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UAP接觸者報告的治療事件 案例研究之一

外星人

案例研究之一

被採訪者:匿名醫務工作者

疾病:牙科手術後導致的失血性休克

採訪人:Joseph Burkes醫生

對於這個案例,我從裡到外做了徹底的調研審查。實際上,這位UFO/外星人接觸者是一名實習醫生,約三十五歲。他的工作會與患者直接接觸,也因此要求,不要在這個報告中披露任何私人資訊,以免透露本人的身份。根據年輕醫生的自述,他出生在傳統的天主教家庭,在教會學校受教育。他認為,父母之所以送他去教會學校,並不是出於宗教原因,只是希望能保證他的教育質量。他從小就對科幻小說感興趣,甚至把自己描繪為一個「星際迷航」的粉絲 (註:「星際迷航」,Star Trek 是一部著名的科幻電影)。當他還是孩子時,就已經喜歡上一些神祕探索類電視節目,比如NBC電視臺的「Unsolved Masteries”, 以及Fox電視臺的「Sightings」。但是,他從來沒有認真考慮過飛碟的真實性。他說自己不是一個經常去教堂的人,但對佛教信仰有更多共鳴。在過去,他每天都會冥想,直到最近才改為一周一次。

外星人

雖然他從來沒有親眼見過任何飛碟,但大約10年前,他經历了一個「時間丟失」事件,並承認這件事對他沖擊極大。當時他是一個醫學院學生,有一天決定要領養一只貓作為寵物。於是他開車到本地的寵物市場,這個市場離住處有二十多英裡,大概在中午的時間到達。在那兒,他遇到一位肥胖的女銷售人員,長相有些奇怪,身體呈罕見的「梨形」。除了怪異體型,這位年輕醫生總是感覺銷售員有點怪異,可又說不出來具體哪裡不對勁。他挑選了一只三歲大的橙色貓咪,在付款時,銷售員主動和他說,這裡有買一贈一的活動,並推薦他去看一只非常非常特別的貓。醫生告訴銷售員,自己不想養兩只貓,但是銷售員堅持讓他看那只全身白色的貓。

在銷售員的堅持下,醫生同意去看這只「特別」的白貓,接下來怪事發生了。他的意識出現一個斷層,仿佛中間一段時間丟失,無法記起在這段時間裡做過甚麼事。他突然發現自己被堵在路上,已經離開寵物市場幾英裡遠,汽車後座上是那只銷售員強力推薦的白色貓咪。他不記得是怎麼離開寵物市場的,也搞不清楚為甚麼沒有選擇最初的那只橙色斑點貓。從高速路的交通判斷,他現在處在一個下班高峰期,離他在寵物市場已經過去了好幾個小時。他很震驚自己完全喪失了這段記憶,不明白在「看第二只貓」與「堵在路上」這兩個事件之間究竟發生甚麼事,仿佛有一段時間突然蒸發了。

2013年,這位醫生「接觸者」去牙科診所看牙醫,把自己右下方的智齒拔掉,因為碰到右下方牙槽的血管,這個牙科小手術導致較大量的出血。牙醫建議他,在出血部位放一塊紗布,然後靠牙齒的咬合力量使勁按壓出血部位,就可以很快解決問題。然而這個方法並沒有效果,回到家後,出血還在繼續。這位年輕醫生用「脈動式出血」來描述自己的麻煩,也就是說,隨著心跳每次跳動泵血,他能感覺到一股血流從傷口噴射到嘴裡。很快的,他的公寓裡到處都是浸血的紗布,無論他怎麼按壓拔牙部位,出血都無法終止。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很危險,他一個人在家,這種情況需要緊急得到醫療處理,而在這附近,只有他自己工作的那家醫院有能力處理這個狀況,雖然他會覺得,去自己的工作地點求助多少有點丟人。在回溯這個事件時,他認為自己當時的判斷能力可能已經受到失血的影嚮。無論如何,作為一名醫生,他明白這是一個危險處境。他變得頭重腳輕,渾身濕冷,鏡子中的形象蒼白得像個幽靈。他知道自己很快就會休克,然而,在他設法跑出那個鋪滿帶血紗布的公寓之前,他已經在牀上暈了過去,甚至來不及電話呼救。需要註意一點,這位醫生此前沒有暈厥历史。

他所能記起的下一件事,是整個人沐浴在強烈的白光下,並漂浮於一個顯然不是自己公寓的空間。這是一個圓形房間,大約20英尺寬。牆壁由某種金屬建成,上面有很多導線。在向下看時,他驚訝地發現地板是透明的。他聲稱自己處在太空中,這是一個觀察地球的良好位置。他的視野可以覆蓋整個地球,同時能看到星星,在黑暗的背景下微弱地閃燿著。這位年輕醫生說,整個情景極為清晰,根本不像是夢境。在這個奇怪的環境中,他瞥見一位外星人,外形很像傳說中的小灰人,個頭很矮,可能只有四英尺高,長著一雙環繞式的大眼睛(wrap-around eyes, 意思大概是,眼睛大到像墨鏡鏡片那樣貼在臉上)。外星人穿著一件寬大的外袍,所以掩蓋了本身的體型。小灰人通常都很精瘦,可是這位外星人看著有點矮胖。醫生見到這位外星人幾秒鐘後,整個影像消失無蹤,他發現自己重新回到染血的牀上,公寓還是很淩亂,但使他驚奇的是,自我感覺很好。出血完全停止了,他可以站起來,也不再像暈厥前那樣頭重腳輕。從鏡子裡看來,臉上的蒼白也不再可見,膚色變得紅潤正常。年輕醫生否認自己在當時有任何口渴的感覺,這通常是失血過多的常見癥狀。他意識到,自己真的已經擺脫剛才的險境,徹底康複了。經此戲劇性的一幕後,經历者自然會對飛碟話題產生濃厚的興趣。然而作為一位實習醫生,他需要對自己的公共職位高度負責,因此有些當心這些經驗可能會和所從事的職業有所沖突,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這種顧慮一直存在著。但無論如何,他還是希望自己的故事能被別人聽到,雖然這樣做可能會冒一定的風險,被人打上UFO接觸者的標簽,所以他要求採訪以匿名形式進行。

研究者評註:

Joseph Burkes醫生:通常,醫護人員本身可能並不是最好的病人,但因為受過專業訓練,在發生健康問題時,我們可以很好地感知問題的所在,並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位醫生接觸者所描述的病史,是一個出血性休克導致的典型暈厥案例(喪失意識)。他否認自己曾有眩暈历史,也沒有任何可能導致他暈厥的的潛在疾病。對於出血性休克的治療,常規上會給病人大量的靜脈輸液,有時輸血也是必要的。因為存在出血不止的情況,需要一位頭頸科的醫生,或者口腔醫生,進行縫合止血處理。一般來說,像這樣年輕的患者,又沒有其他健康問題,僅會讓他留院過夜觀察。如果是老年病人,或者有其他健康問題,可能因為出血產生並發癥,就需要繼續觀察一天。很有意思的是,這個案例的治療也不是發生在家裡,這種危及生命的狀況,極可能需要為輸血做血型配對,而這位醫生接觸者記得自己被帶到了飛船上。問題是,外星實體從哪裡得到合適的血液給接觸者輸血?不過,有一點比較合理,這樣的治療只能在配備良好設備的地方進行,雖然不是地球上的醫院,但一個漂浮於地外太空的零重力診所,也是不錯的選擇。

研究者Preston Dennet:這位匿名醫生所報告的牙科治療案例,是一件令人信服的外星實體幹預事件。病人同時也是醫生,這一點也給事件本身增添了可信度。在外星人接觸案例中,涉及牙科治療的事件極為少見,我只知道另外兩起事件與此相關,其中之一是阻生智齒病例(智齒生長空間被其他牙齒擋住,導致在長智齒的時候會引發炎癥現象),另外一起是與出牙問題相關的病例。讓人著迷的是,這起接觸案例與瀕死體驗(NDE)極為相像。接觸者在暈厥時已經知道瀕臨死亡,也感知到自己在一束光中升離房間,並看到星星與遠處的地球,這些描述與很多瀕死體驗相符。然而,接觸者還看到自己身處一個布滿導線的金屬房間,另有一位長得像小灰人的外星實體站在身旁,這些又是外星人綁架事件的經典情節。有沒有可能這位醫生接觸者同時經历了瀕死體驗與外星人綁架?無獨有偶,我確實也聽過一些兩者兼具的案例。

人們或許會好奇,如果這位醫生的房間安裝了攝像頭,將會拍攝出怎樣的情況?我估計攝像頭會記錄下這樣的影像:醫生接觸者躺在牀上,被一束光吸走,穿過屋頂,而後返回。

根據描述,我把這位醫生的經历歸類於「登船體驗」。雖然他沒有治療細節的記憶,但現實是,他不僅活著醒來,而且感覺良好,病況全消。這表明了現象背後有「超自然力」在起著作用。如果這僅僅是一場夢,可以想見,他的牙齒不會擺脫疼痛,而事實與此相反。治療發生的時間點也很有意思,它正當其時,救人於千鈞一發,不早一分,不遲一秒。這也說明了接觸者一直被外星人監看著,僅在有需要時他們/她們才出手相助。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