不同的選擇,結果導致了不同的結局。

要說的第一位宰相名叫唐休璟,他是武則天退位、唐中宗李顯復位後被拜為右僕射即宰相之職的,曾屢立戰功。

唐休璟家中住著一名僧人,這名僧人常能提前預知事情,且常常都能說中。不僅如此,他還擅長降妖伏魔之術,唐休璟因此十分敬重他。

一天,僧人對唐休璟說:「相國即將大禍臨頭,而且就在不遠的數月之內,不過可以有辦法攘除。」休璟聞聽,且憂且喜,便拜求僧人相救。僧人要他在曹州「尋兩隻大狗,身量一定要幾尺高且凶猛矯健的」。

唐休璟對曹州刺史張君有知遇之恩,便拜託張君幫他在當地尋覓兩隻神俊非常的良犬。張君認為這不是什麼大事,就答應了。

張君向手下郡吏言明唐休璟想尋兩隻良犬之事。一個小吏說自己家中養了一隻狗,品種、長相跟普通狗不同,願意贈予唐休璟。張君很高興。待大狗牽來,果然非比尋常,「高數尺而肥,其臆廣尺餘,神俊異常」,而且還受到了很好的訓練。

還有個小吏說,郡城南面十里處有個村莊的一戶人家,也有這麼一隻狗。張君隨即備下厚禮前往那戶人家,從其手中購得了大狗。果然與之前小吏家的那條大狗外形沒有什麼差異,而神采過之。

得到兩隻大狗後,張君馬上派人送給唐休璟。休璟也覺得這兩隻狗非常特別、十分罕見。他遂請僧人過來視之,僧人讓他好好養著它們,因為它們可以解除唐休璟的災禍。

張君隨即備下厚禮前往那戶人家,從其手中購得了大狗。示意圖,圖為清郎世寧畫《十駿犬斑錦彪》軸。(公有領域)

十天後,僧人來見唐休璟,告訴他今夜災禍會至,讓他嚴加防範。為防意外,唐休璟將僧人留宿在府中。

當晚,唐休璟與僧人共處一榻,命令十餘名親兵拿著弓箭侍立在臥榻四周。到了半夜時分,僧人笑著對他說災禍已免,可以安歇了。唐休璟大喜,向僧人致謝後,撤走親兵,然後與僧人各自就寢。

第二天凌晨,僧人將唐休璟叫起,休璟問僧人:「災禍已經免除,但那兩隻狗有什麼用處呢?」僧人讓他一起前去查看。當他們走到相府後花園時,看見一個人趴在地上,早已死去多時,他的脖子上有血跡,似乎是被什麼東西咬的。隨後他們又看見那兩隻狗蹲坐在一棵大樹下,正仰頭往上看,但見一衣衫破碎之人正躲在樹上。唐休璟大聲質問是何人,那個人哭著指著地上的死者說,他們都是賊人,昨晚前來想要殺死相國,但沒想到碰到兩隻大狗,圍著直叫喚。那個人被咬死了,他因為害怕,藏身樹上,打算尋機逃走,但沒想到大狗一直都不離去,如今只好束手就擒。

唐休璟馬上召來左右侍從將其綁縛,但僧人道:「此罪固當死,但不是他的本意,也是受別人指使才幹的。還是把他放了吧。」唐休璟於是命人給他鬆綁,賊人拜謝離去。

賊人離去後,唐休璟再次向僧人道謝,僧人說:「這是相國的福氣所致啊。」顯然,僧人應是早已知曉有仇家要派人來暗害唐休璟,並且幫助他躲過了這場人為橫禍。

與唐相國聽了高人之言躲過災禍不同,唐武則天時的宰相裴炎卻因不同的選擇,有了不同的結局。

當時,裴炎的四弟任虢州司戶,虢州有位住在深山中的周生,人稱「周賢者」,與裴司戶交好。一天,他對裴司戶說:「你的兄長任宰相做得不錯,但不出三年,一定會家破人亡,宗族皆誅,實在令人恐懼啊!」

裴司戶素知周賢者非常人,因此哭著請求搭救。周賢者請裴司戶先把他預知到的事情轉告給裴司戶的兄長裴炎。裴司戶於是以有急事為由返回都城,並馬上去見裴炎,將周賢者的話與周賢者講了。可嘆的是,裴炎從不信神鬼之說,反倒斥責弟弟是被虛幻之事所迷惑。裴司戶沒辦法,只好悵然回到虢州。

虢州有位住在深山中的周生,人稱「周賢者」。示意圖,圖為明 沈周繪 《滌齋圖》局部。 (公有領域)

當時的裴炎被賜爵河東侯,自認為權位穩固,所以不相信周賢者的話。後來武則天臨朝稱制,裴炎與武則天因政見不合多次產生嫌隙,裴炎這才想起了周賢者的話,於是將裴司戶召到京城,讓他去尋找周賢者。裴司戶到弘農諸山中遍尋周賢者而不得,又尋到南陽、襄陽、江陵山中,才找到周賢者,將裴炎之語轉告他。

周賢者與裴司戶一起回到了弘農山,他對裴司戶說:「往年禍害還沒有釀成,所以可以設祭壇送達請求。現在災難的徵兆已經出現,不久將要滿門被滅,還有什麼請求的必要呢?而且我上個月中到洛陽,看到裴相國被殺戮,他的腦袋被拴在右足下。事已經如此,沒有免除的可能了。」不過周賢者又說,他倒是還可以幫裴司戶這一房人上表章祭祀向上天請求,讓他們這一房得到赦免。

隨後,裴司戶將所需的費用給了周賢者,周賢者在弘農山中設壇場,上表章為裴司戶請命。法事完畢,他對司戶說:「你這一房人免禍了。但必須趕快棄官離去,並把家搬到襄陽。」裴司戶遵其言,辭官後把家遷到襄陽。一個多月後,他染上了風疾。

684年,裴炎主張還政於唐睿宗,被坐罪謀反遇害,兄弟子侄都與他一起受戮。在裴家被抄家時,有司上奏詢問是否要處置住在襄陽的裴司戶一家。武則天聽說裴司戶染了風疾危在旦夕,就沒有追究,並免了他這一房人的死罪。這樣,裴司戶一房得以免禍。

此外,裴炎遇害那天晚上,一隻狗把他的腦袋叼走了,天亮後,守衛才找到,找到後,就用他的頭髮把他的頭拴在他的右足下,完全像周賢者當初預言的那樣。

幫助唐休璟、裴司戶這兩位高人,一個修佛,一個修道,他們的預知功能無疑是他們通過修行得來的,他們以此幫助有德行的有緣人,也是在順天意而為吧。

參考資料:

《宣室記》
《紀聞》

來源:大紀元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