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UAP接觸者報告的治療事件 案例研究之八

外星人

文:夷人

案例研究之八

被採訪者:Shannon Dunlap(假名)

疾病:慢性疲勞綜合癥

採訪者:Joseph Burkes醫生

這位接觸者要求匿名接受採訪,並希望在此報告中不要揭示任何私人資訊。她把自己稱作「Shannon Dunlap」,這是一個假名。Dunlap的第一次UFO/UAP目擊發生在16歲的時候,家庭裡多位成員可以為此作證。據描述,若幹年後,Shannon重複多次遭遇外星人綁架。外星人的外貌與常見的「灰人」相符,他們/她們大概四到五英尺高,用心電感應交流,並使用一些醫學器具。這些接觸事件開始於20歲左右,貫穿她的整個生育年齡期,每三到四月重複一次(註:雖然本案例沒有提到卵細胞抽取情節,但這個年齡段的女孩綁架案例,通常與生殖雜交實驗相關)。直到中年以後,這樣的綁架事件才降為每年一兩次,而在此採訪進行時,也就是2017年12月,Shannon已經四年沒有遇到外星人來訪。另外,她說自己多次目擊UFO/UAP,其中一次是三角形UFO,有其他共同目擊者可以作證。Shannon說,「鄰居曾看到一架UFO降落在我家周圍,地上還留下了物理痕跡作為證據,但我自己並沒有看到這架飛船。另一起事件中,鄰居看到飛船在我家上空盤旋。我還有其他幾次目擊,其中兩次是近距離接觸,有一次我直接向一架飛船走去,它要麼已經降落,要麼在海岸線上方懸停。」另外還有一次,她的意識在目擊之前與外星人建立了連接,Shannon這樣描述道:「一天晚上,先生和我剛上牀休息不久,我就收到心電感應傳來的消息,讓我往窗戶外面看。我睜開眼,看到一道強光從不明飛行物上發出,它在距離窗戶1000到2000英尺的地方懸停著。」

(註:三角形UFO是常見形態,下圖是三角形UFO的历史照片,其中第一張來自英國國防部的解密資料。)

在採訪中,我詢問Shannon有關外星人接觸經历的幾個問題。

Burkes醫生:在您的連續接觸中,您和外星人都進行了怎樣的交流?

Shannon:我和其中一位特定的實體有長時間的接觸历史,顯然,他扮演的角色是一再向我保證安全性,他說我不會受到傷害,我是他們大家庭的一員,他們愛護著我。這些資訊是通過心電感應交流的,他的舉止看起來溫柔而富有靈性,他告訴我,他們很高興我能夠信任。

Burkes醫生:他們有沒有告訴你接觸的目的?

Shannon:他們無意帶來傷害,目的很簡單,只是想關註地球的發展,很擔心我們濫用核武器而沒有保護好地球環境。他們周期性地對我身體進行檢查,以監控環境毒素在體內的累積水平。他們擔心我們的生存狀況,因為這些環境毒素可以改變人體DNA,導致種族不能延續,所以在研究地球人種的同時,也嘗試進行繁殖實驗。他們註意到有些人在散布錯誤的資訊,把他們歸類為負面實體。他們很抱歉可能嚇到了我們,但已經努力低調行事,盡量避免造成打擾。

Burkes醫生:在您與他們的近距離接觸中,都收到怎樣的靈性消息?

Shannon:我們的行星正進入更高維的振動水平,他們重複在我身上工作,以提高我的振動頻率。他們是正面的靈性生物,來這裡是想協助我們的星球進化到更高的維度。

Shannon四十多歲的時候,突然感到嚴重疲勞,肌肉與喉嚨疼痛,腺體腫大且持續發燒。醫生一開始診斷為單核細胞增多癥,但是在接下來幾個月裡,情況並沒有好轉,嚴重疲勞感和其他癥狀依然持續。任何物理上的運動都會使她感覺更糟糕,她還說自己睡眠不安穩,無法集中精神。這些狀況惡化,以至於無法勝任那份深深喜愛且令人尊敬的專業工作。Shannon被推薦給一位感染專科醫生,在那裡被診斷為慢性疲勞綜合癥(CFS)。在疾病嚴重的時候,她連日常家務事,比如煮飯工作都無法完成。其他癥狀起起伏伏,但疲勞感始終伴隨著,有的時候,她需要借助拐杖才能行走。

2012年,Shannon聽說有一位靈媒可以和外形實體溝通。她將信將疑,但還是決定進行嘗試。她讓這位靈媒向與他溝通的外星實體發出請求,希望能幫忙治好她的病。幾天後的夜裡,Shannon醒來發現肌肉異常疼痛,身周有些實體圍繞著她。感覺好像被電擊一樣,她無法動彈,在她的上方,有一個電視屏幕或者某種全息影像技術,上面有一個人體的輪廓,她認為那輪廓是她自己。頭頂的屏幕顯示,腹部左側脾髒的位置被標示為薄荷綠色,而右側腹股溝處淋巴結腫大,被標示為粉色。她還看到幾位高灰人,每個人的身上都發著光,之後她便失去了意識。

Shannon醒來時是早上,她已經回到自己的房間裡。令她高興的是,所有與慢性疲勞綜合癥相關的癥狀都完全消失了。現在她可以正常運動,連續行走幾英裡路,這樣的事將近二十年來完全不可能做到。她可以去健身室鍛煉一個多小時,不必擔心舊病複發,這在被外星人治療前常常發生。她的重複性發熱癥狀已然消失,不再有淋巴結腫大,喉嚨疼痛以及睡眠障礙。而精神集中能力也已恢複。

Burkes醫生:他們是否解釋了持續拜訪您的原因?

Shannon:他們告訴我,我是被選中的人,因為他們在監控我家庭裡的DNA,想要觀察DNA結構的改變。

Burkes醫生:如果有的話,可否告訴我您的的治療請求被批準的原因?

Shannon:我被告知他們只會治療自己的同類。

Burkes醫生:這次治療使您對之前長期接觸的看法產生怎樣的影嚮?

Shannon:我對自己被治愈非常感恩。對我來說,這事顯然表明,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善意的。

(註:接觸者報告的外星人種類,包括北歐型,螳螂型,蜥蜴人型,天龍人型,灰人型等等,其中灰人型涉及綁架事件最多,也通常被認為是負面的外星人。灰人又分為幾個亞型,有高灰人和小灰人。在很多靈媒資料裡,提到小灰人種族沒有情感,基因退化,自身無法繁殖,只能通過克隆維持生存,有種族滅絕的危險。所以一些觀點認為小灰人通過綁架與雜交繁殖實驗,是想解決自身種族繁衍問題。UFO研究者在小灰人的雜交目的上,分為兩派,一派是持負面印象,他們認為小灰人的雜交實驗懷有惡意,既為了維系自身繁衍,也想要創造新的種族以取代人類。另一派是正面印象,認為地球的環境破壞不可避免,現有人類終究無法生存,所以他們想改善人種,幫助地球人類度過難關。事實孰對孰錯,令人難以判斷。但我相信一的法則,之所以現在的外星人資訊如此混雜,確實是因為一些負面實體在散播糢稜兩可的資訊。)

研究者評註

Joseph Burkes醫生:這個案例報告中記錄的病例史與慢性疲勞綜合癥(CFS)的典型臨牀癥狀相符。CFS是一種使人持續疲勞的疾病,病因不明,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法且無法治愈。它有不同的名字,可能被叫做肌痛性腦脊髓炎(ME)或者慢性疲勞型免疫功能紊亂綜合癥(CFIDS)。這位接觸者向我提供了一頁病历,記錄時間是2002年11月13日。上面有她私人醫生的簽名,而CFS的診斷確實在病人病历上寫著。通常CFS的診斷前提是,病人有著長時間的嚴重疲勞历史,且不能通過休息得到緩解。醫生無法通過實驗室檢查確診CFS,但有必要做些測試以排除導致嚴重疲勞的其他疾病。如果其他可能性都被排除了,才會被診斷為慢性疲勞綜合癥。接觸者還向我提供了1990年剛被確診時的血液檢查結果,它也與CFS患者典型的血液學特徵相符。特別之處在於,Epstein-Bar病毒測試顯示,她曾有病毒感染历史,這種病毒會導致普遍的單核細胞增多癥。在CFS病人中,這類病毒測試常常是陽性的,但也有很多結果陽性的病人不會發展成慢性疲勞綜合癥。CFS這種病因不知的疾病,長期預後不良。曾有醫學研究跟訪病人長達幾十年,大部分病人的癥狀一直持續。即便某些病人聲稱自己已經康複,他們的功能水平遠低於正常人。

最近幾年,此病的醫學研究取得巨大進展,證明CFS患者是因為細胞水平上的問題導致精疲力盡。實驗顯示,正是因為人體細胞無法正常代謝糖類以產生能量,造成患者的嚴重疲勞感。這個解釋把之前醫生和研究者的誤會一掃而空,他們曾以為慢性疲勞綜合癥只是某種身心失調疾病。令人羞愧的是,許多CFS患者在過去常被人認為是找借口開小差的懶蟲,此病還被戲稱為「老油條病」。幾十年來,一些醫生總是建議患者加強「意志力」,慢慢增加鍛煉,而事實上,體力運動會使該病癥狀惡化。

純粹從理論上推測,如果外星人想要有效治療慢性疲勞綜合癥,就像這個案例,他們/她們需要矯正機體的每個細胞,使糖類能夠正常代謝以產生能量。與之不同,Reverend Carter與Alina del Castillo的案例只是涉及到身體某個特定部位,情況相對來說沒有那麼嚴重,所以他們的治療幹預發生在家裡。而Shannon所患的是系統性疾病,現在知道它和身體裡億萬細胞的代謝紊亂相關,顯然需要被轉移到另一個地方治療,比如外星人飛船,只有在那裡,才能實施高水平的醫療操作。

Preston Dennett:Dunlap的CFS治療案例幫我們解決了很多疑問,但也帶來更多問題。大體來說,這是典型的外星人醫治事件。一位有長期接觸历史的病人,身患疾病(CFS)而被灰人型外星人使用先進技術治療。她有關在屏幕上看到自己器官的描述,我在以前聽過很多很多次。與此同時,這裡有一些新的元素。某種程度上,Dunlap的治療是她自己努力所得,她請求幫助,然後被批準了。問題是,為甚麼外星人需要等這麼久?Dublap已經被疾病困擾了許多年,但他們/她們之前一直沒有出手。

求援而獲得幫助的例子比較罕見,這種通過靈媒聯繫外星人以尋求醫治的案例確實不多,但也不是孤例。我曾經採訪過一些接觸者,他們也是通過靈媒請求聯繫外星人而後得以實現。這樣的案例也讓我們明白,外星人接觸事件如此複雜,它可能跨越了多個維度。

(註:常文霞的外星人治療事件,其實也是通過靈媒得以聯繫外星人的例子。在這裡,常文霞便是靈媒,患者通過她向外星人發出請求,她收到外星人的提示,給患者某個號碼,之後患者回家,受到外星人治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