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照國鳳凰山遭遇外星飛碟事件

外星人

文:薩沙

1994年孟照國接觸外星人事件,可謂中國UFO历史最驚人的事件。孟照國如此讓人震驚,並非他看到了飛碟,而是他有同外星人直接接觸。這就是所謂的第三類接觸。這個事件至今已經20多年了,始終有極大爭論。1994年,27歲的孟照國,是黑龍江省五常市山河屯林業局紅旗林場的一名普通農民。他身體強壯結實,依靠務農為生,生活還算過得去。孟結婚多年,妻子薑玲是憨厚純樸的農邨婦女,比他還大1歲。兩人生有一個可愛的女兒憲娟,當時年僅6歲,剛剛上小學。在林場,孟照國家還算不錯。

林場的同事反應,孟照國為人忠厚老實,從沒聽說他有甚麼劣跡。紅旗林場地處鳳凰山,這是長白山系張廣才嶺中的一座山峰。鳳凰山屬於原始森林地區,交通閉塞,與世隔絕,人跡罕至。多年後鳳凰山的宣傳材料中寫到:此山在綿延的森林中岩石奇異、嶙峋,灌木叢生,奇花異草,令人目不暇接。

80年代以後,改革開放使得伐木量劇增,近山區林木漸少。深山老林中的古木又屬鄰省吉林管區,不能採伐。因此,林區的居民們在改革開放的大潮中大動腦筋,開拓出第二產業—— 業餘上山採野菜和中草藥出售,增加家庭收入。

5月6月的時候,正是山野菜最豐盛的時候,其中有一種名叫薇菜,當地人叫老牛廣,經過加工,一斤可以賣好幾十元,這對於山裡人來講實在是大自然的饋贈。

根據後來的調查,早在1994年5月末,鳳凰山林場前後幾十個採藥的人都曾發現,南坡停留著一個不明物體:「它有點像把一塊大鏡子擺在外面,陽光一照,就那種亮。 」。林場消息蔽塞,農民也沒甚麼文化,孟照國這種小學水平就算是不錯的了。

很多人看到奇怪的東西,卻沒有人關註這件事。

他們不是認為這是哪家在山坡上搭起的塑料大棚,更有人認為這是一片冰蓋,以為前幾天下過一場冰雹未化。

6月6日,孟照國也看到了這個物體,同樣沒覺得是甚麼怪物,而認為是墜落的氣象氣球。之前在山裡,孟照國曾經看過氣球殘骸。氣球會使用大量鋁材和其他材料,都比較值錢,孟照國就邀請姪女婿李洪海。

兩人帶上一些用於拆卸氣球的砍刀、螺絲起子等工具,步行幾十裡來到氣球墜落的地方。孟照國兩人來到南坡一片石子處,墜落物清晰可見,是一個很大的白色物體。兩人待接近到怪物300米外,孟照國突然發現不這是一個氣球。

孟照國回憶:大概離這個東西有三百米,給我直接的印象好像是插在山坡的石頭裡了,底下下來這麼一個支柱,支在底下的石頭上了,後邊甩出去一個半圓式的尾巴吧. 窗戶門都沒有,就那麼光禿禿、滑溜溜的東西,給我直接的感覺好像類似鐵噴上漆的感覺。」

李洪海回憶則是:說他是飛機還不像飛機。挺大的東西,爬在山岩頂上,把整個山岩全蓋上了。

膽子較大的孟照國被這個東西激起了強烈的好奇心,他很想看看這個大蝌蚪究竟是甚麼。

就這樣,孟照國自己小心翼翼地向怪物走去,當孟接近到約150米時,他回憶怪物忽然發生一聲尖利的警報聲。

孟照國沒有心理準備,被嚇得趴在了地面上。之後他爬起來,慌忙朝李洪海跑去。被嚇得不輕的孟照國,點著一支煙借此鎮靜一下自己的心緒。

幾分鐘過後,孟照國還是要去看個究竟。深感恐懼的李洪海試圖阻攔他,但孟照國沒有聽。他沿原路靠近怪物,當走到150米左右時,怪物再次報警,發出5秒長,3秒斷的一種悅耳警報聲。

孟照國回憶,他身上背包中的鐵器工具和皮帶卡子鐵環、手表產生極為強烈的電擊感覺。這逼迫孟照國不能再度靠近,只好沿來路又返回李洪海藏身處。

孟照國回憶:我就感覺被一種莫名其妙的東西,唰一下,用我的語言說像給電回來了,因為我被220伏電打過,所以有觸電經驗。我趕緊回來,回來後不對勁,這可能是踩空了還是怎麼了,我正在愣神的時候,我就聽到好像有人在石頭頂上走,踩著石頭聲,咔一聲,完了嘩像流水的動靜似的。 正在這個時候,這東西,發出就像破喇叭聲音似的,就像咱們有的汽車喇叭壞了,類似那個聲音似的。它發出這個聲音來,我是確確實實嚇了一跳,心那麼一揪,就趕緊撤回來。

這次往下走500多米,兩人又點起香煙猛抽。李洪海怕出事,不讓孟照國再去。孟照國好奇心太強烈,實在不願意就此離開。這次他改換了一個角度,由另一方位向怪物走去。然而,當接近約150米時怪物再度警報,鐵器產生更為強烈的電擊感。

孟照國回憶:這次確確實實感覺到被電打的感覺,非常敏顯了,唰一下,首先我的手表,因為我戴了一塊我的手表、砍刀、柴刀,前胸插的挖野菜的小刀,還有我們背那個絲袋子,有扳子和鉗子,有燒燙的感覺。

孟照國推測這是怪物對他的警告,不敢再靠近。他回李洪海處,兩人一起倉皇逃下山。

回去的路上,這時李、孟都有明顯惡心的感覺。當晚返回家中,兩人對家人說自己在鳳凰山的奇怪經历。李洪海為人非常內向,不願意和人接觸,大家就都去問相對擅長言談的孟照國。孟照國把自己看到的東西,都告訴了鄉親們。

小小的林場與世隔絕,平時場裡農民也就看看電視,沒甚麼娛樂活動。此次聽說孟李兩人在山裡面看到怪物,林場頓時轟動了,很多人都想去看個究竟。消息傳到林場工會主席周穎那裡。周隨即向孟照國了解情況,並得知林場另一名職工馮少波也曾於6月4日看到過鳳凰山南坡上有白色物體,於是決定組織一支隊伍上山進行實地取證。

6月9日,早上7點許,紅旗林場職工由工會主席周穎帶領一行30多人,由孟照國作向導,帶上吃喝食物、望遠鏡(7倍)、照相機等向鳳凰山南坡出發。他們先乘伐木用的小火車走40餘裡,尚需步行20裡才能到達怪物降落地。

下小火車後,30多人熙熙嚷嚷,分幾組前後順行,孟照國走在隊伍中間。

當距怪物降落地10裡路時,有著強烈好奇心的小夥子們忍耐不住。他們便舉起望遠鏡進行掃視,頭兩個青年人薑士傑和史寶臣用望遠鏡來了一會,都說甚麼也沒有看到。

當望遠鏡傳到第三個人孟照國手中後,出現了一個極大的意外。他雙手舉鏡,向鳳凰山南坡一片山岩亂石方向掃視,當他尋視兩、三秒鐘之後,立即說:「看到了!」,話音剛落,便一頭載倒在滿是野草山菜的綠地上不醒人事。當場同來的人們幾乎個個驚獃,看到倒地的孟照國滿嘴是草,雙手也緊緊攥著青草,痛苦之狀, 難以言表。人們馬上開始搶救,有人忙喊走在前邊的人群停下來,有人背起孟照國就向100米開外的一個塑料大棚跑去,對他進行救護。

另外的人更好奇了,一定要上山去看看究竟是甚麼?在曾目擊過白色不明物的馮少波帶領下,十餘人積極上山搜尋。

他們卻未見到孟照國所謂的白色大蝌蚪,倒是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

在降落地附近的山岩亂石中,有被翻落的巨石和壓碎的石頭新碴,並發現從沒在林場看到過的五彩塑料布。

一個小夥子還發現,岩石上有一些燒焦甚至燒裂的痕跡,傍邊大片樹林的樹木都有發黃甚至發黑的異常現象。

另外20來人對孟照國進行急救,首先將之抬入附近100米處的塑料大棚,四五個人按住孟照國。此時孟陷入歇斯底裡的癥狀,他口吐白沫,拼命掙紮。突然間,孟照國全身倒立起來,用腳將棚頂踹出一個窟窿。林場團委書記李文學慌忙上前,一把將孟照國抱住。

不一會工夫,紅旗林場衞生所所長林輝大夫趕到。當時,孟照國抽搐不止,見到陽光後,直喊「光」,且用雙手捂臉。於是有人用帽子和牛景山的黑色上衣將孟的頭蓋起,將他抬下山。

孟的表現是兩眼發直、怕光、怕鐵器,當別人將其甩丟的手表找回來時,孟因怕鐵,一掌將手表打飛。

這時,孟不會說話,舌頭僵硬,兩眼瞪得大大的。

為了證實孟照國是否故意裝瘋賣傻,林大夫曾用香煙火頭往孟照國的眼珠上燒(幾近眼珠)。孟毫無反應,眼皮也不眨動。

下午,孟照國能稍微起身走路,才被鄰居孟慶海和眾人攙扶送回家中。

這期間,左鄰右舍的人們來探望,約16時許,林場負責人攜帶慰問品來探視孟照國,孟當時反應遲鈍。據了解,孟照國事發前原本不是這樣,是個活潑好動、性格開朗的人。身體也十分健壯,無任何病史。

次日,孟照國已能走動,走出院外去紅旗林場(約一裡多路)小賣部溜達。當時思維一直恍惚,記憶不清,所發生的事情好似是多年前的舊事。

有些人向他搭話,孟照國就像沒聽見一樣只顧走路。因此,有人說:「孟照國傻了!這人完了!」

就這樣,一直到7月16日,長達1個多月時間孟照國沒有太大變化。他還是怕鐵、怕光,記憶還不十分清晰。

讓人不解的是,自6月10日之後,孟照國發現腦門上有扣子大小的圖形紫紅色印記,還帶有一條小尾巴,直達右眉中間。

在其家中,他四哥孟照義經常照顧他。有一次,他將孟照國扶躺在牀上休息,但在一眨眼功夫之間,只聽「咚」地一聲,就看見孟照國的身體竟然在牀上作了180度的轉頭,驚得四哥孟照義目瞪口獃,嚇得他母親更是忙燒香叩頭。

在這段所謂半昏迷時期,孟照國大多躺在牀上睡覺,周邊照顧他的人卻發現很多奇怪的事情。

他的妻子說曾經看到家裡養的蘭花異常放光,把她嚇得半死。她的原話是:晚上家裡的蘭花突然發出「好大的光」,嚇得我忙將拿起被子蓋上。

更有甚者,一些林場的人宣布曾經看到過飛碟。

目擊者證實,此飛碟來自東南方向(即鳳凰山方向)。當時用望遠鏡觀看時發現 ,飛碟首先是懸停在西邊半天空。與地平線夾角約20度。視覺上有西瓜大小,呈上弦月半月形,距離觀察者約有3000米遠。當時飛碟很亮,上邊呈深藍色,中間過渡色是棕黃色,底下直徑呈黃色。懸停3至4分鐘後,逐漸變為帶狀無規則的上下波動運動,整體方向向北,最終像示波器餘跡一樣消失在北天空。他還拍了照片!

孟照國的事情撼動了紅旗林場所有的人,消息很快外傳。首先對此進行報道的人是UFO愛好者:山河屯林業局宣傳科科長關洪聲。

此後,黑龍江省內的《鏡泊報》、《黑龍江林業報》和《生活報》等大批記者對此都進行了報道。

黑龍江省科委受國家科委委托,也有人於6月19日也對現場和孟照國本人進行了調查、採訪。由於孟照國的記憶未完全恢複,採訪都不能進行。

10月,由中國UFO研究會、北京UFO研究會、黑龍江省UFO研究會、北京電視臺組成的四方聯合科學考察隊可以說是最具權威性的調查組織。由10名成員組成,攜帶29件設備儀器,進行了為期一周的實地調查取證工作,但沒有發現任何確鑿的物徵。

第孟照國與李洪海的目擊外星飛船事件,基於孟照國與李洪海的證詞具有完全的一致性,加上另有至少10多名上山採野菜的山民,也稱曾經看到鳳凰山南坡有白色物體可以映證。

因此,考察隊認為孟照國與李洪海目擊外星飛船事件是真實可信的,並由此得出了確有外星飛船降落鳳凰山南坡的初步結論。

另外一派以黑龍江科委為代表,認為UFO事件是假的,孟照國出現了錯覺或幻覺,甚至是他胡說八道以為了出名。

孟照國很快迎來了暴風驟雨般的壓力,謾罵鋪天蓋地。

無奈之下,他自願到北京進行測謊,成功通過測謊測試。

然而,這並沒有改善他的處境!

目前孟照國事件的關鍵,在於沒有任何確切的物證。事後很多考察組趕赴鳳凰山,進行科學考察。黑龍江科委對其中一些證據的結論如下:

1.沒有可靠的照片或者其他資料,可以證明存在那個白色的大蝌蚪。有的只是孟照國他們幾十個人的回憶。人證從側面可以證明似乎有人看到這個東西,卻並不能證明他就是飛碟。或許他是一個真的氣球,或許是軍方祕密測試的飛機,或者是其他甚麼東西。

2.所謂翻起的巨石,不能證明是飛碟起飛時候翻起的,也有可能是某些人翻動的,石頭上沒有發現放射物和其他異常現象。對於這點,其他研究者表示不同意。他們認為,人為的可能性不大。主要原因是此地非常偏遠,人跡罕至。即使是有人上去,也不太可能沒事翻動這麼大的石頭玩,找不出翻動石頭的動機和目的。

3.燒焦崩裂的山崖,也不能證明飛碟存在。黑龍江科委認為可能是山裡氣溫驟變,山石出現自然崩裂現象,也不排除之前有人放火,總之無法證實。研究人員,動力學家陳燕春解釋:夏天太陽照射時間長,溫度高,石頭很快就熱了。一旦下暴雨,熱脹冷縮,石頭一下就崩裂了。但很多人對此也表示反對,主要這些山岩面積較大,山民從沒看過這麼大面積自然崩裂。

4.變黃發黑的樹,也是一樣。 在高寒地區,迎風的樹每年都要發生凍傷,因為那個地方正好迎風,在森林的邊緣地帶,只要風一吹,樹就凍傷。第二年樹開始返青的時候,邊緣上的樹枝,枝葉就發黃發黑。

5.五彩的塑料布等物,雖不是林場常見的東西,成份沒有異常,均是地球上尋常成份,不能證明是外星球的東西。

6.孟照國昏迷後的種種異常,尤其突然倒立實屬可疑,普通人也做不出來,但仍然不能證明這同飛碟有甚麼關系。

7.對於孟照國妻子說的發光蘭花,孟照國哥哥說的他頭部可以做180度轉動,都沒有可靠證據。蘭花檢測沒有異常,而孟照國也難以再轉動180度頭部。

8.研究者還認為,孟照國並非極為老實純樸的農民。通過採訪可以發現,孟照國性格直爽,卻頗善言談。孟照國描述當時情況時,語言非常生動,加上肢體動作,幾乎像說小品一樣。不排除孟照國借機出名以獲得財富,故意編造故事。

不過,很多人認為孟照國並沒有做這種事。

林場領導表示,孟照國和鳳凰山出名以後,全國各地媒體和科研機構都往這裡跑。由於都是國家的人,不但不能收一分錢費用,還要免費接待。

短短1個月內,光是大米就吃了幾百斤,其他費用支出很多,導致只有一百多戶的小小林場財政出現困難。至於孟照國自己,對於採訪人員也是分文不收,甚至還免費請在家裡吃飯。簡單來說,無論是孟照國還是林場,都沒有在這一事件中獲得任何利益,反而不堪重負。後來,林場強行要求來採訪的機構一律繳納5000元費用。根據孟照國說,這是林場試圖制止有人來採訪,他和林場都沒收到甚麼錢。

一個採訪者回憶:在採訪時我曾試探性地問過孟照國:「你將來搬到城裡去住吧?」當時孟照國回答說:「說實在的,我在林場操持起來的這個家,我是舍不得離開的。我沒有去城市生活的欲望和打算,我也不想出名。」同行採訪過他很多次,他沒有一次主動提出報酬問題,每次接待採訪都十分熱情,尤其我採訪時,他還親自借來他哥哥的錄音機幫忙錄音。

就像林場的人開玩笑的說法一樣:看到飛碟,你應該發財,整個幾十萬。但是你也沒有發財啊。

孟照國本人生活始終很貧困,所謂和外星人親密接觸也絲毫沒有改變甚麼。他本來是農民,有土地有住房,身體健壯,吃苦肯幹,全家4口人生活還不錯。

出名以後,孟照國身體突然不明變壞,幾乎不能幹重活,家裡田也沒人種了。他的妻子承擔家裡重活,非常勞累。加上不斷有人譏笑說她老公有毛病,這個樸實的農婦忙碌憂鬱之下,幾年後得了絕癥。

家中困難無錢治療,最終孟照國看著妻子英年早逝,死時才30多歲。妻子去世後,女兒也經常在學校被人笑話為「有個神經病爸爸」,才上初一的女兒憲娟就輟學。孟照國為此深受打擊!

孟照國自己也沒有大富大貴,僅僅在採訪的好心人幫助下,才在9年後的2003年去哈爾濱高校食堂打一份零工,離開了之前的環境。

一年以後,孟照國回到老家接走了女兒。

在哈爾濱的生活也很艱難,他只是一個小工。父女二口人住在一間約10平米的小屋,屋裡只有一張牀和一臺電視。

為人忠厚老實又能吃苦耐勞,孟照國深受領導喜愛。

2005年,他被升職食堂經理,負責管理十幾個員工,經濟才有所好轉。

不過,孟照國也只是哈爾濱普通的市民而已,生活仍然拮據。女兒來了以後,由於找不到工作,只能在食堂擔任保潔。這種累活髒活,普通小女孩哪裡會願意幹?以往都是大媽的工作。

到了哈爾濱以後,孟照國就再也不提飛碟的事情,甚至不承認自己的身份。

根據孟照國之後的情況來看,他並沒有利用此事謀利的意願和現實。

2001年鳳凰山成立了國家森林公園,到了2010年以後,公園承包方開始用UFO作為噱頭吸引游客。他們在孟照國發現UFO的山頭修建了酒店,還有大幅廣告:中國人第一次和外星人接觸之地。中國人第一次和外星人的羅曼史!

據說酒店生意很不錯,大量游客和戶外人士都來這裡居住。

如果孟照國願意借助名聲賺錢,他可以毫不費力和同酒店之內的結構合作,輕輕松松賺上一筆。

就像當年發現兵馬俑的幾個農民,光靠在展館給人簽名就衣食無憂。

但孟照國卻沒這麼做。

得知孟照國在哈爾濱,有人主動找上門來,想借他的名氣,合夥開公司。他拒絕了:我還是想靠我這雙手吃飯,而不是靠我這張嘴。

其次,孟照國和騙子有明顯不同。

所有的騙子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平時口若懸河,實卻盡一切避免科學檢測、科學研究,甚至多方探討質疑。

孟照國則不同,他積極參加各種UFO研討會,說出自己的故事,勇於面對所有質疑。他參加過多個科研會議,受過尖刻的質疑和詢問。

更厲害的是,孟照國主動參加了北京的測謊檢測。如果他是騙子,恐怕絕對沒有這個膽量。2003年9月,孟照國在被催眠的情況下接受了機器測謊,以獲知他是否在該事件中說謊。組織此測謊的UFO研究者張靖平表示,測謊結果顯示孟照國在該事件中並未說謊。

再次,孟照國事件中,確實還有很多無法解釋的事情。諸如,孟照國自述6月9日當天被光線擊倒以後,幾天後,確實發現他的眉心有個燒灼的痕跡。經過醫生仔細分析,這確實是一個灼傷的痕跡。顯然,即便專業人士試圖作假,制造灼傷痕跡又是在眉心,這是極難甚至不可能的偽造。

孟照國是個僅有小學5年級文化的人,他絕沒這個本事做假傷痕。換句話說,這個痕跡不可能是後天偽造的,很難解釋是怎麼回事。

而且,孟照國的腿部也有一個明顯的燒灼傷痕,側面證明眉心的傷痕不是獨立的。

另外,現場燒裂的山岩也無法用科學解釋。

誠然,林場人認為溫度驟然變化,可能導致山岩出現類似燒灼痕跡,甚至崩裂,但從沒聽說有如此大面積山岩,出現如此嚴重的燒裂現象,根本不像是自然現象。如果說是有人放火,怎麼山岩上和附近沒有任何放火的痕跡呢?這也解釋不通。

再說周邊的樹木出現大面積的變黃甚至發黑,也遠非一句自然原因可以解釋的。

另外,還有孟照國妻子看到發光的蘭花。

蘭花乍一看同整個事情沒有關系,也是他的妻子薑玲唯一說的事,別的人都沒有看見。

薑玲對於丈夫的所有描述都很冷淡,對於丈夫這次奇遇有很強抵觸心理。這件事沒讓家裡得到任何好處,反而有很多壞處。尤其丈夫這事件後突然體力劇降,所有農活都被迫由她承擔,薑玲頗有抱怨。回憶蘭花放光,卻是薑玲完全肯定的一件事,沒有絲毫猶豫。根據專家分析,蘭花放光是有可能被輻射以後,表面出現的異常反應。作為一個沒文化的農婦,薑玲顯然不知道這一切,她應該沒有胡編。

更關鍵的是,目睹這個白色大怪物的人不在少數,經過統計至少有30多人。

僅僅一次調差取證期間就有10多人作證,甚至前後有上百人宣布曾經看到過。而且即便6月6日當天,看到這個東西的並不是孟照國一人,還有他的親戚李洪海。換句話說,這個白色大怪物是有確切人證的。

在1994年,蔽塞的林場對UFO肯定是沒有甚麼認識的,即便有些粗淺的認識,也不可能出現幾十人一同造假的現象,這毫無意義。

有意思的是,鳳凰山的UFO事件,並沒有隨著孟照國的離開而結束。

鳳凰山2001年成立了國家公園,開始有很多游客來到這個以往與世隔絕之地。

2005年11月12日,山河屯林業局總經濟師徐松山陪同哈市吉華集團副總經理周凱等一行7人考察鳳凰山。徐松山和周凱他們走到了石海的邊緣。當時天氣陰暗,能見度不很好。這時同行的一個人拿出數碼照相機,給朋友拍了一張照片。

當他觀看相機的顯示屏時突然喊到:「這是甚麼?」,隨後,徐松山在後面也突然喊:「看天上是甚麼?!快照下來!快照下來!」,大家向徐總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在石海西南方向,有一碟形的不明物體懸在石海上空。他們共拍到兩幅照片。

正在大家興奮的同時,飛行物瞬間消失。總共顯現時間約10多秒鐘。

從目擊情況和照片上分析,這是1994年鳳凰山UFO事件以來拍攝到的最近最大的UFO照片。這個 UFO的形狀與吉林省地震局的武成智,在長白山天池上空拍到的UFO形狀類同。根據圖片分析,估計該UFO直徑可達幾百米之巨,高約70米以上。

2012年7月10日游客李慧與幾位吉林朋友,到山河屯林業局境內的鳳凰山風景區旅游。15時42分,觀景臺拍照時,她隱約覺得自己右後方有東西。

「我回頭一看,有一個發光、但不太亮的東西,飛機般大小,旋轉著前進,好像有螺旋槳在物體中間旋轉,速度很快,前後也就幾秒鐘的時間。」李慧說,這個發光體一閃而過,瞬間就消失了,「我當時也沒太在意,但後來看到洗出來的照片時才覺得有些後怕。」當時正在場為游客照相的景區專職照相師吳春燕,立即抓起相機,將這一奇觀拍照下來。

目擊者除了來自省內綏化、通河等地的幾名游客外,還有在觀景臺值班的景區工人師傅,約十人左右。事發後,來自吉林樺甸的5位游客打電話,到景區派出所報案。

李慧說,她對UFO不感興趣,也不為出名,就是想把看到的東西分享給大家。「不管大家信不信,反正我看到了。」

從鳳凰山游玩回來後,李慧10日一天沒去上班,「我也不知道是累的還是嚇的,渾身沒勁兒。」

這兩次目擊者有個共同特點,就是都留下了照片證據,目擊地點都是在鳳凰山。

這至少可以證明一點,孟照國對於目擊白色怪物上肯定沒有說假話,他一定是見到了不明飛行物。

現在認為孟照國事件是假的一方,主要認為沒有確切的證據。

關鍵在於,近百年來所有UFO接觸事件,哪裡有甚麼可靠證據呢?

如果真的有飛碟,也就是說外星人的科技遠遠高於人類,又怎麼可能被人類隨便發現。就比如我們現在去觀察一個只有人猿程度文明的星球,我們駕駛飛機又怎麼會被他們隨意發現。即便人猿發現了我們的飛機,他能知道這是甚麼東西嗎?

很多人認為必須有個科學的解釋,才是能證明UFO現象。但我們所謂的科學解釋,是建立在我們所了解的科學體系基礎上的。

100年前,我們能夠讀懂電子計算機、人類DNA檢測、航空飛機登陸月球嗎?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