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蒂斯文明(水晶金字塔)

亞特蘭蒂斯文明

文:夷人

近日重讀《一的法則》,更多留意於相對不重要的資訊,其中就包括「失落古文明」的問答。

針對此話題,網上已經有不少中文資料,且雷同性較高,因為它涉及靈媒等超自然因素,所以通常不受主流學者的待見,也被大眾認為是不可靠的邊緣性資訊,再加上談論此事的朋友一般都帶有強烈主觀性(包括我自己),傾向於把道聽途說的素材看成證據,反過來降低了相關言說的可信度。我幾個月前的回答一樣不能免俗,它只是各種事例的堆積,沒有引用可靠的數據,所以顯得淺薄粗陋。

有鑒於此,本文將盡量從學術文獻的角度探討這一話題,不求得出某個確定性結論,但希望呈現給讀者一個新的面向:所謂「失落古文明」內容,不僅僅以花邊新聞出現在街邊報攤,而且是主流科學界值得認真看待的研究項目。

在地球上的所謂「失落古文明」,除了亞特蘭蒂斯文明,還有姆文明,也稱為「雷姆利亞文明」,這篇短文,將同時覆蓋這兩個不同文明的資料。先不論真假,根據現有的資訊,它們的時代有些偏差,姆文明的成型早於亞特蘭蒂斯文明,但最後都因為地球地殼變動而沉入海底消失。兩種文明的特質有所不同,亞特蘭蒂斯文明著重於科技發展,與今日的世界相像,但還要更先進一些,亞特蘭蒂斯文明的沉沒,與該文明負面導向有關,我們今日所面對的情境,幾乎是在重複一萬多年前的考驗。姆文明則更註重靈性發展,社會面貌較為原始,與亞特蘭蒂斯文明不同,姆文明的沉沒與該文明群體的不良作為無關。

姆文明與東亞各國的關系很密切,在人種上有一定的傳承,一些分支轉入美洲,成為那裡的「原住民」,也就是我們現在稱呼的「印第安人」。值得一提的是,在人種學上,「印第安人種」確實與「蒙古人種」等「亞洲人種」有著親屬關系,反與白色人種相距較遠。如果您看過「唐望」系列書籍,也應該可以從他們的」薩滿」文化中找到親切感。

 

《一的法則》中,Ra曾提及,姆文明的靈魂群體,來源於天津四的行星,因為該恆星已年老(藍白超巨星),不利於第三密度課程,所以投胎到太陽系的地球上,形成姆文明。Ra還在另一場問答中說,姆文明群體四散於地球各個角落,其中流落於中國的一支子文明在靈性發展上有所成就。天津四所在的天鵝星座與中國文化亦有相關性,我們兒時就已熟悉的牛郎織女星便來自於天鵝星座,而他們在七夕相會的鵲橋,即是所謂「天津」。至於這個傳說是否存在某個靈性來源,我就不得而知了。不過,讀者可能聽說過臺大校長李嗣涔教授的特異功能實驗,其中參與實驗的一個孩子高橋舞,是中日混血,她曾提到自己的靈性老師來自於「天津四」。

對於講究科學實證的朋友,可能會對以上神叨叨的開場白有些反感,請原諒我作為「神棍」固有的毛病。本文的後面部分,將偏重於從主流科學界的角度討論「失落古文明」,所以會涉及許多英文文獻,在資料整理與翻譯上,需要花費不少時間,所以讀者請不要著急,聽我慢慢講這個故事。

進入正題前,我想提醒讀者,在閱讀相關資料時,需要具備足夠的敏感度。也就是說,「失落古文明」題材和超自然現象息息相關,它的資訊多來自於靈媒,比如「睡著的先知」Edgar Cayce曾預告亞特蘭蒂斯遺跡將在1968/1969年被發現,之後真的在1968年出現了「比米尼之路」。因此,「失落文明」如果被證實,不僅挑戰世人對人類历史的認知,也將顛覆整個世界觀。而亞特蘭蒂斯文明的毀滅原因,更將拷問今日人類的行為糢式,沖擊我們以物質享受為導向的價值觀。所以,從這個層面考慮,「失落文明」的研究必然與UFO現象和特異功能一樣,是個被刻意壓制的領域,在我這樣的陰謀論者眼裡,存在某個精英集團有意阻礙人類的靈性進展,因此也不會指望這類研究受到主流學術界與媒體界的公正對待。

II. 亞特蘭蒂斯文明

IIA. 水晶金字塔

開篇提過,《一的法則》全書有多個地方涉及失落古文明內容。1981年7月1日,Don與Ra在第60場集會時,有過一段關於亞特蘭蒂斯文明的問答。

根據Don的提問,似乎1981年之前,已經有人在佛州海岸發現了水下金字塔,而RA確認,這是外星實體協助亞特蘭蒂斯人建造的遺跡之一。

水下金字塔的發現,無論在何時,都應該算重大新聞。那麼,四十年前是否真的存在類似的發現,可否從報章文獻中找到相關資訊?我花了時間進行檢索,似乎尋得了一些線索。

1976年到1982年,历史頻道推出一系列紀錄片,名為《In Search of…》,由Leonard Nimoy主持並在每周固定時間播出。1980年2月,一期節目是「The Bimini Wall」,主要講述Dr. J. Manson Valentine於1968年發現了「比米尼路」(當時以為可能是一個牆體,所以被稱為「比米尼牆」)。該紀錄片的末尾部分涉及探險家Dr. Ray Brown的新發現,Ray Brown宣稱,他在比米尼島附近尋找沉船和寶藏時,意外撞見廢墟和金字塔,並帶回一個水晶球,該球體表現出各種超自然屬性,比如丟失後又突然回到Brown身邊。視頻裡,Brown展示水晶球的另一個屬性,它的周圍產生某種磁場,可以對接近的探測器產生排斥力。

因為Brown的發現也在比米尼島附近,與Valentine的比米尼路正好呼應,兩者都可能歸屬於失落的亞特蘭蒂斯文明,所以历史頻道在制作節目時,把二者放在一起說。有朋友在回覆中提及百慕大三角,需要指出一點,比米尼島位於百慕大三角區域之內,所以以下的內容,也可以看成與百慕大三角有關。

 

Brown帶回的水晶球(1980年攝):

 

水晶球攝於2010年?:

 

讓我們仔細審視這個傳奇故事。

Dr. Ray Brown冠名Dr.的稱號,與他是一位自然療法醫師有關,他曾在多種場合講述「水晶金字塔」的發現,雖然內容大致相同,但還是有少量的細節出入。需要首先指明,「水晶金字塔」這個詞被人們經常用到,但可能引起誤解。在Brown的案例中,它主要指金字塔外表在海底閃閃發光,猶如某種透明材質所制,還因為Brown帶回了一個水晶球,但應該不是確定說,金字塔由水晶所建。另外,2012年的一項「發現」曾風靡網路,被許多媒體爭相報道,媒體也採用了「水晶金字塔」字眼,以描繪金字塔不尋常的材質特點。

敘述之一

作家查爾斯·貝立茲(Charles Berlitz)在1984年的著作《亞特蘭蒂斯:第八大陸》中採訪了Brown,指出水晶球是在巴哈馬的貝裡群島(Berry Island)附近發現的,離海舌深水區域(Tongue of the Ocean)不遠,海舌深水區域是指巴拿馬附近的一個海域,因為比周圍深,從空中看,像一個舌頭。

 

貝立茲(Berlitz)在書中詳細描繪了布朗(Brown)1970年發現水晶球的細節:

「當我們回到以前來過的區域,尋找沉沒的大帆船時,猛烈的暴風雨來了。我們不得不掛靠在海島紅樹林上,因為那真的是一場狂風暴雨。六到八英尺的海浪沖撞著我們,我們因此丟失了大部分的設備。早晨,我們看到指南針轉個不停,而磁力計卻沒有讀數。我們從該島東北角出發,天色很昏暗,但是突然間我們可以看到水下建築物的輪廓。 看起來這是一個水下城市的大面積裸露區域。我們一共五個潛水員,都跳了下去,潛入水中尋找任何可以找到的東西。在潛游時,海水變得很清澈透明。我在大約135英尺的海底潛行,並試圖跟上前面的潛水同伴。我轉過身透過渾濁的海水望向太陽,看到一個像鏡子一樣閃閃發光的金字塔形狀,離頂部35到40英尺有一個開口。雖然我有點猶豫和不情願…但最後還是選擇游進去。 入口有點像一個豎井,通往內部房間。 我看到了閃閃發亮的東西,它是兩只金屬手握住的水晶。 我戴上手套嘗試掰開金屬手使它變松。 一旦拿到水晶球,直覺告訴我是時候該離開,且不能再回來了。 我不是唯一看到廢墟的人-其他人從空中看到了廢墟,並說它們的寬度是五英裡,長度還要更長些。」

敘述之二

Michaeel和Aurora Ellegion在2008年的著作《準備著陸》中宣稱,1980年代,他們與Brown是密友。 Michaeel是在亞利桑那州塞多納(Sedona)開展通靈問事工作,他解釋說他的能力與Edgar Cayce相似。 書中寫道,Brown告訴他們,他在1968年而不是1970年發現水晶,當時Brown和Jacques Cousteau的潛水隊在一起,乘坐Cousteau的一艘船。根據這個說法,他們首先是在南美沿海尋找西班牙文大帆船。 返回邁阿密的途中,他們決定逗留於巴拿馬附近的貝裡群島(Berry Island)以尋找沉沒的寶藏(沉船)。 但因為(群島附近)海底被沙子覆蓋,所以他們繼續向比米尼島方向前進,比米尼島位於貝裡島鏈以西約100英裡處。 在到達比米尼島(Bimini)之前,離比米尼南部(South Bimini)不遠,一場猛烈的風暴襲來,他們只好將船錨定,等待風暴結束。 根據這個說法,暴風雨掀起海浪沖撞船側,因此損失了很多設備,包括所有的攝像機,因此後面的發現沒有附帶照片證據。 短暫而劇烈的暴風雨平息之後,他們註意到底部的沙子已被攪動,該地點似乎有望找到下沉的帆船,於是又進行了一次下潛。 Brown談到,他是潛水隊伍的最後一人,由於海水有些渾濁,他看不到其他潛水員。 根據這份報告(和其他報告),Brown可以看到海底散布著大理石柱和拋光的大理石牆,但遠處底部發出的光芒吸引了他的註意。 當他向發光處游去時,可以看到金字塔脈動閃爍的尖頂從沙子裡伸出。 在故事裡,他看到的是一個80英尺金字塔的頂部。 當他探索建築側面時,他最終發現了入口。 Brown說,他從入口進入金字塔時,強勁的水流將他推向頂部。 在頂點正下方,他看到了一個基座,一對金色金屬手握著水晶球。 他最初試圖折斷金手,但無法如願。 然後,他伸手去拿水晶。 當他試圖從金屬手中撬出水晶時,他聽到了隆隆聲嚮:「你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東西,現在就離開,再也別回來。」

他把水晶塞進潛水背心的口袋裡,然後回到船上,把水晶藏起來,Brown最初對發現水晶球祕而不宣的原因,有著不同說法。 一些報道稱,他擔心巴哈馬官員會要求他交出水晶球。 Brown究竟何時告訴潛水夥伴這件事,其具體時間並不清楚。 作者Ellegion說,他曾暫時對探險夥伴們守口如瓶,但在到達邁阿密之前就告訴了他們相關發現。 當Brown最終向同伴說出此事時,同伴們最初很嫉妒,但有些人後來選擇不相信此事,認為Brown早就隨身帶著水晶球,然後故意說它是在潛水時發現的。 Ellegions在他們的書中指出,Brown多次與他們在一起,並透露了其他細節。

Brown在80年代出現在許多公開演講中,並向公眾展示水晶球,許多人證實它擁有某種奇異的神祕力量。 甚至偶爾使用它來給某些其他物件「充能」。

根據Ellegions的說法,1980年代Brown在英格蘭演講並展示水晶時,他被封為騎士,但邀請他的小組卻心存不軌。 據說他們偷走了水晶球(不止一次),但每次它都奇跡般地回到Brown之手。 Brown最終於1990年代中期去世,享年89歲。 Ellegions的書中還談論了其他幾次偷盜水晶球的企圖。

敘述之三

前文提到,1980年2月,历史頻道探祕節目「In Search of…」推出劇集「The Bimini Wall」,其中最後部分降到Brown的水晶球發現過程,並現場演示水晶球的神祕屬性。估計Don就是因為看到這集历史頻道欄目,才向RA發問,以確認傳聞的真實性。

根據節目的敘述以及Brown的採訪自述,此事發生於從邁阿密到貝裡群島的潛水之旅。 該探險隊的目的是尋找沉沒的寶藏。 Brown說:「我們在該地區搜尋西班牙大帆船已有多年了,曾發現過其中的幾處,並帶走了一些寶藏,探險過程非常令人興奮。」 根據節目的描述,他們去了「海舌深水區域」附近潛水(距離比米尼以東75-100英裡,靠近貝裡島鏈)。 Brown說,他希望最近的暴風雨能攪動沉沙,以露出底部的大帆船。 與其他說法一致,Brown說暴風雨毀壞了相機設備。 但是當他們在暴風雨過後重新下水時:「我們發現到處都是廢墟和建築物。」 「這些建築物外觀看起來像是埃及或古典之作,」並補充說,藏有水晶球的金字塔「可能高達400英尺」。 但是,其中大部分被沙子覆蓋,它的高度只是估測值。 在他進入金字塔後,看到一根金條從金字塔的頂端垂下,指向握著水晶球的金屬手。 他首先嘗試拿走金條,但難動分毫。 於是他拿走了水晶球,這是他唯一能拿走的東西。 在此劇集中,Brown展示了水晶球如何磁性排斥探測器。

從以上不同年份的敘述看來,Brown的故事基本是一致的,但還是有些出入。比如事情究竟發生於1968年還是1970年,金字塔地點究竟是比米尼島附近,還是貝裡島附近等等。敘述細節的差異也導致一些學者的質疑,比如Dr. Greg Little在以下鏈接給出了一些評論:

「正如Berlitz的書籍以及历史頻道所報道的那樣,該「發現」很可能發生在1970年。 Ellegions書中認為事情發生在1968年的說法,可能是受到Edgar Cayce的預言幹擾,Edgar Cayer曾預言說,1968/1969年亞特蘭蒂斯(Atlantis)的一部分廢墟將再次在比米尼(Bimini)附近升起(意思是Ellegions故意把Brown的故事在年份上與Edgar Cayce對齊),而Ellegions書中的許多其他主張與Brown本人在探索頻道所說的完全不符。 此外,上述三份敘述中有兩份都說,此探險發生於貝裡群島附近,貝裡群島位於Andros島的東北部,與「海舌深水區域」相鄰。 目前尚不清楚為何Ellegions在書中指出,這一發現發生在比米尼島南部附近,盡管這似乎也與Edgar Cayce的解讀直接相關,Edgar曾明確地說,比米尼附近有一座沉沒的亞特蘭蒂斯神廟。 奇怪的是,我的手裡有一張J. Manson Valentine博士制作的圖表,該圖表指出貝裡群島附近的區域,其海底散布著大量的建築廢墟。 我的直覺是,多年來,Brown多次重複這個故事,講著講著,就對故事添油加醋,逐漸把它變成與Edgar Cayce的預言相符。 故事中雅克·庫斯托(Jacques Cousteau)的參與可能也是後來加上的,因為它為此敘事增添了權威氣息。」

(註:不論Brown的探險是否就是Edgar Cayce預言的實現,J. Manson Valentine博士確實於1968年在比米尼島附近發現了「比米尼路」,比起Brown的水晶球故事,Valentine的「比米尼路」更像是Edgar Cayce 的預言實證,這部分內容將會在文後繼續討論。)

Dr. Greg Little接著評論,與Ellegions書中所宣稱的不同,公開記錄裡Jacques Cousteau的船只沒有相應的日志紀錄。不過Greg也提到,這可能是因為Brown一行人的探險活動處於灰色地帶,理論上他們不允許在巴拿馬區域尋寶,即使找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必須歸還給巴拿馬政府。這可能也是Brown在敘事中閃爍其辭的原因。

更有意思的是,Dr. Greg Little(可能是2009年)參加George Noor的節目Coast-to-Coast後,收到了一份電子郵件,發件人號稱自己是Brown的朋友,且Brown告訴這位朋友,整件事是一個騙局,因為「比米尼之路」被世人發現,所以Brown想借媒體的關註,炮制出水晶球故事。

之所以我覺得這個插曲很有意思,是因為從陰謀論角度看,這個自稱Brown朋友的爆料者身份可疑,Dr. Greg Little也承認自己無法核實他的身份。是否存在某個陰謀集團故意設計陷阱以引導輿論,抹黑Brown呢?我在前文就提到,「失落古文明」課題,遠不是考古學術爭議那麼簡單,與UFO等超自然領域一樣,「失落古文明」就像一盤棋局的關鍵一子,其中必然牽扯到某些勢力的刻意打壓。

另外,以上第二點提到這樣的細節:「根據Ellegions的說法,1980年代Brown在英格蘭演講並展示水晶時,他被封為騎士,但邀請他的小組卻心存不軌。 據說他們偷走了水晶球(不止一次),但每次它都奇跡般地回到Brown之手。」

我搜遍網路,就是找不到Brown被封為「騎士」的詳細資訊。讀者應該知道,編造謊話的人都會避免添加可被驗證的敘述。Brown是否被封為「騎士」?Ellegions如果有意撒謊,顯然不敢在這個環節做文章,因為它將是低級錯誤,太容易被驗證和打臉,然而Ellegions卻在書中明確此點,不禁使人大為生疑。我認為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Brown確實被封為騎士了,但相關資訊已被濾除。就好像維基沒有Ray Brown的任何條文,有關Brown的YouTube視頻被刪而又刪,所有資訊只出現在某些個人網站之上,這與一位攜帶驚天祕密的人應該擁有的關註量完全不相匹配,即便他是造假,如此冷清也不合情理,畢竟他上過历史頻道,談論的又是「世界級祕密」呢。

我們再接著進行推理,世界上可封人為「騎士」(knighted)的只有英國女王,那麼心存不軌的英國小組顯然有皇家背景,而既然封Brown為騎士,本身又是對Brown敘事的肯定。對陰謀論有些背景知識的朋友,應該可以從這裡面找到想象空間,人們不是常說,魔鬼在細節中麼?真相往往也在細節中,只是需要讀者更敏感一些,哪怕有時被人稱為神經病。

Greg Little接著說,在整個Brown水晶球事件中,沒有其他潛水員公開表示,Brown在回到邁阿密之前向他們展示了水晶。 這些參與者可能都已過世,也無法找到他們的姓名。也就是說,水晶球事件,完全只能依賴於Brown的個人陳述。信與不信,似乎只能仰賴於聽者的自由意志。(註:又是混淆法則起作用?)

Greg Little自己也是潛水員,所以從潛水角度接著分析:「Brown說,他們在暴風雨期間不得不掛靠在紅樹林上。 這是否意味著他們在水中緊抱樹木,還是將船綁在紅樹林上? 紅樹林總是在淺水和島嶼附近。 因為紅樹林可能把船上鑽穿,所以我覺得這是故事的另一個可疑部分。 此外,在Berlitz的採訪中,Brown談到他的潛水深度達到135英尺。 那很深, 這意味著,使用一個壓縮氣瓶時,他在水中的停留時間總計不超過30分鐘左右。 Brown為历史頻道重現潛水場景時,他確實只使用一個壓縮氣瓶。而且他必須花至少5分鐘到達底部,而上升到水面至少要花費20分鐘,所以在底部停留不能超過5分鐘。 從潛水描述中,似乎他在底部停留了超過5分鐘,才能完成他所說的那些事情。 它不是不可能做到,但不該這麼做(意思是這樣做會有身體受傷的風險)。 使用混合氣體(1970年年代沒有這種配置)或使用多個氣瓶的潛水員可以潛入135英尺甚至更深,但使用多個壓縮氣瓶時需要較長的減壓時間。」

作為潛水員,我自然同意Greg Little的這段評論,這涉及到深潛的一些專業知識。潛水越深,血液裡的溶氮水平越高,就越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用於水下減壓排氮,否則會對身體造成損傷。通常休閑潛水時,我們最深只到水下25-30米,在前文我附有一張翻車魚照片,那是在30多米的海下拍攝,就冒了一定的風險。135英尺相當於41米,這是更專業的潛水員才能到達的深度,即便如此,也需要遵循一系列的減壓步驟,否則將對身體造成巨大傷害。這也是Greg Little說「它不是不可能做到,但不該這麼做」的原因。

不過話說回來,其一,Brown作為專業水下尋寶者,身體非我們這種業餘者可比,或許真會為了尋寶冒一定風險。其二,進入金字塔取水晶球,可能並不需要Greg Little認為的那麼多時間。其三,Brown雖然到達135英尺深度,但金字塔入口可能沒有那麼深,也就是說,他取水晶球等操作實在相對較淺的深度操作的,並不違背潛水的安全守則。

在文章最後,Greg Little坦承,他無法得出任何結論。雖然Brown的敘事裡面有許多疑點,但水晶球的存在本身又是難以辯駁的證據。而且又有許多人公開確認,該水晶球存在許多難以置信的特性。

我們要知道,如果水晶球是假的,應該早就出現了相應的仿品,但幾十年來,沒有人對此進行打假。在水晶球內部折射出金字塔形狀,並能對磁性探測裝置產生排斥作用,這樣的水晶球似乎沒那麼容易糢仿出來,更別說那是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

當然,水晶球的超自然屬性在許多信持唯物論的朋友眼裡,可能是一個硬傷,覺得整件事荒唐可笑。但在我這樣的神棍眼裡,反而添加了幾分可信度。RA在《一的法則》中多次提到,亞特蘭蒂斯文明掌握了水晶科技,可以有效應用水晶能量。而Brown作為一位尋寶者,如果此事為騙局,他應該沒必要杜撰出水晶球的超自然情節,那樣可能弄巧成拙,對整個「作假」沒有好處。

該水晶球目前由亞利桑那州塞多納的亞瑟·範寧(Arthur Fanning)擁有,範寧將其稱為「上帝之眼」。 據說水晶球產生了裂縫,且隨著時間推移,水晶球裡面的金字塔折射形狀已經變得越來越暗淡。

Ray Brown 是否真的看到水下金字塔?他的水晶球故事是真是假?我想以上那些文字早已暴露我的傾向。在這裡,我大量引用了Greg Little博士的言論,而Greg實際上歸屬於質疑者的陣營,至少是將信將疑。支持Ray Brown敘事的還有很多研究亞特蘭蒂斯的專家,包括荷蘭/瑞士學者Wolter Smit,以及已故比利時/蘇格蘭調查記者兼作家Philip Coppens。但上面我的支持性文字已經寫了不少,就不再羅列正方觀點了。讀者務必點進以上的視頻鏈接,在採納多方意見後再做謹慎判斷。

針對「水晶金字塔」話題,還有一件有意思的插曲。前幾年國內各大媒體突然大量報道美法科學家或者德國科學家,通過聲納法在佛州海域底部發現半透明的水晶金字塔。

國內這些新聞可能與2012年國外一則消息相關。當年英文網路上流傳,一位名叫Dr. Meyer Verlag的海洋學家通過聲納在2000米深的海底偵測到巨型金字塔,它是埃及大金字塔的三倍,建築材料像晶體或者玻璃。可是人們根本無法找到名為Dr. Meyer Verlag的海洋學家,同名的只是德國一家出版社。這樣的故事用陰謀論來解釋都有些牽強,所以很可能是騙局。我並不是說那個區域的海底沒有巨型金字塔,事實上,我相信《一的法則》裡RA的描述,百慕大三角區域正是因為海底金字塔的存在,導致頂部空間能量扭曲,所以造成各種事故。然而談論此話題時,引用這種缺少信源,甚至編造資訊的低質量新聞,對真相之探索極為有害。

由此事也可看出,如今世界的資訊是如此複雜,真真假假實在難以分清,再加上有心人刻意把水攪渾,以假充真,斷真為假,導致公眾對相關話題產生一種荒謬絕倫之感,失去認真探索的信心與意志。所以關註敏感領域的朋友,務必隨時存十二分小心,以避免以訛傳訛,授人以柄。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