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罪還是無罪?奇怪詭異、沒有真相的養女亞森塔藥物過量致死案

2001年6月下旬,西班牙羅薩裡奧港,奧爾特加(Rosario Porto Ortega)丈夫阿方索(Alfonso Basterra Camporro)在裝修完屋子後拿著相關證明匆匆飛往亞洲某國認養孤兒。(西班牙生育率下降導致了一系列社會問題,比如選擇認養孩子的家庭總數排名世界第二。)

結婚照,左為奧爾特加,右為阿方索來源:La Opinión A Coruña

認養手續辦理的非常順利,這對夫婦終於如願以償有了自己的孩子——9個月大女嬰,之後將其取名為亞森塔(Asunta Basterra Porto)

兩人參加社交活動,懷裡抱著的就是亞森塔,來源:La Voz de Galicia

兩人在當地原本就算名人,奧爾特加是著名律師,阿方索則是記者兼作家,同時又是當地的名譽領事(從居民中選出的兼職政府官員),他們的領養行為很快引起各界關註,夫妻坦言領養孩子出於兩個目的,一是本身無法生育,二是受到諸如麥當娜、安吉麗娜朱莉這樣的名人感召。

此時的媒體報道大多都是正面的、積極向上的,這對夫婦也向大眾承諾會如同親生女兒一般照顧這個孩子。

正如兩人的承諾一般,亞森塔之後數年的成長非常順利,生活上獲得了無微不至的照顧,夫妻倆也盡可能多的培養她的興趣。

媒體經常當年制作的影片截圖,來源:Lainformacion

其實歐美人對亞洲某國孩子的刻板印象就是學習能力特別出色,亞森塔的一系列表現也確實間接印證了這一點,從小就愛好音樂和跳舞,語言天賦格外出色,學習優秀以至於獲得學校跳級允許。

亞森塔,來源:Antena 3

對女兒優秀的教育成果得到了大眾的認可,奧爾特加和阿方索也被媒體譽為羅薩裡奧港的「糢範夫妻」,此後妻子奧爾特加經常去往電視臺分享育兒經驗。

奧爾特加與養女亞森塔,來源:Lainformacion

看起來一切都像是在往好的方向發展,然而悲劇還是發生了……

2013年9月21日,晚間22點30分,奧爾特加和阿方索報警聲稱養女失蹤。

9月22日淩晨1點半左右,路人在一條森林小徑邊發現了亞森塔的屍體。

案發地實照,來源:lawebdelassombras

調查人員勘查了現場,亞森塔上身著白色襯衫,下身一條休閑牛仔褲,赤腳,盡管眼、口、鼻有出血,但實際檢查發現全身無任何外傷性暴力致死痕跡,最終確認這個可憐的13歲小女孩死於勞拉西泮過量。(一種抗焦慮的藥物)

聽到噩耗的奧爾特加和阿方索幾近崩潰,他們希望警方能早日抓到兇手。

故事的走向開始變得越來越奇怪

2013年9月24日,案發後兩天,還沒等法醫做進一步屍檢,負責此案的調查人員批準了夫妻倆的請求,接著兩人火化了亞森塔的遺體,舉行了葬禮。

葬禮一結束,調查人員就以涉嫌殺害養女一罪逮捕了奧爾特加。

奧爾特加被捕照,來源:Bizarrepedia

隔天丈夫阿方索也以同樣罪名被捕。

阿方索被捕照,來源:The Guardian

螺旋式下降

讓我們先把時間往前推一點,2009年時,奧爾特加被診斷患有嚴重的焦慮癥,根據參與治療的醫生供述,當時她的情緒相當不穩定且不配合醫生提出的治療方案,不僅入院治療不參加,定期檢查也不參加,只是在家中自行服用抑焦慮藥物。(專家分析和長期因養女的優異表現暴露在公眾的目光之下生活有關。)

奧爾特加,來源:La Voz de Galicia

2011年左右,奧爾特加的病情有所緩解,為了保證自己的焦慮癥不影嚮孩子,兩人將亞森塔先後送往英國以及法國的寄宿學校。

照片的背後,夫妻關系已經開始破裂,來源:Antena 3

在此期間,夫妻倆的關系每況愈下,雙方彼此厭倦,妻子認為丈夫沒有責任心、冷漠,而丈夫發現妻子在外邊有了情人,終於在2013年初協議離婚,撫養權歸母親奧爾特加所有。

到此,奧爾特加和阿方索唯一的羈絆就只剩下了養女亞森塔。

亞森塔,來源:elpais

在如何照顧養女這個問題上,阿方索多次向前妻提出質疑,他認為後者既不會做飯又不善於家務,根本無法好好照顧養女,而主要的矛盾點就是奧爾特加曾希望和情人結婚,這讓阿方索不滿情緒日益見長。

在前夫這種高壓姿態之下,奧爾特加的焦慮癥又變得嚴重了,最終在2013年6月進了醫院,阿方索聽聞消息後也迅速趕到了醫院,悉心照料下,前妻的病情得到了改善,兩人的關系也有所緩解,並一度有希望再續前緣。

亞森塔,來源:WordPress

同年7月,養女亞森塔回到國內放暑假,奧爾特加也出院回到家中。

之後怪事一件又一件的發生了……

依舊是螺旋式下降

根據警方調查發現,亞森塔曾在暑假期間用WhatsApp上告訴好友自己長期被父母喂吃不知名的白色粉末(勞拉西泮?),她認為父母有可能要殺了自己。

新聞中疑似亞森塔的聊天記錄截圖,來源:rtve

而亞森塔在西班牙的音樂老師也作證,小姑娘在課堂中經常神情恍惚、昏昏欲睡。(同年7月還發生了一件怪事,7月4日,奧爾特加聲稱那天看到一位陌生的蒙面男子趴在熟睡的女兒身上,兩人隨即展開搏鬥,男子奪門逃走。)

接著我們來看看9月21日亞森塔失蹤當日發生了甚麼?

亞森塔先是和奧爾特加去往阿方索的公寓共進午餐,接著在下午13點55分,亞森塔和母親一起居住的公寓(母親奧爾特加稱這段時間自己有工作要忙,亞森塔獨自回家)。

下午17點21分,奧爾特加公寓附近的監控記錄到了亞森塔。

根據奧爾特加最初的口供,她忙完工作回到家裡時女兒還在,然後在晚間19點左右她又外出辦事,10點回家時發現女兒失蹤了,家裡報警器嚮著,像是被人侵入過一樣,隨後她立馬和前夫取得聯繫報了警。

然而事實證明她的這段證詞是有誤的,當天公寓附近的一臺監控曾在18點22分左右拍到她與亞森塔出現在同一輛車中,當時奧爾塔加坐在駕駛座,亞森塔坐在副駕駛座,而且根據屋內報警系統記錄,在18點35分左右報警系統就關閉了。(這段監控視頻實在找不到資源,不過根據法庭審理的過程以及媒體報道,這段監控應該是存在的)

面對警方的質疑,奧爾特加稱自己因為巨大悲傷造成了記憶混亂,之後她整理心情,重新作證,就有了以下的這段時間線:

17點半左右,亞森塔回到公寓,接著前夫阿方索說是要過來看看孩子,兩人約定在公寓附近見面。

18點22分,奧爾特加開車歸來,順帶接上了與父親分開的亞森塔。

18點35分,母女倆回到家中,發現報警器嚮著,檢查了屋內沒有異常後關閉了報警器。

接著奧爾特加於19點左右離開家,21點左右回到家中發現報警器嚮著,和鄰居們一塊查看了家裡情況後發現亞森塔失蹤了。(鄰居們的證詞也證實了這部分口供)

隨後在22點30分左右和前夫一同報警。

阿方索也同意了奧爾特加這段證詞,然而事實上他們的證詞還是夾雜著大量謊言。

根據屍檢報告,法醫估計亞森塔的死亡時間是在晚上19點到20點左右,而在21點時街角一處監控中曾拍攝到了父親阿方索路過的鏡頭,21點05分時,亞森塔的行動電話定位就在這處監控附近,如果此時女兒已經死了,那為甚麼行動電話定位這麼巧合的就會出現在父親身邊呢?

奧爾特加接受審理,來源:Lainformacion

這部分巧合和在奧爾特加車內發現的麻繩,兩人始終沒有給出合理的解釋,警方就此推測奧爾特加和阿方索相互配合給鄰居以及辦案人員制造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綁架者假象,然後私下長期用勞拉西泮喂食亞森塔,最終導致了後者的死亡。(關於亞森塔給朋友發的簡訊中提到的「白色粉末」,夫妻倆曾給出解釋,說是醫生為養女開的處方藥,但實際調查發現醫生並沒有開具過類似粉末狀的藥物,同時警方也無法證明白色粉末就是勞拉西泮)

但推測也只是推測而已,還是沒有直接證據為其定罪,亞森塔的身上、麻繩上均沒有提取到有價值的指紋和嫌疑犯的DNA資訊,連最重要的屍體也被火化了。(警方還自搞烏龍,屍檢最初稱該案是一起性侵致死案,然而最終查明了真相——屍檢過程中,另一起連環性侵案中的嫌犯身上提取到的精液不小心滴落到到了亞森塔的衣物身上,最終才定性為藥物過量致死案。)

亞森塔案發時穿著的衣服,來源:elprogreso

案件陷入了僵局,探案人員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回到案發現場以及夫婦倆的住處繼續搜查線索,終於他們發現了一個「決定性」的證據,為甚麼決定性上我要打引號,因為這個證據會讓整個媒體輿論乃至陪審團偏向奧爾特加和阿方索有罪,但依舊不是直接證據……

此前阿方索的私人電腦和行動電話所有內容都被人為刪除了,在技術人員的還原下,他們從中發現了一些阿方索為亞森塔拍攝的照片,這些照片中有的被認為含有兒童色情成份:

亞森塔穿著情趣衣,擺出成人化的姿勢,來源:bizarrepedia

亞森塔穿著情趣衣,擺出成人化的姿勢,來源:bizarrepedia

有的則被認為含有性窒息、藥物影嚮暗示成份:

性窒息、藥物影嚮暗示成份,來源:bizarrepedia

性窒息、藥物影嚮暗示成份,來源:bizarrepedia

性窒息、藥物影嚮暗示成份,來源:bizarrepedia

照片一經曝光,全國上下幾乎都認定這對夫妻就是兇手,審判中阿方索曾辯解這種照片是個父母就會拍,是在正常不過的親子互動了(就好比大部分男孩兒時會戴上母親胸罩,然後只不過有些大人會拍下照片當做惡搞照,能這麼理解麼?),他抱怨社會如此輕易的就給他打上了「戀童癖」、「變態」的標簽。

最終,陪審團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一致通過認為阿方索和奧爾特加謀殺罪成立,兩人分別被判處18年有期徒刑,全國一片叫好聲。

審理期間的奧爾特加與阿方索,來源:esxihua

此案截止到目前,阿方索和奧爾特加仍宣稱自己是清白的,希望法律能還給他們一個公道,但提供不了證據來證明自己是清白的。(最近奧爾特加在獄中鬧自殺)

警方也在檢討犯案中出現的錯誤,這些錯誤導致他們也無法再驗證這對夫妻是否清白,也沒法再提供出更有利的證據來證明他們的罪惡,甚至他們至今沒弄明白這對夫妻的犯罪動機。

真相到底是甚麼呢?誰又能給出答案呢?

無法再說出真相的亞森塔,來源:bizarrepedia

如同蝴蝶效應一般,追溯本案罪惡的源頭,

可能就是亞森塔的生母了,

因沖動而創造、因逃避責任而遺棄的一個個小生命,

究竟最後會有著何種不一樣的人生境遇呢?

這可能才是今天文章中所展現的最大的人間惡了

案發地旁,民眾放置的各種紀念物,來源:El Huffington Post

來源:獵奇癥候群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