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愛妄想癥:堅信陌生人正深愛著自己

被愛妄想癥

刷舊新聞網站時看到一則案例,說是1996年11月13日,住在美國密西根州威克瑟姆市的居民阿特金斯(Gerald Atkins)先是偷了一輛卡車沖入當地福特汽車裝配工廠,接著槍殺經理伊利紮(Darrell Izzard),炸傷多人,與警方火力對峙5小時後被捕。

威克瑟姆福特工廠,曾經養活了半個城,進入2000年後汽車銷量下滑,從2007年開始閑置至今,來源:michiganhistory

看上去這好像是是再普通不過的美利堅日常,但有趣的是這哥們的犯罪動機。他稱自己與福特車廠車間工人黛布拉(Debra)是戀人關系,女友時常向他抱怨上班時受到的不平等待遇,所以才痛下決心替她報仇。

阿特金斯,來源:Youtube

探員們很快找到黛布拉,後者一頭霧水,她壓根就不認識阿特金斯,要不是警方來問話,她估計連這阿特金斯叫甚麼都不知道。

原來案發幾天前,黛布拉在酒吧曾被阿特金斯搭訕,這是兩人今生唯一一次見面,扯了會兒家常,阿特金斯當下就認定面前的女人已經深深的愛上了自己,接著腦補出兩人相處的各種回憶,還特意買上鑽戒,原本計劃在犯案後就向黛布拉求婚。

精神鑒定報告顯示,阿特金斯患有嚴重的被愛妄想癥。

刺殺裡根的約翰·欣克利(John Hinckley)和他情況有些類似,後者在觀看《出租車司機》後妄想與朱迪· 福斯特正處於戀愛關系,為了回應朱迪的愛,他糢仿電影裡主角刺殺總統候選人的橋段將目標鎖定在了裡根身上。

欣克利刺殺裡根的新聞鋪天蓋地,而福斯特壓根就不認識這老哥,來源:nzherald

被愛妄想癥(Erotomania),指某人陷入與陌生人的古怪妄想戀愛浪漫之中,患者堅信對方深愛自己。

17世紀時它還只是被當做由單相思引發的普通疾病,到了1921年,法國精神科醫生克雷宏波發表相關論文,這才算正式被納入精神病範疇,所以它還有個別稱——克雷宏波綜合癥。

克雷宏波,來源:Wikipedia

被愛妄想癥和其他精神病癥一樣成因複雜,常伴隨人格障礙、躁鬱癥、抑鬱癥等其他精神病癥出現,其中女性患者約占7層,發病年齡平均在17至25歲之間,妄想對象多為明星、政客等擁有社會地位名望之人。

阿黛爾· 雨果,法國大文豪雨果最小的女兒,同樣患有「被愛妄想癥」,礙於當時的治療水平有限,坎坷一生,來源:Wikipedia

比如克雷宏波當時論文中提過的一則經典案例,說是一位女性站在白金漢宮前,她隱約看到其中一扇玻璃後的窗簾動了一下便認為這是國王喬治五世正向自己示愛,然後陷入奇怪的「愛情旋渦」一發不可收拾,幸好這名女性因此沒有幹太出格的事兒,但這並不代表被愛妄想癥沒有危險,實際上多數患者會精神失控,做出跟蹤、侵犯、暴力等等種種過激行為。

瑪格麗特·瑪麗· 雷爾(Margaret Mary Ray)曾是一名品學兼優的好學生,20歲時受婚姻壓力及家族精神病史影嚮患上人格分裂癥。

雷爾,來源:washingtonpost

上世紀80年代中期左右,雷爾無意間觀看了由大衞· 萊特曼(David Letterman)主持的深夜脫口秀節目,她感覺節目中萊特曼的一舉一動都是在對自己暗示,此時她已經陷入妄想,之後的每一天裡都會想法設法從報紙、新聞、雜志中找尋萊特曼「暗示」的證據,時間一長,雷爾完全堅信萊特曼深深的愛上了自己,而自己也有必要對這份執著的愛給予反饋。

萊特曼年輕時的脫口秀節目,來源:Youtube

1986年5月,雷爾展開第一次行動,她帶著3歲大的兒子偷竊了萊特曼的座駕,隨後一路兜風享樂,途經林肯大道時被執法者攔下,面對質問,雷爾信誓旦旦稱自己是萊特曼的合法妻子,開他的車有何不可?

接下來幾年時間裡,雷爾因多次侵犯萊特曼財產以及其他相關罪名先後被逮捕過8回,後被送進精神病院治療了3年,病情一度得到有效控制。出院後雷爾沒有堅持複診和吃藥,妄想癥再度發作,不過這回萊特曼算是可以松口氣了,因為妄想對象對象已經從他變成了宇航員馬斯格雷夫(Franklin Story Musgrave)。

馬斯格雷夫,來源:Wikipedia

馬斯格雷夫不僅是出色的宇航員,還在諸如攝影、文學、園藝等各領域有所建樹,在雷爾看來,這老哥的一切努力都是在為了贏得自己的芳心,她被深深的打動了,為愛回應那是必須得。

從最初的寄匿名包裹到冒充記者潛入航天中心對馬斯格雷夫採訪,再到撬進馬斯格雷夫的後院過夜,雷爾的騷擾舉動一次比一次大膽,直到1997年9月,馬斯格雷夫在自家臥室發現雷爾,忍無可忍的他報了警,雷爾再次被送回精神病院。

雷爾,來源:washingtonpost

女性們妄想成功人士,那男性呢?

他們發病年齡普遍更早,且更容易被性欲所驅使,社會地位反而是其次的,對方一舉一動所散發出的性吸引力錯覺或許才是妄想癥的最主要誘因。

紐約州精神醫生卡羅爾博士(Carol W.Berman)曾在2015年左右從另一位醫生X(化名)手裡接手過一名病人。

這名病人叫喬治(化名),X在談話中只是不小心觸碰了一下他的腳,喬治就產生了被愛妄想。接下來6個月時間裡,喬治瘋狂跟蹤偷拍騷擾X,簡直可以用無所不用其極來形容。

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微笑在妄想癥患者眼就會變成成赤裸裸的暗示,來源:短片《Erotomania》

卡羅爾和喬治見面後,她試圖和他講道理,很顯然沒有任何效果。接著卡羅爾想了一招,當場撥通了X的電話,她決定讓X再一次告訴喬治真實的想法,盡管這種話X已經說過無數次了。

「我和男友快要結婚了,我從來就沒有愛上過你。」

「你騙不了我,我知道一定是有人逼你這麼說的。」

X掛掉電話,喬治氣得直搖頭,他不相信電話那頭的人是X,接著喬治大笑著猛然起身打開治療辦公室的大門,他覺得治療本身就是X對自己的愛情考驗,此時X一定站在辦公室門口偷看自己的反應。

很遺憾,門口空無一人,灰心的喬治繼續坐回沙發,焦躁了一會兒他冷靜下來,決定治療一結束就找X問個明白,接著帶她遠走他鄉。

小小的錯覺幾乎毀掉X和喬治的生活,這就是妄想癥的可怕之處。而這種錯覺在互聯網高度發達的今天更是到處都見,不說名人,就是如你我這般的普通人,在朋友圈裡瞎發的自拍,聊天時一句來無關痛癢的玩笑說不定到某些人那兒也有可能變成「愛情的迷藥」,隨著時代發展,這類精神病癥將變得越發普遍。

來源:短片《Erotomania》

回到喬治,經過幾年藥物及物理治療,他的情況有所好轉,不再上門騷擾X,但始終對X心存幻想,這也凸顯出另一個問題——被愛妄想癥難被根治

的確,人類在精神疾病領域的探索和研究還遠遠不夠,但不要因此就感到失望,事實目前被愛妄想癥是能夠通過藥物以及其他物理治療進行有效控制的。

其實Kuma一直倡導的就是有病就醫,尤其是這類精神病癥,許多人受刻板印象影嚮排斥治療,認為堅強的意志以及親朋好友的關懷就能治病,甚至有些愚昧到無知的覺得搞些魔神鬼怪的信仰就能包治百病,其實你我都清楚,這類康複奇跡降臨在自己身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犧牲無數生命、累積無數經驗發展到現在的醫學難道不值得你去相信嗎?

既然到這兒了,就把剛剛雷爾那段沒說完的結局給補上。

雷爾,來源:eightieskids

1998年8月,雷爾在醫生的建議下出院,一來怕吃藥影嚮身材,二來覺得自己痊愈了,一出院雷爾就把藥給停了。兩個月後,雷爾臥軌自殺,只給家人留下這麼一條遺言:

「我會以一種無痛快速的方式結束生命,再見了我所愛的家人和故鄉。」

哎,治都治了,為甚麼不再多堅持一下呢?

來源:獵奇癥候群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