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人感應——《酉陽雜俎·事感卷》

天人感應

文:蟲離先生

天人感應

平原高菀城東有漁津,傳雲魏末平原潘府君字惠延,自白馬登舟之部,手中算囊遂墜於水,囊中本有鐘乳一兩。在郡三年,濟水泛溢,得一魚,長三丈,廣五尺。其腹,中有得一墜水之囊,金針尚在,鐘乳消盡。其魚得脂數十,時人異之。

山東平原郡高苑城以東有個渡口,相傳北魏末年,潘惠延從河南白馬津登船,前往平原郡就任太守,行到這個渡口時,盛放文具的口袋失手墜入了水中。好在口袋裡並沒有甚麼要緊物事,除了些筆紙之類,只有一兩當作藥物服用的石鐘乳。

任職第三年上,濟水泛溢,郡民捕得一條大魚,有近九米長,全郡轟動。大夥拖了那魚獻到潘惠延官署,潘惠延當眾使人剖開魚腹,卻赫然見到一只口袋,正是當年自己遺失的那只。口袋之中,石鐘乳已經消化殆盡。郡民殺魚取脂,竟然刮出魚油上千斤,那大概就是因為服食石鐘乳的緣故了。

  • 平原:山東德州平原縣一帶。
  • 高菀城:高苑縣,在今山東鄒平、高青縣一帶。
  • 魏末:當指北魏,東魏未置平原郡。
  • 府君:太守。
  • 白馬:白馬津,今河南滑縣。
  • 算囊:即算袋,唐代官員日常服飾禮儀的佩戴品之一,顏色隨官階高下不同,時武官佩蹀躞七事:佩刀、刀子、礪石、契苾真、噦厥、針筒、火石袋;文官則是算袋、手巾、佩刀、礪石,朝覲時要嚴格遵守這套禮儀。佩刀、刀子都類似於今天的水果刀餐刀,而不是戰鬥用的軍刀。算袋一般用以貯盛筆硯等小物件,相當於如今的手包、公文包。
  • 鐘乳:石鐘乳,主要成分為碳酸鈣(CaCO3),其中較粗者稱「鐘乳」,較細者稱「滴乳」,屬於一種滴狀的方解石。古醫家認為可以入藥,服之令陽氣暴充,專能化精,凡人少精者,最宜用之,治男性不育。此物在古代的北方似乎也並不十分常見,皇帝有時拿來賞賜臣子。貞觀後期,太子右庶子高季輔因直言進諫獲賜鐘乳一劑,太宗說:卿進藥石之言,故以藥石相報。拿壯陽藥作為福利賞賜直臣,唐太宗真是又體貼又周到,而且女票還不敢笑話:「咦?你是不是不行?怎麼還得吃藥啊?」「你知道個屁,老子這是奉旨壯陽。」
  • 刳:剖開。
  • 斛:唐代一斛為十石,120斤左右。

譙郡功曹澗天統中,濟南來府君出除譙郡,時功曹清河崔公恕,弱冠有令德,於時春夏積旱,送別者千餘人,至此澗上,眾渴甚思水,升直萬錢矣,來公有思水色。恕獨見一青烏於澗中,乍飛乍止,怪而就焉。烏起,見一石,方五六寸。以鞭撥之,清泉湧出。因盛以銀瓶,瓶滿水立竭,唯來公與恕供療而已。議者以為盛德所感致焉。時人異之,故以為目。

安徽亳州有個山澗叫作「功曹澗」,這個奇怪的名字得自北齊天統年間。當時,一個姓來的太守從亳州調任山東濟南,隨同前往的還有功曹崔公恕。崔公恕是清河人,年才弱冠,已具德名。

太守離開亳州時,正值夏季,天旱已久,幾千個送行者簇擁著太守一行來到處山澗,眾人均渴得要命,太守也渴得要命。崔公恕卻見一頭青鳥飛入澗中,忽起忽落,糢樣甚怪,不由留心瞧著。只見那鳥兒駐足一方白石,良久不動,崔公恕走過去拿鞭子一撥,湧出汩汩清泉。崔公恕忙拿瓶子去接,甫一盛滿,泉水立竭,喝完又湧,如此反複不絕。但旁人拿瓶子來接時,泉水卻不再湧出。眾人都道這必是盛德所感,因而將此澗命名為「功曹澗」。

  • 譙郡:安徽亳州。
  • 功曹:官職名,西漢置,是郡、縣主要佐吏,位高於主簿。北齊時,功曹參軍事為郡守的屬官。唐代地方上分功、倉、戶、兵、法、士,六曹,相當於各種市級部門。
  • 天統:北齊後主高緯年號,565-569年。
  • 令德:美德。
  • 升直萬錢矣:形容幹渴非常。

李彥佐滄景太和九年,有詔詔浮陽兵北渡黃河。時冬十二月,至濟南郡,使擊冰延舟,冰觸舟,舟覆詔失。李公驚懼,不寢食六日,鬢發暴白,至貌侵膚削,從事亦訝其儀形也。乃令津吏:”不得詔盡死。”吏懼,且請公一祝,沉浮於河,吏憑公誠明,以死索之。李公乃令具爵酒言祝,傳語詰河伯,其旨曰:”明天子在上,川瀆山岳祝史鹹秩。予境之內,祀未嘗匱,爾河伯洎鱗之長,當衞天子詔,何返溺之?予或不獲,予齋告於天,天將謫爾。”吏冰,辭已,忽有聲如震,河冰中斷,可三十丈。吏知李公精誠已達,乃沉鉤索之,一釣而出,封角如舊,唯篆印微濕耳。李公所至,令務嚴簡,推誠於物,著於官下。如河水色渾,駛流大木與纖芥頃而千裡矣,安有舟覆六日,一酹而堅冰〈阝舀〉,一釣而沉詔獲,得非精誠之至乎!

唐文宗太和九年,李彥佐任滄景節度使期間,奉旨引兵北渡黃河。

時值臘月,河水結冰,不得不鑿冰行船。行軍至濟南附近,李彥佐的座船觸冰擱淺,雖然人救了起來,卻將聖旨丟在了河裡。李彥佐大恐,一連六天不寢不食,須發為之皆白,至於形銷骨立。屬下們見他形色有異,一問才知道遺失了聖旨,這要是追究起來,眾隨從恐怕也都脫不了幹系。果然,李彥佐正式通知渡口小吏:「倘若撈不出聖旨,你們全都要陪葬!」

小吏嚇得要命,然而河水冰冷刺骨,誰有本事潛下去打撈?於是出了個主意,請李彥佐寫篇禱辭投入水裡,求之於河神,盡人事,聽天命。李彥佐別無善法,只好酹酒祝禱:「今,聖天子在上,山岳河瀆,莫不有專人祭祀。吾之轄境,祀禮未曾缺失,你身為河神,統帥鱗介,當護衞天子詔書,何以反而沉水吞沒?倘不返還,吾齋告於天,你等必遭天譴!」

一辭才畢,巨聲如雷,河面堅冰縱裂三十餘丈。小吏大喜,知道禱辭起了作用,忙甩下魚鉤,登時便將聖旨鉤了起來,一無所損,只玉璽大印微微有些沾濕。

李彥佐大人執掌地方,素來政令嚴簡,抱德推誠。譬如此事,當時河水既渾,流速又快,不論大木、小草,著於河上,瞬息流逝千裡之外,如何能在沉船六天之後,憑一文禱辭令堅冰破碎、一枚魚鉤釣起聖旨?自然是精誠所至的緣故了。

  • 李彥佐:历滄州節度使、朔方靈鹽節度使、晉絳行營節度使,唐武宗時參與過澤潞平叛;宣宗朝拜銀青光祿大夫、加太子太保。
  • 滄景:滄州、景州一帶,唐德宗貞元三年(787)置橫海節度使轄其地,又稱滄景節度使,治所在今河北。憲宗以後,河朔諸鎮複亂,唐敬宗寶历二年(826),橫海李同捷抗旨作亂,一年後被剿滅,傳首京師。本文所記,是八年後的事情。
  • 太和九年:唐文宗在位期間,公元835年。
  • 浮陽:地處浮水之陽,故名,在今河北滄縣一帶。
  • 擊冰延舟:破冰行船。
  • 貌侵:衰老貌。
  • 津吏:渡口小吏。
  • 鹹秩:都依次序行事。
  • 洎鱗:猶鱗介,泛指水族。
  • 酹[lèi]:以酒澆地。
  • 嚴簡:簡約而嚴明。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