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UAP接觸者報告的治療事件 案例研究之六

外星人

文:夷人

接前文:UFO/UAP接觸者報告的醫療事件 案例研究之五

案例研究之六

(這個接觸者案例的內容頗多,原作者把它分成連續的兩個部分,即案例5和案例6)

被採訪者:Alberto Fenandez

疾病:右肺大面積腫塊造影,高度懷疑是惡性腫瘤

採訪者:Joseph Burkes醫生

根據Fenandezes夫婦的描述,2005年,當Alberto去看一位邁阿密的著名醫生Ralph G. Nader時,發生了另一件怪事。Alberto曾患前列腺癌,這次看醫生是為了做後續的例行胸部X光檢查。仔細看了影像後,醫生告訴他一個極壞的消息。X光結果顯示,Alberto的右肺有一個棒球大的腫塊,這極可能是惡性的。Alberto說,醫生堅持要求他立刻在Mount Sinai醫療中心住院,以進行進一步的評估與治療。Nader醫生勸他不要回家,讓他太太直接去一位胸內科專家的辦公室,專家是Nader醫生推薦的。這位胸內科專家要求再拍一張胸部X光片。

Alberto的太太陪著他去X光掃描室,在那裡,他們被一道簾子隔開,太太留在外邊不遠的地方,等著掃描員給Alberto做重複檢查。Alberto說,就在這時,他的全身發生振動,就好像在嚴寒下抖個不停,他的意識清醒著,沒感覺到任何疼痛。據他太太描述,他在裡面不斷大聲呼喊「Ellos estan aqui!」 「他們在這兒!他們在這兒!」接著喊,「他們治好我了!」太太急忙向他跑去,她注意到那道簾子以不可思議的方式在擺動,它有序,彷彿帶著節奏,表面形成完美的正弦波,就好像簾內的丈夫被某種能量場包圍似的。Alberto說,雖然他知道自己振動得很厲害,但記不起曾向太太大聲喊叫,而太太也確曾看到丈夫的身體在劇烈顫動,這整個過程持續不到一分鐘。無論如何,X光掃描還是完成了,他們把結果帶給那位胸內科專家。醫生看後很生氣,說X光顯示完全正常,不該把病人轉到他辦公室,這簡直是浪費時間。而Nader醫生得知X光復驗的結果是右肺腫塊完全消失後,感到極度震驚。

研究者評註:

Joseph Burkes醫生:一個有意思的問題是,在外星人治療中,疾病類型是否和治療地點存在某種聯繫?在Alberto的眼部外傷案例裡,只有身體的某個部件需要治療,這個治療地點是他的臥室。需要注意,醫生說他的右眼視力極可能永久損壞,然而第二天早上,他的視力完全恢復正常,而且也沒發展出常見的傷後青光眼問題。很顯然,目前的醫學水平,無法解釋這個神奇治療何以這麼快完成。在正常情況下,整個治療最起碼需要花費幾週的時間,但Alberto卻說遭遇綠色激光醫治後,第二天便全好了。

Nader醫生得到的X光片顯示,肺部存在棒球大小的腫塊(大約直徑三英寸)。有時肺部造影可以看到異常結節,它通常少於三厘米(1.2英寸),與腫塊不同,結節是惡性的可能性較小,而Alberto右肺造影明顯大於三厘米,所以應該不是結節。一般來說,肺部異常造影越大,惡性腫瘤的可能性也就越大。雖然細菌或者真菌感染也會造成肺部X光顯影,但通常這樣的病人在診斷時已經表現出相關症狀,更何況他的顯影有棒球這般大小。Alberto在當時並沒有任何感染症狀,他沒發燒,咳痰或咳血,因此高度懷疑得了腫瘤,所以醫生才會要求他立刻住院治療。無論這個肺部大塊顯影是腫瘤或者感染造成,它的快速消失都令人驚訝。為了嘗試理解這樣的奇蹟治療都有哪些技術挑戰,我不得不做一些極端的假設。從這類不可思議的案例來看,外星人似乎掌握了某種技術,可以極快地進行組織修復。我們且大膽設想,這個維度的時空規則不一定適用於外星人。著名的科學家與UFO研究者Jacques Vallee博士便持有這種觀點,他認為這些現象背後的「智慧生命」不像來自其他行星,更像來自其他維度。

(Jacques Vallee這位法裔美籍科學家我以前介紹過,他為NASA繪製過火星地圖,創建了互聯網的前身Arpanet,並把歷史上某些宗教神祕現象與UFO聯繫起來,比如幾萬人同時目擊的太陽跳舞事件solar dance,也稱法蒂瑪聖母事件)

也許,這些接觸者在事件發生時被某種能量場包圍,或者他們被帶到某個維度,那裡的時間流逝遠快於我們這個維度空間,一旦費時的治療完成後,他們被帶回這裡。此機理或許可以用來解釋,Alberto的腫塊在X光掃描室裡被瞬時移除。這個推測機制,將會在本章的總結評述中進一步討論。

Preston Dennet:Alberto的眼部治癒案例,是外星人治療事件中的非凡例子。他眼部的受傷與治療,都可以被他妻子以及吃驚的醫生所證實。Alberto的軍人和執法人員身分,也讓他成為一個與眾不同的證人。他所描述的眼部治癒細節,讓我記起很多相似的例子,類似激光工具的應用似乎是治療事件中的常見手段。有意思的是,我們今天可以用激光療法治癒視網膜脫落。這個案例顯示了,外星人與人類在使用類似的醫學方法。

與其他許多UFO/UAP接觸者一樣,Alberto經歷了多次治療事件。他的第二次治療發生在醫院房間裡,這聽起來很反常,但根據我自己的研究統計,有9%的外星人治療發生在醫院房間。再一次地,他的治療不僅可以被身為心理學博士的太太證實,還被X光影像記錄下來,這讓醫生們困惑不已。在大部分案例中,接觸者不會向醫生透露他們的外星人遭遇事實。Alberto 太太觀察到的異常正弦波令人著迷,會不會是某種特異能量波造成這個圖案?無論如何,他太太確實見證了治癒的發生,至少非常接近。

問題是,為什麼Alberto會得到外星人救治?看起來,似乎是因為他與外星人合作,幫助他們延續種族基因。興許人們會得到一個簡單的結論,外星人只感興趣於治療那些對他們很重要的人類。雖然不見得必然如此,在與外星人持續接觸的人群裡,治療事件的發生概率顯著多些。這裡或許可以對治療人群的選擇與原因提供另一種解釋。有意思的是,Alberto和太太Rebeca曾與接觸者Sixto Paz Wells在不同場合多次會面,他們一起近距離目擊UFO,並在去秘魯和智利的途中與外星人接觸。Alberto描述自己進入過「Xendra」,這是一種能量傳送門。曾發生過另外一個外星人治療事件,一位先生拜訪Sixto Paz Wells,也曾進入「Xendra」,然後治好了他的腿部浮腫。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