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大藝術盜竊案背後的「無間道」

無間道

如果讓你去藝術館偷一副世界名畫,你想到的可能是像發哥一樣,穿過層層防衞和紅外線機關,還要冒著隨時丟命的危險。

但實際上,真沒有電影裡那麼麻煩。

1990年3月18日,當波士頓的人們都跑到街上去參加聖帕特裡克節的狂歡時,兩個偽裝成警察的搶劫犯大搖大擺地走進加德納博物館,完成了美國历史上涉案金額最高的一樁藝術盜竊案

他們把保安打暈並且綁起來之後,竟然還悠哉游哉地在博物館裡逛了整整81分鐘,時間長得可以在每一幅畫面前穀歌搜尋一下畫作的價錢。

被盜的畫中,僅僅是維米爾的那一幅《音樂會》,價格就高達200多萬美金,倫勃朗現存於世的唯一一幅海面題材作品《加利利海的風暴》,更是一件無價之寶。

維米爾《音樂會》
總共13幅世界名作被搶,總價超過5億美金。案發之後,對作品的懸賞高達一千萬美金,然而到現在,依然一幅都沒有找到。

這個案件的調查員查爾斯·希爾,在當時幾乎是全英國倫敦警察廳最擅長偵破藝術盜竊案的警察,堪稱「藝術品獵人」。

1988年,他曾經憑借找回名畫《吶喊》一舉成名。對他來說,就沒有他找不到的嫌疑犯和藝術品。連被都柏林黑幫搶走的名畫,他也照追不誤。

《吶喊》
然而這一次,卻讓這位調查員栽跟頭了。在嫌疑犯裡,有一個「頗有名氣」的人,波士頓最大的黑幫老大詹姆斯·巴爾傑(外號:白毛)。但是調查員卻對他束手無策,連波士頓路邊的野狗都知道嫌犯是他,但調查員就是找不到一絲一毫和他相關的證據,無奈之下,只能看著他逍遙法外。

能逃脫「藝術品獵人」的追查,並非靠運氣,畢竟他是在FBI眼皮底下殺人犯法的人。這位「白毛」巴爾傑,不是甚麼小地方的雜魚大佬。他統治了波士頓最大黑幫幾十年,壟斷了當地所有賭博洗錢等等犯罪行業,在FBI懸賞犯人裡排名僅次於本拉登,並且在本拉登死後一直「高居榜首」。

這可不是甚麼光榮的事,本拉登死的慘,這位老大死的是更慘。

「白毛」巴爾傑
就在上個月,巴爾傑被轉到另一個監獄。然而轉獄的第一天,因為年邁而只能坐輪椅,手無縛雞之力的巴爾傑就被人活活打死,死相面目全非。而這都和他不擇手段的「黑道之路」有關。

因為他成為黑幫老大的方法,連許多黑道中人都不齒:給警察打小報告,提供敵對幫派的資訊,借警察的子彈殺人。

他的經历,甚至被改編成了許多影視作品。2006年獲得四項奧斯卡大獎的美國電影《無間道風雲》中,黑幫老大卡斯特羅的形象,就是以他為原型設計的。

2015年一部名為《黑色彌撒》的電影中,主角約翰尼·德普更是直接扮演了這位黑幫老大本人,劇本都是按照他的人生經历改編而成。

左:《無間道風雲》海報 右:《黑色彌撒》海報
而巴爾傑走上「無間道」之路,似乎在小時候就有了端倪。從小,巴爾傑就是大家眼中的「壞孩子」,13歲就已經進過少管所,27歲的時候更搶遍了馬薩諸塞州,羅德島和印第安納州的銀行。被抓後,他被判刑20年,不過只獃了9年就被提前釋放。

放虎歸山,也許是執法人員犯下最大的錯誤。

年輕時的巴爾傑
如果說入獄之前,他還只是比較獨立的犯罪分子,沒有任何特別的「背景」,出獄之後,他便下定決心成為強者,並且再也不被警察抓住。

為了做到這兩點,他決定加入黑幫,增強勢力,成為一方霸主。所以蹲了9年勞之後,巴爾傑非但沒有悔改,還直接加入了波士頓的「冬山幫」,踏上黑道之路。

斯蒂芬·弗蘭米什
上位第一步,就是拉攏冬山幫老大身邊的「紅人」斯蒂芬·弗蘭米什。而兩人熟識之後,巴爾傑才發現冬山幫可以屢屢逃脫警察追捕的真正原因:這位紅人從1975年起,就成為了FBI的線人,對警方的行動有著更多的了解。

這時他才意識到:不被抓捕最好的方法不是躲避,而是直接勾結警察,讓他們乖乖地給自己「放一條生路」。

於是巴爾傑想起了自己的發小約翰·康諾利。此刻巴爾傑剛躋身黑道時,發小康諾利已經是FBI的一名警官。如果自己想成為FBI的線人,接頭人是熟人的話,豈不是能換來更多資訊?

約翰·康諾利本人(左) 《黑色彌撒》中扮演他的角色(右)
不過巴爾傑比這位「紅人」更高一籌:在幫派裡力量不大的他,專門給FBI透露敵對幫派的資訊,讓FBI成為了他的「一把手」,用陰險的手段把波士頓的黑手黨都捅了個遍,巴爾傑自己則直奔大佬寶座而去。

在他的帶領下,1980年代,冬山幫壟斷了波士頓的高利貸,賭博和毒品等犯罪行業,成為了波士頓巨大的威脅。

另一邊,在FBI工作的康諾利借助巴爾傑給的資訊屢屢破案,在FBI裡也是平步青雲。為了「回報」巴爾傑,總會在追捕前給他打小報告,讓他溜走。

然而這是現實,不是拍電影,在這段「逍遙」的犯罪日子裡,巴爾傑身上已經背負了19條人命。這19個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家庭,其中三個人到現在都只是知道名字。不光是死者的家屬,大眾也無時無刻不在期盼著這個殺人兇手落網。

終於,1995年,聯邦大陪審團宣布正式抓捕巴爾傑。

懷疑是被巴爾傑謀殺的19人,有3人只知其名
然而警察趕到他藏身之處的時候才發現,早在幾天前,巴爾傑已經收拾包袱人間蒸發。此後,就是長達17年的追捕。

巴爾傑能夠屢屢逃脫,讓FBI開始意識到局裡肯定有「內鬼」。經過嚴密的調查,終於挖出了這個已經退休養老的「內鬼」康諾利。2008年,已經退休的康諾利被判處終身監禁。

退休後被捕的約翰·康諾利
2013年,巴爾傑的案件終於塵埃落定,19樁命案中有11樁定罪,還有一大堆諸如勒索、洗錢、高利貸等等罪名。然而對於28年前的史上最惡劣藝術盜竊案,他卻矢口否認,哪怕這可以減輕他的判決。

此時已經辭去警察職位,成為私人調查員的藝術盜竊調查員,依然沒有放棄尋找這些藝術品的下落。他說這些藝術品,如今很有可能落在了愛爾蘭共和軍的手裡。

查爾斯·希爾
還是黑幫成員的時候,巴爾傑就很支持愛爾蘭共和軍,還常常給他們送各種軍械槍支。這個愛爾蘭共和軍可不是甚麼正義的存在,在英國占領愛爾蘭的時候,他們通過暴力和活動來「維權」,雖然美其名曰為了獨立而戰鬥,但是卻造成了愛爾蘭和英國的無數平民傷亡。

1984年,一批送給愛爾蘭共和軍的槍械被海關攔截,而那一批天價畫作,就是給他們的「賠禮」。

愛爾蘭共和軍
然而隨著巴爾傑突如其來的死亡,畫作的下落也沒了著落。擁有幾百年历史的油畫極其脆弱,哪怕有專業修複人士的保護,也必須小心翼翼地處理。當年被盜的油畫,被直接從油畫框上割下來,將近30年的「流浪」後,也許已經皸裂掉色得面目全非。

世界名畫對於很多人來說,不過是富豪和博物館之間廝殺的戰利品而已。如果說畫作的「藝術價值」太虛偽,就算只把名畫作為史料,也有極大的參考價值。

楊·凡·艾克那幅細節準確到驚人的《阿諾菲尼的婚禮》,完成幾百年後才啓發了英國畫家大衞·霍克尼,發現西方藝術家早在幾百年前就開始用光學儀器畫畫的驚人「潛規則」。而卡拉瓦喬在16世紀繪制的水果油畫,更是精準得把植物炭疽都畫了出來,成為了生物學家的參考資料。

那價值5億美元的15幅畫作背後,又埋藏著多少未被發現的祕密?也許我們永遠都不得而知。

資料來源:

Whitey Bulger: The Capture of a Legend

Murdered mob boss gave stolen Boston art to IRA, says former Met detective

Whitey Bulger』s Fatal Prison Beating: 『He Was Unrecognizable』

James (Whitey) Bulger』s Alleged Victims

New England Crime Bosses Could Appeal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