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案所第十四案:阿拉楚阿—什裡夫波特連環殺人案

Danny Rolling

文:Moriarty K

阿拉楚阿縣是美國佛羅裡達州北部的一個縣,長期以來,「氣候適宜」,「低犯罪率」和「較低的生活成本」是這個地區的標簽,正因為這樣,縣治蓋恩斯維爾也吸引來了大量外來的求學者和游客,是一個經濟發展迅速的地區,但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這裡陷入了混亂和恐慌——學校停課、滿街都是巡邏待命的警察和阻礙交通的黃色警戒線。

蓋恩斯維爾是阿拉楚阿縣的縣治

當時的街頭一角,拉滿了警戒線

那麼,到底是甚麼事,讓這座美麗的城市蒙上如此一層恐怖的氛圍呢?

下面我會帶你見證當時發生的一切。

一.罪案全貌概述

❶第一案

1990年8月26日早晨10點,縣地方警察署接到一個父親的求助,他在電話中說自己的女兒希爾·克裡斯蒂娜(Hill Christina)失聯已經兩天了,自己早上去她的公寓無法打開房門,於是向警方求助,隨後,警方來到位於佛羅裡達大學城附近的公寓,幫助其打開房門。

但是,打開門後的場景,讓所有人冷汗直流。

現場調查結果:

——警方對公寓大門等外圍環境進行調查後發現後門外鎖有被撬過的痕跡,警方確信這就是兇手入室的地點。

——現場共發現兩具屍體,經過確認分別是17歲的希爾·克裡斯蒂娜和她19歲的合租好朋友索尼婭·拉爾森(Sonia larson);

死者希爾·克裡斯蒂娜

死者索尼婭·拉爾森

——兩人均已死去至少50小時;

——索尼婭的屍體在牀上被發現,是在睡覺時遭遇偷襲而死,兇手快速向其發起捅刺,身中9刀,部分乳房被切割帶走,兇手將其殺死後,拖到牀邊,雙腿張開正對房門,將姿勢「擺放」為以下糢式:

索尼婭被殺後的糢擬布景還原

——克裡斯蒂娜的屍體在另一個房間被找到,她遭遇了性侵和性虐待;

——手腕上有被捆綁過的痕跡;

——直接死因是失血過多(致命刀傷穿心而過);

——死後,部分乳房被切割帶走;

——經過進一步對屍體的檢驗,警方得知屍體被洗滌劑清洗過;

——綜合傷口特點,警方推測兇器很可能是匕首一類的易攜帶單刃武器;

警察署當局立即組成專案小組,由於沒有目擊者,兇手又具備一定的反偵查能力,警方顯得對調查無從下手,1990年8月27日,縣警察署開始向其它司法機構(包括FBI)請求援助。

❷第二案

1990年8月28日早晨,斯威特報社的副社長基斯·歐普拉(Keith oprah)發現21歲文公部職員黛安娜·霍伊特(Diana Hoyt)已經三天沒來上班了,打電話也沒人接,於是就去她家找她,敲門無人應答,正在他要離開時,他看到公寓軟式百葉窗一側被人為破壞掀開了,走過去一看,被嚇得屁滾尿流,以下是基斯先生的訪錄原話:

——」我被震驚了,我以為眼睛在欺騙我和我開玩笑,我看得很清晰,她死了,流了很多血,頭都被砍掉了。「

震驚之餘,他立刻報了警,警方隨即進行了現場調查,結果如下:

——確認死者為黛安娜·霍伊特;

黛安娜·霍伊特

——死者死前遭遇了性侵和至少一小時的性虐待,手腕有被捆綁的痕跡;

——全身多處刀傷(背部三刀、胸部六刀、大腿左內側四刀),其中致命傷為背部的一刀(穿肺),胸部部分被切割帶走;

——屍體被清洗過;

——死者死後被割去頭顱,頭顱被放置於正對窗口的書櫃上;

——兇手將屍體擺放為「坐立」姿勢,雙腿分開,如下圖;

黛安娜被殺後的糢擬布景還原

——死者住處的門鎖有被撬過的痕跡;

警方從傷口特徵分析,這起案件的兇器和上一起案件兇器應該屬於同一種特徵、同一類型的刀,結合作案手法的相似性,警方將兩起案件串並調查。

佛羅裡達當局及聯邦政府召開緊急會議,一時間,對案件的調查達到了白熱化,但仍然沒有破案的突破口和明確調查思路,他們發現,死者之間除了性別外,幾乎沒有一點相似點。

1990年9月2日,地方警局召開了市新聞發布會,提醒市民註意自身安全,加固住所門窗鎖。

但警告,還是來得有點晚了。

❸第三案

1990年9月3日,喀特伍德公寓經理接到一個來自布朗·萊特的人打的電話,他自稱是一號公寓租客傑頓·曼尼(Jaton manny)的朋友,傑頓·曼尼和他的合租朋友特雷西·寶萊斯(Tracy berles)就住在這個公寓,但他們這幾天都失聯了。

經理同意讓他進入房間,但一開門,就是讓人吃驚的一幕:

——特雷西雙腿張開,仰面而躺,她已經死了。

報警後,警方迅速趕來調查了現場,調查結果如下:

——公寓倉庫直接和住宅的雜物室相連,而倉庫後面的玻璃大窗鎖被人為破壞了,警方認為兇手就是從這裡進入室內的;

疑似入口

——住宅內共發現兩具屍體,經確認為傑頓·曼尼(22歲)和特雷西·寶萊斯(20歲);

特雷西·寶萊斯

傑頓·曼尼

——特雷西死前遭遇了強姦和性虐待;

——特雷西的屍體被清洗過,警方進行血痕鑒定後,發現曼尼的房間、特雷西的房間、曼尼的房間三個地點之間有很明顯的拖擦狀血痕顯色;

——特雷西身中數刀,部分乳房被切割帶走,致命傷是胸口的一刀;

——曼尼的屍體在其房間牀上被發現,兇手是趁其睡覺時進行的襲擊,對其發起連續捅刺,手上有自衞傷,可以看出他奮力反抗,但最終失血過多無能為力;

——曼尼死後,兇手將其屍體擺放為「半倚在牀頭」的姿勢;

——最初看到屍體的人就是公寓經理和布朗·萊特,但他們都說,最初看到屍體時,旁邊有一個黑色手提袋,但警方到達再次進入時,手提袋不見了;

本案綜合分析

曼尼是一個非常強壯的年輕人,一米九,肌肉健碩,根據「先強後弱」的自我保護順序,結合相關拖擦血痕分析,我們可以作出簡易的犯罪現場重建:

——★深夜,兇手從倉庫進入死者住宅(或許早就偷摸進入過),先進入曼尼的房間將其殺死,隨後將他「扶起」倚坐牀頭,然後去了特雷西的房間,用暴力脅迫的手段捆綁了特雷西,為了讓其更加容易控制,捅了她幾刀(不足以致死),將她拖到曼尼的房間,正對著倚坐著的曼尼施暴,最後將其殺死,割下部分乳房帶走,屍體拖到大廳門口,擺出具有羞辱意味的姿勢,留下了黑色手提袋,然後他留在了公寓旁邊,他一直在暗自觀察一切,當有人發現屍體、看到手提袋並報警後,在警察到達的前一秒,他拿走手提袋,在警察眼皮子底下從後門溜走。

毫無疑問,這是最能滿足他欲望的作案手段。

這個案件讓整個城市人心惶惶,即使到處都是警察,也不能保證下一個案件不再發生,停車位也排滿了警車以搜查嫌疑犯,沒有人有安全感,晚上人們都輪流睡覺以免遭到襲擊。

❹第四案(什裡夫波特滅門慘案)

1990年9月24日,路易斯安那州什裡夫波特的一個送報工加布裡爾經历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這天下午,他和往常一樣去朱莉太太家送報,他送報紙已經三年了,因為朱莉太太的丈夫傑頓·克裡斯托弗(Jaton Christopher)熱愛看各種體育娛樂報,所以他幾乎每周都去給傑頓送一兩次報紙,一來二去也很熟悉了,甚至一些節日,加布裡爾也會和這家人一起過,但是這天,他像平常一樣敲門卻沒人應答,這種事以前也有過,他就把報紙放在窗戶的旁欄裡,當他從窗戶看過去的一瞬間,他看到了被雙腿張開「晾在」沙發上的朱莉太太。

他的原話是:

——「你知道的,我不想回憶,那就是我的噩夢,她被倒放在沙發上,血從上而下流到地板上,我這輩子沒有見過這麼可怕的場景,就像地獄一樣。」

路易斯安那警方趕到後,開門對現場進行了仔細調查,得到的結論整理如下:

——住宅後門鎖被人為強行破壞,判斷是兇手進入點;

案發地

——發現三具屍體,經確認分別是丈夫傑頓·克裡斯托弗(42歲)、妻子唐·朱莉(38歲)以及兩人的兒子洛根·克裡斯托弗(11歲),一家三口,慘遭滅門;

傑頓一家(順序和文字闡述一致)

——傑頓和洛根的屍體都在臥室牀上,傑頓死於午休時的襲擊,沒有明顯反抗傷,胸部的兩刀,其中一刀正中心髒,是致命傷;

——朱莉的屍體被擺放在客廳沙發上,有被捆綁的痕跡,她死前遭遇了強姦和至少一小時的性虐待,最終死於失血過多引起的休克;

——最值得註意的是小兒子洛根,因為警方到達後他尚存 一氣,但沒有搶救回來,主要死因是顱內出血和失血過多,同時,他的手上也有被捆綁的痕跡;

——洛根和傑頓在同一個臥室休息,朱莉在隔壁一個臥室,兩個臥室和客廳陳屍點之間有血痕反應;

——廚房的鍋爐還有燒好的水,根據實時水溫冷卻程度,警方的結論是水不可能是死者燒的,在一旁有放置的兩個杯子,還準備了兩包咖啡;

本案綜合分析

我們還是結合以上資訊重建一下現場,首先要提一點,傑頓是一個殘疾人,有一條腿截了肢,也就是說,這也許是兇手選擇中午作案的原因之一——就算他們沒有在午休,他自信也可以將其制服。

中午時分,傑頓和洛根在午休,朱莉在臥室看書,兇手從後門潛入,先去將傑頓殺死,洛根受驚大叫,被兇手紮了幾刀大腿,失去行動力,隔壁的朱莉聽到喊叫聲剛要出來就被兇手沖入房間制服,捅刀、捆綁,兇手將她拖到傑頓和洛根的牀前,然後他將洛根的手綁住,對朱莉施暴——在他們面前施暴,能讓犯罪快感最大化的釋放。

做完一切後,兇手將朱莉的屍體進行了清洗,拖到沙發上,擺放出最有驚悚效果和羞辱感的姿勢。

隨後,他要做的只是等,他燒了一壺水,準備了咖啡,為誰準備的?

當然是自己和觀看了一切的洛根。

他真的打心眼裡想和他好好聊會兒天,問問他,這到底是個甚麼樣的感受。

這時候他沒料到,他等的人來這麼早,敲門聲早得有點不在他的計劃之內。

一聽敲門聲,洛根開始大喊救命,兇手心裡有點不耐煩了。

他抓起洛根的頭,一下、兩下、三下……的使勁往地上撞,然後,從後門離開現場。

什裡夫波特警方被這樣的犯罪現場所震驚了,因為他們幾乎沒有處理過這樣的案件,兩天後,他們向FBI求助了。

已經被阿拉楚阿連環殺人案折騰得夠嗆的FBI看到這個案子的標題「 sadly encounter the homicide of the whole family「,開始決定分一個小組出去協助調查,但具體一看案件資訊,發現一種詭異的似曾相識的感覺,於是,經過三天協商,專案組決定將其納入發生在阿拉楚阿的案件中,兩個州的案件合並調查。

❺難逃法網

1990年10月4日,什裡夫波特警方接到一個舉報電話,舉報人稱自己的兒子是個搶劫犯,昨晚醉酒後對他進行了暴力毆打,還說出了自己參與很多起搶劫案的事情。

警方按照報警人的提示審訊了他37歲的兒子丹尼·羅林(Danny rowling),警方拿出了最近相關搶劫案的證物,羅林很配合的接受了審訊,承認了其中兩起搶劫案,同時,他的指紋、DNA也被警方以暴力犯罪類型計入了統計系統,誰曾想,這幾乎成為了系列殺人案破案的關鍵。

丹尼·羅林

1990年11月,FBI給出了對阿拉楚阿系列殺人案和什裡夫波特滅門案的側寫建議分析結果,在加入最後一項「兇手具有什裡夫波特地區犯罪前科,是本地人」這個條件後,警方的調查對象縮小到了僅以下4人:

——丹尼·羅林(Danny Rowling)

——約翰·馬丁內茲(John Martinez)

——斯洛克·泰勒(Sloch Taylor)

——泰森·奧特姆(Tyson Autumn)

這份名單中,後兩人還在獄中,沒有作案時間,警方決定從剛被捕的丹尼·羅林開始調查,這個時候,DNA的檢驗剛開始運用在美國的刑事司法鑒定中,幾個案件中,雖然兇手有一定反偵查能力,都清洗了作案痕跡,但警方還是在幾個現場都提取到了少量精斑,於是警方用丹尼·羅林的DNA和系列殺人案中採集到的精進行了同一性鑒定,得到的分析結果是:完全符合。

隨後,什裡夫波特警方對丹尼·羅林的住宅和車輛進行了搜查,收獲頗豐:

——在其倉庫內找到一件血衣襯衫,經檢驗血跡來自三個人,即第四案中的三名受害者;

——在書櫥中找到三把單刃尖刀,符合系列案件受害人傷口特徵,其中兩把被仔細清洗過,但血痕檢測有反應,另一把還帶有血跡,鑒定後確認沾有第四案中唐·朱莉的血跡;

——在鞋櫃中找到一雙側面沾有飛濺狀血跡的鞋,血跡來自受害人傑頓·克裡斯托弗;

這些證據幾乎可以確認丹尼·羅林的犯罪事實,對他的審訊進行得也很順利,羅林向警方闡述他所做的一切而且是以一種非常傲慢的語氣,特別是在審訊結束即將進監官房之前,他說到:

——「要不是家裡那個該死的老頭,你們一百年也不要想找到我,我還想殺八個人。」

丹尼·羅林

在獄中,以警方無能為理由,羅林拒絕直接和警方談話,警方需要通過他的另一個獄友才能和他間接談話,他儼然將獄友當作了他的「傳話筒」。

最終,系列案件審判日定在了1993年9月1日。

1994年4月20日,丹尼·羅林被判處死刑。

2006年10月25日,正式執行註射死刑。

可以看出本案的偵破,FBI科學的數據統計和分析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備註科普:

美國八分之三的州保留有死刑法令。

現在有12個州完全廢除死刑,38個州保留死刑。
在保留死刑的州中,有的州一直將死刑備而不用,長期沒有執行死刑,而且絕大多數州都規定只有嚴重謀殺罪(通常是一級謀殺罪)才可以判處死刑。

廢除死刑的這12個州是:
密西根州、威斯康星州、緬因州、明尼蘇達州、北達科他州、夏威夷州、阿拉斯加州、愛荷華州、西弗吉尼亞州、麻省州、羅得島州、佛蒙特州。

而很多哪怕是確認的殺人兇手,保留死刑但申請死刑執行的過程和程序非常漫長複雜,不少已經被判處死刑的殺人犯,最終是沒有等到執行死刑就死於獄中,從本源上來分析,是美國司法制度對執行死刑有一種內在的猶豫和寡斷。

附:本案部分參考資料

《The Gainesville Ripper》, by Mary S. Ryzuk. Dutton Books, 1994.

Fisher, Lise (October 22, 2006). “Rolling only suspect in Shreveport, La., triple murder”. The Gainesville Sun. Retrieved April 27, 2010.

Lise, Fisher (27 October 2006)

……

二.犯罪心理簡要分析

(一)犯罪心理成分分析

丹尼·羅林的主要犯罪心理成分=(極端的)性欲倒錯障礙+反社會人格障礙+連環殺手的殺戮欲望+表演型人格障礙+極端的控制欲

(二)詳解

❶暴力內在和極端的控制欲來自不幸的童年

1956年4月27日,丹尼·羅林出生在了路易斯安那州東南部城市什裡夫波特郊外的一個農邨家庭,父親是當地的小巡警,母親沒有工作,家裡雖然就他一個孩子,但還是經濟十分窘迫,據羅林所言,父親最喜歡喝酒,喝了酒就打他和母親,還經常用惡毒的言語「從精神上羞辱」羅林。

從小學開始,羅林就是學校老師頭疼的對象,學習成績不好,經常惹是生非,打架、偷竊,1966年夏天,羅林放火燒鄰居家的草垛,結果火勢蔓延到整個房屋和周圍的樹林,10歲的羅林做出這樣的事,讓身為巡警的父親勃然大怒,因為這差點害他丟了飯碗,因為無法還清賠償,家裡的農地也不得不轉讓給了鄰居。

1968年,或許是因為看不到生活的希望,羅林的母親離開了這個家庭,這讓羅林有了一種被拋棄的感覺,這一年,羅林因為五次入室盜竊被送到當地法院保護觀察機構對其進行管理和監督。

1976年,羅林終於得到了高中畢業證,沒有考上大學的他在叔叔的推薦下到了佛羅裡達州蒂圖斯維爾一個大型海鮮市場去做長期搬運工。

1984年,羅林認識了比自己小一歲的勞倫(Lauren),他是羅林所租房主的女兒,兩人戀愛了。

1986年,羅林向勞倫求婚,被拒絕,1995年談話時,羅林稱是勞倫和蒂圖斯維爾市一位市政高管好上了,拋棄了自己,而2001年勞倫談起這件事時否認了這一點,她說的是「無法忍受羅林,每天都擔心他會進監獄。」

或許是因為為情所傷,這件事後,羅林選擇了離開蒂圖斯維爾,他開始在佛羅裡達州到處求職,他在蓬塔戈爾達當過洗碗工,在因弗內斯當過油漆工,在彭薩科拉當過保安,反正,都不長久,1989年,他來到了阿拉楚阿縣的蓋恩斯維爾,找到了一份出租車司機的工作,這次一幹就是幾年。

1990年,就像上面說的,他在蓋恩斯維爾做下了三起連環殺人案,因為警察的調查力度太大,羅林嗅到了危險的味道,因此他在9月10日左右回到了家鄉,回家兩周,就做下了第四案。

10月4日這天,羅林參與了一起搶劫,但同夥竟然將錢全部拿走了,羅林去喝了很多酒,回家後在醉酒狀態下毆打了自己的老父親,還「吐」出了自己參與多起搶劫案的真言,氣瘋了的羅林老爸趁羅林酣睡之時報了警,沒想到居然牽出了連環命案的真兇。

連環殺手畸形的暴力內在來源很多元化,但遭受家庭暴力這一點,無疑是關聯性很大的。

回頭看看這整宗系列殺人案,幾乎到處都可以看到丹尼·羅林對於控制欲的渴望:

——強姦、性虐待;

——捆綁、對受害人為所欲為;

——操控屍體,隨心所欲的擺放;

我們可以感受一下這種控制感:

——他很強大,他操控她、操控她的姿勢,就像擺弄一個提線木偶那般,他也想讓人很容易看到死者,看到他的傑作,他要讓驚悚侵蝕到人的內心深處。

這種極端的控制欲,究竟是如何產生的呢?

——對控制欲的追求,根源是自身控制欲的匱乏和不自信。

說直白一點,很大可能是源於兩次被拋棄的過程:

——年幼,依戀期被母親拋棄;

——而立之年,被女友拋棄;

或許正是被拋棄,讓羅林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控制感的匱乏,從而通過瘋狂的手段去尋求這種膨脹的欲望。

❷以施虐淫癖為主體的(極端的)性欲倒錯障礙

很多施虐淫癖的典型行為我相信一直看我專欄的筒子們大概閉著眼睛都可以說出來了,因為它們確實很常見,很呈規律性,就比如在本案中羅林的以下行為表現:

——每次對被害人都有性虐待和強姦行為;

——對乳房的切割行為(性虐待、紀念品);『

還有很多朋友經常私信問我兩個問題:

——性變態是怎麼產生的?

——性變態怎麼矯治?

首先要承認,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給出這兩個問題的正確答案,但我嘗試著以我的水平,簡單的回答一下兩個問題。

——性變態的病因

這個問題目前沒有研究透徹,從生物學的角度看,內分泌異常是一個原因,但大腦異常這個原因已經排除,支持遺傳在性變態中的作用的案例也很少;

從心理、社會方面,很多人認為「那些虐人的,自己肯定也被虐待過」,但實際上,現有數據不支持這個觀點,也就是說,有受虐史並不是發展為性虐待的充分必要條件,只能說是一種誘發因素。

——性變態的矯治

性變態的矯治現在有很多方案,但成功的很少,最有效的目前看來是一種生物學治療:抗雄性激素藥物治療法,首要任務是減輕性欲,孕酮類藥物可以抑制黃體生成素的合成,進一步降低睾酮水平,只要過量服用這種藥,會對戀童癖和窺陰癖等起到控制作用,但這種方法最大的問題就是副作用太明顯,再犯率很高。

另外的就是心理治療方法,比如著名的滿灌療法,內隱致敏法等,這些方案成功率不高,但有成功且治療徹底的案例可循。

❸典型的反社會人格障礙

又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反社會人格障礙的發展特點可以從一個人童年和青春期的嚴重不端行為中看到,就像羅林一樣,從小就樂此不疲的違反法律,偷砸搶燒甚麼都做,嚴重程度也不斷加深,沒有任何悔意,哪怕是在系列殺人案中,也處處透露著對執法者的衊視,很明顯,他將玩弄法律當成一件很值得驕傲的事。

複習:

反社會人格障礙的DSM-5檢測標準和特點總結:

•DSM-5鑒定標準

A.開始於15歲,表現為以下四項(或更多)癥狀:

❶不能遵守與合法行為有關的社會規範,表現為反複做出可遭拘捕的行為。

❷欺詐,表現為為了個人利益或樂趣而反複說謊、使用假名或詐騙他人。

❸沖動或做事缺乏計劃性。

❹易激怒及極具攻擊性,表現為反複鬥毆或攻擊他人。

❺魯莽地不顧他人或自身安全。

❻一貫不負責任,表現為反複不能堅持工作或履行經濟義務。

❼缺乏懊悔之心,表現為對做出傷害、虐待他人的行為不在乎或合理化。

B.年齡至少18歲。

C.15歲前有品行障礙的證據。

•品型障礙的鑒定(DSM-5):

是一種反複持久的侵犯他人基本權利或違反與年齡匹配的主要社會規範或規則的行為糢式,在過去12個月內,表現為以下15項標準中的至少三項,並在過去6 個月中至少存在一項:

經常欺負、威脅或恐嚇他人。
經常挑起鬥毆。
曾使用可能會對他人造成嚴重人身傷害的武器(例如,棍棒、磚塊、碎玻璃瓶、刀、槍)。
曾殘忍傷害過他人。
曾殘忍傷害過動物。
曾當著受害人的面偷竊(例如,搶劫、搶包、詐勒索或持械搶劫)。
曾強迫他人發生性行為。
曾故意縱火試圖造成嚴重損壞。
曾蓄意欺詐或盜竊。
經常無視父母管教的夜不歸宿(在13歲之前開始)。
經常逃學(在13歲之前)。
導致有臨牀意義的社交、學業等方面的功能損害。

❹表演型人格障礙

羅林的一次次犯罪過程,說成是他的一場場「表演」毫不為過,他對案發現場的種種布景,更多的是為了讓目擊者受到震撼,在他看來,這樣才能讓他顯得充滿力量。

複習:判定標準(DSM-5)

ⅰ如果不是大家關註的中心會感到不舒服;

ⅱ在與他人交往時往往帶有不恰當的行為;

ⅲ情緒極端且表達糢式膚淺,容易快速變化;

ⅳ表現為自我戲劇化,舞臺化以及誇張的情緒表達;

ⅴ易受暗示;

Ⅱ·基本特點(依據案例分析總結而來,有一定或然性):

ⅰ人格體願意近距離感受「自己表演」的結果:例如有的連環殺手喜歡重返現場參與警方的破案過程;

ⅱ本身境況不會太好,普通而平凡,但內心狂熱,性格內向,孤僻。

ⅲ人格體統計中,童年時缺乏父母關註,甚至遭受虐待,忽視的個體容易具備該人格障礙

與反社會人格障礙的關系:潛在人格特質有相似的一面。

一旦普通的行為方式屢屢受挫,滿足不了此種人格潛在心理需求,那麼尋求關註的訴求就很可能通過反社會人格糢式的激發來表達。

對於羅林,則是一個完整的「反社會—表演」人格障礙體,且兩種人格障礙成分程度都很嚴重,這種類型做出的犯罪現場說是「充滿想象力」也毫不為過,因為所有的都是做給你看的。

❺連環殺手的殺戮欲望

準確的說,直到羅林被捕,他的殺戮欲望應該還沒有達到最大化,他的手法剛剛結束「探尋」階段,即將固化,也就是可以理解為:

——羅林作為一個連環殺手,還沒有進化到殺戮的最大化渴求程度就被抓到了,他更加渴望自己其它(如性欲倒錯——反社會——表演等)畸形欲求先得到滿足。

雖然如此,也不能否認對殺戮的渴望也是他犯罪心理結構中最重要的原始驅動力之一。

複習:

連環殺手的畸形動機,是一種無藥可救的疾病,無論是藥物,還是引導,都無法緩解連環殺手內在對於殺戮的渴望——『只有殺戮,才能緩解』

定義:一種為了滿足欲望而不擇手段,殺戮儀式和生存機制相結合,將殺人轉化為一種內在精神刺激的生物。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關於連環殺手的事情,請回看往期專欄,有更加詳細的介紹。


聖誕特期福利·刑偵小科普(部分圖片較血腥)

專題一·察傷辨兇器

本案當中,警方通過傷口特徵準確分析出了兇器特點,這成為了並案調查的重要輔助條件,那麼,這種通過傷口形態辨別兇器特點的技巧到底是怎樣的呢?

通過傷口特徵辨別兇器,這其實是法醫幹的事情,首先我們要知道,主要的傷口類型一般有:

——銳器傷

——鈍器傷

——高墜致傷

——機車損傷

今天我們講最為常見的類型:銳器傷

說得簡單一點,銳器傷就是:

——鋒利帶刃的刀具帶來的創傷。

兩個中心詞:鋒利有刃(菜刀)or有尖端(匕首、錐子)

從種類上來說,銳器傷有以下三種:

——刺傷:尖銳刃器刺入身體形成的創傷(包括捅傷傷口)

刺傷傷口

——砍傷:鋒利刃面形成的窄深傷口

——剪傷:剪子一類的銳器形成的剪切損傷

那麼,到底是根據甚麼來得到兇器特徵的呢?

最關鍵的是「刺入口」形態,即刺器刺入機體時,在體表形成的創口,如下圖:

兇器特徵分析

就像上圖中,a代表銳器主要形態,b代表傷截面形態,c代表刺入口形態

通過對刺入口、傷截面的尺寸等要素進行測量分析,就可以檢索最符合條件的兇器。


專題二·DNA前時代的精液鑒定

本案當中,非常「前沿」的用到了當時剛引入不久的DNA鑒定法,靠著他幾乎鎖定了丹尼·羅林,那麼,要是案件在70年代發生,警方如何來做同一性鑒定呢?

要是發生在那個時候,也可以鑒定,用甚麼呢?

一般是用血型標記法尋找犯罪人。

比如,有一種稱為磷酸葡萄糖轉化酶(PGM)的酶體。

它的種類繁多,而且數量和具體類別都因人而異,最初的破案過程一般就要用它這種特異性來縮小犯罪人的查找範圍。

舉例來說,精液血液反應如果顯現出AB型,就可以排除95%—97%的男性(AB型血見於3%—5%男性人口),倘若兇手帶有某幾種磷酸葡萄糖轉化酶特定標記,就可以對比特異性,使得證據更加充分有效。

下面我們來做一個假設分析

——某精液樣本經化驗顯示血液呈AB型,帶有三種磷酸葡萄糖轉化酶標記,每種分別見於1%人口,同時有一名嫌疑犯的分析結果完全吻合,這樣的條件下,犯罪現場找到的精液是嫌犯外的任意旁人概率有多高:

P=P(AB型血)·P(GM1)·P(GM2)·P(GM3)

即:

P=0.03×0.01×0.01×0.01=0.00000003

再拓展一下的話特異性標記(GM體)越多,罪犯的特異性就越明顯。

一般在現在,是基本不可能只能找到3個標記體的。

而雖然這樣的條件下,也可以看出,男性每一億人中,只有三個人具有相同分析輪廓。

這已經是非常有力的證據,在過去多數陪審團眼裡都足以據此判定有罪。

在DNA檢驗技術成熟的今天,其實作用和以上基本相同,但是幾率相對更加懸殊,通常做DNA分析,可以得到一對五百億的比例。

簡單總結一下,如果嫌疑人的ABO分型或者任一轉化酶標記比對不符合同一,那就可以直接說明精液證物不是出自他,可以排除嫌疑。

而要是符合同一,他就會繼續被列為兇手可能體之一。

所以,這種手段可以用來很大程度上免去疑犯的疑嫌,挑選出高概率條件下的犯罪人,但不能像DNA檢驗那樣,直接把矛頭對準某人。

在高概率前提下,就往往還需要更多的手段尋找完整的證據鏈條,讓嫌犯真正伏法。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