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猴盜婦的野史

猿猴盜婦

猿猴盜婦是古代志怪中淵源深廣的一種故事糢型,始見於西漢焦延壽的《焦氏易林》:「南山大玃,盜我媚妾,怯不敢逐,退然獨宿。」玃即猿猴,它們生長在山高林密之處,《山海經·南山經》:「堂庭之山,多白猿」,葛洪《抱樸子》認為:「猴壽八百歲變為猿,壽五百歲變為玃。」這只猿猴奪了人的美妾,而夫家畏懼猿猴,不敢去追,只能孤單一個人。這四句雖短,卻已是一個相對完整的故事了。

· 白猿  明刻本《山海經圖》·

西晉的張華在《博物志》中又有了新的演繹:「蜀山南高山上,有物如獼猴。長七尺,能人行,健走,名曰猴玃,一名馬化,或曰猳玃。伺行道婦女有好者,輒盜之以去。」這些獼猴盜走了女子,即霸占為妻,這些女子「十年之後,形皆類之,意亦迷惑,不複思歸」,生的孩子都像人,送回女家去撫養,更為出奇的是,「有不養者,其母輒死,故懼怕之,無敢不養」。這些人長大後都姓楊,據說蜀中楊姓多是猴玃的子孫,經常會顯露出尖銳的爪,成為一個聚居的族群。

到了唐代,有一篇志怪小說,題為《補江總白猿傳》,說的是南朝梁將歐陽紇遠徵到了嶺南,還帶著美麗的妻子,當地人對他說:「將軍何為挈麗人經此?地有神,善竊少女,而美者尤所難免,宜謹護之。」 歐陽紇聽了,甚是驚懼,夜裡嚴加防護,將妻子藏在屋中,即便如此,妻子還是不知所蹤,看來妖怪所使用的,應該是「隔空取物」之類的法術。歐陽紇開始了漫長的尋找,原來這山中藏著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猿,在洞府中有掠奪來的三十個美女,其中就有歐陽紇的妻子。後來歐陽紇摸到洞府,見到妻子,得知白猿的弱點:「遍體皆如鐵,唯臍下數寸,常護蔽之」,在白猿酒醉時將其刺殺。這時歐陽紇的妻子已經身懷有孕,後來生了一個兒子,博學多才,聞名一時,只不過長得像猿猴。據說是當時人為了污衊書法家歐陽詢而作,歐陽詢長相醜陋,有猴相,所謂「唐時風氣,往往心所不慊,輒托文字以相詬」,這本是歐陽詢的政敵誹謗之作,卻成就了一篇曲折離奇的故事,尤其是白猿在臨死前所流露出的舐犢之情,令人感慨唏噓。

· 狌狌  清刻本《增補繪像山海經廣註》·

南宋周去非《嶺外代答》中寫到了桂林的猴妖,可以看作是《白猿傳》的後續:「靜江府曡彩岩下,昔日有猴,壽數千年,有神力變化,不可得制,多竊美婦人,歐陽都護之妻亦與焉。歐陽設方略殺之,取妻以歸,餘夫人悉為尼。猴骨葬洞中,猶能為妖,向城北民居,每人至必飛石,惟歐陽姓人來則寂然。」猴妖死後,骨頭還能作怪,見了姓歐陽的人就寂然無聲,猴精雖死,卻進入了另一種形態,介於虛態和實態之間,其妖性更大了。

猿猴盜婦的故事又有了新的枝節。明人的《清平山堂話本》中有一篇《陳巡檢梅嶺失妻》,故事發生在宋徽宗年間,有一人名叫陳辛,金榜得中,去廣東做巡檢,行到梅嶺,妻子被猴精攝去,後經紫陽真人解救,夫妻才得以團圓。值得註意的是猴精法力:「神通廣大,變化多端,能降各洞山魈,管領諸山猛獸,興妖作法,攝偷可意佳人,嘯月吟風,醉飲非凡美酒,與天地齊休,日月同長」,這法力著實高強。另外,它還有個名號,叫做「齊天大聖」,而《西游記》中孫悟空的名號也叫「齊天大聖」。《西游》故事的來源駁雜,吸收了這類猿猴精的故事元素,融冶為一爐,占據山林洞府的猿猴精,已然粗具孫悟空的形貌。

· 孫悟空  清代彩繪本《升平署臉譜》·

這類故事還有很多,比如明代馮夢龍在《喻世明言》中的《陳從善梅嶺失渾家》,淩濛初《初刻拍案驚奇》中的《會骸山大士諸邪》等,內容大同小異。這些故事裡或許有一些猿猴攻擊人,以及搶奪財貨的真實影子,而「盜婦」似乎更加引人入勝。在野史中,猿猴實現了法力的不斷升級,甚至可以變化成人形,直到《西游記》,猴精才改掉了「貪淫好色」的毛病,經過作者的淨化,猴精最終成為一個令人喜愛的英雄形象。

來源:志怪mook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