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戰爭中的修真勢力

修真

文:Forza Horizon

在許多網文中,都會出現「戰爭+修真」的元素,修道者與軍隊的交鋒看似天馬行空、荒誕不經。其實這並非是完全的意淫,在現實历史中的許多戰爭中,亦時常出現「修真勢力」的亂入。

如果僅從字面上去理解,古代戰爭中的奇幻元素怕比許多小說還要多。

今天就選一些有代表性的例子來講一講,本文所記的全部事例皆出自於正史,至於历史上是真的確有其事,還是史書的誇大其詞,就不多做細致地解析了,只是粗略地談一談個人的猜想。

(上古時代神話化的历史就不多談了,各種稗官野史也不談了,要不然牽扯到的例子就太多了。)

先從知名度最高的說起:

1.六甲奇兵郭真人

這裡的郭真人就是指的郭京,郭京本是北宋軍中一名普普通通的士兵,自稱懂得「六甲法」,能夠役使鬼神、撒豆成兵,同時還身負佛門的「毗沙門天王法」, 毗沙門天王即是《西游記》、《封神演義》等神魔小說中托塔天王的原型,毗沙門天王信仰在宋明時期十分流行,比如《水滸傳》中就多次提到天王廟,這裡的天王廟供奉的就是毗沙門天王。

毗沙門天王一手持劍、一手托塔。

 

殿前都指揮使王宗濋將郭京引薦給朝廷,得到了開封府尹何栗以及兵部尚書孫傅的支持,他們給郭京錢絹數萬,令其自行招兵於市,組建「六甲神兵」來抗擊金人,保衞汴京。

郭京的六甲奇兵架勢擺得很大。

「前置天王旗,每壁分三面,以鎮四壁,按五方色,或畫天王、或畫北鬥。」(《避戎夜話》)

這六甲奇兵看起來雖然有糢有樣,但在實戰中卻是不堪一擊,六甲神兵在金兵面前潰不成軍,郭京本人則借著作法的名義趁機逃走。此戰之後,汴京陷落,徽欽二帝也在之後被金人擄走。

郭京只是一個老兵油子,卻自稱為佛道兼修的高人,明明一眼就可以看出他的伎倆,可朝廷竟然委之以要職、命其鎮守汴京重地宣化門,這在後人看來簡直匪夷所思。

是因為當時的朝臣昏聵愚昧麼?

不然,當時竭力推薦郭京的三人中,何栗乃是政和年間的狀元、孫傅亦是進士出身,兩人不僅學識不凡,而且在政績上亦有過人之處。

那會不會是因為這兩人串通金國?

也不是,何栗和孫傅俱是死國的忠臣,何栗被俘北去,見國破君虜,遂絕食而死。孫傅本來不在俘虜行列,可他自言自己身為宋臣,應當死從君王,便也跟著二帝遠去北國,於次年病死。

明明兩人都是飽學之士、且都是國之忠臣,為甚麼竟然如此輕信了郭京的妖言?

這個其實和北宋時期的易學熱是分不開的。

北宋時期,在陳摶、邵雍等人的大力弘揚下,易學、尤其是其中的術數之學漸漸成為一門顯學,上至廟堂、下至江湖,都深受其影嚮。

而奇門遁甲之術作為術數三式之首,其地位也被拔高道一個空前絕後的地步。

邵雍所作《伏羲四圖》,又叫《先天圖》

 

英宗、真宗都對術數玄學極為熱衷,宋仁宗更是命人編著《遁甲符應經》,在軍中廣為弘揚。

《遁甲符應經》後序:

「聖人立法、可以出軍徵伐、戰勝克敵、遇寇捕賊、立營置陣、出天門入地戶、隱跡藏形,無出其右也。」

從這裡也可以看出,當時的皇帝、學士等人都是把奇門遁甲之術作為重要的軍事指導思想來看待的。

這也解釋了為甚麼郭京一個小小的士兵竟能有糢有樣的組建甚麼「六甲神兵」,而當時的朝臣同樣深受當時玄學思潮的影嚮,在金兵大軍壓境之下,輕信郭京的妖言,死馬當作活馬醫,也就不足為奇了。

如果還不能理解的話,就回憶下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氣功熱吧。

2.大魔導師漢光武

如果說上面提到的郭京郭真人是有名無實的江湖騙子,那麼漢光武帝劉秀就確確實實擔得起修真者這個名號了。

網上經常有王莽和劉秀的對比,他們一個被稱為穿越者,一個被稱為位面之子。

王莽就不說了,主要說說劉秀的事跡「神」在哪裡。

首先是昆陽之戰,劉秀的族兄劉玄稱帝後,新朝震動,王莽派王邑、王尋為帥,徵四十二萬大軍,限期到達昆陽,意圖一舉消滅劉玄。

而當時劉玄這邊的綠林軍只有一萬七千人,劉秀率三千精兵,迂回敵側,向王邑的大本營發起沖擊,王尋戰死,王邑的兵馬亦陷入困境,昆陽守軍見城外漢軍取勝,乘勢出擊。王莽軍大亂,紛紛奪路逃命,互相踐踏,積屍遍野。

本來以三千兵馬擊潰敵人中軍就已經足夠不可思議了,然而更神奇的地方是,在這場戰役之中,劉秀仿佛猶如天助,各種異象紛紛現世。

比如「天降隕石」

《後漢書 光武帝紀》記載:

夜有流星墜營中,晝有雲如壞山,當營而隕,不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厭伏。

 

再比如「風雷大作」

《後漢書·光武帝紀》記載:

會大雷風,屋瓦皆飛,雨下如註,滍川盛溢,虎豹皆股戰,士卒爭赴,溺死者以萬數,水為不流。

 

劉秀精通的不止是隕石術和風雷術,還有冰系魔法。

史書曾記載他在一次跑路過程中,來到滹沱河的河畔,當時河上無船,河上雖有結冰,但冰面破裂,難以踏足,可就在劉秀到達之時,冰面突然凝結,劉秀便順利渡江。而剛一過河,冰面便陷落了。

《後漢書》:

「蒙犯霜雪,天時寒,面皆破裂。至呼沱河,無船,適遇冰合,得過,未畢數車而陷。」

 

從這諸多異象可以都可以看出,網友給劉秀「位面之子」的稱號不是沒有理由的。可是憑常識都可以知道,召喚隕石和風雷是不合常理的。

那為甚麼總有這麼多的奇跡伴隨著劉秀,幫助他數度化險為夷呢?

原因無外乎三種

1.天降隕石是真的、風雷大作是真的、河流結冰也是真的,劉秀只是運氣非凡,恰好碰上了。

2.劉秀真的具有常人無法理解的超能力。

3.諸多奇跡本就不存在,範曄在編寫《後漢書》時進行了誇大。

1、2就不說了,就說說第三個理由,這一點對比其他史書中的記載和《後漢書》就會發現許多不一樣的地方

比如隕石術,就只見於《後漢書》中,在《漢書·王莽傳》中並沒有天降隕石的記載。唯一異常的,就只有對暴雨天氣的描寫:

「大風飛瓦,雨如註水,大眾崩壞號呼,虎豹股栗,士卒奔走,各還歸其郡。」

再比如同是河流結冰的那一段:

《資治通鑒》的記載是:

至下曲陽,傳聞王郎兵在後,從者皆恐。至滹沱河,候吏還白:「河水流凘,無船,不可濟。」秀使王霸往視之,霸恐驚眾,欲且前,阻水還,即詭曰:「冰堅可度。」秀笑曰:「候吏果妄語也。」遂前,乃令王霸護渡,未畢數騎而冰解。

《資治通鑒》的記載和《後漢書》大體一致,但是省略了冰面凝結的直接描寫,反而插入了王霸瞞騙劉秀的情節,可以看出,司馬光對此也是將信將疑的,削弱了劉秀身上的神祕主義光環,只是將其當作普通的異象來寫的。

有人可能會覺得在中古時期的史書中出現諸多帶有神祕主義色彩的記載很正常,比如帝王降世的異象、比如天子雲氣等等….

可問題是這些「神光照室、屋上盤龍」等記載都只是修史的慣例而已,是為了神化統治基礎,也是帝王受命於天思想的體現。

可戰爭這種具體的历史大事件的描寫,一般都是比較合乎現實邏輯的,很少會有怪力亂神的東西亂入其中。

而且,範曄是著名的無神論者,如果這些「神跡」都是毫無來由的話,範曄沒有必要去其附會在劉秀身上。

至於範曄為甚麼要這樣寫,可能是東漢時關於劉秀的傳說太多,一直流傳到兩晉南北朝時期,而範曄在搜集史料的過程沒有嚴格考證,直接把民間的一些傳說添了上去,故而可信度顯得有些不足。

 

3. 野性之力巨毋霸

新朝末年的戰場之上,敗在劉秀主角光環之下的,不僅有穿越者王莽,還有一位奇人,叫做巨毋霸,這個名字一聽就不同尋常,「巨無霸」這個詞語就是源自於這位奇人。

《後漢書》記載:

時有長人巨毋霸,長一丈,大十圍,以為壘尉;又驅諸猛獸虎豹犀象之屬,以助威武。自秦、漢出師之盛,未嘗有也。

 

巨毋霸身高一丈(約等於今天的兩米三),能夠驅使虎豹犀象等猛獸作戰,他被王莽招入軍中,與綠林軍作戰。

在昆陽之戰中,劉秀召喚隕石將王莽的軍隊轟得潰不成軍,巨毋霸的野獸部隊也一敗塗地。

會大雷風,屋瓦皆飛,雨下如註,滍川盛溢,虎豹皆股戰,士卒爭赴,溺死者以萬數,水為不流。

從常理上來想,都能知道驅使虎豹來作戰是不可能的。

《史記》和《戰國策》中有田單利用火牛陣擊退燕軍的戰例。

《宋書》中也有了宗愨利用假獅子來擊退嶺南林邑的象兵部隊的記載。

但是將老虎、豹子等猛獸結成軍隊這是從未有過的。

如果硬要說有的話,也得追溯到上古時期的炎黃之戰。

 

《列子》最先記載了黃帝曾驅使虎豹豺狼作戰

黃帝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帥熊、羆、狼、豹、貙、虎為前驅,彫、鶡、鷹、鳶為旗幟,此以力使禽獸者也

《史記》也有類似記載

軒轅乃修德振兵,治五氣,蓺五種,撫萬民,度四方,教熊羆貔貅貙虎,以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

眾所周知,上古時期神人不分,當時的历史帶有濃鬱的神話色彩。

現在一般認為炎黃之戰中出現的各種猛獸只是並非是真正的猛獸,而是代表各個部族的圖騰,流傳到後世史官的筆下,就變成了是在驅使野獸作戰。

這種神話化的历史記載到了秦漢之後,就很少見了。

可《後漢書》中僅僅是《光武帝紀》這一章就出現了如此多的不合常理之處,昆陽之戰在範曄筆下,儼然有上古神魔之戰的風採。

 

其實《漢書 王莽傳》中也有著關於巨毋霸的記載,但是遠沒有《後漢書》這般叫人匪夷所思。

《漢書 王莽傳》中關於巨毋霸的記載

夙夜連率韓博上言:「有奇士,長丈,大十圍,來至臣府,曰欲奮擊胡虜。自謂巨毋霸,出於蓬萊東南,五城西北昭如海瀕,軺車不能載,三馬不能勝。即日以大車四馬,建虎旗,載霸詣闕。霸臥則枕鼓,以鐵箸食,此皇天所以輔新室也。願陛下作大甲高車,賁、育之衣,遣大將一人與虎賁百人迎之於道。京師門戶不容者,開高大之,以視百蠻,鎮安天下。」博意欲以風莽。莽聞惡之,留霸在所新豐,更其姓曰巨母氏,謂因文母太後而霸王符也。徵博下獄,以非所宜言,棄市。

在《漢書》中,巨毋霸雖然仍然是一副高大威猛的糢樣,但是並沒有說他能夠驅使野獸作戰,而且王莽也並未將其投入戰場,反而將推薦巨毋霸的韓博下獄誅殺。

因此《後漢書》中關於巨毋霸的描述,可能也是後人誇張了。

不過,雖然巨毋霸在史官這裡的分量不重、且記述多有沖突之處,但是這樣一個人物卻深受小說家的喜愛。

比如《東漢演義》中的巨毋霸,就是一名數一數二的猛人,地位大概相當於《三國演義》中的典韋、許褚。

4.呼風喚雨陸法和。

如果說要在古代戰爭裡找一個最神棍的軍事將領,莫過於南北朝時的陸法和了。

《三國演義》裡的諸葛亮被魯迅評為「多智而近妖」,但在陸法和面前,也只能算是個凡人。

 

陸法和是梁末時的一個僧人,隱居於江陵,時逢侯景之亂,他也因此而入世,聚集八萬蠻族子弟攻打侯景部將任約。

當時江陵之地神祠很多,民眾喜好向其祈禱,但自從法和軍出發,那些神靈再也不靈驗了,人們都認為這是因為神靈都隨同陸法和出徵去了。

《北齊書第三十二卷》

江陵多神祠,人俗恆所祈禱,自法和軍出,無複一驗,人以為神皆從行

如果你看到這裡還覺得捕風捉影的話,可李百藥關於具體戰役的描寫簡直匪夷所思了。

戰鬥在江上進行,陸法和準備用火船攻擊任約的軍隊,但當時的風向不對,陸法和只是拿起白羽扇扇風,風向隨即便發生逆轉。

遂縱火舫於前,而逆風不便,法和執白羽麾風,風勢即返。

小說中的諸葛亮借東風還需要築壇施法,可陸法和只是隨手扇了扇風,便瞬間改變了風向,史書比小說還要離奇誇張。

然而更誇張的還在後面。

任約的軍隊看到陸法和的軍隊在水面上行走,紛紛潰散,嚇得跳入水中。

約眾皆見梁兵步於水上,於是大潰,皆投水而死。

小說都不敢這麼寫的。

 

除了直接描寫陸法和在戰場上呼風喚雨和水面行走之外,《北齊書》中還記載了陸法和的未卜先知的超能力。

他預言到了任約的藏身之地、預言到了任約不會被湘東王蕭繹處死、預言到了蕭紀會從蜀地入侵、預言到了諸葛亮在白帝城中埋下了弓箭箭簇、預言到了周武滅佛等諸多历史事件。

甚至向烏龜傳授佛法的故事都有。

可以說是奇幻至極了。不過在《資治通鑒》、《梁書》、《陳書》中,陸法和身上的神話色彩就有所削弱了,變成了大致如姚廣孝一般的人物。

至於發生在陸法和身上的種種異象,應該當不得真(畢竟李百藥喜歡寫怪力亂神,比如北齊文宣帝高洋)

但如果說全部都是編造,倒也不大可能(陸法和是著名高僧,關於他身上的種種神跡,可能是他的弟子門人口頭流傳下來的),至於說幾分真幾分假,就不得而知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