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UAP接觸者報告的治療事件 案例研究之二

外星人

接前文:UFO/UAP接觸者報告的治療事件 案例研究之一

案例研究之二

被採訪者:Alina Del Castillo

疾病:急性細菌性蜂窩組織炎,被紫色光球治愈

採訪者:Joseph Burkes醫生

接觸者Alina Del Castillo是一位四十歲的美籍古巴裔家庭主婦。Alina有關地外接觸的記憶可以追溯到她三歲的時候。有天晚上,她醒來後看到一個三英尺高的外星實體,他/她就站在嬰兒牀旁邊的地板上。多年後,Alina才知道這個實體的外貌與典型的「小灰人」相似。她堅定地相信這不是一場夢,並這樣描述整件事:「…他/她(指外星人)絕對只是一個和我一樣大的孩子,皮膚是肉色的,發著光,呈半透明狀。我還記得自己可以看到他/她發光的心髒,不是那種隱藏在皮膚後面的器官暗影,而是在胸口閃光的紅色心髒,雖然我不記得它是否在跳動。年幼的我被外星人的異常外觀震住了…看到他/她後我真嚇得不行…這個小外星人有著巨大的眼睛和頭顱,鼻子與嘴巴卻異常的小…他/她發著光,光影映照著牆壁。事後看來,這其實沒甚麼可怕的…他/她看起來顯得無辜而好奇,但因為我不明白他/她究竟是甚麼東西,怎樣來到這裡?而且,我知道他/她是活生生的實體…這些未知是我害怕的原因所在。在之後的日子裡,當我回顧這件事時,會感到好玩與好奇,而不是恐懼。」

這個劇烈體驗也開啓了Alina對超自然的長期興趣。她這樣解釋事件對自己的影嚮:「從記事起,我就對UFO/UAP以及外星人話題保持濃厚的興趣,對所有的超自然現象也是如此…當我是個孩子時,我就善解人意,能敏感識別各種謊言,這些謊言即便是大人們,也分辨不出…我自認為是一個深藍兒童…而我同卵雙胞胎的姐姐(或妹妹)壓根沒這能力。」

直到2012年夏天,Alina才第一次真正目擊到UFO/UAP。在一個萬裡無雲的大白天,她和一位閨蜜被堵在路上,同時看到這個銀色飛碟。目擊到的飛碟尺寸,在感覺上,大概是你把一角硬幣放在一臂遠的地方那麼大。她很難準確判斷飛碟的距離,只能大概估計飛碟離她700碼遠,高度250英尺。Alina無法理解為甚麼周圍車輛上的人們沒有註意到這個飛碟,而她與朋友可以直接從前窗上看到。她搖下了車窗,以便更好地觀察。整個目擊大概持續了三十秒,在此過程中飛碟重複去物質化,通過向內塌縮而消失。

「飛碟大概這樣重複了五次,它會在一個地方消失,又在很遠的地方重現。看起來,它好像在故意表演給我們看,我朋友本身也是一個地外接觸者…」。在銀色飛碟消失後,Alina和她朋友立刻註意到一架黑色「直升機」,「它不知從哪裡冒出來,而且在不規則飛行…」。雖然它離她們只有幾百英尺遠,高度大概100英尺左右,她們聽不到任何螺旋槳的聲音。「直升機」的黑色表面沒有任何標識,它的外形極其怪異,有點像「昆蟲」(insectoid這個詞有時候會用來形容一類昆蟲型外星人)。在銀色飛碟最後消失的那塊地方,這輛「直升機」悄無聲息地搜尋著。「…很明顯直升機在搜尋銀色不明飛行物…」。黑色直升機在離她們幾百碼的地方懸停了大概三十秒,當她們轉頭再回去看,它就突然消失了。

兩年後的2014年7月13日,Alina在給自己修腳指甲時弄傷了左腳第三只腳趾,她不小心把皮膚剪破,導致疼痛和流血。她洗洗傷口,沒有做任何保護性的包紮處理。那天晚些時候,Alina穿著拖鞋到外面散步,在回來時天降暴雨,導致地上出現很多泥坑。在她找到涼棚避雨前,趟過幾個污水坑。回家沖涼後,Alina在客廳看電視時,已經註意到自己左腳第三只腳趾有些抽痛,但沒多想,她就在沙發上睡著了。可抽痛變得愈來愈明顯,以至於把她弄醒。突然間,她覺得疼痛變得無法忍受,甚至整個左腳連碰都不能碰。Alina變得警覺起來,他意識到感染的嚴重性,可能需要去醫院急診,接著她做了祈禱請求幫助。Alina這樣描述自己:「我從小到大都不是經常去教堂的人,也不信具體哪個宗教,雖然每個暑假都被迫去教會學校。我從未想過要參加某個組織性宗教…對我而言,我更能感覺到和天使世界之間的聯繫,你也可以把這些實體們稱作光之工作者,無論叫甚麼名字,就是他們一直在指導和保護著我們。」就在Alina祈求結束的時候,她註意到一個發光的紫色小球在大約二十英尺處懸停著,球體有葡萄柚那麼大,離地五英尺高。Alina說,一旦她註意到紫光球的存在,光球便向她飛來,她也不感到害怕。光球移動時,尾部留下一個紫色能量帶,就好像紫光形成的小隧道。「光球飛到我面前停住,然後懸移至我的右肩位置,似乎在等待同意…它的行動。接著我看到光球進入肩部,感受到一股溫暖的能量在身體裡慢慢向下流淌,一直到我的腳趾。與此同時,劇痛造成的不適感迅速得到緩解,這種舒適的感受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就好像突然間,所有的不舒服消失得無影無蹤。我沒有親眼見到紫光球的離去,但知道它已經把我治好,並留下平和與舒適。接著,我翻個身,又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Alina的左腳看著完全正常,自我感覺良好,她的第三根腳趾也沒有任何紅腫或敏感。Alina說自己多年來見過不少超自然現象,但從沒有其他經历,像2014年7月的這場治療來得戲劇性。「…筋疲力竭時,會有能量在我請求下進入身體,讓我迅速得到充電,這不是第一次發生在我身上…當我和姐姐(妹妹)或最好的朋友鬧情緒,或者在一些有情感創傷的場合,就經常遇到這種事情。但在那些情形下,我從來沒有親眼見過能量光球,只是能感覺到一股電流流過身體,然後得到修複,就像電池被充電一樣。這次的不同在於,在它進入身體時,我真的看到了光球與能量。」

我問Alina怎麼處理這樣的不尋常治療經驗。她回答道:「遇到這樣的事情,我非常興奮,但同時也會把它小心藏在心底。通常我不會和別人談論這樣的經驗,除了最好的朋友,她也是一個外星人接觸者…確實,偶爾我向先生提及,但每次他都會給一個嘲笑的表情,總覺得我想象力太豐富…他從來不會認真看待這些經历,所以我只好把它隱藏起來。」我問Alina del Castillo,為甚麼這一次,她願意站出來公開自己的姓名和經历?她說,「我之所以肯公開說出來…是因為覺得,人們的思想已經更開放,並開始接受這類經驗…這些公開表態,可以幫助像我這類人,他們/她們也經历了不可解釋之事。「

研究者評註:

Joseph Burkes醫生:

Alina的左腳應該患上了急性細菌性蜂窩組織炎,以上的病例史與該診斷一致。她描述了整個疾病在十幾個小時內的發展過程,割傷部位受感染,然後變得疼痛,溫熱與敏感。如果在那個發病時點,有一位醫護者給Alina做檢查,這位醫護者應該可以看到第三根腳趾的紅腫,紅色還會蔓延到整個腳部。如果這個推斷正確,急性細菌性蜂窩組織炎發病非常迅速,對病人的常規治療是連續幾天抗生素註射。然而,Alina在光球進入身體後就感到疼痛立刻緩解,第二天感染跡象消失。在這個案例裡,治療只是發生在特定的局部部位。很顯然,病人沒有被帶上外星人飛船的相關記憶,通常只有發生更複雜的病情才會需要「登船」治療。

Preston Dennett:

Alina的案例,在很大程度上可看作典型的接觸治療事件。我的研究表明,新鮮傷口的治愈是最常見的一種外星人接觸治療。通常,發光小球會參與治療過程。此案特別之處在於,Alina是在請求之下得到治愈。在接觸治療事件裡,這種情況並不多見,大部分的治療都是外星人主動所為,不受人類意志左右。很多情況下,醫生和研究者可以驗證治療過程的發生。

這個案例讓我感興趣的一點是治療的性質。腳趾的割破相對而言是一個小傷,即便受到感染,也可以用抗生素有效治療。為甚麼這個現象背後的外星人會覺得Alina的小傷值得他們親自出手?或許我們可以從Alina的描述看到端倪,她說自己發生過很多類似情況,經常得到外星人的充電或者修複。這類情況我以前聽說過,也就是外星人不僅僅治療某些特定傷病,而且會給某些接觸者做健康維護。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