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國祕錄——《酉陽雜俎·物異卷》下

酉陽雜俎

文:蟲離先生

本篇是唐朝奇書《酉陽雜俎·物異卷》註疏,列舉境外神祕事件、怪異之物,全文約一萬五千字。

六十一.疫苗米

焦米,乾陀國昔屍毗王倉庫為火所燒,其中粳米焦者,於今尚存。服一粒,永不患瘧。

犍陀羅國的屍毗王倉庫曾為火災吞噬,倉中被燒焦的粳米,至今尚存。服食一粒,可免疫瘧疾。

  • 屍毗王:古印度聖王,是佛祖前身,佛祖於過去世修「菩薩行」的身份。關於屍毗王流傳最廣的故事,當屬「割肉貿鴿」,也叫割肉飼鷹,他為了保護鴿子,割自己的血肉喂鷹,割盡大腿、小腿、兩臂、前胸、後背皮肉,天平兀自向鴿子傾斜,於是屍毗王舉身上天平,剎那滿天神佛皆為其感動。關於屍毗王,還有些類似的傳說,譬如剜眼施鷲等等,據說都是出自帝釋天的考驗,帝釋天夠能折騰的,考驗一回還不行,老是這麼考驗,佛祖也怕疼的好嗎。而且每次都是變成老鷹同屍毗王對話,屍毗王:「你是帝釋天吧?有事直接說吧,別變老鷹了行嗎。」
  • 粳米:粳稻的脫殼子實,主產我國黃河流域、北部和東北部;在南方則分布於海拔1800米以上,較耐冷寒,是為中緯度和較高海拔地區發展形成的水稻亞種。

六十二.佛靴

辟支佛靴,於闐國贊摩寺有辟支佛靴,非皮非彩,歲久不爛。

本則與《中篇》五十七則重複,略。

六十三.喝尿成仙

石駝溺,拘夷國北山有石駝溺,水溺下,以金、銀、銅、鐵、瓦、木等器盛之皆漏,掌承之亦透,唯瓢不漏。服之,令人身上臭毛落盡得仙。出《論衡》

龜茲國北方深山中有尊神祕的石彫駱駝,駱駝下身常有液體滲落,如同撒尿。這種液體具有極強的腐蝕性,不論以金、銀、銅、鐵、瓦、木制器皿承接,必被腐蝕滲漏,有人試圖用手接,手掌慘遭燒穿,所有容器中,只有瓢不會被腐蝕。喝下這種液體,可伐毛洗髓而成仙。此說出自《論衡》。

甚麼毛發脫盡成仙,是毒死了吧。

  • 拘夷國:即龜茲國 [ qiū cí ],西域古國,絲綢之路(北道)重鎮,首都在今新疆庫車一帶。冶鐵業發達,音樂舞蹈藝術別具一格,對中原文化產生過較大影嚮。自西漢至唐代,與華夏政權關系密切,唐初安西四鎮之一。約13世紀,龜茲國及其佛教遺產,遭到伊斯蘭勢力徹底毀滅,曾經昌盛燦爛的佛教文明,蕩然無存,似乎印證了釋迦牟尼「佛法末世」的預言。龜茲的滅亡和宗教信仰更替,正是絲綢之路上,在漢唐之際曾臣服於長安的西域諸佛國命運的代表。
  • 出《論衡》:今本《論衡》未見類似記載。《北史.西域傳》有「其國西北大山中有如膏者,流出成川,狀如醍醐,甚臭。服之,發齒已落者,能令更生。」或是。另據《新唐書》,當年王玄策捉了印度國王回京時,俘虜隊伍中有個印度術士,自稱兩百歲,能煉不死藥,他說印度有一種藥,叫「畔茶佉水」,源出一座深山石臼之中,周圍有人形石像把守。此水呈七種顏色,或熱或冷,各不相同,任何草木金鐵,一沾即化,人手伸入,頃刻消解見骨。若欲取之,只能用駱駝的骷髏舀出來,倒進葫蘆裡封存運輸。這種強腐蝕性液體,倒是與本則記載相似。

六十四.長滿人頭的樹

人木,大食西南二千裡有國,山穀間樹枝上化生人首,如花,不解語。人借問,笑而已,頻笑輒落。

大食西南兩千裡外有個國家,山穀之中,樹上都長著人頭,就像開花一樣。對其說話,人頭聽不懂,只會笑,笑著笑著就掉下來了。

瘮人。

當作觀賞植物引種是個不錯的主意。晚飯後,領著老婆孩子逛公園,聽說公園新引進了好些大食奇花,特意囑咐老婆給孩子換身新衣裳,好拍幾張合影。到了公園,游人稀少,跟老婆說,現在這人是越來越宅了,我們小時候都是晚飯吃完筷子一扔就往外竄,花前月下也是熙熙攘攘……正說之間,孩子突然一聲慘叫,小臉蒼白,表情扭曲,我四下一看,到處都是人臉!長在樹上的人臉!一個個還在笑,笑著笑著突然掉下一個,直接掉在老婆懷裡,老婆吱一聲就抽過去了。

任昉的《述異記》也載有相似內容,略異:大食國以西的海島上有一種樹,赤木青葉,枝頭結滿嬰兒,長六七寸,手腳與樹枝相連,見人則笑,身體蠕動。一旦摘下,立死。不過南朝蕭梁人任昉死的時候,大食尚未建國,亦未有「大食」之名。可見此條應為後人增益,絕非任昉本人手筆。

這種植物很可能是真實存在的,在今天它有個好聽的名字叫作——金魚草。

盛放的金魚草嬌柔可人,沒甚麼異狀:

但當花朵枯萎,形容大變,仿佛惡魔降臨:

更巧合的是,原生金魚草恰好分布在葡萄牙、法國,東至土耳其、敘利亞的地中海一帶,這與《酉陽雜俎》及《述異記》所載位置驚人的吻合;唯一出入在於,金魚草是草本植物,植株矮小,很難稱之為「樹」。

  • 大食:唐宋人對阿拉伯政權的泛稱,有白衣大食、黑衣大食。白衣大食即倭馬亞王朝,阿拉伯伊斯蘭帝國首屆世襲王朝,廢除了此前的推選哈裡發制度。倭馬亞王朝建立於「先知」穆罕默德辭世後,由於穆罕默德沒有指認哈裡發——也就是繼承者,教內出現分裂,遜尼派掌權,什葉派成為最大反對派。什葉派和遜尼派的對立局面已經延續了一千多年,直到今天,兩大派別的沖突依舊不斷。倭馬亞王朝對外開疆擴土,北非、阿拉伯半島、印度西北、帕米爾高原以東盡歸穆斯林旗下,對外的軍事成功,沒有哦消弭國內政局動蕩,八世紀中期,倭馬亞家族被推翻,取而代之的阿拔斯王朝。黑衣大食即阿拔斯王朝,八世紀中期,蓄謀已久的哈希姆家族利用宗教和政治矛盾,拉攏反對勢力,推翻倭馬亞王朝統治。倭馬亞宗族遭滅絕性屠戮,只剩一人逃往西班牙,在科爾多瓦建立政權。阿拔斯王朝尚黑,所以中國稱之黑衣大食。751年,初代哈裡發阿布·阿拔斯-薩法赫在位期間,阿拔斯王朝同大唐就中亞主導權發生沖突,沖突演變為戰爭,雙方在怛羅斯交戰,高仙芝指揮的唐軍敗北。唐人杜歡作為戰俘,被帶往了西亞、北非,因此他可能成為了中國历史上確鑿可考的抵達非洲第一人。安史之亂時,應唐王朝邀請,阿拔斯王朝曾派遠徵軍援助唐廷,後來這部分士兵大部分定居中國,成為回族人先祖。9世紀中葉後,突厥人掌握了王朝實權,哈裡發淪為傀儡。1258年,蒙古統、,成吉思汗之孫旭烈兀攻陷巴格達,王朝末代哈裡發被蒙古人裹在毯子裡扔進馬群踏死。除了白衣、黑衣大食外,還有一支綠衣大食,即法蒂瑪王朝,在北非。

六十五.解語馬

馬,俱位國以馬種蒔,大食國馬解人語。

俱位國人用馬耕地,大食國的馬能聽懂人話。

  • 俱位國:《漢書》作雙靡,《洛陽珈藍記》稱賒彌,《魏書》為舍彌,《大唐西域記》用商彌。在今克什米爾地區。

六十六.秦皇趕山鞭

石人,萊子國海上有石人,長一丈五尺,大十圍。昔秦始皇遣此石人,追勞山不得,遂立於此。

古萊子國海畔駐有石人,高一丈五尺,徑圓十圍。昔秦始皇曾派此石人追嶗山,沒追上,所以就站在這裡了。

關於秦始皇東海驅石的傳說有很多,宋代《太平寰宇記》的說法略異,說秦始皇派石人驅趕嶗山,卻驅之不動,石人因為沒完成任務,因此滯留海邊。晉《三齊略記》、南朝《殷蕓小說》指出,秦始皇驅石的原因,是為了想要構築跨海石橋,越過東海,去看看傳說中的日出之處,當時他甚至招徠了一位「神人」為他效勞,這個神人有一條「趕山鞭」,能令巨石自走,倘若石頭移動速度太慢,被趕山鞭打上一鞭子,流血遍地,這就是海邊赤色岩石的由來。

  • 萊子國:於西周至春秋時期存在的東夷古國,在今山東龍口市一帶。
  • 勞山:即嶗山,在山東青島。

今山東青島也有名為「石老人」的景點,屬於牽強附會的玩意兒,完全不具備人形。

六十七.火神廟

銅馬,俱德建國烏滸河中灘派中有火祆祠,相傳祆神本自波斯國乘神通來此,常見靈異,因立祆祠。內無象,於大屋下置大小爐,舍簷向西,人向東禮。有一銅馬,大如次馬,國人言自天下,屈前腳在空中而對神立,後腳入土。自古數有穿視者,深數十丈,竟不及其蹄。西域以五月為歲,每歲日,烏滸河中有馬出,其色如金,與此銅馬嘶相應,俄複入水。近有大食王不信,入祆祠,將壞之,忽有火燒其兵,遂不敢毀。

俱德建國阿姆河流域的灘塗之上建有祆教火神廟,據說,昔祆神從波斯國施展神通到此,常顯靈異,當地居民因而修築此廟奉祀。廟中沒有神像,只有大小不一的火爐,廟門朝西,信徒則面向東禮拜。

廟前有尊銅馬,只比真馬略小,後蹄入土,前蹄懸空踡曲,該國人相傳,這銅馬是天上來的。历來有不少人打算把銅馬挖出來,掘地數十丈,不見其後蹄。西域一些國家以五月為歲首,每逢歲首,阿姆河中有金色駿馬躍水而出,與銅馬相對嘶鳴,俄而重回河中。近代有大食國王不信這類靈異傳聞,帶兵入廟,意圖破壞,隨行軍隊忽遭不明來源烈火焚燒,從此再沒有人敢起破壞之念了。

  • 俱德建國:即久越得犍國,今塔吉克斯坦境內卡菲爾尼甘河下游的Qobadian一帶。
  • 火祆:即瑣羅亞斯德教(祆教),公元3-7世紀薩珊王朝時期波斯帝國國教,也稱拜火教。約南北朝時傳入中國,唐代時一度興盛,宋以後式微不聞。瑣羅亞斯德教並非「明教」,後者的本體,是受瑣羅亞斯德教、佛教、基督教影嚮產生的「摩尼教」。
  • 烏滸河:即阿姆河,中亞流量最大的內陸河,鹹海兩大水源之一。
  • 舍簷:建築物的正面。
  • 次馬:較小的馬。
  • 五月為歲:為紀念穆罕默德帶領穆斯林從麥加遷往麥地那,回历以7月16為歲首,換算當時唐代历法,約在五月份。

六十八.萬毒沙海

蛇磧,蘇都瑟匿國西北有蛇,南北蛇原五百餘裡,中間遍蛇,毒氣如煙。飛鳥墜地,蛇因吞食。或大小相噬,及食生草。

蘇都瑟匿國西北有片蛇戈壁,南北縱橫五百餘裡,其間遍地是蛇,終日噴吐毒息,如煙如嵐,飛鳥飛臨上空,輒中毒墜地,為蛇所噬。群蛇亦相互吞食,或者吃草。

  • 蘇都瑟匿國:即蘇對沙娜,也叫蘇都識匿,《境異》卷提到的夜叉城、夜叉窟的所在。故址在今塔吉克斯坦,錫爾河畔,漢代時稱貴山,是大宛國首都。南北朝至隋唐時為昭武九姓之一的東曹國。
  • 磧[qì]:沙漠。

六十九.通靈石鱷

石鼉,私訶條國金遼山寺中有石鼉,眾僧飲食將盡,向石鼉作禮,於是飲食悉具。

私訶條國金遼山寺之中有座石彫鱷魚,和尚們沒飯吃了,向鱷魚行禮,吃的就來了。

  • 私訶條國:斯裡蘭卡。
  • 鼉[tuó]:揚子鱷。此處大約泛指鱷魚。

七十.神廚

神廚,俱振提國尚鬼神,城北隔真珠江二十裡有神,春秋祠之。時國王所須什物金銀器,神廚中自然而出,祠畢亦滅。天後使驗之,不妄。

俱振提國從上到下信奉鬼神,出都城往北二十裡,過真珠河,有神,春季秋季,一年兩次盛大祀典。國王也不需要備甚麼器物——一概器物,神廟的廚房裡會自行出現,供國王祭祀使用,祭祀完了,器物便即消失。這傳說傳到大唐,驚動了天後,特意派人去驗看,回奏,確有其事。

  • 真珠江:即錫爾河,源出天山山脈,向西流經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註入鹹海,全長2212公裡,是中亞最長的河流,與上文「火神廟」的阿姆河同為鹹海最主要水源。唐人稱之「藥殺水」,流經中國的河段,稱「真珠河」。
  • 俱振提國:今塔吉克斯坦北部,在上文的蘇都瑟匿國東北兩百裡處。
  • 天後:武則天。

七十一.毒槊

毒槊,南蠻有毒,無刃,狀如朽鐵,中人無血而死。言從天雨下,入地丈餘,祭地方撅得之。

南部某偏遠民族有一種「毒槊」,不開刃,看起來像破銅爛鐵,人給戳中,雖不流血,但是會死。據說是像下雨一樣從天而降的,插進地下一丈多深,要祭祀過大地,才能挖出來用。

  • 槊:也作「矟」,重型騎槍,常為貴族騎兵配備,全長可達4米。槊首通常是可以從槊桿上自由拆卸組裝的,槊首鋒銳,有稜(方便刺透鎧甲),裝有留情結,也就是類似於劍護手、劍萼一類的東西,防止高速沖鋒中刺穿對手後,死屍會延槊桿慣性滑向自己。騎兵持槊刺死敵人,敵人身體被留情結阻住,此時的騎兵繼續向前高速騎行,敵人會被彎曲的槊桿彈甩出去,同時進一步撕裂敵人的傷口。槊在魏晉南北朝及隋唐時期常見,騎兵部隊持之突破對方重甲兵。宋以後,由於中土良馬匱乏,騎兵數量銳減,而且槊造價高昂、費時,逐漸被槍取代。本文所指應該只是一種形似槊的兵刃,並非確指。
北宋《大駕鹵簿圖書》(局部)

七十二.鎖子甲

甲,遼城東有鎖甲,高麗言前燕時自天而落。

相關內容亦見兩唐書,夾敘於唐太宗徵高麗之戰中,說遼州城東有處「朱蒙祠」,祠廟裡供奉著一件鎖子甲,一柄長矛,當地傳說,都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 遼城:今遼寧省遼陽市。
  • 鎖甲:通常認為鎖子甲是由西方傳入中國的,曹植的《先帝賜臣鎧表》羅列了黑光鎧、明光鎧、兩當鎧、環鎖鎧和馬鎧五種鎧甲,其中「環鎖鎧」就是鎖子甲;《晉書》贊環鎖鎧「鎧如環鎖,射不可入」。到《唐六典》,已明確將鎖子甲列為十三種制式鎧甲之一。
  • 前燕:337-370。慕容皝統一遼東,定都龍城,稱燕王,建立前燕。352年,南下吞滅冉魏,俘殺民族英雄冉閔,同年慕容儁稱帝。前燕、東晉南北對峙,東晉連戰不利,中原落入燕國版圖。369年,東晉大司馬恆溫第三次北伐,遭遇燕國一代戰神慕容垂,枋頭一戰,糧斷大敗。此役過後,慕容垂功高震主,受朝中政敵排擠,憤而投靠前秦苻堅。苻堅早在坐等晉燕兩傷,好從容收取漁利,奈何忌憚慕容垂,不敢輕啓戰端。此時勁敵投順,更無所慮。370年,苻堅大舉伐燕,同年冬,攻破鄴城,末帝慕容暐被俘,前燕滅亡。

七十三.蛤蟆屎

土檳榔,狀如檳榔,在孔穴間得之,新者猶軟,相傳蟾蜍矢也。不常有之,主治惡瘡。

「土檳榔」看起來跟檳榔差不多,生長在岩石縫隙、洞穴間,新摘的軟軟的,但不大常見。傳說這種檳榔是蛤蟆屎變的,對痔瘡有療效。

《酉陽雜俎》收錄了許多稀奇本草,究竟有沒有作用卻是很難講的,段郎也不是神農,這貨只管記,不管試吃。吃屎甚麼的,段兄,還是您先請。

七十四.鬼屎

鬼矢,生陰濕地,淺黃白色。或時見之,主瘡。

鬼屎多生長在陰暗潮濕之地,淺黃白色,偶爾可見,主治毒瘡。

尼瑪,變本加厲了啊,……給我適可而止吧!吃屎就算了,居然吃鬼的屎!嗯,話說回來,唐人陳藏器的《本草拾遺》也載有這種東西,大約是某種粘菌複合體,治療毒瘡的辦法應該是外敷、而不是內服。

七十五.珊瑚

石欄幹,生大海底,高尺餘,有根,莖上有孔如物點。漁人綱罥取之,初出水正紅色,見風漸漸青色。主石淋。

石欄幹這種東西,長在海底,高一尺多,有根,莖上布滿密密麻麻的小孔,如同點染。漁人用網撈出水,剛出水時呈正紅色,見風慢慢轉青色。對尿結石有療效。

  • 石淋:尿路結石。

七十六.鬼牆

壁影,高郵縣有一寺,不記名,講堂西壁枕道。每日晚,人馬車輿影悉透壁上,衣紅紫者,影中鹵莽可辨。壁厚數尺,難以理究。辰午之時則無。相傳如此二十餘年矣,或一年半年不見。成式太和初揚州見寄客及僧說。

揚州高郵有所寺廟,忘記叫甚麼名了,廟裡講經堂西牆靠著道路。每天入夜,牆壁上就會顯出人馬車輿之類影像,甚至袞袞諸公,在影像中也隱約可以辨認出來。到了白天,一切皆無。牆壁有數尺之厚,不知道這種現象究竟是如何造成的。據說該情況已經持續了二十多年,不過有時可能中斷個一年半載。文宗太和初年,在下於揚州,聞旅客及僧人說知。

  • 高郵縣:今揚州高郵市,秦始皇在此築高臺、置郵亭(驛館、行道館舍,投遞文書者投止之處)得名。
  • 講堂:寺廟的講經堂。
  • 辰午:辰時指早上7點到9點,午時則在中午,此處指代白天。
  • 太和:唐文宗李昂年號,827-835年。
  • 寄客:逆旅之客。

七十七.黑石

醢石,成式群從有言,少時嘗毀鳥巢,得一黑石如雀卵,圓滑可愛。後偶置醋器中,忽覺石動,徐視之,有四足如,舉之,足亦隨縮。

在下聽堂兄弟說,他小時候掏鳥窩,發現過一顆黑色的石頭,圓滑如鳥蛋,可愛。後來無意間丟進醋裡,黑石忽然動了起來,只見石頭上長出四條細細的腳,跟線一樣。堂兄弟把石頭拿出來,那腳便縮了回去,看不到了。

  • 群從:堂兄弟及姪子輩。
  • 綖[yán]:長線。

七十八.巨型桃核

桃核,水部員外郎杜陟,常見江淮市人以桃核扇量米,止容一升,言於九嶷山溪中得。

水部員外郎杜陟杜大人曾在江淮的市肆間見到有人拿著一扇(半個)很大的桃核稱米,剛好能裝滿一升,據這人說,是從九嶷山的溪水中得來。

  • 員外郎:一司之副,為郎中的副官,隋代尚書省六部下分二十四司,每部轄四司(四部),水部與工部、屯田、虞部同屬工部。水部掌天下川瀆、陂池之政令,導達溝洫,堰決河渠,凡津濟、船艫、渠梁、堤堰、溝洫、漁捕、運漕、碾磑之事,悉由所司。二十四司各置郎中一(從五品上),員外郎一(從六品上)。
  • 杜陟:襄州襄陽人,唐文宗大和五年狀元(831),历官水部員外郎、度支郎、杭州刺史。
  • 一升:唐量,一升約合今600毫升,相當於一瓶「脈動」的容量。
  • 九嶷山:又名蒼梧山,在湖南省永州市寧遠縣境,南引羅浮,北控衡山,是道教第二十三洞天,據說舜就是死在蒼梧之野。

七十九.山中人腿

人足,處士元固言,貞元初,嘗與道侶游華山,穀中見一人股,襪履猶新,斷如膝頭,初無瘡跡。

元固先生說,德宗貞元初年,他和道友結伴游華山,在山穀之中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倆人上前一看,是條人腿,還穿著簇新的襪子、鞋子,斷面就像正常人膝蓋彎曲時的膝頭,平整光滑圓潤,完全沒有創傷痕跡。

沒有傷口,皮肉完整,也就是說這條人腿可能是獨立生長——而不是長在人身上的。

  • 處士:有才德而不出仕者,也指未釋褐的士人。

八十.水泡

瓷碗,江淮有士人莊居,其子年二十餘,常病魘。其父一日飲茗,甌中忽疱起如,高出甌外,瑩淨若琉璃。中有一人,長一寸,立於漚,高出甌外。細視之,衣服狀貌,乃其子也。食頃,爆破,一無所見,茶碗如舊,但有微耳。數日,其子遂著神,譯神言,斷人休咎不差謬。

江淮一帶,有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隨父住在莊子裡,小夥有夢靨的毛病。一天,父親在喝茶,茶杯中忽然冒起一個大水泡,高出杯口,晶瑩明亮,如同玻璃。水泡中有個小人,一寸來高,父親仔細一瞧,那小人衣服相貌,儼然是兒子的糢樣。他不敢亂動,定定的看著,約莫一頓飯的功夫,水泡猝然爆破,小人也不見了,茶杯卻給震出了裂紋。幾天後,兒子突然通靈,能傳達神靈旨意,預言休咎,不差分毫。

  • 漚:水泡。
  • 璺[wèn]:(瓷器等器皿的)裂痕。
  • 著神:通靈、附體、上身。

八十一.獨顯鐵鏡

鐵鏡,荀諷者,善藥性,好讀道書,能言名理,樊晃嘗給其絮帛。有鐵鏡,徑五寸餘,鼻大如拳,言於道者處得。亦無他異,但數人同照,各自見其影,不見別人影。

荀諷這個人,通曉本草,好讀道家書籍,善談名理,樊晃曾資助過他衣物。此人藏有一枚鐵鏡,直徑五寸有餘,鏡鈕有拳頭大小,說是從一個道士那裡得來的。鏡子很奇怪,幾個人一起照時,每個人只能在鏡子中看見自己的影像,而看不見別人。

這算P圖只P自己的鼻祖神器了。

  • 樊晃:詩人,開元年間進士,又中書判拔萃科。官历汀州刺史、兵部員外郎、潤州刺史。詩律清奇,文辭豐贍,曾輯錄杜甫詩作成《杜甫小集》,為杜詩集本之祖,被認為杜甫身後第一知己。
  • 絮帛:泛指輕暖禦寒的衣寢之物。

八十二.袖珍虎皮

大蟲皮,永寧王鹽鐵,舊有大蟲皮,大如一掌,須尾斑點如犬者。

永寧人王鹽鐵原先有一張虎皮,只有巴掌大小,虎須、虎尾、斑紋像狗。

  • 永寧:河南洛寧縣、浙江臺州黃岩區在唐代都曾以「永寧」為名。
  • 大蟲皮:唐代吐蕃、南詔有以大蟲皮(虎皮)獎掖軍中將士的慣例,故民間虎皮常見。

八十三.矮人族屍體標本

人臘,李章武有人臘,長三寸餘,頭項髀肋成就,雲是憔僥國人。

李章武家藏有一具人類幹屍,屍體只有三寸多長,頭、脖子、四肢、軀幹俱都完好,據說這就是傳說中的「憔僥國人」。

  • 李章武:唐文宗朝曾為成都少尹,有傳奇文《李章武傳》敘其與情人鬼魂交往事。生平不詳。
  • 憔僥:中國傳說中著名的矮人族,出《列子湯問》:「從中州以東四十萬裡得憔僥國,人長一尺五寸」。

八十四.牛黃

牛黃,牛黃在膽中,牛有黃者,或吐弄之。集賢校書張希複言,嘗有人得其所吐黃,剖之,中有物如蝶飛去。

牛黃是牛的膽囊裡生成的,有些牛有了牛黃,會吐出來。集賢殿校書郎張希複說,有人解剖牛吐出來的牛黃,一剖開,裡面有個東西像蝴蝶一樣飛走了。

  • 牛黃:牛的膽結石,可入藥,清熱解毒,主咽喉腫痛、口舌生瘡、癰疽疔毒。現市面多用豬、牛、羊膽汁提取制配的人工牛黃,成本較天然牛黃低上百倍。關於牛吐牛黃的新聞,近年來也頗多見。
  • 集賢校書張希複:校書即校書郎,主司典籍校訂、刊正訛誤、整理圖書。唐代及以前官方收集圖書,主要依靠抄寫而不是印制,因此需要校訂勘誤。祕書省、弘文館、崇文館、集賢院、司經局都置校書郎,一般九品。很多名士重臣仕途初期就是從校書郎作起的,如柳宗元、房琯、張九齡、王昌齡、杜牧、李商隱、李德裕、北宋的蘇轍。當然,段郎也曾任祕書省校書郎,在本書續集卷五《寺塔記上》中,說「與張希複同官於祕書省」,可知兩人作過同事,當時段郎已經40歲(843年)。張希複父親是張薦(744-804),段郎(803-863),張希複應該較段郎年長。

八十五.上清珠

上清珠,肅宗為兒時,常為玄宗所器。每坐於前,熟視其貌,謂武惠妃曰:”此兒甚有異相,他日亦吾家一有福天子。”因命取上清玉珠,以絳紗裹之,系於頸。是開元中罽賓國所貢,光明潔白,可照一室,視之,則仙人玉女、雲鶴、絳節之形搖動於其中。及即位,寶庫中往往有神光。異日掌庫者具以事告,帝曰:”豈非上清珠耶?”遂令出之,絳紗猶在,因流泣遍示近臣曰:”此我為兒時,明皇所賜也。”遂令貯之以翠玉函,置之於臥內。四方忽有水旱兵革之災,則虔懇祝之,無不應驗也。

本則亦見專錄大唐異寶的筆記《杜陽雜編》。

唐肅宗小時候很得玄宗青睞,經常讓他坐在禦前,仔細瞧著他,然後對武惠妃講:「這孩子面相卓絕,假以時日,當是我家一位有福的天子。」接著命取來「上清珠」,用紅紗包著,掛在肅宗脖子上。

這「上清珠」乃是開元年間,西域罽賓國所貢,能放白色光芒,足以照亮一室。中有仙人、玉女、雲鶴、儀鑾等等冉冉搖動。肅宗即位後,聞奏庫房裡常常可見異光,肅宗奇道:「難道是上清珠?」著人一看,果是此珠,當年包裹珠子的紅紗猶在。肅宗持之遍示群臣,流淚道:「這是朕小時候,太上皇所賜。」用翠玉函收納了,放在臥室裡。凡四方有洪澇旱災、刀兵之禍,則向珠虔誠祝禱,心中所求,無不應驗。

  • 肅宗:唐肅宗李亨的生母是楊氏(嬪),開元十七年逝世,李亨即位後追贈元獻皇後。
  • 武惠妃:武則天的姪孫女,李隆基為她廢了王皇後,但以武氏篡唐前車之鑒,不肯立為皇後。武惠妃曾讒構廢殺太子李瑛,據說她也因此驚懼而死,死時38歲。諷刺的是,後來她自己的兒子李瑁並未能入主東宮,兒媳婦楊玉環反而被丈夫納妃,全面取代並超越了自己的位置。李隆基曾追贈武惠妃皇後祠享,被肅宗廢除。
  • 罽[jì]賓國:指國家,也指地名,位於西域。由於匈奴的擴展,月氏人不得不遷徙,月氏人又擠占了塞克人(塞種人)的領地,後者被迫南遷,建立起罽賓國。塞克人受月氏驅逐,建立起的國家有大宛、車師、焉耆、龜茲、姑師等,罽賓國位置在犍陀羅一帶,應當是犍陀羅文明的一支構成部分,他們擊敗了舊統治者希臘人。公元60年左右,新崛起的貴霜帝國徵服了犍陀羅一帶,罽賓滅亡。4世紀中葉,罽賓趁貴霜衰落重建。本文所指就是與唐王朝建立來往的後起罽賓,在今克什米爾。
  • 絳節:傳說中仙人的儀仗。

八十六.高祖斬蛇劍

漢帝相傳以秦王子嬰所奉白玉璽、高祖斬白蛇劍。劍上有七彩珠、九華玉以為飾,雜五色琉璃為劍匣。劍在室中,光景猶照於外,與挺劍不殊。十二年一加磨瑩,刃上常若霜雪。開匣拔鞘,輒有風氣,光彩射人。

本則亦見《西京雜記》。

漢王朝的皇帝,有兩件至寶,世代傳承:一件是當年秦三世子嬰奉獻的傳國玉璽,另一件就是「高祖斬白蛇劍」。

斬蛇劍上,有七彩珠、九華玉為裝飾,以五色琉璃為劍匣。陳劍於室內,劍影透於室外,其影有若實質,仿佛為人淩空手持。每十二年一加打磨,劍刃如霜,不啻新硎。開匣出鞘,氣流逼人,寒光刺目。

  • 秦王子嬰:秦三世,,末代秦王(自己去了皇帝尊號),在位僅46天,為項羽斬殺。
  • 白玉璽:即刻著「受命於天,既壽永昌」的傳國玉璽。
  • 廁:混合、摻雜。

據《晉書·輿服志》,高祖斬蛇劍在晉惠帝一次府庫的火災中沖霄而起,自行飛去,從此下落不明。

八十七.地底血玉

楚州界有小山,山上有室而無水。僧智一掘井,深三丈遇石。鑿石穴及土,又深五十尺,得一玉,長尺二,闊四尺,赤如琥珀,每面有六龜子,燦燿可愛,中若可貯水狀。僧偶擊一角視之,遂瀝血,半月日方止。

淮安境內有座小山。

山上有房子,有人住,但是沒有水。

僧人智一試圖用打井來解決這個問題,掘地三丈,堅硬的岩層橫亙眼前,阻止了他的工作。

智一沒有放棄,繼續鑿石、挖土,又向下推進了五十尺。

燈光昏暗,污濁的淤泥中,忽然現出一角溫潤光澤。那不是水,而是一方可以貯水的玉器。

玉器長一尺二,寬四尺,通體赤如琥珀,中央似乎可以貯水,正反兩面,各鐫刻著六只小龜,光彩流動,憨態可掬。智一故意磕斷玉器一角,流血汩汩,如生物受傷,半月方止。

  • 楚州:今江蘇淮安。
  • 龜子:小烏龜。

八十八.井中寶光

虞鄉有山觀,甚幽寂,有滌陽道士居焉。太和中,道士嘗一夕獨登壇,望見庭內忽有異光,自井泉中發。俄有一物,狀若兔,其色若精金,隨光而出,環繞醮壇。久之,複入於井。自是每夕輒見。道士異其事,不敢告於人。後因淘井得一金兔,甚小,奇光爛然,即置於巾箱中。時禦史李戎職於蒲津,與道士友善,道士因以遺之。其後戎自奉先縣令為忻州刺史,其金兔忽亡去。後月餘而戎卒。

山西虞鄉有處道觀,深藏山藪之間,極其幽寂,道士滌陽便在此處修行。唐文宗太和年間,一天傍晚,滌陽獨自登壇臨風,忽見院落的井口異光閃爍,少頃,竄出個東西來,瞧著像只兔子,只是全身上下宛若純金鑄就,繞醮壇疾奔,良久,複回井中。

此後每天傍晚,這個東西都會出現。滌陽大奇,也不敢告訴旁人,自己悄悄在那水井裡淘,居然當真淘出一只金兔,小巧玲瓏,而奇光燦然,滌陽便收進了衣箱藏著。

其時禦史李戎正在蒲津任職,同滌陽是親密的方外交,滌陽把金兔送給了李戎。後來李戎從奉賢縣令擢升忻州刺史,金兔忽然不見了,一個月後,李戎喪命。

  • 虞鄉:虞舜故裡,今山西永濟市。
  • 精金:純金。
  • 李戎:唐文宗時為忻州刺史。
  • 蒲津:古黃河渡口,在永濟市西。
  • 奉先縣:今陝西渭南市蒲城。
  • 忻州:即山西忻州一帶。

八十九.前古兇兵

李師古治山亭,掘得一物,類鐵斧頭。時李章武東平,師古示之,武驚曰:”此禁物也,可飲血三鬥。”驗之而信。

淄青節度使李師古在山上修建亭子,挖出一件東西,看上去像把鐵斧頭,沒人認識。時遇李章武過東平,李師古知道此人博物,拿給他看。李章武一看之下,駭然變色道:「此乃是絕兇之物,嗜血成性,能飲三鬥鮮血。」李師古一試,果然如此。

  • 李師古:平盧淄青節度使,李正己之孫,李納之子,李師道之兄。李師古是父子三人(李納、李師道)中最老實的,老爹李納參與了唐德宗時的四王叛亂;李師古死後,弟弟李師道作死派人刺殺宰相,挑戰朝廷,王師打擊之下,被部下所殺。
  • 李章武:就是前面家裡藏著小人族幹屍的那位。
  • 東平:在山東泰安。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