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仙遭劫、蝴蝶怪、守飯童子等六則志怪故事

蝴蝶怪

地仙遭劫

乾隆年間,杭州有個叫葉商的人修建花園,在開鑿池塘的時候挖出兩口大缸,互相扣合著,懷疑裡面藏有東西,於是便命人打開,見一道人端坐缸中,須發花白垂地,指甲有丈長,繞身三周,雙目微微張開,似醒非醒。

問他是哪朝哪代人,他搖頭不答,給他喝了些茶湯,還是無法講話。葉商是個富豪,又給他買來人參熬湯讓他飲用,他喝後亦無法言語,只是微笑。

葉商認為他是太陰練形的地仙,修身未成,所以無法講話,便命人依舊將他埋在地下。葉家有個叫喜兒的下人,想要取下他的指甲在他人面前炫燿,私自用剪刀去剪,不料誤傷到了他的身體,血流不止,道人眼中留下兩行淚來,隨即死去,頃刻間化成一堆白骨。

《南史》中記載,有人在地下挖出一具棺槨,打開後見裡面躺著一女子,身著古代的服飾,面容昳麗,栩栩如生,如仙子一般,須臾間醒了過來,她自稱是地仙,請求挖掘之人不要傷害她,但挖掘之人覬覦她手上戴著的玉鐲,斷其手取下。

她隨即流血而亡,化成一具枯骨。古今之事往往是相同的,這是他們的劫數啊!

枯骨自贊

揚州有個姓汪的人, 寄宿在蘇州上方山的一座寺廟裡,一日,他聽到自己所居屋舍的臺階下有人喃喃自語,很是驚駭,於是將這件事告訴了廟裡的僧侶,他們來後也聽到了地下傳來的說話聲,懷疑是有鬼在陳冤,於是便用犁鋤挖掘。

挖了約有五尺,挖出一具腐爛的棺槨,裡面有枯骨一具,此外再無他物,眾人不知這具枯骨是誰,也不知他是怎麼死的,尋不到線索,只得又將棺槨埋上。

不一會兒,又聽到地下有人說話,聲音似乎來自棺槨中,眾人皆側耳細聽,卻一個字都聽不懂。

這時有人說住在西房的德音禪師道行高深,能聽鬼語,不如將他請來聽一聽。汪某便與眾人將德音禪師請來,禪師伏在地上仔細聆聽,過了許久才站起來哂笑著說道:「大家不必理睬它,此鬼生前乃是一大官,最喜聽人奉承之言,死後因無人理睬,奉承於他,所以在棺中自言自語,稱贊自己。」

眾人聽後大笑著散去,那棺中的聲音也漸漸消失了。

守飯童子

慈溪人袁玉梁在扶乩(古代流行於民間的一種請來鬼神占卜的方法,類似於現在的請碟仙或請筆仙)時請來一個姓汪的鬼,他自稱是個秀才,嚴州人,參加秋試途中死於七裡瀧,成了孤魂野鬼,飄蕩世間,無處可歸。

汪某說自己是失足跌入水中被淹死的,溺水而亡的人有專人收管,到一處像是班房的地方,那地方的主管叫司官,司官會派人查溺死之人的籍貫,然後讓陰差將其押往陰司,出發時會吹著銅龍送行,那銅龍用青銅所做,彎彎曲曲的,就像是現在的小喇叭,吹出來的聲音悽切悲涼,讓人聽之落淚。

他到陰司後,閻君查到他生平未做過大惡之事,便將他釋放了,他是溺水而亡,屬於橫死,陽壽未盡,故不能往生,只得在世間游蕩,所以才能來到這裡。

他說,做鬼是十分無趣的,懼陰畏寒,常常會感到寒冷,須得靠近人的身體,吸人生氣才能感到舒暢,但若在吸人生氣時因眾鬼爭擠,不慎太過靠近人身,便會被人身上的陽氣所傷,有焦灼之感。

又怕大風,起風的時候必須要伏在地上,以免被風刮到,因為風中帶有天上的罡氣,最是克鬼,倘若一不小心被風刮到,那風就如同利刃一般穿身而過,使得鬼身消爍,乃至灰飛煙滅。所以他每逢見大風刮起,都會戰戰兢兢,心中甚恐。

鬼還會時常感到饑餓,要去人家竊取飯氣,凡是大戶人家的飯氣就濃厚,食之乃饑,可管多日不再受腹饑之苦。貧苦人家的飯氣就稀薄,尚不足以飽餐一頓。

竊取飯氣的時候灶臺上有守飯童子看守,童子乃屬灶王爺所管,每當看到有鬼竊取飯氣,便會驅趕,所以這飯氣也不容易得到。

竊取飯氣,須得等到飯熟開鍋之時,如果有風,飯氣就會四散,形狀像是絲絮一樣,鬼則用手攫取,可捏成團狀食用。如果沒有風,飯氣不散,就會上升,則屬於童子看管,不可竊取。

秦毛人

湖廣鄖陽有座房山,高大巍峨,峰巒曡嶂 ,山中多石洞如房,以此得名。房山中有許多毛人,長丈許,身上長滿毛發,常常下山掠奪山民的雞狗來吃,如若遭到驅趕,便會與人拳腳相搏,其力大無窮,皮糙肉厚,不懼刀槍,讓人難以對付。

幸好山民們有祖傳的克制之法,只要拍著手喊:「築長城!築長城!」毛人們便會倉皇四散逃去。我有個世交好友,曾在那裡做過官,試過這個法子,非常的管用。

當地的人說,他們是秦朝時期的人,當年秦始皇徵丁修築長城,他們逃入山中,得受山中靈蘊,年久歲深而不死,遂成毛人,見到人便問:「長城修好否?」

所以山民們才知道他們所懼怕之事,以此來嚇唬他們。秦朝過去已經有幾千年了,他們竟然還如此畏懼,可以秦始皇有多麼暴政了。

蝴蝶怪

京城的葉某與宜州的王四交情很好,王四七月七日做壽,葉某騎驢前往祝壽,行至半途,天色漸晚,一男子騎著馬追了上來,問他要到哪裡去。

葉某如實相告,男子聽後高興的說道:「王四是我表兄,我此行也是去給他祝壽,我們不如一塊走吧?」

葉某大喜,眼看天就要黑了,自己孤身一人,難免有些害怕,正好缺個伴,便欣然同意,與他同行。走著走著,葉某發現那男子老是躡手躡腳的跟在自己身後,便讓男子先行,男子雖嘴上答應,卻仍舊走在後面,葉某懷疑遇上了強盜,心中忐忑,屢屢回頭窺看。

這時天已經黑了,看不清那男子的樣貌,又過了一會兒,空中開始電閃雷鳴,葉某借著閃電見那男子將頭懸在馬下,兩腳騰空,隱匿起來。一路上雷聲不絕,黑色的雷雲凝結在男子頭頂,不時有雷電劈下,男子口中吐出黑氣,抵擋住雷電,伸著赤紅色的舌頭,有一丈多長。

葉某大駭,但不敢逃走,只得裝作甚麼沒看見,強忍著恐懼往前走,終於來到王四家,王四酒菜招待,葉某在吃飯的時候私下詢問王四和自己同來的男子是何關系,王四說他是自己的表弟,住在京城的繩匠胡同,以熔銀為生。葉某聽後稍微有些心安,懷疑是自己路上眼花了。

吃過飯,睡覺的時候葉某心裡還是有些害怕,不想與那男子同屋就寢,但男子卻硬要和葉某同住,葉某沒有辦法,便找了個打雜的僕人作伴,三人同住一屋。

夜裡,葉某輾轉難眠,而那僕人卻睡的很香。三更的時候,桌子上的油燈忽然熄滅了,那男子坐起身來,吞吐著猩紅色的舌頭,來到僕人面前,在他臉上嗅來嗅去,口水直流,然後用手抓住僕人啃食,啃下的骨頭灑落一地。

葉某大駭,他素來信奉關公,危難之時急誦伏魔大帝的名號,念了三遍,這時就聽隆隆嚮起了鐘鼓的聲音,那男子驚駭,倉皇而逃,剛逃至門外,關帝自空中顯身,持丈長巨刀朝著男子迎頭劈下,那男子頓時化為一只蝴蝶,大如車輪,張開翅膀抵擋關刀。較量片刻後,只聽一聲雷鳴,蝴蝶與關公都消失不見了。

葉某被嚇得昏倒在地,一直到中午還未醒來,直到王四推門進來,發現他昏倒在地上才將他救醒,葉某將昨日夜裡所見如實相告,王四聽後也很吃驚,便到京城表弟家查看,見他正在家中熔銀,並沒有去宜州給自己祝壽。

三日後,有人在宜州郊區發現一只車輪大的蝴蝶,已經被斬成兩半,肚腸橫流,腥臭不可聞,腹中尚有人的殘骨,葉某聽說後前往觀看,見正是自己當日所見的那只蝴蝶怪。

鬼搶饅頭

溫州知府文林說,洞庭山一帶有許多餓鬼,皆是前朝餓死之人所化,到處偷吃百姓家的食物,很是猖獗。

一日,他家蒸了一籠饅頭,熟後剛一開鍋,便見饅頭不停的顫動,滋滋作嚮,逐漸幹皺縮小,先前如碗大的饅頭,頃刻間竟變得跟個桃核一般,嘗了一口,其味惡臭,讓人難以下咽。

開始的時候他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後來一個老人說,這是餓死鬼在搶饅頭,饅頭熟後, 開鍋之時用朱筆在饅頭上點個紅點,鬼就無法搶了。

文林於是便按照老人所說的話做,但饅頭蒸好開鍋後,那些點上紅點的饅頭雖然無恙,但仍有很多饅頭因為沒有來得及被點上紅點而縮小腐壞,因為搶饅頭的鬼實在太多了。

故事出自《子不語》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