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UAP接觸者報告的治療事件案例研究之九

文:夷人

案例研究之九

被採訪者:Jim Schaefer

疾病:淋巴結惡性腫瘤,被藍白色光球治愈

採訪者:Preston Dennett

Jim Schaefer 1964年出生於加拿大的Winnipeg,那裡離Falcon lake很近,著名的Stephan Michalek接觸事件便是發生於Falcon lake。在Jim的一生中,反常事件接二連三,給他帶來不斷的麻煩。1967年,當他三歲的時候,父母便用雙筒望遠鏡近距離觀察到一架不明飛行物。六歲時,他常常流鼻血,因為太過嚴重,不得不使用燒灼術加以治療。在那段時間裡,他惡夢連連,總是夢到各種怪物。也是在那個年紀,有一次他在家門口看到一個奇怪的鬼影,看起來它可以任意改變形狀。

(註:Stephan Michalek接觸事件也被稱為Manitoba accident,接觸者Stephan近距離目擊兩架UFO,甚至用帶手套的手觸摸一架UFO外殼,導致手套燒毀,之後UFO起飛,致使Stephan胸部灼傷,留下多個證據。下面是Stephan受傷後的照片以及手描UFO圖)

 

隨著年齡增長,這類不可思議的神祕現象也持續堆積。他開始夢見自己飛行,夢境奇怪而生動。一天早上,他起來後雙目失明,「就好像眼裡進了沙子,我去看醫生,他說應該是見到了某種強光,例如弧電焊的燄光,才導致眼睛被燒壞。」

十歲後,Jim開始真正目擊UFO/UAP,一天早上,他起牀後發現自己的眼睛再次被灼傷,才意識到身邊確實發生某些奇怪的事情。這時他也開始註意到更多白色光球,從此以後,無論去何處,他都決定隨身帶著相機。怪事接連發生,但直到2012年,他48歲的時候,事件才升級到警戒水平。2012年7月,Jim坐在家裡,突然感到右腿刺痛。他俯下身子,看到腿部正在流血,而且還有一個針刺傷口。2013年1月29日,他醒來後發現頭頂有一道兩英尺長,呈Y形的裂口,於是立刻去看醫生,「大概三個小時後,輪到醫生察看我…他的臉被嚇得蒼白如紙…他知道我的過去…他知道實際發生了甚麼事。」

Jim沒有被帶上飛船的顯意識記憶,但他持續從夜間醒來,發現身上多了一些奇怪的割傷與淤青。2013年6月21日,怪事再次發生,「我又找到一道灼燒後的傷疤,從我右腿上部一直延伸至腹股溝,他們/她們從這裡的皮下移走一塊彈珠大小的肉塊。」

這類拜訪每幾個月發生一回。有一次,他半夜起來坐在牀上,看到自己衣服裡外前後完全穿反,整個身體不可控制地顫抖了十五分鐘。後來,他註意到行動電話裡居然有62秒鐘地視頻,這部行動電話放在被子上,被設為語音或者觸摸啓動糢式。視頻的生成無法解釋,他在觀看後更是吃驚不已。「這一分鐘裡,你可以聽到靜電幹擾聲,能分辨出是兩個人以這種方式進行對話…在最後兩秒鐘,你會看到一道藍光升上天花板,然後視頻結束。」

此事件發生後不久,Jim便察覺到腕部下存在一個未知物。在那時,他已經和一位知名的UFO研究者聯繫上了,這位研究者一直關註和處理著他的這個案例。他們一起安排手術移出腕下的物件,然後準備送去實驗室分析。不幸的是,在送去科學分析的途中,這個物件神祕消失了。

整個2014年,Jim常常半夜醒來發現身上的淤青,有時候淤青上還有指痕。還有一次,他起來後發現足部劇痛,腳踝骨折。這一年,他總是看到相機裡出現各種古怪照片,卻又不記得是自己照的,一些照片裡面有奇怪的實體。

2015年1月,Jim開始遭受喉痛之苦,他說,「我原以為只是感冒,但很快腺體開始腫大,白細胞計數火箭般躥升。情況一直沒有好轉,所以醫生做了更多測試。「我發現自己頸部淋巴結有個腫瘤,他們把我送去Manitoba的癌癥治療中心,並做了生物活檢。」

檢查結果很糟糕,腫瘤是惡性的,而且因為生長過快,已經在壓迫淋巴結,導致細胞壞死,疼痛以及其他癥狀。2月15日,在收到專家的診斷後,Jim準備在2015年3月13日進行外科手術。

Jim說,「在二月的最後兩個星期,腫瘤增長迅速,它開始在我脖子下面長成一圈,並且向上生長直到左耳根,從我頸部突了出來。」

2015年2月28日傍晚,Jim躺在牀上,像往常一樣,他打開行動電話,看是不是又錄到了古怪的球體照片。Jim描述道,「我剛點開相機上的錄制鍵,說時遲,那時快,就看到一個亮球墜下…它撞到地板,變成藍色,然後朝我向上飛來。它自動沿身而下,竄進我的腹部。我完全目瞪口獃,不敢相信自己真的看到這一幕。它在我按下錄制鍵的瞬間出現,這非常奇怪,我甚至不需要做任何編輯,就好像他們是故意想我見證它,或讓我把它拍下來。」

震驚莫名下,Jim以為這個經历就這樣結束了。他經常需要在Safeway Store(應該是連鎖店名字)上夜班,生活像個夜貓子。這事後他獃了一會兒,然後就上牀睡覺。在拍到藍色光球進入腹部的十八小時後,他醒來進入衞生間,又被自己鏡中的樣子嚇了一跳。「我立刻註意到某些變化,鏡子中我的頸部腫瘤完全不見了,之前它還在我脖子上繞了一圈,從頸側突出,像骨頭一樣硬邦邦的。現在那些部位甚麼也沒有,所有的腫瘤仿佛溶解而消失,這實在令人不敢相信。」

離外科手術預定的時間還不到兩周,Jim拿不準醫生們將會怎麼評論,他和那些醫生並不熟悉,所以不想告訴他們這事。無論如何,他還是按計劃去做手術,醫生們也很驚訝。Jim說,「癌癥治療中心的醫生們都覺得不可思議…他們無法相信這種事能發生。」

在困惑與好奇中,他們還是通過手術移除某些壞死的組織,後來他們告訴Jim,這些組織裡沒有發現癌細胞。

Jim當然非常高興,並認為是外星人通過光球治好了他。「結局很完美,這當然是外星人的功勞,我一點都不懷疑。」 與此同時,這些經历還在繼續,他甚至看到某些光球裡面有外星人的臉。不幸的是,最近他又被診斷患上前列腺癌,他希望外星人能再次幹預並治好他。

Jim不能確定為甚麼外星人會與他接觸,而且提供治療,但他確實有一個自己的理論。他媽媽以前有著奇怪的焦慮癥,他渴望知道此事是否也與外星人接觸相關,或者他的家族是否與外星人有特別關系。他的血型是RH-,他聽說這可能是原因之一。另外,他在生理上有些異常,或許這也是外星人對他感興趣的原因。與大多數人不同,他沒有兩個腎,而是天生「馬蹄腎」患者(指兩腎的上部或者下部連在一起),它的發生概率是1/600,多見於男性。在做甲狀腺組織的磁共振掃描時,內分泌科醫生對他腦下垂體的形狀和尺寸非常困惑。「它被壓扁,並被推向腦部U型體的最下端,醫生說他從未見到這種情況。」

Jim很想知道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甚麼事,他曾經嘗試去做催眠回溯,以找回時間缺失事件中的記憶,但都不成功。然而,他錄下的那些紀錄令人印象深刻。在採訪中,Jim向我們提供了藍色光球視頻,以及他的醫療記錄。他覺得這些經历不僅幫助改善物質身體,也讓他的靈性得以提升。正如他所說,「我變得更有同情心,更關愛動物,甚至整個地球…世界現在的狀態,不僅僅是政府,到處腐敗橫行,污染遍地,人們對地球資源渴求無盡,通過野蠻掠奪,以滿足各種私欲。無論如何,我變得無懼死亡。」

研究者評註:

Joseph Burkes醫生: 我從Manitoba癌癥治療中心處得到兩頁病历,記錄時間是2015年2月23日,病历由外科住院醫生「Dr. T」撰寫,腫瘤外科部門的主治醫生「Dr. A」也在上面聯合簽名。紀錄表明,長達一個多月,病人的頸部左側存在持續增大的腫塊。CT顯示頸部多發「小節瘤」,但CT掃描時間未知。雖然這個X光檢測結果不是很明顯,但之後對Jim的物理檢查顯示,他的左頸有一個3-4 厘米(2英寸)的腫塊,摸起來「輕微柔軟」。這些記錄證明了病人的腫瘤確實增長迅速,從幾個小節瘤很快生長到高爾夫球般大小。在「Dr. T」的記錄裡,沒有提到這個腫塊的硬度,但是病人在採訪中向Preston Dennett描述,腫塊像骨頭那麼硬。需要特別註意,感染引起的淋巴結腫大,一般比惡性腫瘤來得柔軟。這一點可以解釋為甚麼醫生會強烈懷疑Jim患了惡性腫瘤,而不是感染引起的淋巴結腫大。

在與另外一位醫生一起分析CT掃描結果後,主治醫生認為,X光顯示腫瘤的原發病灶位於身體其他組織裡,頸部淋巴瘤是因為腫瘤轉移所造成的。記錄表明,醫生的計劃是要做腫瘤的針吸活檢術,同時她也安排了上下胃腸道的內窺鏡檢查,以找出擴散到頸部的原發病灶。根據病人描述,五天以後,藍色光球進入他的腹部,再過十八個小時,左頸腫塊消失。等到醫生下個月做手術時,只找到些壞死的組織,裡面沒有任何癌細胞。雖然並沒有從這些組織裡找到癌細胞,但我自己判斷,很可能之前在胃腸道裡存在惡性腫瘤。有意思的是,光球進入腹部位置,根據主治醫生記錄裡的醫療計劃,這裡正是原發腫瘤的預估所在地。

Preston Dennett:Schaefer案例可能是UFO/UAP治療中唯一被攝錄下來的特例,其證據讓人信服。他可以提供完整記錄醫療狀況的病历,更別說那些照片,錄音,以及光球進入身體治療的錄像。Schaefer也向我們提供了身體傷痕與標記的照片,這些是在時間缺失事件中留下來的。和該研究中的其他接觸者一樣,他的接觸历史跨越整個生命。

除了證據豐富以外,Schaefer案例的特別之處在於,他的大部分接觸發生在無意識狀態下,附帶許多時間缺失事件,幾乎不記得外星人在他身上做了甚麼。有時候,他與外星人的接觸經驗並不令人愉快,且常常帶來嚴重傷害,還有各種時間缺失情節,而後面的治療事件反而是個例外。其大部分接觸都沒有帶來有益的生理結果,那些割傷,瘀青以及其他傷痕,顯然是在飛船上進行某些操作或手術所造成,其目的只能靠我們自己猜測了。很不幸,Schaefer至今依然不知道他們對他感興趣的真正原因。如果他所承受的這些苦難都是為他好的話,我想他應該想知道詳情。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