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荼蘼記掠譯

文:愚木

滄海荼蘼記》一卷,文言志怪集,作者闕,觀其遣詞用句,或為近人所作。大致情節講的是一名商人乘舟泛海,途中突遭風暴,商人不幸落水,旋即暈厥,醒來後發現自己竟身處於荒原之上,詢之土人,得知此地名為忘瀾海,此書所記,即是商人於忘瀾海之所見所聞。其文荒誕無稽,散漫瑣碎,多奇異之事,全文過長,就不全部譯出了,只摘譯其中幾則,大略觀其旨要吧。

正文:

夢誕民

夢誕民分不清夢和現實。當他們清醒時,他們會以為自己是在夢裡,於是便難免會無所忌憚地做出些荒唐事來:沒日沒夜地歌舞、又哭又笑,試圖和自己的影子賽跑,或者收拾好行李準備跟隨著誰也看不見的友人來一場長途旅行,諸如此類。而如果在這過程中,有人想要喚醒他們——比如沖著他們大喊「你們是在做夢呀傻瓜!」——那前一刻還生龍活虎的對方轉瞬之間便會栽倒在地,形如死去。但實際上,他們不過是睡著了,在睡夢中,夢誕民將再次回到他們自認為的現實當中。

夤謠樹

夤謠樹本來不是樹。他就是忘瀾海邊漁民的孩子,只不過當他出生時,忘瀾海早就已經沒有了海,漁船被遺忘在沙灘上,任其腐朽,漁民們轉而拿起了弓箭和長矛,靠著獵獲忘瀾海中的動物以維持生計。夤謠卻天生體弱多病,張不得弓,射不得箭,有時還需要專門留下人來照顧,在那個生活還極不安穩的時世,即使是至親的家人,也難免對其產生厭惡。於是,在整日追隨著遷徙的動物奔波的途中,他被拋下了,臨行前,哥哥對他說:「我們還會回來的,好好等著,千萬別走遠了,別走丟了。」因為這句話,夤謠竟真地在原地等了起來,一步都不敢亂動,生怕會因為自己犯錯而讓家人找不到他。夤謠天生膽小,於是每當夜深後,他便會唱起歌來給自己壯膽,日複一日,年複一年,直到自己已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一棵泯然於林的大樹。

醉霧獸

據說它們是鯨魚的後代,當忘瀾海徹底幹涸後,少數堅持不願離去的鯨魚便化為了醉霧獸。它們體型龐大,若是只看背影,會讓人疑心是不是遇上了一座山峰,或者是一朵因為太胖而只能貼著地面飛行的雲彩。醉霧獸夜中飲霧為酒,侵晨舐露為茗,除此之外再不吃任何東西。它們酒量極大,但在深秋霧氣濃重的時節卻也常常喝醉,醉了就倒在路邊的花田裡呼呼大睡,直到黎明前才會醒來,隨即便躲去了遠離人煙的忘瀾海深處,直至下一個夜晚降臨。雄性醉霧獸唇邊長有長長的胡須,每一根都可以當做極好的火炬,窮人家的孩子們至今都會在秋夜裡結伴而出,靠著偷取醉臥在路邊的醉霧獸的胡須來貼補家用。

躡亡貍

一種長得像貓,兩脅卻生有一雙翅膀的妖怪。能夠在百裡之外嗅到將死之人的氣息,之後便會飛到那人身邊,寸步不離地等著那人死去,以及時吞食對方從軀體中脫逸出的靈魂。它不畏刀槍,不懼水火,任憑誰也趕不走,如果有人偏要對它動武,那當躡亡享用完死者的靈魂後,還會報複性地將其屍體扯碎,弄得到處一片狼藉,反之,如果人們能夠善待這位不速之客,並能成功獲取它的好感的話,那只要躡亡輕輕地舔舔瀕死者的手指,對方的病情便會立即好轉,而躡亡也就只好餓著肚子悄悄離開了。關於躡亡提前預知人死亡的時間,有人說最長能有三天,也有人說是七天,莫衷一是。

巨籲、煢煢

這是兩種不同的妖怪,巨籲長得像豬,長嘴大耳,渾身的毛也是又密又長,四肢健碩無比,跑起來像風一樣快,但卻因為脖子是直的,只能向看前,而不能低頭,也就無法像普通的動物那樣進食;煢煢則長得像兔子,蹲坐時宛若一團雪球,它前臂極長,仿佛柔軟的柳條一般,雙腿卻又短又蹩,連走路都困難,單獨遇見猛獸時便只有被吃的份。但只要他倆搭檔在一起,煢煢坐在巨籲的背上,用纖長的雙臂為巨籲取食,而巨籲則負責在遇到危險時飛奔逃走,一切問題也就都迎刃而解了。也不知是誰最先想到了這主意,反正而今的巨籲和煢煢彼此依靠著,過得也算是無憂無慮,無論寒暑都形影不離,交情可謂好極。

掃晴娘

據說是一個紮著青色頭巾,爽朗幹練的年輕姑娘,當纏綿拖遝了多日的濃陰天一夜過後忽然變成了大晴天時,那多半就是這位掃晴娘趁著夜裡將烏雲通通掃走了。傳說她本是海邊漁民的女兒,十六歲那年忽然得了重病,臨死前最後的願望就是想讓曬上一會兒陽光,但卻一連數日都是彤雲靉靆,連太陽的影子都見不著,最後抑鬱而終。死後一靈未泯,便屢屢在陰天的日子出現,專門和烏雲作對。有時自己一人力有未逮,還會從地上找幾個睡夢中的人來幫忙一起清掃烏雲,次數一多,掃晴娘的事跡遂逐漸為眾人所知。後來,每當天久不晴時,閨閣中的女孩們便會將紙剪成掃晴娘的形狀,懸掛在自己窗前,祈願天氣能快些晴朗起來。可惜,當忘瀾海最終幹涸後,這種習俗也就隨之一起消失了。

竊影鬼

竊影鬼的外形就像是四五歲的小孩子,天生不喜歡穿衣服,頭髮長得幾乎可以遮住腳踝。它們通常結伴出現,會在夜裡躲在路邊的草叢中,當有人路過時,躲在前面的那只便會突然跳出來,一把搶過路人的燈籠,高舉著以照出對方的影子,這時,埋伏在後面的那只就也會趁機鑽出來,將映在地上的人影扯起來,之後迅速地卷成一卷抱在懷裡,往往受害者都還沒反應過來,這兩個小偷就已經跑得無影無蹤了。被偷掉影子的人,從此即使是站在大太陽底下,也再也沒有影子了,不過除此以外倒也沒有其它的危害。而如果實在舍不得自己的影子,那受害者只要帶著一籃子吃的到安蓬山(本來叫做安蓬島,後來海消失了,島就變成了山)上去,隨便放在一個隱蔽的地方,第二天一大早,自己的影子和已經空了的籃子便會被送回到自家門外了。如果竊影鬼對人類的饋贈十分滿意的話,還會在籃子裡放上幾束山中的野花以示感謝。

朽扉神

朽扉本是依附於人家房門上的神靈,後來房子被廢棄了,房門自然也就只落得腐朽的下場,無處可居的朽扉便只能像孤魂野鬼一般整日游蕩,有時也會偶爾棲身於別人家的房門上,但因為記憶中全都是舊屋的印象,所以便會有意無意中造出一種幻象,當歸來的房屋的主人打開門時,看到的就將是已經破敗不堪的老屋,而非自己的房子,雖然只是幻象,但冷不丁地還是難免把人嚇一跳。不過,朽扉神最害怕貓(據說是因為貓喜歡撓木頭),所以只要在門上貼上兩幅貓的畫,朽扉神便不敢靠近了,直到現在,在忘瀾海的一些人家也還能見到貼著貓畫兒的房門,似乎已經變為一種習俗了。

戴髑狐

狐貍戴髑髏本來是為了「拜月煉形」(見《酉陽雜俎》),但難免會有些粗心的家夥選錯了髑髏的尺寸,以至於剛一戴上就被卡住,再也摘不下來了。這樣的狐貍雖然也可繼續修煉,但頭上頂著的髑髏卻會多少影嚮到其心智,久而久之,整只狐貍就會變得焦躁不安,疑神疑鬼,甚至會分裂出多重人格(註:原文為:甚者,則時若清醒,時若昏醉,語無倫次,如兩廂呶呶者,且音調相異,判若兩狐,殊可怖也。),對待人類的態度也時好時壞,好時恂恂如君子,壞時則會闖進人家裡,要這要那,乃至襲擊無辜,狐貍形象也因此大大受損。後來有個年輕人專門在安蓬山北建了狐園來收容這些倒霉蛋,民間對於狐貍的敵視才漸漸平息下來。

五足獸

忘瀾海中本有團明島,島上住著所謂「解形民」, 其民葬俗,死後不埋入地下,而是沉屍於大海之中,任由魚鱉取食。唯有其雙手一入水便會與身體脫離,被海浪沖上岸以後,便會化為五足獸,形如大鼠,而長著五條腿——因為手有五根手指的緣故。在忘瀾海消失前三天,島上的解形民忽然不知了去向,倒是五足獸一直留了下來,至今都還可以看到。

後記:

書中結尾,商人大夢初覺,發現自己身處於一間茶館之內,說書人仍在臺上指天畫地,唾沫翻飛,他從不曾到過甚麼忘瀾海,甚至根本就未曾出海。回想起夢中之事,商人不禁嘿然一笑,揚首飲盡桌上的殘茶,起身而去。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