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UAP接觸者報告的治療事件 案例研究之七

外星人

文:夷人

案例研究之七

被採訪者:Reverend Michael J. Carter

疾病:腿部血管栓塞,被北歐型外星人治愈

採訪者:Preston Dennett

Rev. Michael J. Carter原籍馬裡蘭州的巴爾的摩,1980年搬到紐約市當一名演員。Michael拿到紐約神學院的神學碩士後,目前是一名受過認證的跨信仰牧/師,曾因為他在社區服務與反種/族主義方面的努力,受到克林頓總統的表彰。

1989年12月28日,Michael經历有生以來第一次外星人接觸事件。那時,他和女朋友(未來妻子)一起住在Excelsior酒店的第15層公寓裡,酒店位於曼哈頓上西區。他對寫作感興趣,正在構思自己的第一本書,一天深夜,醒來後感知有人來訪。他轉過身來,看到不可思議的情景。「在牀尾處,有一個蒼白的實體,頭呈梨狀,身穿緊身服,看著像被鋁箔包裹著,眼睛是環繞式的,身體細長,很瘦很瘦。他應該是男性,就這樣和我對視著,我想,當時自己的心髒都快要跳出胸口了。」

女朋友在身邊安靜地睡著,他怎麼也無法弄醒她。因為太過恐懼,他把頭埋進被子裡。房裡的溫度陡然下降,還能聽到奇怪的「嘶嘶」聲,他偷偷朝被外瞥一眼,那位實體已然消失不見。

一開始,他以為這只是單一性事件。然而第二年,他常在午夜醒來,全身癱瘓,並感知到有實體在房間裡。有時候,這些實體試著交流,會往他頭腦裡塞一些情景。一次他看見針筒樣的畫面,頃刻後,感到脖子下一陣刺痛。之後癱瘓的感覺消退,他醒了過來,而實體們已經離開。

偶爾他會與麻痹感抗衡,並擺脫癱瘓狀態。在針筒事件後,他很反感,所以向房裡的外星人大聲責備,告訴他們應該尊重別人的底線。此後這樣的事情持續了不久,便不再發生。

這些經历使Michael對不明飛行物極感興趣,他開始閱讀相關書籍,參加研討會,並與這個領域的其他人士會面。他遇到Jean Mundy醫生,她曾給一些外星人接觸者做過催眠回溯,Michael決定自己也試一試催眠。「從催眠中,我記得被帶上飛船,裡面很冷,就好像在醫生的診室裡等待檢查。房間是圓形的,沒有牆角,雖然看不到,我知道附近有人存在。房裡有燈光,但我不知這些光從何處來。」

所幸的是,這些體驗已經結束,至少暫停了一段時間。

多年後的2013年,Michael和妻子住在北卡羅萊州的Asheville,他正經历此生的艱難時刻。父親剛剛過世,他準備去紐約參加葬禮,而婚姻也在此時出現危機,看來又不得不搬離此處。正是在這些壓力之下,Michael的右腿開始腫脹疼痛。持續三天後,情況越來越糟糕,他只好去看醫生。醫生對他的病很擔心,並要他趕緊去醫院做核磁共振檢查。

檢查結果顯示,Michael得了嚴重的血管栓塞,發病部位從右腳底直到腹股溝,在接受血液稀釋與抗凝藥治療後返回家裡。在治療中,他的右腿依然腫脹,接近平時的兩倍大,需要每周拜訪醫生,以監控緩慢的恢複過程。

2013年7月4日(美國國慶日),Michael躺在牀上無法入眠,遠處煙花爆竹聲頻頻傳來。「我面朝下躺著,然後翻過身來,看到一個人。他又高又壯,肌肉輪廓顯而易見。他穿著連帽衫,就像文藝複興時僧侶常穿的那種鬥篷一樣,金色的頭髮長及肩部,面色蒼白…我完全目瞪口獃。這位訪客長得很高,應該遠超六英尺,他伸出右手,從掌口發出一道藍光或者能量,直接擊向我。我能看到光擊中了自己,但毫無感覺,而他就這樣如霧般消散。」

Michael 驚奇不已,外星人將近七英尺高(兩米多),身穿灰袍,同時散發著強烈的白色輝光,手掌處的藍光擊中他的整個身體,事情發生後便立刻結束。Michael趕緊抓過牀邊的雜志,把所有細節記寫下來。第二天早上,他興奮地告訴妻女昨夜的遭遇。「我把腳放到地板,從牀上站起後朝下一看,我的兩腿居然一般大小…右腿和左腿完全一樣,不僅如此,腿部的血管好像被重新疏導過,與之前大有不同。這是我能描述的最好方式。」

經历這事後,他按預約的時間回訪醫院醫生,既緊張又興奮的讓他們看自己的右腿。「醫生們無法相信我已經康複,當然我也沒有告訴他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他們一個勁地問,『這怎麼回事,你一直在這裡治療的啊?』 而我只是說,『怎麼樣,高興吧?你們為我高興就是啦。』」

幾周後,Michael又見到北歐型外星人。只是這一次,出現了兩個人。他說,「我正在冥想,然後通過眉間第三只眼看到他們,是一男一女,就好像寫生的畫面一樣。無論我睜眼閉眼,他們都在那裡,長長的金發,像歐洲人種,體格健壯。」

這個體驗短暫而深刻,Michael說,「我權且把它看作一種提示,他們是想通過顯化來告訴我,他們一直在我身旁。」

因為這些經历,Michael感到身體和精神都得到提升,他不明白自己為甚麼會被選中。他說,「我不知道原因,但知道直覺能力增強了,並可以從事能量療愈的工作,也不再需要以前那麼多的睡眠。我的頭髮,皮膚和指甲都增長得飛快,就好像生理新陳代謝被大大加速。我能感知到別人的傷痛,我想,他們促成了我的靈性成長。」

今天,Reverend Michael J Carter成了一位講演家,療愈者與人**quan活動家。他寫過幾本宗教與外星人書籍,且得到廣泛好評。他在這個領域持續活躍,並成為電臺與電視節目中的常客。

研究者評註:

Joseph Burkes醫生:2017年3月6日,我曾在互聯網電臺秀Epic Voyage上採訪Reverend Carter。這位外星人接觸者被診斷患有血栓性靜脈炎(thrombophlebitis),在靜脈深處形成血栓(DVT),可能危及生命。DVT在血管裡產生凝血塊,它會堵住靜脈,阻礙血液回流到右心部位。DVT首先會影嚮下肢,這也發生在Reverend Carter身上。這些栓塞使體液滲透入外周組織,導致肢體腫脹。如果炎癥伴隨著疼痛與肢體敏感,就需要診斷是否患上血栓性靜脈炎。Michael確實說自己經历了疼痛,肢體敏感與腫脹,這些都與該病癥狀相符。「我本來很瘦,血管栓塞導致我的腿像Lebron James那樣粗…」 栓塞從腳踝處開始延伸至腹股溝,如果血凝塊松動溶出,就會通過下腔靜脈進入腹腔,然後直達心髒。一旦進入右心室,凝塊將會被泵入肺部,將會導致肺栓塞。假如血塊夠大,它會對肺部造成損害,引起呼吸困難,意識喪失,心率不齊,甚至突然死亡。

血栓性靜脈炎需要用血液稀釋劑治療。在Michael的案例裡,醫生連續幾天給他註射Enoxaparin,然後改為口服藥Coumadin,以使他的血液足夠稀釋。通常來說,Coumadin需要連續給藥幾個月,以阻斷新的凝血塊形成,降低肺部栓塞的概率。然而,藥物並不會使原有的血塊溶解,這部分工作需要仰賴身體自身的修複系統,往往耗時幾個月,並且在血塊溶解時需要不間斷口服血液稀釋劑以防止新的血塊形成。在通常狀況下,這個疾病的長期恢複特性,也解釋了為甚麼肢體腫脹需要三到四周才能消退。Michael在北歐型外星人來臥室拜訪前,僅僅用藥一周時間。據他描述,一道蘋果綠的強光從外星人右手射出(上文描述是藍色光,這裡有些出入),擊中他的腹部,第二天,他就完全恢複正常了。幾天後,他回訪醫院醫生,醫生們無法解釋為甚麼腫脹的消退如此迅速。有意思的是,那道亮光擊中的部位是接觸者的腹部,這裡正好是主要的血管下腔靜脈所在的地方,這根血管與腿部的血管直接相連,而腿部血管是血栓形成的地方。為了達到這樣神奇的療效,Michael的血凝塊必須溶解,同時,滲入周圍組織的體液也需要移除以消退腿部腫脹,以至於幾個小時後,當他醒來,右腿完全恢複正常大小。

(註:國內也有一位著名的外星人接觸者,她是遼寧省的農邨婦女常文霞,她宣稱可以通過外星人治療各種疾病,而最拿手且治愈率最高的疾病便是靜脈炎。)

Preston Dennett:Michael Carter的案例裡包含許多外星人醫治事件中常見的細節。這裡他被診斷出血液栓塞,然後在外星人來臥室拜訪後突然病愈。治療通過一道強光完成,吃驚的醫生確認了疾病的治愈。Carter案例的不尋常之處在於沒有醫療器械的使用,而只是動用精神力量,外星實體直接通過手中強光進行治療,不必借助其他器具。這在醫療事件中算罕見案例,我自己的研究顯示,僅有5%案例使用精神力量,大部分案例需要用到某種形式的醫療器械。

Carter案例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告訴我們外星人的能力是如此先進和強大。根據我們現有的醫學知識,他的血栓不可能在短期內治愈,然而它還是發生了,遠超過我們地球人的現有技術。與該研究中的眾多接觸者一樣,Carter也是一位連續接觸者。再一次,這個案例似乎顯示外星人一直在監測著他們接觸的人群,他們會在自己認為必要的時候出手相助。而Carter的例子也確認了一個常見糢式,治療往往發生於以服務奉獻為己業的人類。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