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諸行無常眾生相——子不語《兩神相毆》

文:王大錘錘

錘錘說下講這個故事的初衷。

人生活在世俗中,很難察覺一切和合事物皆無常的真理。

過於相信「因果循環,報應不爽」,沒有清醒的認識到「信因果,但不強求因果」才是生活該有的真相。

我們非常容易陷入一種自掘的心理陷阱,不能平靜的看待生活,總覺得自己被虧欠了許多,或生怒意,或生怨意。

《近乎佛教徒》裡說道:「追本溯源,導致痛苦的是人的情緒。事實上,情緒即是痛苦。不論如何,直接或間接的,一切情緒都是生於自私,也就是說,它們都與執著於自我有關。」

但是我們並不知道這一點,往往深陷其中。

殊不知無知是苦。無明是我們一切痛苦的根源。

尚未參透,與君共勉。


孝廉鍾悟,常州人,一生行善,晚年無子,且衣食不周,意鬱鬱不樂。

故事的主角叫鐘悟,常州人,一生行善。俗語常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按常理來講,他一生行善該是終有福報的,總不至於一生幾乎都走到盡頭了,既無兒女繞膝下,生活也窮困潦倒。

若是這事攤誰身上,估計都不好受。鐘鬱鬱不樂,倒也合情合理。

但他偏不是個認命的。

他就覺得,我委屈啊。我怎麼能就這樣死了,扶我起來,我覺得我還行,我要去找冥王講道理!

病臨危,謂其妻曰:「我死慎毋置我棺中。我有不平事,將訴冥王。或有靈應,亦未可知。」隨即氣絕,而中心尚溫,妻如其言,橫屍以待。

說是到病危時,就剩一口氣了,鐘還強撐著對其妻說:「等我死了,切記不要把我放入棺中。我有事要訴諸冥王,至於靈不靈驗就不知道了。」隨後氣絕而亡,但心髒處仍有溫度。妻子如鐘悟所言,留屍等待。

鐘悟還是真是個「狠人」,入棺為安甚麼的也不管了,反正也不管這法子靈不靈,他非得去見冥王,否則咽不下這口氣。

他妻子估計也是心裡有氣,心想:那好,聽你的。鐘悟氣絕聲望後,也不入棺,就一直給他放外邊留著。(也真是心寬)

死三日後,果蘇,曰:我死後到陰間,所見人民往來,與陽世一般。

三日後。

鐘悟還真的蘇醒過來了,(要不怎麼叫志怪故事呢)說起到了陰間,人事往來,倒也跟現世差不了多少。然後故事倒敘,開始講他三日的陰間之行。

01第一悟 因果非是循環,知因未必知果

我死後到陰間,所見人民往來,與陽世一般。聞有李大王者,司賞善罰惡之事。我求人指引到他衙門,思量具訴。果到一處,宮殿巍峨,中坐尊官。我進見,自陳姓名,將生平修善不報之事一一訴知,且責神無靈。神笑曰:「汝行善行惡,我所知也;汝窮困無子,非我所知,亦非我所司。」

鐘悟說,我到了陰間,覺得跟人間差不多啊,我就去打聽誰管這事兒。一打聽,原來專司人間「賞善罰惡之事」的是李大王。我就請人指路帶我去衙門找他,嘰裡呱啦,把我的想法都跟帶路人說了。

然後果然見到了李大王,宮殿巍峨,李大王端坐中間。

鐘悟自述姓名過後,就迫不及待開始跟李大王抱怨做好事無善報叭啦叭啦了。

場面可以自動腦補逮到點兒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就跟物業吵架吵得理直氣壯的大媽。

並且一旦腦子發蒙了,還敢責神無靈。想想大媽叉腰的場景,還有那語氣,你們物業怎麼管事兒的,還能不能有點用了。大致就這意思。

然後尷尬至極的一幕來了。

李大王笑眯眯地說,你生前行善積德這事兒,我是知道的,但是窮困無子這個,我就不清楚了,而且這事兒還真不歸我管。

問:「何神所司?」曰:「素大王。」我心知「李」者,「理」也;「素」者,「數」也。因求神送至素王處一問。神曰:「素王尊嚴,非如我處無人攔門者。我正有事要與素王商辦,汝可隨行。」少頃,聞呼騶聲,所從吏役,皆整齊嚴肅。

鐘悟憋回一口老血,心想這事兒不歸你管,那氣還是不能撒你身上,於是繼續問。

你說不歸你管,那總得有人管吧。

對方答複說,素大王。

鐘悟心裡這時才明白,「李」原來是「理」,「素」原來是「數」。天理命數,因果循環,奇了怪了,居然不歸一個人管,李大王知「天理」,奈何卻不管「命數」,仍是氣不過,便繼續要求求見素大王。

李大王言道,素王可不像我這麼平易近人,想見就見。不過,正好我有要事與素王相商,可以捎上你。

02 第二悟 須知諸行無常,眾生皆苦

行至半途,見相隨有瀝血者曰「受冤未報」,有嚼齒者曰「逆黨未除」,有美婦人而拉醜男者曰「夫婦錯配」。

李王及其隨從吏役,皆整裝待發。

隨後馬走車行,一行人向素王府出發了。

行至半途,便見跟著的人越來越多。

鐘悟細細一看。

有渾身是血的人高呼「我比竇娥還冤」的,也有咬牙切齒大喊「出師未捷身先死」的,還有美貌的女子拉著醜陋糢樣的男人,哀婉哭訴「何人亂點鴛鴦譜,紅線錯牽毀姻緣」的。

嘖嘖嘖,一個比一個慘。

最後有一人袞冕玉帶,狀若帝王,貌偉然而衣履盡濕,曰:「我,周昭王也。我家祖宗,自後稷、公劉,積德累仁,我祖父文、武、成、康,聖賢相繼,何以一傳至我,而依例南徵,無故為楚人溺死。幸有勇士辛游靡長臂多力,曳我屍起,歸葬成周,否則徒為江魚所吞矣。後雖有齊侯小白借端一問,亦不過虛應故事,草草完結。如此奇冤,二千年來絕無報應,望神替一查。」

這都還不算甚麼。

前面的人,為名所困,為利所困,為愛恨情仇所困,無非是一介平民,倒也說得過去。

最後站出來申述的是一個渾身濕透,穿戴若帝王的人。

圍觀眾人怕都是這樣的想法,都已經帝王將相了,得到擁有過的遠比常人多得多,哪怕有多些委屈坎坷,又有何不服。

落魄帝王卻說道。

我是周昭王。

我家祖先從後稷,公劉算起,世世代代積德積仁!

我祖輩文王,武王,成王,康王,皆為聖賢君主!

聲音愈加氣憤。

為何傳到我這代,照例南巡之時,卻無故被楚人淹死?

幸而亡故後有侍衞將我屍體拽起,回京安葬,否則白白葬身魚腹。之後雖有齊桓公呂小白幫忙一問此事,但也只是隨便應對,草草了事。

兩千多年啊,這樣的奇冤,來都沒有得到申訴,希望李王能替我一查。

李王唯唯。餘鬼聞之,紛紛然俱有怒色。鍾方悟世事不平者,尚有許大冤抑,如我貧困,固是小事,氣為之平。

李王笑眯眯應下。隨行的鬼聽了,也都紛紛表示憤慨不平。

大約人之劣性根在於,執著於「自己的利」,但若是看到有人比自己還慘,那氣也就消去不少。

鐘悟,亦如是。

頓時悟了世間不平之事,有大有小,似他之貧苦小事,眾生之廣闊,更是不足為奇。

03 第三悟 兩神「相毆」,「理」不勝「數」

行少頃,聞途中唱道而至曰:「素王來。」李王迎上,各在輿中交談。始而絮語,繼而忿爭,嘵嘵不可辨。再後兩神下車,揮拳相毆。李漸不勝,群鬼從而助之,我亦奮身相救,終不能勝。李神怒雲:「汝等從我上奏玉皇,聽候處分。」隨即騰雲而起,二神俱不見。

眾人繼續前行,忽聞前方傳來:「素王到」,李王迎上,與素王在各自的車中交談。一開始小聲叨叨,至後來高聲爭論,了不得,最後居然下車揮拳相向,互錘起來。

李王不行啊,錘不贏人家。眾鬼見幫他們評理的人打不過了,自然紛紛幫忙,鐘悟也是,不過仍舊敗了。

李王惱羞成怒。

既然打不贏,那我們就講道理唄。

憤然道,:「走,你和我一起去找玉帝,讓他來評評理。」隨即兩人騰雲而起,瞬間都不見了人影。

少頃俱下,雲中有霞帔而宮裝者二仙女相隨來,手持金尊玉杯,傳詔曰:「玉帝管三十六天事,無暇聽些些小訟。今贈二神天酒一尊,共十杯。有能多飲者,便直其事。」李神大喜,自稱「我量素佳。」踴躍持飲,至三杯,便捧腹欲吐。素神飲畢七杯,尚無醉色。仙女曰:「汝等勿行,且俟我複命後再行。」

不一會兒,兩人又一起下來,雲中還有兩名仙女相隨,手拿金色酒壺白玉杯,傳玉帝旨:「玉帝要管三十六重天之事,沒空聽你們雞毛蒜皮。現賜二位大王天酒一壺,共十杯,誰喝得多,便聽誰的。」

李王大喜,自稱酒量向來都好,拿起酒就喝,卻不料喝到第三杯時,便捧腹大吐。再看那素王,喝完七杯酒,毫無醉意。

眾鬼聽李王自吹,先是心頭大喜,覺著沉冤昭雪有望。但這結果一出,怕是眾鬼心裡都要嘔出一口老血。

坑鬼,也不帶這麼玩兒的啊。

幾世冤屈別你腰桿子上呢,你不行,就別逞能啊。

無奈歸無奈。知曉了結果,仙女道:「你等先在此不要走動,待我複命歸來。」

04 第四悟 公道也有三分,此外諸行無常

須臾,又下,頒玉帶詔曰:「理不勝數,自古皆然。觀此酒量,汝等便該明曉。要知世上凡一切神鬼聖賢,英雄才子,時花美女,珠玉錦繡,名書法畫,或得寵逢時,或遭兇受劫,素王掌管七分,李王掌管三分。素王因量大,故往往飲醉,顛倒亂行。我三十六天日食星隕,尚被素王把持擅權,我不能作主,而況李王乎!然畢竟李王能飲三杯,則人心天理,美惡是非,終有三分公道,直到萬古千秋,綿綿不斷。

不過一會兒,仙女又帶著玉帝旨意下來了。

玉帝的一番苦口婆心,大致意思是說,自古以來皆理不勝數。

觀此酒量,你等便該知曉,要知道世上凡一切神鬼、聖賢、英雄、才子、時花、美女、珠玉、錦繡,名畫、書法,有得寵嘚瑟之時,也有受劫唏噓之時。

素王掌管七分大事,而李王只管三分。

那素王酒量大,故往往吃醉了酒,就要顛倒是非,胡來一通。我三十六重天的日食、星隕,都在素王的掌控之中,我也不能做主,更何況李王。

但畢竟李王尚能飲三杯,所以這世上人心天理、美惡是非,到底還有三分公道。古往今來,一直是這樣。

也就是說,公道三分,餘下諸行無常,全憑個人造化。

我作為玉帝,尚不能事事如意,更何況你等小民。我費了這般口舌,懂?

鍾某陽數雖絕,而此中消息非到世間曉諭一番,則以後告狀者愈多,故且開恩增壽一紀,放他還陽,此後永不為例。」鍾聽畢還魂。又十二年乃死。

話頭再一轉,回到鐘悟身上。

說道,雖你陽壽已盡,但剛才這些話若不放你回陽間,宣揚一番,怕是以後陰間叫屈之人越來越多,實在讓人腦殼疼。

不若法外開恩,再給你十二年陽壽,放你還陽。不過,下不為例。

鐘悟聽完果然還魂重生,又過了十二年才過世離去。

05第五悟 蓋天理清,而命數混沌不可測

常語人雲:「李王貌清雅,如世所塑文昌神;素王貌陋,團團渾渾,望去耳、目、口、鼻不甚分明。從者諸人,大概相似,千百人中,亦頗有美秀可愛者,其黨亦不甚推尊也。」鍾本名護,自此乃改名悟。

故事最後寫到。

鐘悟在世的期間,常跟人說:「李王相貌清雅,如世人所供奉的文昌神。素王面貌醜陋,團團渾渾,看上去耳目口鼻都分不清,其隨從也大致差不多。素王一族千百人中,也有生得美秀可人的,但無一人選為王。」

或許是他也未曾想通,為何素王如此這般,混沌不分,卻掌管命數生死。

故事又回到文章開頭。

說是故事的主角叫鐘悟,常州人,一生行善。

他本姓鐘名護,後改為悟。


故事講到這裡便結束了。

但我們不妨來總結一下這出戲的每一幕。(錘錘我劃分的「五悟」,原文沒有)

01 第一悟 因果非是循環,知因未必知果

02 第二悟 須知諸行無常,眾生皆苦

03 第三悟 兩神「相毆」,「理」不勝「數」

04 第四悟 公道也有三分,此外諸行無常

05 第五悟 蓋天理清,而命數混沌不可測

如此有理有據,層層推進地高明手法,請允許我用腳趾頭推測:

震驚!

可能鐘悟初到冥間遇到的「引路人」才是幕後大BOSS!

開導初入陰間這些「不明事理」的小鬼,並企圖通過鐘悟重返人間宣傳從而一次性處理各種腦殼疼的事情而導演出的一則大戲。

整部戲由李王、素王、不曾露面的玉帝、小鬼若幹、仙女甲乙丙及雜役丁戊己共同參演。

通篇演下來,李王和素王是真的辛苦。眾生皆苦,看來誰都逃不過。

最後,特別鳴謝特邀嘉賓。

周昭王。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