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案所一號案:屠兒之魔,猛之於虎

惡魔母親

文:Moriarty K

俗話說,虎毒而不食子,比喻人皆有愛子之心,可讓人遺憾的是,一些在人類世界作為母親的人,是嗜血的惡魔,他們獰笑著,親手將自己的孩子們一個一個送上黃泉路,獨自體會那毫無人性的罪惡快感,今天阿莫要介紹的,就是最為讓人匪夷所思的「屠子狂魔」。

看到封面了嗎?封面上這位被人們成為「惡魔母親」的女士真名叫做瑪麗貝絲·泰寧(Marybeth Tinning)。

美國的9月11日真是不吉利的一天,很巧的是,1942年的9月11日,瑪莉貝斯出生了,她的家庭很普通,她本人也很普通,整個學生時代,她沒有甚麼出類拔萃的地方,但也不是那種很糟糕的學生,但是值得我們註意的是,瑪莉貝斯在高中時代多次嘗試服藥自殺,均未遂。

在高中畢業後,她從事了一系列低薪、沒多少技能要求的工作,最終成為醫院的一名護士助理。

在1963年,瑪麗貝斯在一系列的相親派對上遇到了喬·泰寧(Joe Tinning),兩人在戀愛兩年後於1965年登記結婚。

之後,他們的第一個孩子,芭芭拉(Barbara)1967年5月出生,1970年1月,第二個孩子約瑟夫(Joseph)出生。

1971年,瑪麗貝斯的父親由於心髒病去世,同年,他們的第三個孩子詹妮弗(Jennifer)出生了。

由此,不幸正式開始:

這個剛剛出生的孩子詹妮弗天生條件非常不好,身體非常虛弱而且從剛出生就需要作為重癥監護對象,基本從出生開始就沒有離開過醫院——當然,她的生命僅有短短的9天,最終死於血性腦膜炎和多發性腦膿腫。

這個孩子的死亡沒有任何問題,即,由於天生身體條件惡劣而夭折。

在詹妮弗去世後的第17天,瑪麗貝斯的大兒子約瑟夫也被緊急送到了醫院,送到醫院時已經近乎停止了呼吸,在醫生的極力搶救下,終於恢複了意識,住院十天後,約瑟夫得以出院回家,比較離奇的事情是,當天下午,他又被緊急送了回來。

可惜這次沒那麼幸運,送回醫院的時候已經腦死亡。

於是,瑪麗貝斯失去了她的第二個孩子。

圖:瑪麗貝斯的大兒子約瑟夫(1-1)

醫生將他的死因歸於病毒感染和「癲癇發作」,而且按照瑪麗貝斯的要求沒有進行屍檢,所以這些結論根本就沒有得到最終的驗證。

這本身是存在極大疑點的案件。

瑪麗貝斯的一系列遭遇讓周圍的人們議論紛紛,大家都報以同情的姿態,還有很多人對她的家庭進行了探望和募捐。

但是不幸的事情並沒有停止的跡象:

約瑟夫去世6周後,4歲的大女兒芭芭拉也被緊急送到了同一間急診室,據瑪麗貝斯說,芭芭拉「發生了抽搐」,第二天,芭芭拉死了。

醫院把其死因很簡單的歸於「捂熱綜合徵」。

連續三個孩子去世,這個孩子的死亡引起了警方的關註,但是醫院只進行了簡要的死因匯報,屍檢在之前仍然沒有進行,不了了之。

圖:瑪麗貝斯和她的大女兒芭芭拉(1-2)

1973年感恩節,瑪麗貝斯生下了一個兒子蒂莫西(Timothy)。

1973年12月10日,蒂莫西被送回同一家醫院,他已經死了

瑪麗貝斯告訴醫生,她發現他在嬰兒牀裡動都不會動一下,可能是死了,醫生將他的死歸因於嬰兒猝死綜合癥(SIDS)。

註:1969年在北美西雅圖召開的第二次國際SIDS會議規定其定義為嬰兒突然意外死亡,死後雖經屍檢亦未能確定其致死原因者稱SIDS,而醫院醫生很明顯是屍檢不認真或者又是太輕易的聽信了這位母親的話而壓根沒有檢查而下了判斷。

1975年3月,瑪麗貝斯的第五個孩子內森出生。

後來,那年秋天,他在外面的車裡去世了。

瑪麗貝斯說她當時正開著車,小內森被放在副駕駛座上,當她註意到孩子的時候,他已經斷氣了。

醫生進行了簡單粗略的檢查,又把死因歸於了SIDS。

1978年,這對夫婦想要領養一個孩子,但是在領養還沒有完成時,瑪麗貝斯又懷孕了,他們沒有放棄領養計劃,在邁克爾(Michael)出生後不久,他就收養了他。

圖:瑪麗貝斯領養的孩子邁克爾(1-3)

1978年10月29日,她生下第六個孩子,瑪麗·弗朗西斯(Mary Frances)

圖:瑪麗貝斯的第六個孩子弗朗西斯(1-4)

1979年1月,瑪麗貝斯抱著弗朗西斯直接穿過她公寓對面的街沖進急診室,說嬰兒已經癲癇發作,估計是死了。

但和第一次一樣,由於搶救及時,醫生把她從死亡的邊緣又拉了回來,小弗朗西斯的病情在醫護人員的精心照料下逐漸穩定了下來,最後得以出院。

但是接下來的劇情你應該可以想到吧:

2月20日,瑪麗貝斯帶著孩子再次沖進了同一間醫院,但是當時孩子就已經腦死亡。

據瑪麗貝斯當時說,她當時在煮咖啡,去照看孩子時孩子已經失去知覺,她也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

最終,醫生在鑒定報告中再次以SIDS結束了對孩子的檢查。

在這年冬天,瑪麗貝斯的第7個孩子喬納森(Jonathan)出生了。

圖:瑪麗貝斯的第七子喬納森(1-5)

僅僅三個月後,瑪麗貝斯就抱著喬納森又出現在聖克萊爾醫院,稱他失去了意識。

這次喬納森和小弗朗西斯一樣,在醫生的救護下恢複了生命體徵,但是醫生對於嬰兒停止呼吸的原因已經非常疑惑,所以對喬納森進行了非常細致的全身檢查。

可惜沒有找到具體原因。

喬納森死後不到一年,1981年3月2日的清晨,瑪麗貝斯就帶著用毯子包裹著的養子來到醫生的辦公室,瑪麗貝斯說孩子睡著很久了,他一直不會醒來。

醫生掀開毯子對邁克爾進行檢查,發現他已經死了。

邁克爾的死很能說明一些問題,因為Tinning家族幾年以來的系列嬰兒夭折引起很大的社會關註,而很多研究者認為是家族內某種致死基因導致的,可是,邁克爾是一個養子,和Tinning家族沒有任何的血緣關系,所以這個觀點在邁克爾的死後不攻自破,同時也讓這系列夭折變得更加撲所迷離。

1985年8月22日,已經43歲的瑪麗貝斯生下了自己的第八個孩子塔米·琳恩(Tami Lynne)。

圖:瑪麗貝斯最小的女兒塔米琳恩(1-6)

12月10日,小塔米被緊急送往醫院,隨後宣布死亡。

值得註意的是,據瑪麗貝斯的一位朋友辛西婭透露,在小塔米去世的次日她去探望這對可憐的夫婦,但奇怪的是他們還是照常一樣平靜的吃著早餐,仿佛已經從孩子去世的悲傷裡走了出來。

但是,這一起夭折隨後被醫院報告給了警方。

之後,社會服務部門的Betsy Mannix警察部門的Bob Imfeld拜訪了泰寧一家,調查小塔米的死亡。

這麼多年,這麼多個孩子的離奇死亡,引起了無數人對這個家庭的同情和哀嘆,但是每次孩子夭折時,均只有瑪麗貝斯在場,開始有人懷疑這位有著如此可憐遭遇的母親,是不是對自己的孩子做過甚麼。

但是此時,距離第一個疑似夭折的孩子死亡已經過了近20年,要重新審核孩子的死因,重新審議醫學報告,這談何容易。

警方最終決定對瑪麗貝斯當面質詢。

1986年2月4日,瑪麗貝斯被到警局接受問詢。

在警方不斷施加的詢問壓力下,瑪麗貝斯承認:當小塔米哭鬧的時候,她用枕頭悶死了她。

隨後,瑪麗貝斯供認了謀殺蒂莫西和內森,並且曾經對丈夫下過毒藥,但是她否定其他孩子死於她手的指控。

警方嚴重質疑其否定內容。

鑒於瑪麗貝斯的口供,警方對小塔米的屍檢開啓重新檢驗,經過一系列嚴密的屍檢,小塔米的死因最終被確定為窒息。

最後,警方只針對小塔米的謀殺案對瑪麗貝斯提起了訴訟,1987年7月17日,瑪麗貝斯被指控二級謀殺罪,最終被判處終身監禁,直到今天,還在牢內。

圖: 瑪麗貝斯出庭(1-7)

「謀殺檔案」:

看完這個案子,不知大家作何感想。

有人問,到底是甚麼原因,讓這個母親殘忍到這樣的程度?

其實,瑪麗貝斯的犯罪心理源於三種極端因素:

❶童年陰影:

童年被虐待讓瑪麗貝斯具有了懦弱人格本質。

在警方對瑪麗貝斯進行詢問時,瑪麗貝斯說道

「”I smothered them each with a apillowbecause I’m not a good mother(因為我不是一個好母親,所以我把那些孩子一個一個地用枕頭悶死了).」

簡單的分析即:

我不是好母親→我的孩子應該死(孩子是弱勢體)

看看,是不是和她童年經历很像:

爸爸不是個好爸爸→我應該去死(自己是弱勢體)

懦弱的人格本體特徵,在於尋求弱方衰敗邏輯,而且往往對弱方採取極端手段。

❷表演型人格障礙(Histrionic Personality Disorder):

這種人格障礙屬於人格違常的一種,簡單直白的來說就是一種以過分感情用事或誇張言行吸引他人關註為主要特點的人格障礙

就本案說,瑪麗貝斯迷戀每個孩子去世後她所受到的關註和同情,這種孩子「夭折」後給她帶來的社會性群體關註滿足了她內心深層次的需求,在這些夭折發生後,她視自己是唯一的悲劇焦點,這種關註給了她一種特殊的錯覺,即她本身是很重要的很值得所有人去愛護、去安慰、去保護的,這就形成了她殺子的根本原動力之一:以一種幾乎瘋狂的方式尋求關註感。

註:表演型人格體特點(依據案例分析總結而來,有一定或然性):

ⅰ人格體願意近距離感受「自己表演」的結果:例如有的連環殺手喜歡重返現場參與警方的破案過程;

ⅱ本身境況不會太好,普通而平凡,但內心狂熱,性格內向,孤僻。

ⅲ人格體統計中,童年時缺乏父母關註,甚至遭受虐待,忽視的個體容易具備該人格障礙。

❸孟喬森綜合徵(MSP):

百度上是這麼定義的:

孟喬森綜合徵是指一種通過描述、幻想疾病癥狀,假裝有病乃至主動傷殘自己或他人,以取得他人同情的心理疾病.

其實你只需要記住MSP的最主要特點是

以讓自己變得很慘為途徑來獲得別人的同情。

對於瑪麗貝斯來說,讓自己變慘這個途徑可以通過以下三個方式來實現:

自殘(傷害自己尋求同情和關註)

殺死孩子(喪子以尋求同情和關註)

殺死丈夫(亡夫以尋求他人同情和關註)

在懦弱人格本質面前,自殘這一個選擇不會發生,而後面兩種她是都做過的,只不過殺死丈夫沒有成功。

而本來她做下這個系列案的動力,來源極大可能是第一個孩子的夭折,這個孩子的夭折可以說教給了她滿足內在畸形需求的途徑。

說完了犯罪心理的事情,再來說說其他的吧,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註意到,瑪麗貝絲對捂死孩子這個行為明顯是很多次的沒有控制到位:

大兒子約瑟夫,弗朗西斯等,明眼人都能看出是本來已經救回來,但是後來又被殺死的。

可能這個惡魔不知道假死這個東西,也可能是因為始終是自己的骨肉,很多次下手不夠決絕。

其實各種機械損傷,如縊死、扼死、溺死等等,是很容易造成假死的。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