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聞冷語——《酉陽雜俎·廣知卷》下

前世

文:蟲離先生

在唐朝被認為是冷知識的冷知識。

二十一.鬼書

鬼書有業煞,刀鬥出於古器。

世間所見的「鬼體書」只有當年京口死屍身上的四個字;「刁鬥體」則是由古器演化而來。

▶鬼書:《古今法書苑》:「宋元嘉中,有人京口震死,臂有霹靂諸書四字,四字雲「業緣所殺」,斷作鬼書」。南朝宋,有人在鎮江一帶遭雷殛而死,死者臂膀上發現四個大字,寫著「業緣所殺」(為業報所殺,業報,佛家謂因果報償),時以為「鬼書」。所以,這頂多屬於獵奇逸聞,算不得一種書法字體。

▶刁鬥:古代行軍用具。鬥形有柄,銅質,白天用作炊具,夜間擊以巡更。

「鬼書有業煞,刀鬥出於古器」這句話出自南朝梁書法家庾元威的文章《論書》,為唐代書法家張彥遠收錄在書法理論輯錄《書法要錄》中,原句是「鬼書惟有業殺,刁鬥出於古器」是介紹「百體書」——當世一百種書法字體的一句前綴:

「齊末王融圖古今雜體有六十四書……湘中王遣沮陽令韋仲定為九十一種,次功曹謝善勛增其九法,合稱百體,其中以八卦書為一,以太極為兩法,徑丈一字,方寸千言,大上止傳可爾。鬼書惟有業殺,刁鬥出於古器,爾馵(後左蹄白色的馬)由乎內典。散隸露書,終是飛白。意謂此等並非通論,今所不取。」

所謂百體書,有兩個版本,一是《論書》作者庾元威為蕭梁宗室、以楷書隸書著稱於世的「正階侯」蕭確所書十扇屏風上使用的百體書;一是「湘中王遣沮陽令韋仲定為九十一種,次功曹謝善勛增其九法,合稱百體」。上面這段話,約略介紹的就是後一種百體書,庾元威認為,這種百體書大部分來自傳說,沒有甚麼實用價值,譬如「鬼書」只有業報所殺幾個字;「刁鬥」和「爾馵」這兩種字體,刁鬥由古器發展演化而來,爾馵出自佛門經卷;散隸和露書體,則屬於飛白書。他認為這些並非通論,所以不予採納。

下面這段,則是庾元威版本的「百體書」。

二十二.百體書

百體中有懸針書垂露書、秦王破冢書、金鵲書、虎爪書、倒薤書偃波書信幡書飛帛書籀書(一雲繆)、篆書、制書、列書、日書、月書、風書、署書、蟲食葉書、胡書、蓬書、天竺書、楷書、橫書、芝英隸、鐘隸、鼓隸、龍虎篆、麒麟篆、魚篆、蟲篆、烏篆、鼠篆、牛書、兔書、草書、龍草書、狼書、犬書、雞書、震書反左書行押書、揖書、景書、半草書。

庾元威的《論書》共列舉了一百二十種字體,段郎只是摘錄了一部分。譯文略。

▶懸針書:小篆的一種,講究「字必垂畫細末,細末纖直如懸針」,筆畫中的「豎畫」收筆銳如針鋒,故名。唐代張懷瓘《書斷》認為,這種字體首創於東漢扶風人曹喜。

新莽朝貨幣「貨布」字體即懸針書

▶垂露書:如懸針而勢不遒勁,阿那若濃露之垂(南北朝.王愔《古今文字志目》)。唐代書法家韋續在《墨藪》中指出,垂露書最早亦出自東漢曹喜手筆。

▶金鵲書:疑為「金錯書」,《墨藪》:「古之錢銘。周之皇府、漢之銖兩、刀布所制也」,可見是漢代及之前錢幣所用的銘文字體,應屬於篆書的一種。

新莽朝「金錯刀」,錢文書體可能即「金錯書」

▶倒薤書:小篆的一種,形似倒垂薤葉,上端方勁,末端尖銳。

▶偃波書:版書,狀如連文,故名。主要用於詔書、詔命(聖旨)。

▶信幡書:象蟲鳥之形,用以書幡信(傳遞命令的旗子),秦始皇書同文後,遺留下來的八種古字體之一(《古今文字志目》)。

▶飛帛書:即飛白書,東漢書法家蔡文姬之父蔡邕,因見鴻都門工匠用掃帚粉刷宮牆有悟而創,多用掃把之類寫成,絲絲縷縷,筆畫中有大量空白。

▶籀[zhòu]書:傳說系周宣王太史籀創作,與大篆相似,流行於西周,是秦統一字體所用小篆的前身之一。

▶謬:繆篆,漢代摹制印章常用三種字體之一(繆篆、鳥蟲書和隸書,隸書多用於陪葬石印),王莽六書之一。筆勢由小篆的圓勻婉轉演變為屈曲纏繞,具綢繆之義,故名。

▶署書:秦朝保留的八種書體之一,多用以題寫門額。

▶天竺書:大約即梵文,《墨藪》:「梵王所作」。

▶芝英隸:芝英,原指一種瑞草,這種字體行於戰國時期,秦統一六國後失傳。

▶鐘隸:三國時鐘繇的隸書。

▶麒麟篆:魯哀公十四年,「西狩獲麟」,獵獲到一頭麒麟(大約弄死掉了),孔子哭泣:「吾道窮矣。」從此春秋絕筆。據《墨藪》,孔子雖然萬念俱灰,孔門弟子卻還沒有放棄追求政治理想,有弟子為魯哀公紀錄祥瑞,所書即「麒麟篆」。

▶震書:即上一則的「鬼書」。

▶反左書:左手反寫的書體,自成家法,盛於六朝,很快消亡。

▶行押書:行書的一種。

二十三.官方字體

召奏用虎爪,為不可學,以防詐偽。誥下用偃波書。謝章、詔板蜹腳書節信用鳥書。朝賀用慎書,一曰填。亦施於昏姻。

尚書臺上奏用虎爪書,下發誥令用偃波書,此二者皆禁止民間學習,以防作偽。詔書和謝表,常用蜹腳書。符節證明文件用鳥書。朝賀、婚禮用填書。

▶虎爪:官方字體,西晉摯虞《決疑要註》說:「尚書臺召人,用虎爪書,告下用偃波書,皆不可卒學,以防矯詐」。這兩種字體都是不能倉促練就的,大概也禁止民間隨意臨摹教習。

▶謝章:謝表,敬謝恩遇的奏章。

▶詔板:詔書詔令。

▶蜹[ruì]腳書:蜹,蚊子。

▶節信:與符節配套的證明文書。

▶慎書:填書,也稱填篆,因字體間架滿密,故名。

二十四.西域文字

西域書有驢唇書蓮葉書節分書大秦書、馱乘書、牸牛書、樹葉書、起屍書、石旋書、覆書、天書、龍書、鳥音書等,有六十四種。

這一段列舉的諸種文字,多見載於一部古老的佛教典籍《Lalitavistara Sūtra》(《方廣大莊嚴經》),共有六十四種,稱為「六十四書」。其中有些可能只是神話,有些則的確存在過。譯文略。

▶驢唇書:即佉盧文字(Kharosthi),全稱(音譯)叫作「佉盧蝨底文」。古印度神話有一位「驢唇仙人」,名字就叫佉盧蝨底,生來驢臉人身,嬰兒時為母親丟棄,但以福力之故,懸於空中不墜,為神仙救起,帶進大雪山哺育,苦行修道,成為仙人。相傳該文字即此仙人創制,故名驢唇書。佉盧文字起源於古代犍陀羅,是公元前3世紀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時期的文字。爾後傳播向中亞廣大地區,成為絲綢之路上重要的通商語文和佛教語文,曾經在印度西北部、巴基斯坦、阿富汗一帶廣泛通用。公元3世紀,也就是大約東漢末年,伴隨著貴霜王朝的日趨瓦解,貴霜難民遷入塔裡木盆地,佉盧文開始向於闐、鄯善等地傳播,到7世紀左右漸漸消失。佉盧文可能是在波斯人統治犍陀羅期間,從阿拉米字母(Aramaic alphabet)演變而來,但是沒有發現這種演變的確鑿證據。佉盧文字同印度的婆羅米文字出現時間相近,但婆羅米文字在印度和東南亞有許多派生文字,佉盧文卻沒有甚麼後繼文字遺存,以致於最後被婆羅米文字取代。佉盧文使用時正是佛教發展時期,許多佛經使用佉盧文記錄,並通過絲綢之路向中亞和中國西部流傳。

新疆塔裡木盆地發現的佉盧文手稿殘卷

▶蓮葉書:富沙迦羅仙人說書(Pushkarasarin),疑似以6世紀犍陀羅一位統治者的名字命名的文字。

▶節分書:中國古稱「阿迦羅書」(Anga Lipi),是印度古王國「鴦伽國」(瞻波國)的通行語言。鴦伽古國大約於公元前1100年到公元前500年左右存世,疆域包括今天印度的比哈爾邦、賈坎德邦和尼泊爾國東南部平原地區。

▶大秦書:大秦,即羅馬帝國。但中國古文獻所言大秦,常指近東一些國家,故此處未必即指羅馬文字。

二十五.秦始皇掘斷金陵城

胡綜博物,孫權時掘得銅匣,長二尺七寸,以琉璃為蓋。又一白玉如意,所執處皆刻龍虎及蟬形,莫能識其由。使人問綜,綜曰:”昔秦皇以金陵有天子氣,平諸山阜,處處輒埋寶物,以當王氣。此蓋是乎?”

胡綜認得很多東西,孫權當政的時候挖出過一只銅匣,長二尺七寸,琉璃為蓋,匣中藏有白玉如意,手柄鐫刻龍虎及蟬紋,無人能識。孫權使人問於胡綜,胡綜說:「昔日秦始皇以金陵有天子氣,乃削平山嶺,處處埋藏寶物,壓勝王氣,此物必是其中之一。」

▶胡綜:183-243,豫州汝南固始人(河南固始縣),幼年隨母避難江左,入孫策府,伴孫權讀書,孫權主政後屢得擢升,封都鄉侯,历侍中、偏將軍。

▶金陵有天子氣:《史記·高祖本紀》可能是該說的最早版本——「秦始皇帝常曰「東南有天子氣」,於是因東游以厭之」;《晉書》則說「始秦時望氣者雲「五百年後金陵有天子氣」,故始皇東游以厭之,改其地曰秣陵,塹北山以絕其勢」,時間、地點更詳盡了,據說秦始皇為了這句預言挖斷北山,以絕其勢,挖出來的大溝就是後來的秦淮河,又處處埋藏寶物,以壓制天子之氣。按,秦始皇五百年後,約是西晉末期,難道所謂天子氣就是司馬睿衣冠南渡?那麼東晉之所以孱弱萎靡,看來是秦始皇當年大肆破壞金陵城風水造成的了,若非秦始皇當年到處瞎挖瞎埋,東晉朝廷的風水完好無損,說不定能反擊回北方(狗頭)。

▶山阜:山嶺。

胡綜是很會講話的,說金陵有王氣,相當於說:「孫總,您這個地方風水好!您看,秦始皇都害怕這裡的帝王之氣,可見咱們這地兒有多屌!現在彈壓王氣的這個如意已經挖出來了,正是孫總您的大運來了啊!」現在你打扮成個神棍去跟哪個迷信的老總說他們公司位置風水好,他們家風水好,他們也愛聽。

二十六.緘口石人

鄧城西百餘裡有穀城穀伯綏之國。城門有石人焉,刊其腹雲”摩兜鞬,摩兜鞬,慎莫言”,疑此亦同太廟金人緘口銘。

穀城位於鄧城以西百餘裡處,《左傳》提到的穀伯綏的穀國就在這裡。城門前有石彫人像,石彫肚子上刻著「摩兜鞬,摩兜鞬,慎莫言」,這句話,大約就是當年孔子在太廟所見的金人緘口銘。

▶鄧城:今湖北省襄陽市樊城區西北,西周封鄧國治,為楚滅,置鄧縣,唐貞元年間改鄧城縣。本段可能出南朝宋盛弘之的《荊州記》(地方志,多錄地理、民俗、物產、典故等,已亡佚),《酉陽雜俎》的書名即來自該書。

▶穀城:今湖北襄陽穀城縣,周時分封穀國,隋用「穀城縣」名。

▶穀伯綏:嬴綏,春秋初穀國國君,「伯」是爵位。

▶摩兜鞬:也作摩兜堅(元末明初《輟耕錄》),古人常引此典為座右銘、戒條,以為慎言之警。然則「磨兜堅」是甚麼意思呢,清代《詁經精舍五集》提出了兩種考證:①兜鍵,即肚兜,引申為肚子,摩挲著肚皮,形容謹慎發言;②磨兜堅是梵語,指妙吉祥菩薩,取吉祥慎言意,與《易》所謂「吉人之辭寡」,孟子「言無實不祥」通。

▶太廟金人:指《孔子家語》及西漢劉向的《說苑·敬慎篇》記錄的《黃帝銘》六篇之一《金人銘》:「孔子之周,觀於太廟。左陛之前,有金人焉。三緘其口,而名其背曰:古之慎言人也,戒之哉!無多言,多言多敗;無多事,多事多患……巴拉巴拉」嗯,孔子來太廟參觀考察,臥槽!這是啥!甚麼鬼!一個金人!嘴還貼著三條膠布,孔子的興致來了,sm?正打算後入,發現背上一坨字,寫道:這是古代一個不大舌頭,不瞎逼逼的同志,你們要像他學習,別多說話,禍從口出;別多事,多事招敗。告誡觀者謙恭退讓,大智若愚,時稟臨淵履薄之心,庶幾方是持盈保泰之道。

二十七.裝逼四重奏

历城北二裡有蓮子湖,周環二十裡。湖中多蓮花,紅綠間明,乍疑濯錦。又漁船掩映,罟罾疏布,遠望之者,若蛛網浮杯也。魏袁翻曾在湖醼集參軍張伯瑜諮公,言:”向為血羹,頻不能就。”公曰:”取洛水必成也。”遂如公語,果成。時清河王怪而異焉,乃諮公:”未審何義得爾?”公曰:”可思湖目。”清河笑而然之,而實未解。坐散,語主簿房叔道曰:”湖目之事,吾實未曉。”叔道對曰:”藕能散血,湖目蓮子,故令公思。”清河嘆曰:”人不讀書,其猶夜行。二毛之叟,不如白面書生。”

濟南市北的「鵲山湖」,從前叫「蓮子湖」,湖很大,周環二十裡,湖面多植蓮花,紅綠相間,波光瀲灧有如錦緞。文人雅士們吃飽了撐的,就喜歡泛舟湖上——春波碧蓮,曉荷深處,相對吹牛逼。

南北朝的北魏末期,濟南市長袁翻在蓮子湖上請一群達官貴族喝酒。這個袁翻很有才,史稱「一時之才秀」,宴會上舌燦蓮花,侃侃而談,甚麼話都能接上卯。

吹得正熱鬧,服務生妹紙上了一道「血羹」,就是動物血做的羹湯。做這種羹,要加藕粉(當時認為藕能散血),血才能打散,做出來的血羹才地道。有個客人就問袁翻:「袁大人,為何我們家做血羹,老是做不成?」

袁翻說:「加「落水」則必成。」

「落水」是啥?那個人似懂非懂的,尷尬的點點頭,沒好意思再問。

席上還坐了位開府在濟南的王爺,也沒聽明白,問:「您剛才說加啥?」

袁翻說:「加「湖目」。」

???

王爺露出禮貌而欣慰的微笑,其實一腦門子問號,心裡咬牙切齒:「說的啥玩意兒?我去你大爺的你個小J8市長裝甚麼逼啊!說清楚點能死??吃個飯聊個天而已,你特麼打個錘子機鋒啊!」但終究沒罵出來,而是擺出了一副「原來如此,我懂了」的表情。

飯一吃完回到家,王爺就憋不住了,找來府上最有學問、專門管文書的主簙問:「他媽的剛才吃飯的時候那個姓袁的到底說了些啥?甚麼洛水、湖目?」

主簙說:「「湖目」就是蓮蓬。」

經那主簙細細解釋,王爺才恍然大悟,原來袁翻借用典故,在一句話裡藏了四層玄機:

首先,袁翻說血羹裡加「落水」,而王爺以為是「洛水」,從一開始就完全搞錯了理解方向;

第二,「落水」代指落在水裡的根,也就是藕,這相當於一個簡短的字謎。本來起先的提問者沒有追問,事情到這裡可以結束了,但由於王爺沒聽明白多問了一句,給了袁翻繼續裝逼的機會;

第三,袁翻說的「湖目」,湖之目,指的是蓮蓬,但是王爺還是完全無法理解;

第四,既然不知道湖目指蓮蓬,那麼當然無法由蓮蓬推理到「藕」了。

袁翻繞了個波瀾壯闊的大圈子,裝了個四層夾心逼。

如果把袁翻換成個實誠人,人家問:「我的血羹為啥做不成?」實誠人答:「加藕粉。」清晰明白,對話就可以結束了。可是作為「才學擅美」的袁翻,怎麼能放過這樣一個大好的裝逼四重奏機會。

王爺聽了主簙的解釋,倒是挺佩服袁翻的,說:「人不讀書,猶如夜行,睜眼如盲。可笑我這個皓首老叟,還不及白面書生。」

袁翻後來入朝作了中書令,極得掌權的靈太後賞識,著實風光了一陣。沒過多久,爾朱榮提兵入京,一場「河陰之亂」,袁大才子慘死在兩千鐵騎屠刀下。

所以說,一切裝逼都是紙老虎,只有槍桿子是真牛逼。

▶蓮子湖:今名「鵲山湖」、鵲山水庫,在濟南市市中區正北。

▶濯錦:蜀中產華美織錦,這裡形容水波瀲灧掩映的荷花宛如錦緞。

▶罟罾[gǔ zēng]:漁網。

▶蛛網浮杯:杯通秠,麩皮意,蜘蛛網上浮著麩皮。

▶袁翻:北魏孝明帝朝重臣,深得掌權靈太後器重,被贊為「袁尚書,朕之杜預(西晉初肱骨之臣,滅東吳主持之一,明前唯一同列文廟武廟者,據說一次醉酒,有侍衞目睹他化成巨蛇)」,引得滿朝羨豔。官至都官尚書(刑部尚書)、中書令。宣武帝(499-515在位)時,作過齊州刺史,治濟南。武泰元年(528年),爾朱榮為推翻靈太後發起河陰之變,攻克洛陽,溺死靈太後,挾孝莊帝詔百官集合祭天,然後盡數屠戮,袁翻也在其中,未能幸免。

▶醼集:宴飲聚會。

▶參軍:錄事參軍,本是公府官職,掌錄眾曹文簿、舉彈善惡,後州郡亦置,與主簙相類,屬於低級佐官。

▶血羹:動物血做的濃湯/糊,毛血旺之類菜餚的前身。

▶清河王:世襲的王爵,此處指元懌(487-520),袁翻任齊州刺史時元懌正在齊州任上。當然,不能排除袁翻高升後重游故地,那就不得而知了。

▶湖目:蓮子,因為長得像眼睛而得名。

▶主簿:各級主官下屬負責掌管文書的佐吏。

▶二毛:黑白兩種顏色的頭髮,指年邁之象。

二十八.荀勖尺

主客陸緬謂魏使尉瑾曰:”我至,見雙闕極高,圖飾甚麗。此間石闕亦為不下。我家有荀勖尺,以銅為之,金字成銘,家世所寶此物。往昭明太子好集古器,遂將入內。此闕既成,用銅尺量之,其高六丈。”瑾曰:”我京師象魏,固中天之華闕,此間地勢過下,理不得高。”魏肇師曰:”荀勖之尺,是積黍所為,用調鐘律,阮鹹譏其聲有湫隘之韻。後得玉尺度之,過短。”

梁國主客陸緬對東魏大使尉瑾說道:「向年某到過鄴城,貴國宮闕的確很高,圖紋亦複繁麗,跟我國的宮闕簡直不相上下。某家藏有一把荀勖銅尺,上鐫金字銘文,此某家傳之寶。當年昭明太子喜歡收藏古物,某遂獻與太子了。宮闕築成後,以該銅尺丈量,量得總高六丈。」

尉瑾不信道:「我國京城的宮闕,乃「中天之華闕」也,貴國地勢低窪,恐怕宮闕高度不能與我國的相比。」

另一個東魏使臣肇師補充道:「尉大人所言甚是,那荀勖之尺,是靠排列黍米定制而成、用來調準音律的,且不說拿來丈量長度是否合適,當年這東西調出來的樂器,為阮鹹譏刺聲韻有如水溝,後來得古周玉尺(標準尺)一比,荀勖尺果然過短。既然荀勖尺的量度短於標準尺,那麼荀勖尺量得的數據,當然也是偏短的了,所以貴國的六丈宮闕,按照標準尺丈量,大概是不到六丈的。」

這次折沖,所爭的是本國的宮闕高度,宮闕是宮廷的臉面,也就是國家的臉面,雙方各自辯稱是自家的宮闕更高些。對話的發生時間,很可能是武定三年,即公元545年。首先,《魏書·孝靜紀》有載「武定三年冬,尉瑾使蕭衍」;第二,陸緬曾於大同九年(543年)出使東魏,而在這段對話中,陸緬提到了自己曾到過鄴城,可知時間當在543年之後、550年之前(550年北齊取代東魏建國);公元548年,侯景之亂,兩國外交大臣不大可能還有這樣輕松的心態東南西北的扯犢子,所以進一步推測,時間可能在543-548年之間,極有可能就是《魏書》所載545年的出訪。

▶主客:典客類禮部官職,初設定於漢成帝朝,負責接待外賓等外交事務,唐稱「主客郎中」、「司藩」。

▶陸緬:生平不詳,曾為「通直常侍」,在梁大同九年(543年)出使東魏。

▶尉瑾:東魏、北齊兩朝為官,娶得東魏高歡謀士司馬子如的外甥女,憑借裙帶關系擢中書舍人,累遷禮部尚書。心胸狹隘,徇私護短,史書有「閨門穢雜,為世所鄙」的考語。

▶鄴:今河北臨漳縣,也包括河南安陽縣一部分。先後作為曹魏、後趙、冉魏、前燕、東魏、北齊六國王都。北周末,楊堅為防止城市被尉遲迥利用,付之一炬,鄴城始遷往安陽。

▶荀勖[xù]尺:荀勖發明的用以制定樂律的度尺。相傳黃帝命伶倫造律之尺,「一黍之縱長,命為一分,九分為一寸,共計八十一分為一尺」,是為律尺;黍粒橫排,則百粒為一尺,相當於縱黍八十一粒。荀勖,西晉開國功臣,早從曹爽,曹爽被闔家抄斬後歸附司馬氏,曾勸阻司馬昭派殺手行刺蜀後主劉禪。西晉立國,封濟北郡侯,授中書監,領著作事,與賈充共掌律令編訂。由於這層關系,賈充將要遭政敵排擠外放戍邊之際,荀勖一手導演了黑而醜短的賈南風入主東宮為太子妃的操作,中國历史第一醜皇後就此橫空出世,賈充遂得以留任中央。荀勖精通音樂,他考校音律,發現三國時的標準八音不和,上奏請重新修訂。彼時觀點認為,音律為萬事之本,黃鐘律呂的長度也就是長度計量的基準。尺度計量和音律協調兩件事密切相關,要校正音節,需要先確定樂器尺寸,精確尺寸的樂器才能奏出準確的音調,故古尺有律尺、樂尺之名。荀勖認為八音不和的根本原因是樂器尺寸與最理想的標準尺寸存在誤差,所以調音先定尺。他以黃鐘律的管長為準,以累黍為法制定的新尺就是荀勖律尺,這一尺度比當時(後漢至魏用建武銅尺)所用短四分,據他說,荀勖尺實際上是恢複了失傳的古尺,所以荀勖尺又稱晉前尺。不過,荀勖尺並沒有被用於度量衡,而是僅僅用在了音樂領域,因此,從荀勖尺後,用來測量長度的尺和校準音樂的尺被分開,各行其是。據說這把尺後來落到了祖沖之手裡,又輾轉被李淳風得到。荀勖見識不凡,道左聽聞牛鈴聲,贊為標準音,後來主持修訂音律,遍徵全國牛鐸,終於在趙地找到了當年聽到的牛鐸,牛鈴聲成為了他制定音律標準的參考。有一次,荀勖陪皇上進膳,君臣正瞎聊,荀勖突然拿筷子一指,說燒這些菜所用的柴來自木輪車的車腳。皇帝聽的莫名其妙:你咋知道?荀勖說不信陛下問問禦廚,皇上派人一問,果然如是。可見這廝感官極其敏銳(出南宋《能改齋漫錄》)。

▶金字成銘:荀勖尺上的銘文:「晉泰始十年,中書考古器,揆校今尺,長四分半。所校古法有七品:一曰姑洗玉律,二曰小呂玉律,三曰西京銅望臬,四曰金錯望臬,五曰銅斛,六曰古錢,七曰建武銅尺。姑洗微強,西京望臬微弱,其餘與此尺同。」

▶昭明太子:蕭統,501-531,梁武帝長子,三十一歲時,乘船摘芙蓉落水受傷而死,諡昭明。他主持編纂的《昭明文選》,是我國現存最早的詩文集,也是我國文學史上編選最早的一部文學總集。《昭明文選》在中國文學史、尤其唐宋文學界享有極高的地位,對《文選》的註釋與研究,甚至曾經發展成一項專門學問——文選學。唐代詩書之家,家家有《文選》,像李德裕自稱家不蓄《文選》,那是絕少的例外。唐代流行這樣的話:”《文選》爛,秀才半”,可見《昭明文選》對唐代文學的影嚮何其深遠。

▶象魏:闕,宮廷之門。

▶中天之華闕:出班固《西都賦》「樹中天之華闕,豐冠山之高堂」,中天:天空天頂。

▶阮鹹:竹林七賢之一,阮籍的姪子。極工音律,脫略行跡,常與豬同盆飲酒共醉。

▶湫隘:低窪狹窄。

▶後得玉尺度之,過短:出《世說新語》。阮鹹和荀勖是兩位頂級音樂巨匠,世稱荀勖為「暗通」,稱阮鹹為「神通」,那自然是阮比荀高明了。但是阮鹹這種人不擅為官,所以官作的不及荀勖高。荀勖主持演奏時,群賓嘆賞,滿座叫好,唯獨阮鹹不置一詞,加上蜚短流長,世人暗、神之論,荀勖覺得阮鹹雖然緘默,實際上心裡瞧不起自己,於是找個茬將阮鹹外放,圖個眼不見為淨。荀勖對於世人的評定,其實是不服的,這很正常——樂律這個東西主觀性太強,兩人伯仲之間,委實難見高下。直到有一天,有農人耕地掘得一把玉尺,據考是周朝的正尺。而荀勖的工作核心正是恢複古尺,找的就是這個已經失傳的尺度。荀勖拿周玉尺跟自己的兩相一比,他引以為豪的荀勖尺短了一黍之距,始知自己未達登峰造極的境地。當然,這則傳說可信度有待評估,首先周之玉尺真贗不知,其次荀勖仕途頗以結黨營私遭後人詬病,這個故事正是對他胸襟仄隘不能容人的諷刺,《世說新語》揚阮抑荀,多半還是代表了當時清流的政治品格審美觀。

二十九.死神星

舊說不見輔星者將死,成式親故常會修行裡,有不見者,未周歲而卒。

老話說,看不見輔星是將死之兆。在下幾個親戚曾在修行裡聚會,閑得無聊玩起了觀測輔星的游戲,幾個目力不濟看不到的,沒過一年都死了。

▶輔星:大熊星座80,是北鬥七星位於勺柄的第二顆星——開陽星的伴星,星等3.95,距地球81.15光年。開陽星其實由七顆聚星組成,但只有兩顆目力可見,且黯淡不易辨識,古代阿拉伯人曾將輔星作為目力測試的標準,據說需要有裸眼1.5的目力(未考證)才能看見。那麼能看見這顆星的人應該不多,這……這是詛咒近視的同學,還是望遠鏡的廣告?親戚們圍在院子裡吃烤串兒,酒酣耳熱之際聊起這個測視力的玩意兒,提議玩一玩,結果不測還好,一測死了好幾個,真晦特麼氣。不看沒事,看了看不見就會死,媽蛋反正我是不會去看的。所以說,沒事別仰望星空了,會死人的。

吶,我把輔星標出來,大家都能看見,這樣詛咒就解除了

▶修行裡:段郎家所在的小區。

三十.星相之兇

相傳識人星不患瘧,成式親識中,識者悉患瘧。又俗不欲看天獄星,有流星入,當被發坐哭之,候星卻出,災方弭。《金樓子》言:”予以仰占辛苦,侵犯霜露,又恐流星入天牢。”方知俗忌之久矣。

相傳能在夜空中辨認出老人星,就可以獲得瘧疾BUFF。然而在下很多親戚都能辨認出老人星,結果都得瘧疾了。老話還說,不讓看天獄星,倘或見到有流星飛入天獄星中,要披散頭髮坐下放聲大哭,一直哭到流星飛出,才能禳除災禍發生的隱患。《金樓子》有載:「占星披霜沐露,還須堤防看到流星飛入天牢等不吉之象,誠十足辛苦哉!」由此可見,這種避忌自古有之。

▶人星:老人星,船底座α,距太陽系310光年,亮度在恆星中僅次於天狼星,全天第二亮恆星,又叫南極星或壽星,光度為太陽的16000倍。

▶天獄星:即天牢,位於紫薇垣,又稱貫索,主牢獄。

▶《金樓子》:梁元帝蕭繹禦撰(蕭氏一族都極具文採),經史子集中屬於子部(諸子雜家),原作十卷,今只六卷殘本存世,書中論历代興亡之跡。同很多位高權重者編撰書籍主要是依賴門客幕僚、召集俊士的合作編纂不同,蕭繹作此書基本出於親力親為,他也因此譏諷呂不韋將門客合著《呂氏春秋》的功勞攬在自己頭上。蕭繹工書善畫,一生著述鴻富,精釋門、鹿鶴、人物畫像,以文、書、畫並當世三絕。下筆成章,出言為論,才辯敏速,冠絕一時。侯景之亂時,蕭繹並沒有積極靖難,及都城被破,投附西魏。王僧辯、陳霸先平定侯景,捧蕭繹為帝。蕭繹登極後,大肆誅戮手足。公元554年,西魏於謹、宇文護引軍南下,時蕭梁僅據彈丸之地,已然風雨飄搖,未幾,江陵陷落。蕭繹一腔怨怒,全部發洩在留給他身後僅有聲譽的文學上,說今日亡國,只怪當年沉溺讀書,乃盡焚古今圖書十四萬部,乘馬出門降魏,末了回顧一眼殘破的江陵城,抽出長劍砍擊城門,恨聲嘆道:「蕭世誠一至此乎!」最終作為南冠之客,死在了西魏。蕭繹有發妻徐妃,放誕不羈,同蕭繹略顯拘迂的文客性子不太相合,隨著年老色衰,相看兩相厭,二人交惡。蕭繹眇一目(瞎了一只眼睛),徐妃嘗為半面妝諷之,越發受冷落,後來有淫行流出,被蕭繹投井處死,典故「徐娘半老」,所指正是這位徐妃。蕭繹恨極了徐妃,在她死後多年,觸景生情作《蕩婦秋思賦》緬懷亡子時,仍然忍不住痛罵惡婦。

▶侵犯霜露:披霜沐露,形容觀測天象時的辛苦。今本《金樓子》沒有這句話(或為佚文)。關於中國古代對流星的不吉印象,請見:蟲離先生:血災和最強惡魔-天狗傳說

三十一.刺虎

荊州陟屺寺僧那照善射,每言光長而搖者鹿,帖地而明滅者兔,低而不動者虎。又言,夜格虎時,必見三虎並來,挾者虎威,當刺其中者。虎死威乃入地,得之可卻百邪。虎初死,記其頭所藉處,候月黑夜掘之。欲掘時必有虎來吼擲前後,不足畏,此虎之鬼也。深二尺,當得物如虎珀,蓋虎目光淪入地所為也。

打一頭老虎,能爆不少好裝備。

荊州陟屺寺的僧人那照長於射獵,他有一次講起夜間辨認獵物的經驗,是根據野獸發亮的眼睛,若見林中有目光移動不定,多半是鹿;目光貼著地面閃爍的多半是兔子;目光低伏不動,則可能是虎。又說,夜間獵虎,必見三虎並肩而來,兩側的老虎並非真虎,而是「虎威」化生的影分身,不必理它,徑去攻擊中央那頭虎即可,那才是老虎真身。虎死後,虎威會沉入地下,挖出戴在身上,可辟百邪。老虎死時,標記出虎頭所枕的位置,待月黑之夜來挖,掘地兩尺,能挖出一種像琥珀一樣的東西,乃是老虎目光入地所化。挖掘之時,必有虎咆哮奔躍而至,毋庸驚慌,這只是老虎的鬼魂而已,沒有戰鬥力。

▶陟屺寺:在江陵縣東北,始建於南北朝梁。

▶挾者虎威:兩側二虎是虎威,虎威,據本書《廣動植卷》,是一種生長在虎身上,類似虎骨的東西。唐朝和尚尚未有恁多清規戒律,百丈清規問世前,僧侶是一種逍遙快活跳出三界的職業,喝喝茶、讀讀經書,膽子大的打打獵,免賦稅徭役、吃得飽睡得好、死了還能進極樂世界,指不定混個羅漢位甚麼的,比作官的清閑,比經商的高雅,簡直百業莫比。

▶吼擲:咆哮奔躍。

三十二.風羽箭

又言,彫翎能食諸鳥羽。複善作風羽,風羽法:去三寸鑽小孔,令透笴,風渠深一粒,自括達於孔,則不必羽也。

還是那個陟屺寺的和尚,這次他向段郎傳授了一種暗器制法。

他說,彫羽能使眾鳥脫毛。他還擅制風羽箭,造此箭時,需在距箭桿末端三寸處打孔,使之貫通箭桿,從箭尾到小孔之間,刻數條一粒米深的通風槽,作為箭支射出後保持平衡之用,這樣的箭就是風羽箭,以風為羽,無須再用箭羽。

▶彫翎能食諸鳥羽:北宋《埤雅》:「(彫)毛能食諸鳥羽,如群錯草中有彫毛,必眾鳥毛羽自落地」——草叢中如有彫羽,百鳥經過時會出現羽毛脫落的現象,此所謂彫翎食鳥羽。

▶風羽:風羽箭,不用翎羽,以刻槽替代箭羽空氣整流器校準彈道作用的一種箭矢。不常用,有時會被作為翎羽匱乏時的備用,精準度應該不及羽箭。古人制箭之羽,首選彫翎,其次角鷹羽、鴟鴞羽,最次的是雁翎和鵝羽。羽毛在箭尾,起到空氣整流器的作用,一直到現代追擊炮彈和火箭的尾部的羽狀裝置,都是沿用該原理。風羽箭的制作,則是在距箭支尾端三寸處鑽一小孔,穿透箭桿,並在箭桿中開鑿一「風渠」直達尾端。箭矢射出後,空氣從小孔進入「風渠」,從尾端逸出,從而形成渦流,使箭體保持平衡,正直前行。今天宇航飛行器和洲際導彈上所用的空氣整流,安定彈體的方法,與風羽箭原理相似。這種箭在宋代有批量生產,又叫沒羽箭,大約也是《水滸傳》中擅長飛石的張清諢號之由來。

▶括:栝,箭桿末端。

▶笴[gǎn]:箭桿。

▶鎪:鏤刻,用金屬工具掏空木石。

三十三.九影

道士郭採真言,人影數至九。成式常試之,至六七而已,外亂莫能辨,郭言漸炬則可別。又說九影各有名,影神:一名右皇,二名魍魎,三名洩節樞,四名尺鳧,五名索關,六名魄奴,七名竈〈囗麼〉(一曰〈囗多〉),舊抄九影名在麻面紙中,向下兩字,魚食不記。八名亥靈胎,九魚全食不辨。

郭採真道士說,人最多可以有九條影子。在下曾經試過,最多只能看見六七條而已,再多的話,就漫漶不能辨識了。郭採真說,要逐漸增加光源,影子才能保持清晰可辨。他還說,這九條影子各有其名,影子之神(的名字),第一條叫「右皇」,第二條叫「魍魎」,第三條叫「洩節樞」,第四條叫「尺鳧」,第五條叫「索關」,第六條叫「魄奴」,第七條叫「竈x」(舊本子的九影之名寫在一張麻面紙上,後面兩個字,已被蟲嚙缺損),第八條叫「亥靈胎」,第九條(名字悉為蠹魚啃食,無可辨識)。

▶郭採真:蜀郡道士,本書多次出場,與段郎情篤。

▶益:增加。

▶舊抄九影名在麻面紙中:「舊抄九影名在麻面紙中,向下兩字,魚食不記」及「九魚全食不辨」兩句,可能系後人謄錄校勘時的筆記,非原著原文。

▶魚食:魚指「蠹魚」,衣魚科衣魚屬的一種無翅昆蟲,也是纓尾目(現獨立於衣魚目)衣魚科昆蟲的通稱,全世界約有100多種,俗稱蠹、蠹魚、白魚、壁魚、書蟲、冊蝦(潮州話)等。嗜食富含澱粉及糖的物品,如裝訂物、照片、糖。經常寄生在木櫃、紙箱裡,怕光,可用硼砂消滅(混合比例1:1的硼砂+砂糖)。古人常用蕓香草之類植物驅趕蠹魚,蕓香草有香氣,故藏書之家又稱「書香門第」。因為蠹魚蛀書,文人書生喜歡用來戲謔或自嘲,將同窗稱為「蠹魚友」。有篇《蠹魚蝕書》專諷夜郎自大的書獃子: 蠹魚蝕書滿腹,龐然自大,以為我天下飽學之士也。遂昂頭天外,有不可一世之想,出外游行,遇蜣螂,蜣螂欺之;遇蠅虎,蠅虎侮之。蠹魚忿急,問人曰:「我滿腹詩書,自命為天下通儒,何侮我者之多也?」人笑之曰:「子雖自命為滿腹詩書,奈皆食而不化者,雖多何用?」

三十四.影子的避忌

寶历中,有王山人,取人本命日,五更張燈相人影,知休咎。言人影欲深,深則貴而壽。影不欲照水、照井及浴盆中,古人避影亦為此。古蠼螋短狐、踏影蠱,皆中人影為害。近有人善炙人影治病者。

唐敬宗寶历年間,有位姓王的隱士,能在人本命日的淩晨五更天時,取燈火照人影,卜算休咎。據此人透露,人的影子以濃黑為佳,影子濃而黑,主人富貴長壽。

影子不宜投在水中、井裡和浴盆中,古時即有此忌。

過去認為,蠼螋、短狐、踏影蠱這些毒蟲,都能以毒質射影,致人中毒生病。而近來有人能通過炙灼影子替人治病,大約原理相通。

▶寶历:唐敬宗李湛年號,825-827。

▶本命日:本命日≠生日,而是與生日幹支相同的日子,譬如生於辛酉日,那麼辛酉日即本命日。

▶蠼螋[qú sōu]:常見的家蟲,尾部呈鉗狀,喜陰暗潮濕,無毒。從前認為該蟲的尿有毒,人沾之生毒瘡。

▶短狐:即蜮,又稱射工、射影、水狐。藏水中,能含沙射影(《搜神記》作含沙射人),中者生瘡,頭痛發熱,劇者死亡。怕鵝,鵝能食之。舊說欲解此毒,以鬼臼葉漬於苦酒,搗爛取汁,每次服一升,一日三次。

三十五.金剛之相

都下佛寺往往有神鳥雀不污者,鳳翔山人張盈善飛化甲子,言或有佛寺金剛鳥不集者,非其靈驗也,蓋由取土處及塑像時,偶與日辰王相相符也。
又言,相寺觀當陽像,可知其貧富。故洛陽修梵寺有金剛二,鳥雀不集。元魏時,梵僧菩提達摩得其真像也。

本則出《洛陽伽藍記》。

京都佛寺,往往有靈,鳥雀不敢污染。鳳翔隱士張盈,以飛行游化、卜算長生之術聞名,他說佛寺金剛塑像之所以鳥雀不集,並非有靈,而是塑像泥土,和當初施工的時間,恰好與五行幹支某種消長、生克相符而已。

他又說,觀察寺觀的佛像,可知該廟廟產貧富。舊時洛陽修梵寺有兩尊金剛塑像,鳥雀不落,北魏時,天竺僧人菩提達摩來華,見此彫塑,言其已得金剛本相,鳥雀畏憚,故不能落。

▶都下:京都。

▶鳳翔:今陝西寶雞鳳翔縣一帶,唐初為扶風郡,取「鳳鳴於岐,翔於雍」之意,改鳳翔府。

▶飛化甲子:飛化,飛行游化、修仙之術。唐《墉城集仙錄》:「(雲華夫人)名瑤姬,受徊風混合萬景煉神飛化之道」;甲子,代指卜算,或指時間,謂長生之術。

▶日辰:天幹地支。

▶王相:陰陽家以王(旺盛)、相(強壯)、胎(孕育)、沒(沒落)、死(死亡)、囚(禁錮)、廢(廢棄)、休(休退)八字與五行、四時、八卦等遞相配搭,以計算和標示事物的消長更迭。五行用事者為王,王所生為相,表示物得其時。漢.王充 《論衡·難歲》:「立春,艮王、震相、巽胎、離沒、坤死、兌囚、乾廢、坎休。王之沖死,相之沖囚,王相沖位,有死囚之氣。」漢.王符 《潛夫論·夢列》:「風雨寒暑謂之感,五行王相謂之時……故審其徵候,內考情意,外考王相,即吉兇之符,善惡之效,庶可見也。」汪繼培 箋:「《五行大義》雲:五行體休王者,春則木王,火相,水休,金囚,土死;夏則火王,土相,木休,水囚,金死;六月則土王,金相,火休,木囚,水死;秋則金王,水相,土休,火囚,木死;冬則水王,木相,金休,土囚,火死。」

▶當陽像:即佛像。佛教認為,佛是聖中至聖,王中之王,坐北朝南,故稱當陽。

▶菩提達摩:南天竺僧人,印度禪宗第二十八代祖師,中土禪宗初祖,南梁時來華,在江陵面晤梁武帝蕭衍。彼時禪宗未傳,梁武帝成見頗深,不能認可達摩,二人佛理抵啎,達摩出走北上,一葦渡江至北魏傳道,至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不發一言,徹悟而化,據說享年一百五十歲。

▶得其真像:金剛真相,相是事物本質表現於外的狀態,也就是這尊塑像具備了金剛神韻,冥冥之中建立了某種法力的傳導聯繫,鬼斧神工,以致於鳥雀懾於金剛之威而不敢近身。

誠如段郎言,佛寺往往有鳥雀不污者。《廣異記》載,婺州(浙江金華)開元寺有二金剛像,鳥雀不敢近,疾病者禱之輒驗,世稱其靈。開元年間,婺州州判司在寺廟門樓上搞團建喝酒,眾人皆言金剛在此,不可褻瀆,一人被酒笑道:「泥胎而已,何懼之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忽雲昏電掣,既風且雷,酒肉飛揚,眾人眼目為風沙所迷,良久天晴,視之,適才恥笑者為曳出樓外數十丈而震死。

三十六.龍血琥珀

或言龍血入地為琥珀。《南蠻記》:”寧州沙中有折腰蜂,岸崩則蜂出,土人燒治以為琥珀。”

有人說龍血滲入地下,則化為琥珀。《南蠻記》載錄了一種可以煉化琥珀的蜂類:雲南寧州沙土中有一種折腰蜂,當河岸崩塌,這種蜂就會暴露出來,當地人捕之以煉制琥珀。

▶《南蠻記》:又名《蠻書》、《雲南志》、《雲南記》、《雲南史記》、《南夷志》、《南蠻志》等,晚唐人樊綽著,記載南詔史事,屬於地方史。樊綽曾任安南經略使蔡襲的幕僚。當時唐懿宗與南詔世隆皇帝頻起戰事,樊綽受命考察南詔情況,匯記成本,遂成此書。鹹通四年(863),南詔軍複進,交趾失陷,經略使蔡襲戰死,闔家遇難,樊綽在城破之際帶印信逃脫,游渡富良江,僅以身免,唐軍退守嶺南。就在這一年,段郎逝世。鹹通七年(866)高駢出拜安南都護,大破南詔軍,安南複克。此後南詔國力損耗極劇,不再進犯唐境。樊綽逃生後被任命為夔州都督府長史。

▶寧州:今雲南省玉溪市華寧縣寧州鎮。

▶土人燒治以為琥珀:這裡可能指蜂蠟——工蜂蠟腺的分泌物,取蜜後的蜂巢入水煮化,濾去雜質,冷卻可得凝結的蜂蠟,通常呈黃色,再經加工提純得白色。能入藥,主斂瘡、生肌、止痛、燒燙傷,內服治療慢性蕁麻疹(並不好吃)。也可以制成蠟燭,公元前三世紀左右,歐洲人也開始使用蜂蠟制造蠟燭。在中國,宋代之前,蠟燭產量較低,是奢侈燈具。先秦時的燭是 「以葦為中心,以布纏之,飴密灌之,若今蠟燭。」植物油脂用於燃料照明的使用比動物油脂更早,《楚辭》有蘭膏明燭之說,膏就是動物油。秦始皇死後,據說秦陵用人魚膏點燈,萬古不滅。漢代雖然出現了帶有燭釺的燈具,文獻中也大量使用「燭」字,但當時的燭以麻燭、膏燭等為主,與後世所謂蠟燭不同。漢代的燭,從出土情況來看芯多為細竹條纏繞,外掛以麻等纖維物吸飽油脂點燃。縻燭、麻燭是將麻去皮後的麻秸縛成束點燃照明。膏燭則是油燈燈柱和燈體的合稱。漢墓偶有黃蠟(初步加工制備的蜂蠟)出土,說明當時蠟已經作為燃料使用了,不過使用較少。兩晉南北朝時,確鑿可考有蠟燭出現,但形狀尚為塊狀。唐代壁畫則終於可以看見細長形蠟燭,唐代脂燭應用較多,脂燭又叫脂炬,將油脂灌註進空心植物,方便攜帶。盡管文獻和考古資料提供了一些上古中古時期民間應用蠟燭的例子,但到明清前,蠟燭產量一直不高,民間照明仍是以油燈為主的。蜂蠟還被用於蠟染、蠟纈等紡織加工工業,以及制成蠟丸存放機密文書(與歐洲火漆不同,火漆是石蠟、松脂等混合物),現在有人則拿來拋光木地板和家具(打蠟)。如今熱炒的蜜蠟跟蜂蠟沒甚麼關系,蜜蠟屬於半透明或不透明琥珀。

三十七.鬼巢

李洪山人,善符籙,博知,常謂成式:”瓷瓦器者可以棄,昔遇道,言雷蠱及鬼魅多遁其中。”

隱士李洪精擅符籙之術,博物洽聞,有一回跟我說:「段郎啊,家裡那些有裂紋的瓷器陶器瓦器趕緊丟掉吧,有位得道高人告訴我,雷蠱、鬼魅這類髒東西大多就藏身在有裂紋的容器裡。」

從前百姓人家器皿裂紋甚至打碎,通常不會遽棄,而是等補鍋鋦碗的匠人來釘鉸,鑲嵌修補後繼續使用的。

▶璺[wèn]:(出現)裂紋。

三十八.畫裡佛光

近佛畫中有天藏菩薩地藏菩薩,近明諦觀之,規彩鑠目,若放光也。或言以曾青壁魚設色,則近目有光。又往往壁畫僧及神鬼,目隨人轉,點眸子極正則爾。

近世寺廟中天藏菩薩、地藏菩薩等繪畫,近距離對光仔細觀察,其佛光燿眼,仿佛真的會發光。有種說法指出,用曾青和蠹魚調制顏料繪畫,近距離觀察就會有發光效果。有些畫上的僧人和神鬼,眼睛好像會隨人轉動,那是因為瞳仁點得端正。

▶天藏菩薩:據《大方廣十輪經》(《地藏十輪經》,玄奘譯),天藏菩薩是「大梵天」的曾用名。大梵天,即色界四禪中初禪天之王,原屬「外道」,為古印度神話「梵書時代」的最高神,創造宇宙之原理的化身,後來神格下降,為佛教吸收。據《大毗婆沙論》載,大梵天身長為一由旬半,壽量為一劫半。阿含及諸大乘經中,常載此王深信佛法、助佛教化等事,每值佛出世,大梵天王必先來請轉法輪,手持白拂,於會座參法聽受,常以法義與佛問答;後與帝釋天同受佛之付囑,護持國土,而為顯密二教所共尊崇。水陸畫中,天藏菩薩部領四天王、十一大曜、十二宮、十二辰、二十八宿及普天星辰。

▶地藏菩薩:漢傳佛教四大菩薩之一,據說早已證佛果位,卻因受釋尊之付囑,於釋尊圓寂後至彌勒菩薩成道間之無佛時代,自誓度盡六道眾生,始願成佛之菩薩,其誓曰「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永度罪苦眾生。相傳安徽九華山有地藏菩薩道場,有地藏菩薩轉世者,入九華修道,居數十年示寂,肉身不壞,以全身入塔,即九華山肉身殿。

▶諦觀:審視、仔細看。

▶規彩:圓光、佛光,佛像頭上圓輪狀光華。

▶曾青:也叫樸青、層青、赤龍翹(赤龍死了流青血?)、青龍血,是一種天然硫酸銅。西漢《淮南萬畢術》記載當時就有用曾青水法煉銅的膽銅法,「曾青得鐵則化為銅」——鐵浸泡在曾青溶液置換得到銅硫酸亞鐵。彼時常被用來作顏料和煉丹原材料。

▶壁魚:蠹魚,就是上文中啃咬書籍的蟲子。這玩意兒能作顏料?

三十九.釣技

秀才顧非熊言,釣魚當釣其旋繞者,失其所主,眾鱗不複去,頃刻可盡。

秀才顧非熊談到,釣魚要先釣那些在水裡盤旋環游的魚,這是魚頭領。把魚頭領捉走,魚群無主,不會離開,頃刻間可以全部成擒矣。

▶顧非熊:卷十三《冥跡卷》有他的生平,此人是詩人顧況之子,姑蘇人,少俊悟,一覽成誦。受父親影嚮,為人誹諧游戲,厭惡逢迎諂媚的小人,尤其瞧不上貴族子弟,因此在上層圈子名聲不佳。加上他爹喜歡寫詩譏刺權貴而遭貶,朝中可能有人故意作梗,給顧非熊穿小鞋,以致於混跡科場三十年不能登第,滿腔悲憤,宣洩詩間:「歸路舊侶盡,故鄉回雁新。那堪獨惆悵,猶是白衣身」、「寂寞正相對,笙歌滿四鄰」。舊日同窗紛紛功名加身,只剩自己困頓棘闈,一事無成,壓力當然很大。但他生性狷介,又不願摧眉折腰俯就濁流,始終不肯妥協,三十年來,跟自己較勁,跟現實較勁,只有一次次名落孫山。會昌五年,諫議大夫陳商放榜,榜上仍然沒有顧非熊的名字。時唐武宗在位,頗有中興之志,正努力羅致人才,早就聽說顧非熊的詩名,一次偶然問起,臣下陳奏說顧非熊考了三十年不第,皇上好生詫異,難道此人徒有虛名?還是另有隱情?敕有司呈上顧非熊考試文章,禦覽過後當時就傳喚主考班子痛加申斥,特地追榜補入。官場給他穿小鞋,皇上給他開小灶,可謂天恩浩蕩,青睞有加。可是顧非熊繼承了老爹的脾氣德行,完全沒有謝主隆恩的意思,作了幾年小官,拍屁股住進山裡隱居去了。或傳住茅山十餘年,一旦遇異人,相隨入深穀,不知所蹤。當然,就在顧飛熊蒙聖恩追加及第次年(會昌六年846),唐武宗服食丹藥致死,知遇之恩已經報答過,也不算對不起武宗了。顧飛熊與段郎是同時代人,大概年紀也相仿,《酉陽雜俎》成書時,顧飛熊應當尚未釋褐,所有稱他秀才(中晚唐的「秀才」一詞已經淪為讀書人的泛稱)。段郎也是貴族子弟,而能與桀驁不馴的顧非熊交好,可見人緣極佳。後面冥跡卷說顧非熊詩作得好,是因為生下來就比一般人多了17年功力,後文詳述。

四十.暗器僧

慈恩寺僧廣升言,貞元末,閬州僧靈鑒善彈。其彈丸方,用洞庭沙岸下(一曰畔),土三斤,炭末三兩,瓷末一兩,榆皮半兩,泔澱二勺,紫礦二兩,細沙三分,籐紙五張,渴搨汁,九味和搗三千杵,齊手丸之,陰幹。
鄭篆為刺史時,有當家名寅,讀書,善飲酒,篆甚重之。後為盜,事發而死。寅常詣靈鑒角放彈,寅指一枝節,其節目相去數十步,曰:”中之獲五千。”一發而中,彈丸反射不破,至靈鑒乃陷節碎彈焉

慈恩寺僧人廣升說,唐德宗貞元末年,四川閬州有個法號靈鑒的和尚精於彈弓暗器,他做彈丸的材料相當考究,須洞庭湖畔沙土三斤、炭末三兩、瓷末一兩、榆樹皮半兩、淘米水沉澱兩勺、紫礦二兩、細沙三分、籐紙五張、拓樹汁液半合,以上九種混合舂搗三千次,雙手搓成丸,陰幹即成。

鄭篆作刺史的時候,有個本家名叫鄭寅,好讀書,善飲酒,甚得鄭篆看重,可惜後來做了賊,為人捕殺。鄭寅生前常去找靈鑒較量彈弓射術,鄭寅指著數十步外一條樹枝的枝節道:「跟你賭五千錢射這此枝節。」一發而中,彈丸反彈迸射,倒不碎裂;輪到靈鑒時,亦一發中的,而彈丸楔進樹枝,炸的粉碎。

▶慈恩寺:法相唯識宗祖庭,本為北魏道武帝建淨覺寺,隋於其故址建無漏寺,李治在貞觀二十二年(648)追薦生母文德皇後營建慈恩寺,大雁塔坐落其中。

▶閬州:今四川閬中一帶。

▶泔澱:淘米水的沉澱物。

▶紫礦:豆科刺桐亞族物種植物,喬木,高10-20米,分布在中國雲南、廣西及印度、斯裡蘭卡、越南等熱帶地區。紫礦樹是紫膠蟲主要寄主,紫膠蟲的雌蟲吸取樹液後分泌生產的一種紫色天然物質,叫作紫膠,粘度極強,古時經加熱提煉後用以作為強力粘合劑,可以用來粘合珠寶,它也出現在了南方一些地區向朝廷覲獻的貢品清單上;如今的紫膠則是航空制造業的重要粘合劑。紫膠耐油、耐酸,對人無毒、無刺激,可用作清漆、拋光劑、膠粘劑、絕緣材料和糢鑄材料等 ,廣泛用於國防 、電氣 、塗料 、橡膠、塑料、醫藥、制革、造紙、印刷、食品等工業部門。文中提到的紫礦,可能指紫膠,按照本書《廣動植卷》的描述,也可能指添加紫礦樹自然分泌的樹脂——後者粘度較前者遠遜。

紫膠

▶籐紙:浙江地區漢族傳統名紙。亦稱「剡籐」、「剡紙」、「溪籐」。唐、宋時,越中多以古籐制紙,故名「籐紙」。

▶渴搨汁:一作「渴拓汁」,或指拓樹汁液。拓樹,落葉灌木或小喬木,高1-7米,全株含乳汁,割開樹皮即有乳白色液體溢出,果實極甜,別名山荔枝,能釀酒、入藥。拓樹皮可供造紙,拓木則是極品弓胎,兵器行當稱為「穿破石」,「拓材為弓,彈而放快」,有南檀北拓之名。

拓樹果實

▶合:十分之一升。

▶當家:本家人。

▶乃陷節碎彈焉:《太平廣記》版本作「百發百中,皆節陷而丸碎焉」。

四十一.蛇醫祈雨

王彥威尚書在汴州,二年,夏旱,時袁王傳季玘寓汴,因宴,王以旱為言,季醉曰:”欲雨甚易耳。可求蛇醫四頭,十石甕二枚,每甕實以水,浮二蛇醫,以木蓋密泥之,分置於閑處,甕前後設席燒香。選小兒十歲已下十餘,令執小青竹,晝夜更擊其甕,不得少輟。”王如言試之,一日兩夜雨大註。舊說龍與蛇師為親家焉。

王彥威王尚書昔日在汴州主政,次年夏,大旱,時袁王的師父季玘正在汴州小住,一次大家一起吃飯,王彥威談起旱情,季玘醉醺醺道:「要下雨還不容易?你去找四頭蜥蜴、兩口大甕,甕裡註滿清水,每口甕丟進兩頭蜥蜴,蓋好了,拿泥巴牢牢封口,分別放在空處。甕前後設香案,選他十來個十歲以下的稚子,令人人手執青竹小棍,晝夜不停地敲擊大甕,必得雨!」王彥威如法一試,一天兩夜後,果然澍雨如註。老話說,蜥蜴跟龍是親家,虐待蜥蜴,龍不得不行雨來救。

蜥蜴:mmp

▶王彥威:太原人,仕历憲宗、穆宗、敬宗、順宗、文宗、武宗,六朝元老。他是唐代官員中品外入流(未經科舉、軍功、祖蔭等,由吏為官)的代表人物。少孤貧苦學,元和年間游历京師,未經科考和舉薦,自薦入太常寺為散吏。散吏沒有明確指定職事,不是朝廷在冊官員,是由部門負擔津貼的雜吏,常作為顧問、候補等用。後被太常卿提拔作檢討官(修訂文件)。王彥威從少年時代專攻三禮(《周禮》《儀禮》《禮記》),作檢討官期間,耗費多年精力的《元和新禮》著成,覲獻朝廷,博得關註,擢為太常博士。太常寺執掌宗廟禮儀,而王彥威一生窮究古禮,對所學極其自負,所以在禮儀方面立場堅決,甚至不惜頂撞宰相,為執政班子憎惡,削階奪俸,卻也贏得守正不阿的循譽,唐文宗特地為他破例,專門在不設學士的弘文館設一席以待王彥威,宿儒碩學皆讓之,聲望日隆,遷正五品諫議大夫。考慮到三館之一的集賢殿書院學士一般由宰相和其他五品以上大臣兼領,可見弘文館單獨為王彥威置學士位是何等榮光。不久,王彥威又與宰相班子發生沖突,起因是鹹陽興平縣一起殺人案。有個叫上官興的醉後殺人逃逸,有司將乃父下獄,於是上官興自首救父。殺人案依律需上報皇帝審核,關於本案如何定奪,朝堂分成兩派,一派觀點認為上官興舍身救父孝心可嘉,當免死罪,改發配流徙;正五品的言官王彥威堅決反對,認為殺人償命古之鐵律,倘若殺人者不死,法律約束力將大打折扣。然而最終沒能爭過免死派,上官興還是被判了流配。王彥威為此事直上中書省政事堂,也就是宰相辦公室,政事堂大佬雲集,最低也是從三品,被王彥威一個五品言官當面呵責,罵的鴉雀無聲。王彥威因這件事再次被外放為河南少尹(即司馬,刺史之副,從四品下)。王彥威或者當的上不避強權,卻難稱正直,他仕途後期掌管財務,為討好魚朝恩、仇士良,縱容左右神策軍典賣朝廷頒賜衣物。邊軍上訴衣物不足,且多朽壞者,朝廷徹查此事,王彥威若無其事,該上班上班,最後也只是降級停職而已,不久後就起複出為忠武軍節度,許州刺史,檢校禮部尚書。會昌年間,檢校兵部尚書,任兵部侍郎,卒。王彥威從孤貧的苦讀學子,未經科舉,由邊緣閑職做起,至戶部侍郎、兵部侍郎,也算一段傳奇人生。他仕途生涯有相當一部分時間在跟權臣唱反調,為人相當叛逆,這有三種可能的動機:第一,性格使然;第二,以搏擊權貴沽名釣譽;第三,背後有宦官勢力,指使他對抗宰相,所以屢遭貶謫,卻越貶官作的越高,何況皇帝輪番換,沉浮之間他的上升勢頭始終如一,嫌疑不小。王彥威死後贈尚書右僕射,故稱王尚書。

▶汴州:開封。

▶袁王:李紳,唐順宗李誦第十九子。

▶傳季玘寓汴:應為傅季玘(一作李玘),師傅。趙本記為「過汴」。

▶蛇醫:一些有腿的兩棲及爬行動物的古稱,比如石龍子(蜥蜴)、蠑螈,也叫蛇舅母、蛇軍師。古人認為蜥蜴可以造雹行雨,北宋《楊文公談苑》記錄了民間用蜥蜴祈雨的簡易儀式:置蜥蜴於甕中,童男童女手執柳枝,口念咒語:「蜥蜴蜥蜴,興雲吐霧,雨令滂沱,放汝歸去」。宋代理學大家朱熹、程頤專門討論過蜥蜴制造降水的問題,朱熹還舉了蜥蜴造雹的例子,《朱子語類》寫道,「豫章曾有一劉道人,嘗居一山頂結庵。一日,眾蜥蜴入來,如手臂大,不怕人,人以手撫之。盡吃庵中水,少頃庵外皆堆成雹。明日,山下果有雹。此則是冊子上所載。有一妻伯劉丈,致中兄。其人甚樸實,不能妄語,雲:『嘗過一嶺,稍晚了,急行。忽聞溪邊林中嚮甚,往看之,乃無,止蜥蜴在林中,各把一物如水晶。看了,去未數裡,下雹。』」

▶十石甕:二百五十斤為一石,十石就是2500斤,一噸多的大甕。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