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隍爺破奇案

城隍的觀念起源自先民的泛靈信仰,最早可追溯到周朝。據《禮記》所載,「水者隍也,庸者城也」。古代天子祭祀「八蠟」中的「水庸」神即為「城隍」的最初形態。在中國,凡是人口集中的地方,都會建立城牆保護。為了更好保護城牆,在城牆的外圍都會挖有深溝。只不過,開挖的深溝當中,有的城溝有水,有的城溝則沒有。有水的城溝成為「池」,合稱「城池」,而無水的城溝稱作「隍」,也就是「城隍」一詞的由來。早起先民通過祭祀城郊的防事攻域「城隍」,就是冀望他們能夠抵禦一切外來的威脅,能夠安居樂業。

· 城隍之神   清代民間紙馬 ·

到了明朝,「城隍」的擬人化、神格化體系特色已經頗為成熟。明太祖朱元璋由於早年命運多舛,故而對護佑鄉裡的「城隍」特別崇敬。後來滅元稱帝後,他親下禦旨,冊封京師、府、州、縣四級城隍的「神明體系」:京師金陵城隍為「福明靈王」封正一品王爵。其餘府城隍為「二品威靈公」、州城隍為「三品靈佑候」、縣城隍為「四品顯佑伯」。從此,城隍有了位階之分。

在閩南福建泉州府的五個縣:晉江、南安、惠安、同安、安溪當中,最早建城隍廟的縣是位於安溪的清溪城隍廟。安溪是於後周顯德二年,也就是公元955年置縣的。最早不叫安溪,叫做清溪。一直到宋宣和三年才改名安溪。在安溪縣置縣的第二年,清溪城隍廟就已建成,供百姓香火祭祀。而即使清溪縣改為安溪縣,城隍廟卻沒有改名,依舊被成為清溪城隍。

清溪城隍廟不僅是閩南泉州府五縣當中最早的城隍廟,且若要論五縣城隍當中,身世經历最奇特的城隍爺,同樣當屬泉州府安溪鳳城縣的這位清溪城隍爺。清溪城隍爺有一特別之處,就是身披皇帝禦賜的龍袍,還有皇帝禦賜的玉印,賜予封號「清溪顯佑伯主」。

· 清溪城隍 ·

清溪城隍嚴格意義上說只是縣級的「四品城隍」,但是卻能享受到天子如此高級別的待遇,在城隍界可以說是絕無僅有。據說,和清溪城隍爺「攀上關系」的這位皇帝,就是宋朝天子宋仁宗。之所以如此得宋仁宗寵幸,相傳是因為清溪城隍治好了宋仁宗生母皇太後李妃的痼疾。

相傳宋仁宗的母親李妃,就是當年《包公案》中被劉皇妃和太監郭槐用「貍貓換太子」姦計陷害而流落民間十八年的那位。後來經過包拯相助,最終母子相認洗清冤屈。不過,由於長期流落民間,皇太後李妃身染奇疾,皇城內的禦醫國手用盡藥物也無法治愈皇太後的痼疾。於是,宋仁宗傳旨天下,向民間尋求名醫名藥。就在這時候,一名郎中走進了皇宮。

·《貍貓換太子》鼓詞  清代石印本 ·

這名衣衫襤褸的郎中在面見天子後,告知自己有治愈皇太後疾病的方法,宋仁宗當即將這名郎中帶進了皇太後的房間,由他為太後懸絲診脈。沒多久,這名郎中就看出了皇太後的病因是因為患有乳疾,左乳腫瘤不化所致。隨即,郎中拿出紅白兩顆藥丸讓太後內服外用。須臾之間,皇太後便感到病體有好轉舒暢之感,可謂藥到病除。調養數日後,皇太後病灶已消,恢複如初,便要召見這名郎中。仁宗天子見郎中衣衫襤褸便將自身龍袍披在郎中身上,以免驚動太後,有失禮秩。皇太後李妃問郎中為何人、有何所求時,郎中回稟道:「小神乃乃清溪城隍,別無所求,只希望陛下廣施仁政,德澤蒼生,則天下太平,國運昌盛。」言訖不知所蹤。

隨後,宋仁宗下旨敕封清溪城隍爺為「顯佑伯主」,賞賜龍袍與玉印。至此,清溪城隍穿龍袍,成為流傳千年的傳奇。不過,這還僅僅是清溪城隍爺的「前傳」。清溪城隍不但是妙手回春的「神醫」,同時還是一位洞悉玄機的「神探」,曾經托夢指點縣令偵破奇案。

· 城隍神像 ·

話說在清朝道光年間,安溪縣有個進士出身的財主叫吳雲梯。此人有錢有勢、家財萬貫,唯一的缺點就是「衣冠禽獸」。貪完財自然要開始貪色,已有幾房姨太太的吳雲梯,開始對鄰裡一個窮漢金文俊新娶的老婆蕭四娘垂涎三尺。於是終日閑蕩在金文俊家附近,想盡一切方法接近蕭四娘試圖吸引她的註意。

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嚮」,偏巧蕭四娘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向以美女自詡,渴望嫁入豪門的她對嫁給金文俊這門婚事一向不滿,雖然家長以命理大師的語氣游說女兒說金文俊未來肯定會大展宏圖,但在蕭四娘看來,金文俊虛無縹緲的「未來」,哪裡比得上吳雲梯榮華富貴的現在呢?俗話說的好,「要吃得趁有牙,享受要趁年輕」,巴望著金文俊飛黃騰達說不定那時自己已經住進「小匣子」裡了。於是,愛慕虛榮的蕭四娘就這樣和吳雲梯勾搭成姦,背著夫君和吳雲梯背地幹了些省略號的事情。

都說「紙包不住火」,這也是吳雲梯和蕭四娘這對狗男女所擔心的,為了從「露水鴛鴦」變成「長久夫妻」,吳雲梯想了條毒計:幹掉金文俊!方法很簡單:讓蕭四娘在深夜時分把金文俊灌醉後,打開屋宅後門把自己帶進金文俊家裡。然後,把事先準備好的毒蛇「青竹絲」裝進一根空心竹管內,接著用竹管撬開伸進金文俊的嘴裡,點火燒竹管裡「青竹絲」毒蛇的尾巴,毒蛇一受刺激順著金文俊的嘴巴沖進了肚腹啃咬,金文俊必死無疑!聽了吳雲梯的計劃,鬼迷心竅的蕭四娘居然答應了當吳雲梯的幫兇……

· 城隍土地寶幡  清代水陸畫 ·

一切跟吳雲梯計劃的幾乎如出一轍,蕭四娘順利灌醉了丈夫,吳雲梯順利從金文俊家後門潛入行兇。最終,金文俊在一聲短暫的慘叫後一命嗚呼。為此自鳴得意的吳雲梯認為就此萬事大吉,對蕭四娘說:「這就叫有情人終成眷屬!咱們今晚做的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留痕跡,死無對證。從此以後,咱倆的生活可謂恩恩愛愛又逍遙自在,天天笑靄靄。」

不過吳雲梯的「如意算盤」貌似打得天衣無縫,但卻忽略了一個人,那就是安溪縣的知縣——黃宅中黃縣令。金文俊被害後,隔天消息就傳遍縣城。蕭四娘一副悲痛欲絕之態聲稱金文俊當夜突然暴斃身亡,隨即便是隆重的葬禮和僧道誦經超度。消息一傳到黃宅中知縣那,一向清廉又正義謹慎的黃縣令感到這事怎麼都有疑點:金文俊一個正值年富力強的青年後生,沒有不良嗜好又身強體健,事發前一天還活蹦亂跳一切如常,怎麼隔了一晚上就「暴斃」了呢?此外,坊間還有金文俊的妻子蕭四娘在外與其他男人有不正當勾搭的傳聞,更加深了黃縣令對金文俊的死是否是「非正常死亡」的懷疑。再三思考後,黃宅中縣令下了個決定——開棺驗屍,查明真相。

· 清刻本《洗冤集錄》·

結果棺槨一開,黃縣令就有些後悔了:在仵作配合下,黃縣令對金文俊的驗屍結果是,金文俊外表沒有刀傷、鈍器擊傷、勒痕或者類似《洗冤集錄》裡面宋慈所記錄的所謂「銅釘釘腦」、「鐵釘穿鼻」等奇葩謀殺手段。同時,屍體也沒有驗出中毒後所應產生的皮膚發黑、指甲發紫和舌苔發青之類的徵象。換言之,可以確定無疑的是金文俊就是正常死亡。閩南有句俗話,叫做「抄有金雞母,抄無拳頭拇」。意思就是,搜查出證據兇手伏法,搜不出證據執行者反而要受罰。開棺驗屍在封建時代本身是何等大事,更何況是查驗無果就更是給自己惹來一身騷。黃縣令自己引火上身不說,吳雲梯為了和蕭四娘徹底清除障礙,於是偷偷買通了泉州知府,讓蕭四娘一狀告到知府,告黃知縣欺壓百姓擅自開館。泉州知府於是派下調查組,準備前往對黃宅中進行調查。

眼看調查組的工作人員再過幾天就到,黃知縣一籌莫展。不過多年的辦案經驗和靈敏的第六感還是告訴他,這件事情沒那麼單純。可是目前一沒證據、二沒證人、三沒破案線索,況且自己反受誣告牽連如何是好!思前想後,他決定前往清溪城隍廟向城隍爺顯佑伯主上香請示破案玄機,解當下之難。

清溪城隍爺靈威顯赫,當晚就在黃知縣夢裡現身指點破案玄機。說的也不多就兩句話:「樹下漏屋燈火明,木子主月是救星。」說罷黃縣令的夢就結束了。

· 清溪城隍 ·

醒來後黃知縣就開始琢磨這句話是甚麼意思,琢磨到了下半夜還是沒能領會。沒辦法實在睡不著,起來溜達溜達吧。走著走著,黃縣令就來到了縣城裡的一棵百年老樹前,發現樹下居然還有座簡陋的房屋透著燈光——「樹下漏屋燈火明」,黃知縣隨口吟誦著,突然靈感一閃而過:沒錯,應該是這裡!他大步走向樹下的那戶人家叫開了門,門一打開,黃知縣有些意外的發現,這裡住著的,是曾經被他抓過的一個慣偷,名叫李青——「木子主月是救星」李青兩個字不是正好由「木子主月」四個字構成的嗎?黃知縣突然醍醐灌頂,領悟了清溪城隍指點的玄機。莫非,李青是知道了甚麼內幕?或者他就是案件的參與者?

一想到之前被黃知縣手下的差役按地上打屁股行刑的過程,李青立馬嚇得跪地向黃知縣求饒,說自己已經沒有再幹雞鳴狗盜之事,一次偷盜也沒有了,別說一次,連半次也沒有了。黃知縣說:「偷一次就偷一次,哪有偷半次的。」李青解釋說,「有啊,你比如說,前兩天我因為手頭緊到金文俊家偷蕭四娘的金子,結果沒偷成,這不就半次了嗎?」一聽這話,黃知縣立刻興奮地追問李青是不是看到了甚麼。李青一看自己說漏嘴了,便問黃知縣,是不是又要被打屁股了?黃知縣說,你說了不僅無罪,同時還會得到獎賞。

李青這才放心,告訴了黃知縣案發當天晚上,他如何潛入了金文俊家,躲在蕭四娘臥室的衣櫃後面,目睹了蕭四娘和吳雲梯如何將金文俊給害死的全過程。喜出望外的黃知縣立即差人將重要的證人李青保護起來,同時安排偵查人員對吳雲梯進行布控。

· 考城隍   清代石印本《聊齋志異圖詠》·

幾天後,調查組的官員們來了,黃知縣當著調查組的工作人員、蕭四娘、現場圍觀群眾的面「柯南上身」,指出此案絕非突然暴斃,金文俊之死實為被人謀害,這是典型的謀殺!真正的殺人兇手就在我們當中,此人就是——黃知縣將食指果斷指去:金文俊的妻子蕭四娘!真相被揭,蕭四娘在感到「五雷轟頂」的同時,沒忘了垂死掙紮:「黃知縣,你這叫血口噴人!證人呢?證據呢?」

黃知縣等的就是這句話,於是傳證人李青前來對質。於是,李青再度把當晚怎麼打算行竊,以及吳雲梯和蕭四娘殺害金文俊的作案過程「如此這般」的陳述了一遍。現場圍觀群眾把目光集中到了貌美如花的蕭四娘身上,體會著甚麼叫「蛇蠍心腸」。蕭四娘是很美麗,美中不足的是臉蛋的皮有點厚,她不服,繼續向調查組人員「申辯」黃知縣的所謂證人是偽證,一個偷雞摸狗的慣竊肯定是迫於黃知縣的威脅所以說了謊。怎麼可能有這種殺人手法,太異想天開了,太不可思議了!這是黃知縣故意的栽贓陷害!

李青被這般反駁正欲發作,黃知縣卻氣定神閑:既然蕭四娘認為本知縣是故意栽贓陷害,那我問你,自從上次驗屍之後,金文俊的墳墓棺槨就沒再被動過了對吧?「對啊」,蕭四娘回道。黃知縣接著問,那剛才李青陳述的是你和吳雲梯把毒蛇「青竹絲」吹進金文俊肚子裡的過程也是虛構的對吧?蕭四娘再度肯定。黃知縣再度追問:照這麼說,到底李青說的是不是事實,金文俊是不是被毒蛇鑽肚子裡咬死的,既然金文俊墳墓沒被破壞,沒人做手腳,那麼只要看一看金文俊肚子裡有沒有那條毒蛇,案情的真假就能判明了對不對!蕭四娘這才發現自己走進黃知縣的圈套,花容盡失。黃知縣於是使出最後的殺手鐧,要查明真相只有一種手段:開棺驗屍。

· 城隍   清代水陸畫 ·

可憐的金文俊再度從棺材裡被挖了出來,仵作立馬上前對屍體進行了解剖。當解剖刀割開金文俊肚皮時,一條毒蛇青竹絲「嗖」地竄出頭來,嚇得仵作丟掉解剖刀,周圍群眾發出一陣驚呼。同時,案件真相也就此明了了。眼看大勢已去,蕭四娘想起了之前有個名人曾經說過:「死也要拉個墊背的。」為了爭取立功表現,她供出了吳雲梯是怎麼勾引自己,怎麼設下毒計,怎麼指使她謀殺親夫的全部過程。同時,還提供了另一件證物,那根裝青竹絲的兇器竹管沒被處理掉,被當作吳雲梯的「愛情信物」留在吳宅裡。

聽到風聲的吳雲梯帶上作案兇器和金銀行李,出門準備逃逸時,被埋伏在附近的差役包圍,並現場從身上搜出了作案的兇器,兇器竹管的一端還留有被火燭燻黑的痕跡,另一端留有金文俊牙齒的齒痕。面對人證物證,吳雲梯無言以對,也想起這句話:「死也要拉個墊背的。」於是把自己如何買通泉州知府,泉州知府如何收受賄賂過程一五一十給供了出來。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真相面前,吳雲梯蕭四娘伏法,按照大清律法被判淩遲處死。泉州知府因貪污賄賂,受到法律的制裁。知縣黃宅中破案有功,受到朝廷嘉獎。慣偷李青提供破案線索立功,獲得了一筆可觀的獎賞,從此金盆洗手不再偷盜。

為感恩安溪城隍指點破案,懲惡揚善。黃宅中縣令題寫匾額「是夢覺關」,贈予安溪城隍爺,至今仍高掛大殿之內,清溪城隍聲威顯赫,更是盡人皆知。除了指點黃縣令破案之外,還在民國時期用「城隍大印」砸醒一個闖入廟內胡言亂語的瘋子。抗戰期間,城隍爺和城隍夫人化身成為老鷹,撞飛了兩架前來進行轟炸的日本鬼子戰機。無數傳奇,令安溪城隍爺的美名在百姓中代代傳揚。

來源:志怪mook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