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金丹吞入腹,始知我命不由天——傳統道教文化中的丹術

煉丹

文:戲言

外丹術

外用和內服兩種,外用者至今還很有價值,內服者因為其中一部分具有毒性隨著時代的發展慢慢消散在历史長河中。也就造成後來所謂「神丹妙藥」,以求「長生不死」「還丹成仙」言論的誤向傳導。

道家外丹黃白術在中國盛行了近兩千年。中國著名的化學史專家袁翰青先生認為:煉丹術是近代化學的先驅,它所用的實驗器具和藥物則成為化學發展初期所需要的物質準備。雖然道家外丹黃白術最終未能達到預期的目的,但道家金丹家頑強不息的實踐和探索活動,客觀上卻刺激、推動了中國古代科學的發展。縱觀整個世界化學發展史,正如在西方,在古希臘亞历山大裡亞時期,「化學在煉金術的原始形式中出現了」一樣,在東方,道家外丹黃白術則孕育了中國燦爛的古代化學,中國人引以自豪的四大發明之一黑火藥就是最初在唐代道家金丹家「伏火」實驗中孕育出來的,在北宋時期率先應用於戰爭之中。而道家外丹黃白術中的金丹思想在中國古代化學思想史上則占有極重要的地位和意義。有關道家外丹黃白術對中國古代化學思想的貢獻,可參閱今人蓋建民著《道教科學思想發凡》等相關書籍。

煉丹可指

內丹術:是道家一種重要的修煉方法,一般視為道家氣功(煉氣術)的一種,以修練成仙而達至長生不老為最終目的。此術以人體為丹爐,故稱「內丹」,以別於「外丹」之用鼎為爐。

內丹術起於黃老道,盛於唐宋,傳統上,氣功之主要修練及研究者皆為道家人士以及深受道家醫學影嚮的醫師。固華夏傳統氣功,均屬內丹功。內丹功之根,乃是陰陽之變、五行生克、天人合一、天人相應等道家理論,以及丹士所掌握的豐富中華醫學知識。漢晉唐時代,內丹功漸成為內家武學。內家武學暗藏內丹術,並能致用,固不少修道者亦以內家武學為煉丹修心之捷徑。修煉內丹或內家拳,一般能使弱者體質於一兩年內迅速轉強。太極拳名家吳圖南、陳微明等,均屬此列。今練內家拳圖以強身者眾,唯多不知內家拳強身之妙,在其隱於心法中之內丹功。若只諳外形,實在無用,缺者正是內丹術。

外丹術:外丹術指道家通過各種祕法燒煉丹藥,用來服食,或直接服食某些芝草,以點化自身陰質,使之化為陽氣。另外,道家外丹也可指「虛空中清靈之氣」。外丹術也可指煉金術或道家法術如符籙、雷法等。

「丹鼎派」是道教中以煉丹求長生成仙為主的各宗派的通稱。最早由古代的黃老道家發展而來。

近代道教學者、前中國道教協會會長陳攖寧認為內丹養生是道教的精華。

釋名

化學Chemistry,源於阿剌伯煉金術Al-Kimiya。

引言

盡管理、氣、數的原理應用在煉丹術上或者比應用在天文學上較為隱晦和難以捉摸,但中國的煉丹術家憑著他們對陰陽五行和數的知識,嘗試把銅、鉛等金屬煉成黃金,以求達到長生不老的目的。《參同契五相類祕要》是一部重要的煉丹理論書籍,它的開端便有下列一個表:

陽 一 二 三 四 五

水 火 木 金 土

陰 六 七 八 九 十

這個表對於陰陽、五行和數字的分配,與”河圖”是一致的(參考本書第一篇),可見理、氣、數的原理和煉丹術有密切的關系。煉丹失敗固然可以歸咎於煉丹過程的疏忽,但也可以歸咎於命運,而命運就是數的另一面。因此,一個人必須命中註定與仙有緣才能煉成金丹,否則必定失敗。

詳細說明

丹,是中藥的一種劑型,古今許多藥方都名之曰「丹」,以示靈驗,如天王補心丹、至寶丹、山海丹等。這些方藥,主要由動植物藥配制而成,與本來意義上的丹毫不相千,只是借用「丹」名而已古代煉丹術對後世的深刻影嚮,由此可見一斑。

煉丹術,又稱外丹黃白術,或稱金丹術,簡稱「外丹」,以區別於長壽真人丘處機全真龍門派的「內丹」導引術。煉丹術約起於戰國中期,秦漢以後開始盛行,兩宋以後,道教提倡修煉內丹(即氣功),「丹鼎派」風行一時而排斥外丹術;直到明末,外丹火煉法逐步衰落而讓位給「本草學」。

煉丹是古人為追求「長生」而煉制丹藥的方術。丹即指丹砂或稱硫化汞,是硫與汞(水銀)的無機化合物,因呈紅色,陶弘景故謂「丹砂即朱砂也。」丹砂與草木不同,不但燒而不燼,而且「燒之愈久,變化愈妙。」丹砂化汞所生成的水銀屬於金屬物質,但卻呈液體狀態,具有金屬的光澤而又不同於五金(金、銀、銅、鐵、錫)的「形質頑狠,至性沉滯。」。

由於丹砂的藥理效用及其理化性能,古代煉丹家將其作為煉丹的主要材料。其形體圓轉流動,易於揮發,古人感到十分神奇,進而選擇其他金石藥物來和液體汞(水銀),按照一定配方彼此混合燒煉,並反複進行還原和氧化反應的實驗,以煉就「九轉還丹」或稱「九還金丹」。這是人類最早的化學反應產物。在古代,它被認為是具有神奇效用的長生不死之藥。成書於秦漢之際最古本的「本草學」著作《神農本草經》,將五金、三黃、乒石等40多味藥物分別列為上、中、下三品,指出其分等級的標準是:「上藥令人身安、命延、升天、神仙,……」其中丹砂被列為煉丹的上品第一,是古代煉丹術最早選擇的重要藥物材料。煉丹家將丹砂加熱後分解出汞(水銀),進而又發現汞(水銀)與硫化合生成黑色硫化汞,再經加熱使其升華,就又恢複到紅色硫化汞的原狀。丹砂煉汞和汞、硫化合而還丹砂,實際上是屬於化學的還原和氧化反應。晉人葛洪《抱樸子?金丹篇》說:「凡草木燒之即燼,而丹砂煉之成水銀,積變又還成丹砂,其去草木亦遠矣,故能令人長生。」

所需設備

煉丹在修煉活動或過程中顯得極其神祕詭異。如認為丹處所的選擇,應在人跡罕到、有神仙來往的名山勝,否則「邪氣得進,藥不成也。」開鼎時,術士須齋戒潔頂冠披道,跪捧藥爐,面南禱請大道天尊;再如入山煉,

須選「開山月(三或九月)」的吉日良辰;築壇要燒符篆,爐鼎插置寶劍古鏡。如此等等,無一不充斥了極其濃厚的迷信色彩。但古代煉丹家親自從事採集配制藥,並通過反反複複的大量化學實驗,有意無意地發展了原始化學事業,可以被視為現代化學之祖。英國李約瑟博士在《中國科學技術史》中稱:中國煉丹家乃世界「整個化學最重要的根源之一。」

關於工具和設備,見於煉丹文獻的大約有十多種,就是丹爐、丹鼎、水海、石榴罐、甘蝸子、抽汞器、華池、研磨器、絹篩、馬尾羅等。

丹爐也叫丹灶。南宋吳悞《丹房須知》(公元1163年成書)有「既濟爐」和「未濟爐」。安置在丹爐內部的反應室,就是丹鼎,又名「神室」、「匱」、「丹合」,有的像葫蘆,有的像坩堝,有的用金屬(金、銀、銅)制作,有的用瓷制。《金丹大要》有「懸胎鼎」,內分三層,「懸於灶中,不著地」。《金華沖碧丹經要旨》說,神室上面安置有一種銀制的「水海」,用以降溫。《修煉大丹要旨》中另有一種「水火鼎」,可能是鼎本身具有盛水的部分。總之,這些東西是煉丹的主要工具,可以放在爐中加熱,使藥物在裡面熔化並起反應,或使它升華。

除丹鼎外,揀丹家還有專用於從丹砂中抽汞的蒸餾器,可以叫它「抽汞器」。《金華沖碧丹經要旨》所載的是簡單的一種,分兩部分,上部形似圓底燒瓶,叫做「石榴罐」,下部作桶形,叫做「甘堝子」。用的時候加熱,使罐中生成的水銀蒸氣在甘禍子的冷水中成為液體水銀。南宋吳悞《丹房須知》有另一種比較複雜的蒸餾器的圖,雖然沒有說明用甚麼材料制成以及大小、用法等,但是從圖上可以清楚出地看,下部是加熱的爐,上部是盛丹砂等藥物的密閉容器,旁邊通一根管子,使容器裡所生的水銀蒸氣可以流入放在旁邊的冷凝罐裡。這樣的蒸餾設備,即使在今天看來也是相當完善的,當然是在長期煉丹實踐中逐步改進的產物,它的成型當在吳悞之前。西方科學史家一向認為蒸餾器是阿拉伯人發明的,其實中國古代煉丹家早已有制造這種設備的傳統。

所需物品

煉丹術所用的藥物和工具同化學的產生有關,關於藥物方面,化學史家袁翰青(1905—1994)曾根據煉丹文獻作出一個不完全的統計,包括無機物和有機物在內,總共約有六十多種。當然、這統計還不夠完整,因為不僅植物性、動物性藥物沒有列入,即使單從金石藥來看,恐怕也不止這六十多種。不過,我們從這裡可以對古代煉丹的常用藥物得到一個大概的印象。

元素:汞、硫、碳、錫、鉛、銅、金、銀等。

氧化物:三仙丹(HgO)、黃丹(PbO)、鉛丹(Pb3O4)、砒霜(As2O3)、石英(SiO2)、紫石英(含Mn)、無名異(MnO2)、赤石脂(Fe2O3)、磁石(Fe3O4)、石灰(CaO)等。

硫化物:丹砂(HgS)、雄黃(As2S2)、雌黃(As2S3)、礜石(FeAsS)等。

氯化物:鹽(包括戎鹽、冰石等,NaCl)、硇砂(NH4Cl)、輕粉(Hg2CI2)、水銀霜(HgCI2)、鹵鹹(MgCl2)等。

硝酸鹽:硝石(KNO3或NaNO3)。

硫酸鹽:膽礬(CuSO4?5H2O)、綠礬(FeSO4?7H2O)、寒水石(CaSO4?2H2O)、樸硝(Na2SO4?10H2O)、明礬石(K2SO4Al2(SO4)3-2Al2O3?6H2O)等。

碳酸鹽:石鹼(Na2CO3)、灰霜(K2CO3)、白堊(包括石鐘乳等,CaCO3)、爐甘石(ZnCO3)、石曾(Cu(OH)2?2CuCO3)、空青(Cu(OH)2CuCO3)、鉛白(Pb(OH)2-2PbCO3)等。

硼酸鹽:蓬砂(Na2B4O7)。

氯化物:鹽(包括戎鹽、冰石等,NaCl)、硇砂(NH4Cl)、輕粉(Hg2Cl2)、水銀霜(HgCl2)、鹵鹹(MgCl2)等。

硝酸鹽:硝石(KNO3或NaNO3)。

10H2O)、明礬石(K2SO4? Al2(SO4)3?2Al2O3?6H2O)等。

硼酸鹽:蓬砂(Na2B4O7)。

硅酸鹽:雲母(白色,H2KA13(SiO4)3)、滑石(H2Mgs(SiO3)4)、陽起石(Ca(Mg,Fe)3(SiO3)4)、長石(K2O?A12O3?6SiO2)、不灰木(石棉,H4Mg3Si2O7)、白玉(Na2O?Al2O3?4SiO2)等。

合金:鍮石(銅鋅合金)、白金(白銅,銅鎳合金)、白鑞(鉛錫合金)、各種金屬的汞齊等。

混合的石質:高嶺土(SiO2、Al2O3等)、禹餘糧(含褐鐵曠和粘土的砂粒)、石中黃子(夾有黃色粘土的砂粒)等。

有機溶劑:醋(CH3COOH)、酒(CH3CH2OH)。

起源历史

源自神話

中國煉丹術的發明源自古代神話傳說中的長生不老的觀念。如後羿從西王母處得到不死之藥,嫦娥偷吃後便飛奔到月宮,成為月中仙子。我們沒有確切的紀錄知道古代的服藥者吃甚麼丹藥以求長生,但若根據晉人編纂的《列仙傳》,他們所服食的包括丹砂、雲母、玉、代赭石、石、松子、桂等未經制煉的礦物和植物。

秦始皇與巴清

中國煉丹活動起源於公元前3世紀。東漢魏伯陽所著《周易參同契》是現存世界上最早的煉丹術理論著作,書中提到當時的煉丹家有《火記》600篇,可見當時火法煉丹已積累了大量經驗。晉代煉丹家葛洪的《抱樸子》,對漢晉以來的煉丹術作了詳細記載和總結。但真正的煉丹術卻起源於秦始皇。

  秦始皇終其一生,都對神仙方術抱著瘋狂的幻想。

《史記》裡記載,秦始皇20多歲的時候,就迷上了長生藥和「真人術」。為了達到修仙的目的,在煉丹方士盧生等人的鼓動下,秦始皇甚至把皇宮搬進鹹陽地宮,足不出戶獃在裡面,一面批閱奏章,一面「接引」神仙,不許外人打擾。這樣的記載就在《史記》裡能找到若幹處。

  至少,秦始皇「坑儒」之前就在煉丹。而他以水銀為陵墓地宮的江河湖海,也很可能暗示著他到死都深信,丹砂水銀對幫助他死後繼續統治這個「萬世」江山有著神奇的魔力。

事實上,巴清在更早的戰國末期,就已經接管其家族經營的龐大丹砂水銀帝國了。而她掌握的神仙方術,也很可能在這個時候就進入了秦始皇的視野。

  宋代學者劉攽有《女貞花》一詩寫道:「巴婦能專利丹穴,始皇稱作女懷清。此花即是秦臺種,赤玉燒枝擅美名。」

戰國時萌芽

 

黃老方術已於戰國時萌芽,秦始皇、漢武帝亦好神仙和長生之說。諸方士如李少君、欒大等在朝廷服務,武帝時劉安也是著名的煉金丹人物,其著作《淮南子》曾提到汞、丹砂、雄黃等藥物。至景帝煉金風氣流行,西漢末的王莽也喜神仙思想和煉丹術。另外,道教亦與煉丹術扯上關系,道教創辦者張陵亦被稱精通此術。

東漢前煉丹術有兩個不同傳統:一是致力尋找長生不老藥;二則試造黃金。東漢時兩個傳統匯合為一,煉丹術家嘗制長生不老藥,而促成兩個傳統結合的因素實與醫藥發展有關,因此許多著名煉丹家如葛洪、陶弘景等同時是大醫藥家。葛洪對煉丹術和早期的化學貢獻保留在《抱樸子內篇》內,紀錄了許多長生不老藥(如太清丹、金液)及它們的制煉方法。

以上是一種流傳已久的信仰,更指出凡人也能脫胎換骨成神仙,此變形可用陰陽五行的理論作解釋。

奪天地造化之功

在春秋戰國時期,是奴隸社會的盛世,諸子百家爭鳴,生產也達到鼎盛時期。說到「鼎」,這是古代的烹飪器,也是記載功勛的禮器,黃老道家說黃帝造九鼎,鼎就成了傳國之寶。考古發掘的文物,如有名的司母戊大方鼎,說明在當時冶煉青銅(銅錫合金)和鑄造技術都已達到極高水平。《周禮考工記》中就已經記載了合金成份不同而性質不同的「六齊」規則。

鼎本是煮肉湯和食品的器具。但這時人們就希望在鼎中也能煉出一些別的東西。傳說秦穆公的女婿蕭史就在宮中煉丹,他曾經煉成「飛雪丹」給秦穆公的女兒擦在臉上(實際上是煉成的鉛粉)。他也許可以算是最早的化學家。

由於各種金屬礦物都是由土中開採出來的,所以在五行生克學說中就有土生金的說法。於是當時就有一種設想,那就是認為礦物在土中會隨時間而變的。例如認為雌黃千年後化為雄黃,雄黃千年後化為黃金。朱砂200年後變成青,再300年後變成鉛,再200年成為銀,最後再過200年化成金。能不能加速這種變化呢?這時就產生了奪天地造化之功的思想,企圖在鼎中能作到「千年之氣,一日而足,山澤之寶,七日而成」。於是就在鼎中放入各種藥物,封閉後進行加熱燒煉,以為可以煉出貴重的金銀來,這樣煉金術在戰國末期就萌芽了。到了秦皇漢武時期,由於最高統治者的支持,煉金術就大發展起來,這時不僅要由低賤的金屬如銅、鐵等制造出貴重的金、銀來,還要為統治者修煉出吃了能長生不老的仙丹來。所以在中國發起的這場探索活動應該叫做「金丹術」。他們把人與物相類比,認為黃金和玉都是不朽不壞的,所以最好能由金和玉中提出精華來給人吃,於是就有「服金者壽如金,服玉者壽如玉」的理論。這時煉丹家就希望能煉出一種名叫「金液」的神祕物質,人吃了可以長生不老,與普通物質配合就能變成黃金。

历史

最早熱衷於煉丹術的是西漢的淮南王劉安,他在他的宮中召致了方士千餘人修煉金丹和表演特異功能,後來又編寫了《淮南子》,還有《淮南萬畢術》等著作,但可惜《萬畢術》一書現已失傳。

淮南王劉安後來因謀反而被殺,劉向抄淮南王的家時得到一部煉黃金的祕書,就自己也去試煉,但一直不成功。漢武帝劉徹是劉安的姪子,也熱衷於方士的奇怪表演和煉丹術,他召致了不少特異功能的人進宮,表演成功了就封為將軍,甚至把公主下嫁,但騙局一旦被揭露又立刻拉出去砍頭。

在漢代是煉丹興起的時期,雖然真金沒有煉出來,卻制成了多種貌似黃銀和白銀的假金。更發現了許多種化學反應,最主要是鉛、汞、硫、砷等之間的反應,還創造了各種煉丹儀器和提煉藥品的方法。

到了東漢時期,魏伯陽編著了一部煉丹術的著作《參同契》,這是世界公認現存的最古老的煉丹書(外國現存的最老的煉金術著作是聖·馬克書稿,是公元十世紀的抄本)。實際上《參同契》是魏伯陽鑽研總結了前人大量的煉丹書「火記六百篇」後總結的理論著作,他把物質分為陰陽兩大類,提出要產生新物質必須陰陽配合,同類物質在一起是不會化合的。他還指出如果是「藥物非種、分劑參差、失其紀綱」時,那就會「飛龜舞蛇,愈見乖張」,這實際是煉丹過程中發生爆炸的情況(這正是煉丹家發明火藥的前奏)。

黃金時代

晉代葛洪編著的《抱樸子》也是有名的煉丹書,葛洪指出這些隱語嚴重阻礙了煉丹成果的正確傳播。此後,註釋藥物隱名的著作成為煉丹的指導書。到了唐代,幾乎各代皇帝都喜歡煉丹術,在這時中國的煉丹術發展到全盛時期,許多煉丹著作有了更實際的內容,並且也很少用隱語了。

化學Chemistry,源於阿剌伯煉金術Al-Kimiya.。據曹元宇教授考證,這是源於中國金丹術中最重要的追求目的——金液。金液的泉州語言正是Kim-Ya,而泉州正是唐代最繁盛的通商口岸。而阿剌伯煉金術的鼻祖Geber(?—~780年)就曾經著過一本名叫《東方的水銀》的煉丹書。Geber的最大貢獻是用綠礬、硝石與明礬蒸餾而制得了硝酸。這對於後來在歐洲研究溶液而發展了化學的貢獻極大。而中國則以火煉金丹為主,未能認真研究溶液中的反應和產生的氣體(中國的「氣」是抽象的)。這也是東西方發展途徑不同的原因。

葛洪時代後長生不老藥的故事繼續吸引了許多皇帝,如此魏道武帝拓跋珪於京師設仙坊煉藥,太武帝拓跋燾召韋文秀問方士金丹之事和命人入山訪仙,徐謇採營煉丹為孝文帝制金丹,實現”延年法”等。右圖為(丹房須知)所載火爐。

後晉末至晚唐期間中國煉丹術進入黃金時代。著名煉丹術家、醫藥家和藥物學家貢獻至極,他曾為梁武帝蕭衍煉丹,傳有《道藏》中《三十六水法》的書,對研究化學中以水為媒介的無機反應頗有幫助。與此同時,煉丹術家楚澤編訂了蘇元明的著作《太清石壁記》,記載了各種丹藥的成份和煉制方法,如九鼎丹法,蘇在”金英丹方”中也解釋當時化學家所用的隱名。

許多皇帝因服食丹藥中毒身亡,如晉哀帝、唐憲宗、唐穆宗等,因此許多專家均提出方術丹藥不可盡信的警告。如金英丹含水銀和砷,含有毒素,但中國人仍堅持煉丹,因不是所有丹藥都是有毒的,有人亦以金丹毒為戒,改用其它方法追求長生,而且中國人”以毒攻毒”的觀念在現代醫學上是成立的。

外國煉丹

8世紀,在阿拉伯的首都報達(即巴格達)出現了煉丹術,阿拉伯人稱之為al-kimiya(al為冠詞,kimiya據考證可能是由漢語「金液」兩字的古音kim-ya變來),內容不僅包括煉金、制藥,而且也追求一種叫作阿爾伊克西爾(al-iksir)的萬應靈丹,指望用它來使人長壽,並用以點金。穆斯林世界本來沒有肉體永生的說法,不會產生制作長生藥的方術,他們的煉丹術從思想基礎和具體內容來看顯然與中國有關。但是,阿拉伯煉丹術吸收了中國和歐洲的有關知識,在理論與實踐上都有所發展。約在12世紀,阿拉伯煉丹術隨著伊斯蘭教的勢力傳播到歐洲。al-kimiya演變為 alchimia或alchemia。歐洲煉丹術既由阿拉伯接受了東方的有關思想和知識,同時又進一步加入古希臘的哲學思想和制造假金、銀之類的原始化學工藝知識,因而面貌為之一新;不過在內容上還是相似的,除煉金、制藥之外,也追求萬應靈丹如「耶黎克色(elixir)」或「哲人石」之類,正和中國的「神丹」、阿拉伯的「阿爾伊克西爾」一樣。經過數百年的傳播和發展後,由於社會生產發展的緣故,煉丹術在歐洲成為近代化學產生和發展的基礎,從而由上述alchemia和alchimia演變出化學的德文字Chemie和法文字chimie,以及英文字 chemistry。在中國習慣上稱阿拉伯和歐洲的煉丹術為煉金術,其實這兩種煉丹術的內容大致與中國的相似,並不僅限於煉金。

附:魏伯陽的《周易參同契》

魏伯陽在《周易參同契》書中記載了鉛、汞、硫等的化合和分解的知識。但是魏伯陽有一大缺點,就是書中使用了各種隱語,例如:「河上奼女,靈而最神,得火則飛,不見埃塵,鬼隱龍匿,莫知所存,將欲制之,黃芽為根」。實際上,河上奼女是水銀,水銀加熱就會蒸發(飛)不見了。要想固定水銀,就要加入黃芽,黃芽就是硫黃,這時加熱後就會生成紅色的硫化汞,「望之類白,造之則朱」。

魏伯陽用隱語著書與當時(東漢)的文化風尚有關,當時隱語(即字謎)盛行,例如曹操和楊修看到曹娥碑上寫的「黃絹幼婦外孫薺臼」他們先後獨自猜出是「絕妙好辭」四個字。實際上在「參同契」中,魏伯陽連自己的名字也是用隱語表示:「委時去害,與鬼為鄰;百世一下,遨游人間;陳敷羽翮,東西南傾,湯遭厄際,水旱隔並。」 我們現在能看到的最早的煉丹著作是西漢時期的「三十六水法」和「黃帝九鼎神丹經」,都沒有隱語,操作方法,藥品名稱和用量都十分清楚,只是東漢魏伯陽以來,各種煉丹著作中隱語層出不窮。甚至煉丹家最常用的水銀就有:奼女、玄水、陵陽子明,赤帝流珠、長生子、赤血將軍……等五十餘種隱名;而硫黃也有:石亭脂、黃芽、黃英、將軍、陽侯、太陽粉、山不住、法黃、黃燭……等三十餘種隱名。

科學相關

騙局種種

煉丹爐

中國古代煉丹術的主要目的,一是修煉長生不老的丹藥,二是想把賤金屬轉化為金銀等貴金屬。這兩個命題實際上都是不可能作到的。

關於長生不老丹,由於中國煉丹主要用五金、八石、三黃為原料。煉成的多為砷、汞和鉛的制劑,吃下去以後就會中毒甚至死亡。但是在煉丹術發展初期就有人服食丹藥,首先是三國時期何晏大將軍(曹操的義子)

帶頭服用「五石散」,說是可以強身健體,於是在社會上「服石」之風盛行。由於「五石散」中主要成份為砷制劑,服後混身發熱,甚至要泡在冷水中才能解脫,所以社會上就又流行起寬肥的服裝,甚至有人索性躲在竹林中,脫光了衣服混日子,還被譽為高士。後來煉丹家們進一步又煉出了升華的砒霜(三氧化二砷),只要服用一刀圭就可得到同樣的「藥效」,就這樣,服用起來就更方便了,結果不是中毒就是發病死亡,這可以說是古代的吸毒潮,所造成嚴重的社會危害,可以與今日的吸毒熱相比。所以在當時的古詩中就有「服石求神仙,多為藥所誤」批評了此事。但盡管如此也未能因此而仃止對長生不老的追求。

唐代是煉丹術的全盛時期,幾乎历代皇帝都熱衷於煉丹,而這些皇帝們也大都死於「長生不老丹」。在唐代,服丹身亡的皇帝就有唐太宗、憲宗、穆宗、敬宗和晚唐的武宗、宣宗等六個,中毒的皇帝還不算。

上有所好,下有甚焉。由於皇帝們幾乎個個都崇信煉丹術,因而王公貴族也都紛紛效仿去煉丹服藥,許多名士文人也都去煉丹。例如,李白、白居易等也不例外,這成為上層社會的時髦風氣。白居易在晚年有思歸詩一首:

退之(韓愈)服硫黃,一病訖不痊

微之(元稹)煉秋石,未老身溘然

杜子(杜牧)得丹訣,終日斷腥膻

崔君(崔元亮)誇藥力,經冬不衣棉

或疾或暴夭,悉不過中年。

這說明了當代的這些大名士們煉丹服食之的後果,而熱衷於煉丹的白居易晚年也因此而感到茫然若失。

煉丹家們在冶煉合金和制造藥物方面確實取得很大的成績,他們曾經成批生產過黃色的合金和白色的合金。其中就有黃銅(鋅銅合金)、白銅(鎳銅合金)、砷白銅(砷銅合金)、白錫銀(砷錫合金)等等,當然,還有各種各樣的汞合金。這本是煉丹家的成果。但是到了唐代以後,特別是元明時期,竟被一些江湖騙子所利用來作為詐騙錢財的手段。這類騙局在舊小說和筆記中有不少的記載。例如在《儒林外史》第十四回「馬秀才山洞遇神仙」中就講了這樣的一個故事:社會名士馬二先生在杭州路過丁仙洞,碰見一位白須過臍、飄然有神仙之表的老者,自稱姓洪名憨仙。洪憨仙對馬二先生說:「若要發財,何不問我!」於是馬二先生接受了洪憨仙給的幾塊「黑煤」回去燒煉,竟然真的煉成銀子。於是馬二先生認為這次遇到了活神仙,就一口答應與洪憨仙認作表兄弟,與洪憨仙一起到胡尚書的三公子家中去為他作證,請胡三公子出本錢來「燒銀」。誰知洪憨仙在這時突然得急病死了,他的家屬告訴馬二先生說洪憨仙不是仙人,而是個騙子,那「黑煤」本來就是塗黑了的銀子,給馬二先生點好處,使他信以為真,從而去幫洪憨仙去作偽證,來誆騙胡三公子的錢財。馬二先生了解了真情之後覺得大丟臉面。

《儒林外史》講的是明朝時候的事,幾乎與此同時,在歐洲也有著同類的煉金術騙局。文藝複興時期英國文學家喬叟(G.Chaucer,~1343—1400年)在他的《坎特伯雷故事集》中就講述了一個煉金術的騙局:在英國有一個教士,遇到一個僧侶,僧侶讓教士準備好二三兩水銀,取一兩放在罐子裡用炭火燒煉,並把火炭一直堆高到罐子口上面。趁教士不註意,僧侶從自己身上摸出一塊炭放在罐子口上,這塊炭是事先在中心挖了一個洞,洞中預先裝上了一兩銀粉,並且用蠟把口封閉。當然,這塊炭在罐口上燒著後,銀粉就很快落入罐內,與水銀熔煉在一起,傾倒在糢具中就凝成為一塊銀錠。接著僧侶又再次表演,讓教士再放一兩水銀在罐中燒煉,這次僧侶拿出一根棍子在罐子口上撥弄炭火,原來棍子頭上也是中空的,裡面裝有銀粉並用蠟封閉。在用棍子撥弄炭火時蠟融了,銀粉就又掉到罐子裡去了,這樣就又煉出來一塊銀子。僧侶讓教士把煉出來的銀子拿到市場上請銀匠檢定,證明這確實是真的銀子。這時教士就更加信以為真了,於是就花了極大的價錢向僧士買下了祕方。僧士把錢財騙到手後就溜掉了,可是倒霉的教士嘗試用那祕方作銀子卻甚麼也作不出來,只落得傾家蕩產。

要指出,這些騙局都是在中世紀發生的,當時現代科學還沒有建立,人們也不知道在一般的情況下元素是不能轉化的,所以很容易被花言巧語和神奇表演所迷惑從而受騙上當。然而時至今日如果還有人相信點金術就難以理解了。

科學騙局

就在二十世紀30年代,科學發達的德國就出現過兩起這類的騙案。

一個騙子名叫弗蘭茨·陶森,本是個補鍋匠,1925年,他宣稱將鉛和錫在一起熔煉就可以造出黃金來,他又通過關系找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名將恩利希·魯道夫將軍去兜售他的發明,魯道夫派遣他的義子去調查後,居然信以為真,甚至把解決德國戰爭賠款的希望都寄托在陶森的發明上。於是,魯道夫就動員他在軍界的老相識和貴族們籌集資金,在1927年成立了一個以陶森為經理的煉金公司。公司還規定,利潤的75%歸魯道夫、20%是其他投資者的紅利、陶森只拿5%。就這樣陶森得到了巨額投資成立了煉金公司,開始時他真的按期給股東們分了紅利,以向社會表示他的公司確實是做成金子並發了財。實際上陶森甚麼也沒做,只是拿投資的一部分當紅利往回分而已,其目的是引誘更多的人來投資。等騙到手更巨額的投資後,陶森就帶著12·5萬英鎊巨款跑到了意大利,買下了兩座城堡,過起了豪華的生活。投資者們懷疑了,經過調查後發現了這是個大騙局。1931年,陶森被捕並引渡回德國,以詐騙罪判處3年零8個月的刑。

另一個德國騙子名叫海因利希·科薩根,他宣稱不僅能從砂子裡面提煉出黃金,甚至還能提煉出金屬鈾來。他在實驗室中舉辦演示會,投資者們親眼看到科薩根把燒瓶裡的砂子與水混合在一起,再通上電,然後就可以得到黃金。科薩根靠了表演,大約騙到手1萬英鎊投資。美國有一個百萬富翁甚至肯出價5萬美元買他的技術。最後這個騙局被揭穿了,原來燒瓶裝的砂子中早已攙上了金粉,當然會煉出金子了。1930年,科薩根被送上法庭,判了18個月的徒刑。

在中國現時有沒有類似的騙局呢?不能說沒有。市面上兜售各種各樣的假金佛、假金制品的騙局經常發生。而近年來最突出的就是王洪成的「水變油」騙局,其實質和煉金術騙局一樣。「點銅成金、指水成油」這些都是古代煉丹家們所追求的,但是實際上又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這都需要在普通的條件下實現元素的轉化,水變油就需要把氧變成碳,這決不是簡單就能做到的。而「水變油」所用的各種欺騙手法,我們倒是可以由上述的煉金術騙局中找到不少共同的一脈相傳之處。

騙子啓示

尋求人的長生不老和制造畢天不朽的黃金,這種對永恆的追求似乎是難以實現的。然而我們把這種思想放在人類認識世界(包括人類自己)的历史長河的源頭中去觀察,就不會用今天的科學認識去苛求兩千年前的古人,而應該看到在當時的技術水平、認識水平、社會條件之下所提出的”奪天地萬物變化之功”為

煉丹術

 

我用的思想,並以此為根據去頑強地去實驗、去實踐,這在當時實在是一種很進步的思想和行為。

實際上,這種追求永恆的思想一直到今天也沒有中斷,並不斷發展,但這已是在當今的科技水平上進行的探索了。試問今天的生物工程、今天企圖用泠凍法來延長壽命,這又是在追求甚麼呢?過去煉丹家煉出了各種藥物和偽金銀,而今天我們真的人工合成了元素,在科學家的爐中制造出紅寶石、金剛石……,還制造了各種自然界前所未有的物質為我所用。這在本質上又與煉丹家的希求有甚麼不同呢?

馬克思在評價空想社會主義者付立葉、歐文、聖西門等人時說過:”既然我們不應該否棄這些社會主義的鼻祖,正如現代化學家不能否棄他們的祖先煉丹術士一樣,那我們就應該努力無論如何不再重犯他們的錯誤。”所以我們從历史的觀點來考察煉丹術時,我們應該充分肯定他們的成績,但從現代科學認識水的平上來看,古代的煉丹家確實作了許多蠢事,而在這些蠢事後面又確實作出了許多推動文明進步的好事。如果在今天,發現原子核蛻變,人工制成新元素,仿制成天然的葉綠素或人工合成了蛋白質等就可以獲得科學界的最高榮譽諾貝爾獎。那麼我們的祖先制造出那麼多的新化合物,煉出了各種新的合金,還發明了火藥,這為甚麼就不該肯定和表揚並為之樹碑立傳呢?否則历史就太不公平了。

煉金術

中國古代的一種特殊方術。又稱金丹術、煉金術、點金術、黃白術。其內容非常複雜,中心目標是用人工方法制作既 可以使人「長生不死」,又能用點金的神丹點化銅、鐵等普通金屬以轉變為黃金和白銀。由於中國古時有「成仙」的說法,所以煉丹術最先在中國誕生。煉丹家認為,人的肉體可以借助於某種神奇的藥物而獲得永生。「丹」原來指丹砂(即硫化汞),後來泛指被認為是「長生藥」或「點金藥」的各種藥物。

煉丹術的產生有其社會背景,當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生產力有了較大的提高,統治階級對物質享受的要求也越來越高。皇帝和貴族自然而然地產生了兩種奢望:第一希望掌握更多的財富,供他們享樂;第二希望長生不死,使他們的統治一勞永逸。

中國煉丹活動起源於公元前3世紀,到了東漢,方士們的神仙思想發展成為道教,煉丹的風氣便深入民間。東漢魏伯陽所著《周易參同契》是現存的世界上最早的煉丹術的理論著作,書中提到當時的煉丹家有《火記》600篇,可見當時火法煉丹已積累了大量經驗性知識。晉代煉丹家葛洪所著《抱樸子內篇》,對漢晉以來的煉丹術作了詳細的記載和總結,他的煉丹術分為3個互相關聯的部分:

①煉制萬應靈丹,以為「仙道之極」。

②採集並加工制作長生藥。這些藥物包括礦物、動物性、植物性藥物,認為它們能起到「令人身安命延」、「養性」和「除病」的作用。

③點化金銀。用銅、鐵等普通金屬點化為黃金和白銀,實際上是使用化學方法制成各種與金、銀外貌相似的合金。

除了中國發展煉丹術以外,8世紀,阿拉伯也出現了稱為al-kimiya(據考證可能是由漢語「金液」兩字的古音kim-ya演變而來)的煉丹術,追求一種叫做阿爾伊克西爾的萬應靈丹,指望用它來使人長壽,其他內容包括煉金和制藥。約12世紀,阿拉伯煉丹術隨著伊斯蘭教的勢力傳播到歐洲。

煉丹家的指導思想是唯心的,因此,他們的本來目的全然沒有達到。但是煉丹的實踐畢竟使煉丹家們接觸到種種自然現象,從而提高了對自然界的認識,例如,他們日日夜夜地在實驗室工作,積累了豐富的實際經驗,從而提出了一種可貴的思想:「物質之間可以用人工的方法互相轉變」,而唐朝末年出現的火藥則是煉丹術實踐的產物。最後,煉丹術成了歐洲近代化學產生和發展的基礎,從而由alchemia和alchimia等代表煉丹術的名詞演變為代表化學的Chemie(德文)、chimie(法文)和chemistry(英文)。

原始化學

煉丹術又名煉金術,它是近代化學的前身。所以人們稱之為原始化學。

在奴隸社會中,奴隸主階級的代表——國王、僧侶、貴族瘋狂地榨取奴隸的勞動,他們貪得無厭,追求黃金滿庫以供他們的揮霍,追求長生不老,企圖永駐人間。正是在這種欲望驅使下,在東西方都出現了神祕

煉丹術

煉丹術的工藝——煉金術和煉丹術。

煉金術始於古埃及,那時,在尼羅河畔曾豎起一座座爐子,成千上百個方士在那裡埋頭煉金。他們一遍又一遍地灼燒,力圖把普通的金屬變成黃金(例如把銅變成金)。由於方士們的一切工作都是保密的,所以,煉金術又稱祕密工藝。

中國的方士最初不是煉金,而是煉丹,也就是為帝王貴族們煉長生不老藥,其規糢之大、發展之快都是世所罕見的。特別是秦始皇、漢武帝等君主,為他們服務的煉丹術士竟達數千人之多。

煉金術和煉丹術經历數千年之久,他們孜孜以求的目標——制作長生不老藥和點化金銀當然不可能達到,但是,在無數次失敗的過程中,積累了不少有關化學知識和操作經驗。

首先,認識了一大批金屬和非金屬,並了解它們的性質。例如,中國煉丹家魏伯陽、葛洪等對硫、汞、鉛等元素都作了十分透徹的研究,並用化學方法來提純和檢別它們。阿拉伯人寫的《七十書》和《祕密書》等著作中,對金屬和非金屬元素的性能也作出較全面的論述。

其次,認識許多化合物以及這些化合物的反應。例如,煉金者拉齊著的《祕密書》,就將當時已知物質分成三大類:金屬、非金屬和礦類。當時人們已能了解的鐵礦、氮化鎂、硼砂、苛性鈉、草木灰、食鹽等不下數百種化合物及其性質,這些也同煉金活動有一定的關系。又如,中國煉丹家葛洪能察知鉛在不同條件下,氧化成氧化鉛、四氧化三鉛和二氧化鉛等。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西歐的煉丹家在後期已發現硫酸、鹽酸和碳酸鈉、氫氧化鈉等重要化合物。

再次,在實驗技術上,不僅發明了許多儀器,如加熱器、蒸餾瓶、坩鍋等,而且掌握許多實驗操作技術,如蒸發、過濾、蒸餾等。特別是提純物質的技術的創立,這對研究物質的性質,起著重要的作用。

由煉金術發展起來的許多工藝,如煉鋼、煉鐵、造紙、制作火藥等也隨之得到發展。

煉金術是化學的前身,在英文中化學(Chemistry)就和煉金術同義,因而,稱煉金術為原始化學是順理成章的。

分類

古早的煉丹術有兩種。一種是煉丹藥,人吃了會益壽延年,甚至會長生不老,羽化升仙。煉丹藥的是道士,很多朝代的皇帝都相信,請煉丹的道士入宮煉丹。還有一種是煉丹頭,這種丹頭會將汞,就是水銀,變做白銀。煉丹頭的就不是道士了,出家人求道不求財,會去煉丹藥?去煉丹頭。煉丹頭的是俗家人,叫做丹客。

煉丹術在隋代分化為外丹(服藥)、內丹(練功)兩種,外丹術在唐宋時代繼續得到發展,雖然從它的本來目的來說是全然失敗的,但是煉丹實踐使人們得以接觸到種種自然現象,因而提高了對自然界的認識,

煉丹爐

煉丹爐

取得了不少有價值的經驗性知識,例如唐末出現的火藥就是煉丹實踐的產物。

主要著作

《外科十三方考》

 

《外科十三方考》一書為張覺人先生輯校。本書為一部外科著作,同時也是丹道醫學的一部重要著作。「外科十三方」約起自明代,但此十三方多為鈴醫不傳之祕,師傳徒受,各有隱藏,世人甚至历代諸多醫家都不能窺其全貌。張覺人先生历數十餘年,廣為搜求諸方,將所搜集的各種抄本,結合自己長期臨牀經驗輯成《外科十三方考》一書。本書內容翔實,將十三方的藥味組成、丹藥配置方法、功用主治、用藥禁忌等丹家不傳之祕及家藏和所搜求的相關文獻資料均一一披露。本書所載各方對於今天臨牀仍然具有較高實用價值,同時對於我們學習中醫外科及了解丹道醫學具有重要意義。

《中國煉丹術與丹藥》

本書組成分上、下篇及附篇三部分。上篇總論:包括有中國煉丹術的發生與發展、中國古代煉丹家的目的、古代煉丹場合的內容一斑、古代文獻中最早見的丹藥記載、中國古代煉丹術的文獻試探、中國煉丹術的術語、臨爐前的準備工作等八個章節,把中國煉丹術的發生、發展情況和主要內容作了扼要介紹。下篇各論:分別敘述了氯化汞、硫化汞、氧化汞三個獨特內型中的典型丹藥,同時敘述了升丹、降丹、燒丹,對丹四個類型中的丹藥方劑140餘個,把師傳、友授及各有關文獻中比較實際而有意義的丹藥方劑分門別類地歸納起來,並在每一類型丹藥方後附以簡表以資參考。附篇「編後瑣言」:把以前各章未談到或已談見詳而又必須提出再談的一些瑣碎問題均在這一篇中逐條做出交代,使讀者閱讀之後可以體會到丹藥的制法和運用。

本書所載丹藥制備等內容具有較高的文獻價值,而其中丹藥方劑對於今天臨牀仍然具有較高實用價值,本書對於我們學習中醫外科及了解丹道醫學具有重要意義。

《丹藥本草》

 

《丹藥本草》是中國著名的丹道醫家張覺人先生整理編訂的一部丹藥學專著。是專門記載煉丹藥物的讀物。在中國古代文獻中載有崔昉的《外丹本草》一書,可惜書早已亡佚,無從知道其內容,但顧名思義知道它是偏重外丹方面的本草類書。本書則外丹、醫藥並重,故名《丹藥本草》,內容為:元素、氧化物、硫化物、氯化物、硫酸鹽、炭酸鹽、硅酸鹽、砷化物、其他化合物,及非金屬類等十個項目,包括無機藥60種,把能夠煉制丹藥的無機藥物盡量收入,每一藥物又分異名,來源,性味、成分、功能、主治等六個小節。讀者可以通過系統地閱讀,以了解有關煉丹藥物的知識。

《紅蓼山館醫集》

張覺人先生历數十餘年,廣為拜師學藝,搜求諸方,將所搜集的各種抄本,並將所得應用於自己的臨牀實踐,不斷輯有所成。本書所錄為先生生前發表在雜志期刊的臨牀治驗及用藥心得等也有未曾發表的多部遺稿。

《紅蓼山館醫集》一書內容豐富翔實,為丹醫及中醫外科臨牀的一部重要之專著 。

揭祕

《參同契》約成書於公元126~144年間。作者魏伯陽自述作書的目的乃「希時平安」和「可以長存」。也就是說是介紹健康長壽的道理和方法。全書內容有三:其一,歌敘大意;其二,引內養性;其三,配以服食。作者認為易理是綱,若用於「禦政」則有「行之不繁」的妙處;如果用於指導「養性」,則有「可以長存」的威力;若用於指導「金液還丹」的冶煉和服食,則「三道合一」,就能夠「安穩長生」。

作為養生之道的理論闡述,《參同契》無疑是傑出的、有見地的,後世交口稱贊譽之為「萬古丹經王」實不為過,因為這本著作確實透露了煉丹的原理和方法。但是,這「丹」究竟說的是「外」丹還是「內」丹呢?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成了千古疑案,因此有必要略作討論,以正視聽。

其實,在公元974年五代的彭曉註《參同契》之前,古人對參同契的認識,根本不存在「內」、「外」丹的說法分歧。所謂「丹」極明確指的是道家人士經過冶煉所得的珍稀、純淨之化學物質,認為這種化學物質有神祕的「益壽延年」的作用,也就是今天所說的「外丹」。《參同契》的作者所介紹的煉丹的方法、所披露的煉丹的「火候」都指的是「外」丹,然而,自從彭曉註《契》後千餘年來,此書一直都被誤解,其中誤解最深的是《金丹刀圭》章第十七。為便於分析,特將全章原文(陳致虛註本)重錄於下:「以金為堤防,水入乃優游,金計有十五,水數亦如之。臨爐定銖兩,五分水有餘,二者以為真,金重如本初。其三遂不入,火(朱熹本作「水」)二與之俱。三物相含受,變化狀若神。下有太陽氣,伏蒸須臾間。先液而後凝,號曰黃輿焉。歲月將欲訖,毀性傷壽年,形體如灰土,狀若明窗塵。搗治並合之,持入赤色門。固塞其際會,務令致完堅。炎火張於下,晝夜聲正勤,始文使可修,終竟武乃陳。候視加謹慎,審察調寒溫。周旋十二節,節盡更須親。氣索命將絕,體死亡魄魂。色轉更為紫,赫然成還丹。粉提以一丸,刀圭最為神」。這是一段公元10世紀以後屢被指認為「內丹」法「火候」的典型文字。經我們四十餘年(自1965年開始)研究結果表明這其實是地地道道的化學冶煉學也就是「外丹」成功實驗的記錄。這是一篇如何煉冶朱砂的傑出的論文,這裡不僅有原料配方的記錄(金十五)、硫磺五分(水五分);有冶煉過程,原料消耗情況的正確判斷:水銀在冶煉過程沒有損失(金重如本初),而硫磺參加化學反應的只有兩分,其他三分沒有參加反應(其三遂不入,火二與之俱),而且有冶煉過程化學反應現象的觀察。冶煉分兩階段進行,第一階段(「三物相含受……狀若明窗塵。」)水銀同硫磺在加熱的情況下,變化神速:開始硫磺浮於水銀面(陰在上,陽在下。)因受熱(114.5℃)而變成液體,再繼續升溫至160~170℃,熔融的硫磺就會變成暗棕色且粘滯,200℃時粘度達最高點近乎凝結(先液而後凝)。這是硫磺有異於其他物質的明顯特徵。這就是第一階段的「半成品」:黃輿(「號曰黃輿焉」)。冶煉時間充分(「歲日將欲訖」),反應完全(毀性傷壽年)之時,得到的是「形體如灰土、狀若明窗塵」的很難看的東西:灰黑如塵土,這是水銀同硫磺在一般條件下冶煉得到的產物。我們的實驗完全證明了這一點,其化學成份為黑色HgS並夾雜些多硫化汞HgSx(也是黑色),間或也有少許的未氧化的硫磺,因此,狀若「灰土」。然後將這些成品作為丹料搗碎混勻(「搗治並合之」)裝爐進入第二階段的冶煉(「持入赤色門……節盡更須親):入爐(「持入紅色門」)後,將爐蓋嚴嚴密密地封死(固塞其際會、務令致完堅)。為甚麼要將蓋封嚴呢?因為不封嚴則在冶煉過程中空氣中的氧進入爐內,在高溫下同丹料作用,氧化成另外的有毒化學物質而成不了「紫色還丹」了。那麼第一階段的冶煉為甚麼不須封嚴呢?原來煉丹家魏伯陽已經嚴密地計算過,十五分水銀只須要不到五分的硫磺(五分水有餘)就能形成「紫色還丹」(按現代化學的精密計算,「還丹」中的水銀同硫黃的比例為15:2.4)。多餘的部份同空氣中氧結合、燃燒(其三逐不入)一方面提高了冶煉溫度,一方面保護了水銀不被氧化(「金重如本初」)。爐蓋封固之後,就開始加熱,日夜不停,開始時逐漸升溫(文火),最後高溫冶煉(武火)(「始文使可修、終竟武乃陳」)。不斷地觀察、長期保持冶煉溫度(386℃),直到反應完成,於是黑色HgS完全轉換為同分異構的紫紅色、玲瓏剔透的「丹」。「氣索命將絕,體死亡魄魂」,這裡的「命」和「體」指的是作為原料的黑色HgS,黑色HgS的「體死」和」「命絕」意味著紫色HgS(還丹)的新生和性質(魄魂)的根本變化。整個還丹的過程可用以下化學方程概括:(化學公式略)

黑色硫化汞的化學成份與紫紅色的「還丹」完全相同,但結構卻大不相同,前者屬「正方」晶系而後者屬「六方」晶系。性質也大不相同:前者有毒,後者無毒。一般情況下由硫磺和水銀只能化合成黑色硫化汞也就是「狀若明窗塵」那種,由黑色HgS轉化成為紅色HgS要在高溫、密閉的條件下才能緩慢進行(溫養)。這

煉丹爐

煉丹爐

一化學反應只是在本世紀初才由化學家摸清其規律,而在中國卻於公元2世紀由《參同契》已非常詳盡地披露,這是中國古代化學家的光榮。《參同契》的作者魏伯陽不僅知道煉還丹的整個定性規律,而且定量關系也了解得很準確。Hg的原子量為200.59,S的原子量為32.07,兩者之間的定量關系應為15:2.4,魏伯陽確定二者的比的是15:5,但他明確表示,硫黃的比例大了一些(「金計有十五」,「五分水有餘」。)實際上,這五分之中,只有兩分是起反應的(「火二與之俱」),而其他三分並不參加反應(「其三逐不入」)。因此實際的比例大約是15:2,同理論值相當吻合。這在當時是個驚人準確的定量認識。《參同契》

《周易參同契》作為古代中國冶金化學最偉大的著作,還有許多重要的內容值得探討,我們將在適當的時間加以展開。我們之所以在本文對《參同契》加以發明和詳解,是因為,這是自公元974年彭曉首註此書1000多年以來一直被誤解最深的部份。人們一直誤認為書中所言是借煉丹以喻「內丹」火候。以致「煉丹」一詞衍變為氣功學的專用術語,而對於煉丹一說真正的化學冶金內涵反而不清楚了。這一點今天如果仍不披历清楚,那麼既損害了《周易參同契》在科學技術史上的光輝地位,歪曲了公元2世紀中國科學家在化學方面的偉大發明,同時也妨礙了中華丹學的發展。因為,千年來,許多有才華的丹道研究家為這種根據不足的猜測所桎梏。總要將自己在氣功養生學方面的研究成就往魏伯陽介紹的「金丹」冶煉法上湊,把內丹修煉方面發現的內在規律往《契》文所介紹的「火候」上靠。而由於《參同契》所敘的煉丹參數包括火候都是真實煉丹實驗的記錄,並非彭曉所猜測的類比,所以都很具體,而且很「定量」,因此很難「湊」上。於是,不少練功家在對《參同契》眾口交贊的同時也流露出難以掩飾的失望,以為沒有掌握到解開真正「火候」的鑰匙。甚至連一代大師張紫陽在其所著的《悟真篇》也說:「契論(《參同契》)、經歌(指《道德經》)講至真,不將火候著於文。」又說「任君聰慧過顏閔,不知火候莫強猜」。把參同契的「火候」推到不可知的境界。

問題出在那裡呢?第一,問題出在不了解作者撰寫《參同契》的意圖。或者不願意相信作者自述撰寫《契》文的意圖。其實魏伯陽在其下篇說得很清楚,這本書敘述的是三個方面內容:「大易情性,各如其度;黃老用究,較而可禦,爐火之事,真有所據;三道由一,俱出徑路」。其一,宇宙萬物變化的根本規律都不僅僅是定性的而且可以定量(各如其度)。整本《參同契》用了將近一半的篇幅來闡明客觀規律的量化問題(包括陰陽,五行、幹支、八卦、納甲);其二,黃老哲學是漢初最風行的哲學體系,以這種哲學為指導用於國家管理(「禦政」)則可「國無害道」(《契》文第五);如果用於養生則能「黃中漸通理,潤澤達肌膚;初正則終修,幹立末可持」(《契》文第六),找到養生的根本。因為黃老哲學從漢初到作者生活的東漢末年已風行260~70年的历史,同煉丹術相比大家比較熟悉,所以說「較而可禦。」其三,相形之下對「服食」特別是「煉丹」是否真有其事頗多懷疑。因此作者要力證「爐火之事,真有所據」。說的是化學冶煉「金液還丹」的技術並非不著邊際的無稽之談,而是有根據的事實。無論是「天」的變化(大易情性)、「人」的變化(「黃老用究」)還是「地」的變化(「爐火之事」或者說「物理」)道理都是相通的,都是可以量化的(三道由一,俱出徑路)。由此可見,作者的目的乃在於披露「爐火之事」的奧祕。因為他認為「大易性情」是三聖(伏犧、文王、孔子)早就研究過的,眾所周知的定論。而修煉方面的成果(「黃老用究」)也比較容易掌握(「較而可禦」),因此,雖有「煉已立基」的文字以述養生;「明辯正邪」的篇章以闡正道,但本書作者所最關註的內容卻是向世人宣布當時爭議最多、付出代價最大的「爐火之事」的研究成果。春秋以來,特別是有漢以來,養生界普遍認為:想要長壽必須煉養結合,養即養生,在《參同契》作者看來問題不大(「黃老用究,較而可禦」)。煉即煉丹,古人認為通過冶煉能得到一種「萬物寶」的「還丹」,「術士服食之,壽命得長久」能夠返老還童,「發白皆變黑,齒落生舊所」,極為神靈。術士們是這樣推論的:食用像胡麻(巨勝)這樣的食物尚且可以延年,那麼,服用經過千鍛百煉的「金丹」當然就更加有可能「不敗朽」了。可是千百年來:「世間多學士,高妙負良才,邂逅不遭遇、耗火亡資財」。然而「不得其理,難以妄言。竭殫家產,妻子饑貧,自古及今,好者億人,訖不諧遇,希有能成。」「逐使官者不仕,農夫失耘,商人棄貨,志士家貧」。於是「吾甚傷之,定錄此文。」也就是說,因為看到許多人因煉丹不得要領而傾家蕩產,作者甚是傷感,出於責任感才決定寫這本書以「披列其條,核實可觀,分兩有數,因而相循」。把冶煉還丹的真實記錄,包括各種冶煉參數、原料分兩、操作步驟、器皿(鼎)尺寸都坦誠、如實地先告訴後人,使煉丹能夠順利進行(因而可循)。這才是《契》文作者的寫作意圖。

既然,魏伯陽的寫作意圖剖白得清清楚楚,為甚麼有人不願意相信呢?因為有唐以來,22個皇帝半數以上因服「還丹」中毒身亡,其中包括太祖李淵、太宗李世民,只有武則天除外。其他達官貴人更因此而死者無數。雖然這些術士未必是根據參同契介紹的方案去煉丹的,但金丹神乎其神、長生不老的神聖作用不能不引起懷疑。最合理的猜測是:或許魏伯陽是借煉丹以述練功吧,其所介紹的「火候」,或許是借以述練功的參數及過程的「隱語」吧。再加上《契》文中確有「結舌欲不語,絕道獲罪誅。寄情寫竹帛,恐洩天之符」的表白。所以自五代彭曉以後許多氣功專家按著這條思路代代相因,附會演繹,即使中華氣功學的研究因有了較前妥帖的類比對象,而有新的發展思路。但是也因為煉丹化學的規律畢竟不同於人體身心運作的規律,刻板的套用反而限制了氣功學的發展。

或許有人會問,將參同契的純煉丹的研究植入氣功技術既然是一種誤導,何以也能促進氣功學術的發展呢?其實魏伯陽也講清楚:「大易」、「黃老」、「爐火」三道由一,天、地、人萬事萬物的基本規律是共通的。「易」是「黃老」、「爐火」之理;而「黃老」、「爐火」、反過來又是驗證「易」正確之用。彼此有一定的可比性,因此,一定程度上,類比能夠促進對像氣功這樣未知事物認識的深化。

第二,問題出在彭曉及此後練「內丹」的功家不懂或不完全懂得真正煉丹學的知識。起碼是沒有從事過煉丹的實踐。《參同契》問世後的2~3百年間,煉丹的行家裡手如葛洪、陶宏景等都從未懷疑過《契》文是煉丹學的文獻。有唐以來的400年間,也不曾有人懷疑過。彭曉之後之所以轉舵認定《契》文是借外丹以述內丹,一方面固然是數百年無數失敗的事實說明「還丹」並非像《參同契》所說的那樣「粉提以一丸、刀圭最為神」的那樣神靈。另一方面這些內丹家們並沒有去認真研究《參同契》所提供的實驗方案,去從事冶煉還丹方面的實踐。倘若他們親自實踐過,那麼他們定會知道這個實驗方案是能煉出「還丹」來的(至於是不是那麼「神」,那是另一個問題)。因此也就不會猜度這是魏伯陽在同後生捉迷藏了。

所謂「金液還丹」就是人工制造的朱砂(或稱丹砂),是硫與汞(水銀)的化合物。很早以前人們就已經知道朱砂是汞的化合物,稍後於魏伯陽的葛洪所著的《抱樸子》就說過:「丹砂燒之成水銀,積變又還成丹砂。「所謂」還丹「就是:金液(汞)積變還成丹砂之意。公元5世紀的陶宏景甚至還知道由丹砂冶煉出的水銀質量不太好:「色小白濁」。可見,自魏伯陽之後由丹砂提煉為水銀及由水銀冶煉還丹在學術界已經不是甚麼祕密。問題是對人工制造(即由水銀人工冶煉)的「還丹」總有一種神祕之感,包括魏伯陽及稍後的諸丹家都認為此物「不得了」。魏伯陽本人自不待言,在《參同契》中已稱道備至。葛洪(公元283—363)也認為由水銀冶煉「積變又還成」的丹砂,其功效「去草木遠矣,故能令人長生」,為何能長生呢?他的推理是:「金汞在九竅,則死人為之不朽,況服食乎!」意思是:既然,金和水銀塞於死人的九竅都能使死人不腐爛,那麼活人服用還丹,還有不長生的道理?葛洪還講了故事:臨沅縣有一家姓廖的人家,世世代代都長壽。後來搬家了,以後子孫都短命。而別人搬到廖姓故居去住,也多長壽。於是懷疑可能廖家的井水有奧妙,於是把井挖了,結果發現井底埋了幾十斛的朱砂。名醫、煉丹家陶宏景(公元456—536)也說:「還複為丹,事出仙經,酒和日暴,服之長生」。陶所說的「仙經」大既是指《太上玄變經》所載的《三皇真人煉丹方》,據此方介紹,服了「還丹」之後:「一月三蟲出,半年諸病瘥,一年髻發黑,三年神人至」。同魏伯陽的溢美之詞大同小異。不過陶宏景已提醒人們註意,煉好的還丹要經過酒浸和日曬的處理,這種處理相當複雜,要經過大約三百天。這說明已然了解「還丹」弄不好會有毒的,需採取此措施。然而,此後千百年的實踐表明,「金液還丹」不僅沒有那麼神,而且不斷地鬧出人命案。

內丹術

 

內丹術是道家重要的一種修煉方法。內丹術指以「人身一小天地」的「天人合一、天人相應」思想為理論,進行性命的修煉,以人的身體為鼎爐,修煉「精、氣、神」等而在體內結丹,達成強身健體、提高人體的生命功能、甚至「成仙」的目的。《道德經》、《文子》、《列子》、《莊子》、《內業》、《心術》、《楚辭·遠游》以及黃老學派作品可是說是所有丹經必本的祖經,後世一切丹經均從其中發揮而來,一直是內丹法訣的綱要。丹者,單也,一者,單也。惟道無對,故名曰丹。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穀得一以盈,人得一以長生。

中醫專著《黃帝內經》記載「真人」、「至人」、「聖人」的修煉境界,以及「提挈天地,把握陰陽,呼吸精氣,獨立守神,肌肉若一」、「精神不散」、「積精全神」、「移精變氣」等修煉、療病方法。「移精變氣」可以看作是後世內丹學「煉精化氣」、「煉氣化神」一類的方法。

老子是先秦道家學派的代表,其著作《道德經》中即有「歸根複命」的內煉學說,「或噓或吹」、「綿綿呵其若存」的吐納功法,又講述了「長生久視」的理想。《莊子》中亦有「心齋」、「坐忘」之類的內煉方法。

東漢魏伯陽著《周易參同契》 [1] ,為丹法之祖書。東晉葛洪是金丹道教的理論家與實踐者。他認為金丹之道,乃仙道之極。《抱樸子金丹篇》說:「餘考覽養性之書,鳩集久視之方,曾所披涉篇卷,以千計矣,莫不皆以還丹、金液為大要者焉。然則此二事,蓋仙道之極也。服此而不仙,則古來無仙矣。」

「內丹」一詞最早見於題為東晉許遜的《靈劍子》:「服氣調咽用內丹」。南北朝梁代南岳佛教天臺宗三祖慧思禪師《立警願文》中說到:「我今入山修習苦行,懺悔破戒障道罪,今身及先身是罪悉懺悔,為護法敵求長壽命,不願生天及餘趣,願諸賢聖左助我,得好芝草及神丹,療治眾病除饑渴,常得經修行諸禪,願得深山靜處,神丹藥修此願,借外丹力修內丹,欲安眾生先自安。己身有縛能解他縛,無有是處。」這是最早將外丹、內丹明確劃分開的一處著作。

隋朝時,道士蘇元朗進一步提出「性命雙修」一說,強調心身的全面鍛煉,進一步推動了內丹術理論的發展。

唐朝與五代,是內丹之道發展的關鍵時期,鐘離權著《靈寶畢法》,鐘離權傳呂洞賓丹道,施肩吾撰《鐘呂傳道集》,崔希範撰《入藥鏡》,司馬承禎作《天隱子》,陳摶著《指玄篇》,作《太極圖》、《無極圖》,使內丹之道的理論與方法進一步完備。

至宋元內丹派問世,《悟真篇》強調要煉內丹,必先積功德:「德行修逾八百,陰功積滿三千。均齊物我與親冤,始合神仙本願。」 張伯端所傳丹法,其繼承系統為石泰─薛道光─陳楠─白玉蟾,形成丹道的流派稱為南宗。另有王重陽開創道教全真派,稱承鐘呂之真傳,修煉亦以內丹為首務,主張性命雙修,明心見性,以修性為先。王重陽所傳流派稱北宗。以後又有元代李道純所創中派;明代陸潛虛所創東派;清代李涵虛所創西派。另外據說還有不少隱傳的內丹流派。古時內丹術的傳授大多師徒相承,口口相授,外人很難了解。

關於內丹修煉的階次,各家方法有差,一般可分為築基、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幾個階段。元代陳致虛《金丹大要》卷四曰:「是皆不外神氣精三物,是以三物相感,順則成人,逆則生丹。何為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故虛化神,神化氣,氣化精,精化形,形乃成人。何謂逆?萬物含三,三歸二,二歸一,知此道者怡神守形,養形煉精,積精化氣,煉氣合神,煉神還虛,金丹乃成。」

內丹術

內丹術

借鑒價值

國外理論

內丹術對現代生命科學、人體科學的發展,有不可忽視的借鑒價值。

德國衞禮賢(Richard Wilhelm)曾率先用西方心理學的概念—意識與無意識—來闡釋內丹學的識神和元神範疇,並認為「性」就是意識與無意識,而「命」與生理之本能密切相關。西方榮格精神分析學旨在消除意識與無意識之間的對立,榮格(Jung)曾用集體無意識理論理解了內丹學著作《金華宗旨》(《The Secret of the Golden Flower》)中的超越現象,視之為一種無意識的表徵。

史書記載

內丹家多高壽,如《宋史》載:呂洞賓「 年百餘歲而童顏,步履輕疾,頃刻數百裡」;陳摶壽長118歲,張無夢99歲,張伯端96歲,石泰136歲,薛道光113歲,陳樸、劉海蟾、施肩吾、藍元道、陳楠、白玉蟾等內丹家都達到高齡。

武當內丹

武當派功夫結合中醫經路學,以內功為核心。講究吐納導引、形神兼備。以此改善體內新陳代謝、調和陰陽、疏通路徑,達到養生、益智、長壽之目的。內丹養生既體現了「以道演舞」又反映了「以道顯武」的獨特技法。武當功夫以無為源,以樁為本,動如蛇行,靜如山岳。內丹養生術在玄門弟子中是必修課。由於历史的發展和不同的師承關系。形成南北五祖的不同體系。雖然在修煉上各有側重,但其宗旨是一致的。「長生久視」是每個修煉者的共同目的。武術界「有練拳不練功,到老一場空」的說法,可見內功養生的重要性。

練習方式有多種多樣,有坐功、睡功、通過套路練習來催內氣等等。

簡易地介紹下坐功,坐功分三種姿勢:地盤、人盤、天盤。

地盤的姿勢最簡單。盤腿(左小腿在外側),背要直(百會穴與會陰穴要在一條線上),雙手捏蘭花指放與雙腿彎曲處(膝蓋側面)。最重要的是:氣沉丹田(臍下3寸處內部;「氣」不是空氣,是種意念);心裡默數自己的呼吸(每「呼吸」一次數一下),如果中間發生錯亂(例如數到27時,忽然數到38)就從新來過(從1開始)。數得越多,功力越深。若能數到100,那就證明心收了些;若數到1000,那你的心就已經收得很深了。

人盤和天盤在姿勢上有些變化,單單靠文字不好說明。睡功姿勢只用文字也不好說。就暫時不做介紹。

男子內丹

介紹

關於清淨孤修派丹法的步驟,一般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為築基入手功夫,稱為道術築基階段主要是補足全身生理機能一虧損,同時初步打通任督和三關的徑路,直至氣通、全身經絡通暢,達到精滿、氣足、神旺,為內丹仙術作準備。第二階段為煉精化產,稱為初關仙術 (百日關)。這段功法以元精為藥物,包括調藥、採藥、封爐、煉藥、止火幾個步驟,屬小周天功夫。第三階段為煉炁化神,稱為中關仙術 (十月關)。這段功法先要經過「大死七日」的入圜 (釋教稱坐關或閉關) 過渡步驟,隨之「採大藥」、「養胎」,進入無為的入定功夫。第四階段為煉神還虛,稱作上關仙術 (九年關)。煉神還虛純為性功,約九年,前三年神超內院、哺乳溫養;後六年調神出殼,直至虛空粉碎,合道成仙。下、中、上三關仙術各約需百日、十月、九年等時日。但亦因人而異。今依《上品丹法節次》簡述如下:

煉己存誠

其要訣為懲忿窒欲、虛寂恆誠;掃除後天之習染,獨露先天之真體;使識神退位,元神呈現;息斷俗緣,退藏於密。丹家收拾身心,凝神定慮,即歸中宮祖竅,養自我本來一點靈光,常應常靜,二年三年,積久益善,促開玄關一竅。

築基培藥

其功法為擇地入圜,身心意不動,收攝精氣神三寶歸於中宮,時時覺照 . 刻刻規中 . 借假修真,以玄關一竅立基斂藏神炁,行抱元守一之訣。此法純熟,更複坐忘內視,行凝神入炁穴之功,活子時至元陽生,勃然機發,於恍惚杳冥之中,先天一炁自虛無中來。龍生於離,虎生於坎,當虛極靜篤之時,將元神沉於羔穴 . 聽其自呼自吸,採有氣無質之壬水 (坎中真陽) ,以真意攝入中宮,與離中真陰會合。

坎離交靖

其功法要心息相依,身心不動,神羔凝結,於虛極靜篤中,忽覺海底蠕動有光透出,似初三新月 . 或如粟如珠,照在腹部,乃金炁初現之象。而後以真意引藥穿尾間,經夾脊,透玉枕,入泥丸,游九宮,自上腮滴下鵲橋,似醒酗甘露,沿赤道複歸炁穴,行歸複法,為胎息入手功夫。

採藥歸鼎

丹家於虛寂杳冥、淵默混沌之際,頓起雷聲如裂帛,丹田火熱,兩腎湯煎,即將藥物聚於海底,以真意引轉尾間,雷聲轟轟透過三關,翁聚泥丸宮。此時月窟風生,絳宮月明,兩眉間內湧圓光,藥物不知不覺由鵲橋下重樓,涼如冰片薄荷,沁人心脾,送歸土釜。此為煉取穀神之法,取坎填離之功。

周天火候

丹家循任督運小周天煉藥,自子時至巳時進陽火,應乾之策二百一十六數,除去卯時沐浴三十六策不用,實行一百八十息。自午時至亥時退陰符 . 應坤之策一百四十四數 . 除去酉時沐浴二十四策不用,實行一百二十息。連同沐浴六十息,閏餘二十四息,合計三百八十四息,故日周天息數微微數。丹家須於平時調準,臨爐煉藥之際,只要心息相依,自然運用,不可唱籌量沙,刻意追求。小周天功成,得玉液還丹,補足後天破漏虧損,複歸童真之體。

乾坤交靖

丹士行足周天火候,填回先天乾坤之位,於凝神大定之中,勃然機發,玄關一竅大開,頓覺虛靈空朗,進入齊天地、泯人我、混混冥冥的境界。此時先天炁複,凝為大藥,一點落黃庭,遍身酥綿暢快,只覺圓陀陀、光灼灼,如珠在玉盤,為虛靈獨露的金液還丹。

十月養胎

神炁凝結為聖胎,又名嬰兒,須洗心滌慮、綿密寂照、常定常覺,如龍養珠,如雞抱卵,暖氣不絕,始得靈胎日漸堅固。十月養胎是大周天煉羔化神功夫,其火候要爐裡自溫溫,鎮日玩真空,念不可起,意不可散,十個月如一日,方能神全胎化。十月養胎為入定功夫,如遇丹田火熱,可存想兩眉間有一黑球如碗大,收攝入神室,其熱自退。

移神換鼎

頭部泥丸宮,又名天穀,乃陽神本宮。靈胎純為先天凝結之陽神,乃人之法身,嬰兒現象,須出其胞,由下田炁穴移至泥丸宮,行煉性之功。陽神能超越時空障礙,透金穿石,隱顯隨心。移神天穀後,丹士應端拱無為、正位居體、寂以定之、慧以鎮之,繼行入定之性功。

泥丸養慈

泥丸為全身至清至靈之地,上應太空之鎮星,丹家法天象地,以真心合天心,要居塵出塵,須入塵磨煉,靜以養慧,動以煉慧。法惟冥心寂定,訣在一「誠」字,誠於靜者神自明,誠於動者性自徹,天下無撇不下之凡情,無識不破之物理,乃由誠而明之性功。丹家於此際,靜極生動,定極生慧,開發出人體潛能,得大智慧、大神通。

還虛合道

內丹學煉至陽神脫體,未為究竟,軀體仍在,終難脫生死。丹家於具神通後,不可常動不還、用慧神疲,更應於群動之中 . 獨抱靜觀自得之趣,一如得魚而忘荃,行物我無間的還虛功夫。便進一步,粉碎虛空,真幻兩忘,道合自然,神證太虛,與天地同其闔辟循環,渾化與無垠,動與天俱,靜與天游,則為天仙功成。

道教十大神通

道經《大洞經》曰:「洞源與洞明,萬道由通生。」又曰:「洞明喧擾光,帝心大神通。」又曰:「十通由斯生,妙行由此興。」又曰:「初曰通炁,次曰通神,終曰通靈。萬通成真,道備登宸。」《莊子》曰:「夫線人內通,而外於心知,鬼神未來舍,而況人乎?」此神通之力,由禪定而發。小乘諸仙,但得五通,即神境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是也。大乘諸仙,於此五通外,兼得漏盡通,共為六通。若大乘大覺天仙,則得十通。

所謂十通者:

1、善知他心智神通。以得他心智通故,知其三千大千世界眾生心無差異,如一世界。乃至百千億那由他世界,所有眾生心,悉能分辨了知。

2、無礙清淨天眼智神通。以得無礙清淨天眼智神通故,所謂十方一切世界無窮眾生,逝世此生彼,善趣惡趣,福相罪相,悉皆明見。

3、宿住隨念智神通。以得宿住隨念智神通故,從前不可說、不可說微塵數劫住宿之事,所謂某處生,如是名,如是姓,如是種族,飲食苦樂,從無始來,於諸有中,展轉循環受生,皆悉了知。

4、知盡未來際劫智神通。以得悉盡未來際智神通故,了知將來際不可說、不可說微塵數劫之中事。

5、無礙清淨天耳智神通。以得無礙天耳智神通故,於諸一切領土,所有聲音,欲聞不聞,隨便自由。

6、無體性智神通。以得無體性智神通故,能不動本際而往詣十方一切剎土,好處群生。

7、善分離一切眾生言音智神通。以得言音智通故,了知不可說、不可說剎海微塵數世界中,所有眾生種種言辭,悉能分別懂得。

8、誕生無量色身智神通。以得色身智神通故,能示現無量無邊妙色身,雲令所化者親熱開悟,能起種種神通,作度惹事業。

9、一切法智神通。以得法智通故,善能演說無礙法門,興布法雲,降註法雨,以眾妙音,開示悟入,使獲清淨擺脫。

10、入所有法滅盡智神通。以得滅盡智通故,能住三昧正定,而普現色身,譬如光影,普現一切,而於三昧,寂然不動。

以上十種神通,乃大覺天仙之所證,謂之道通,入圓覺果海,非下位所能企也。

道教十品轉通

天尊言:吾開法十聖之場。

一品轉通,立能知一方中輕重事,位次別覺聖。

二品轉通,得知世界有無吉兇事,位次得覺聖。

三品轉通,能達知罪福一切宿命來往生處,果報由趣,位次正覺聖。

四品轉通,能以心逆照未然福禍陰中事,位次通覺聖。

五品轉通,普知十方無極世界一切緣運由趣休否事,位次大覺聖。 切緣運由趣休否事,位次大覺聖。

六品轉通,通玄觀知悉達十方界域眾聖處所,只如指掌,分行散影,虛空無礙,位次妙覺聖。

七品轉通,普知天地運趣機數,有無遠近,悉無障礙,位次洞覺聖。

八品轉通,身居立忘,形如日中景,一切觀徹,位次觀覺聖大聖。

九品轉通,普能開明,放身中光明,普照十方一切,普見上下,明,普照十方一切,普見上下,無不洞達

位次普明大聖。

十品轉通,普觀普察普明普照,無幽無冥,洞知天地,光顯十方,湛然常存,位次洞明大覺至真大聖也

。 斯行之業,皆從法而轉入。

十通大聖,其德高妙,自非法之功莫能轉焉。

十聖果緣乃從無量恆沙劫來,施功布德,備滿天地,弘廣十方,致得轉位,入十聖之功德,備滿天地,弘

廣十方,致得轉位,入十聖之功,妙通上品

雙修法

清淨丹法的步驟在《大成捷要》、《伍柳仙蹤》中記載詳而且明。此處所述《上品丹法節次》可視為各派丹法之總綱,為性命雙修之總綱

上品有「斤兩、火候、採取」等法,然夾雜了過多的後天有為方法且混煉,致使遇到瓶頸而難以突破。其採取的「玄關」一般在「臍後腎前」,功成最多出個陰神;一般身死後須投胎或奪舍而重修,大家聽到、見到的所謂「靈童」、「神童」多由此來。

而下品,則羅列了所謂「卦爻、斤兩、火候、採取、法度」等一系列方法,將靈關設在頭上(即所謂上丹田),具體以明堂「山根」求性光;並以所謂下丹田修命,指「命門」為玄關;以後天為主,面面俱到,完全失去了先天無為的靈魂,雖初功好似上功快、效果顯著,而且外形光鮮、肉厚,但實際內裡無實,更無靈性;築基後就再也難以進步,故多為祛病保身之法,其宣揚的得道成真恐永遠也難以實現。不過,這也算在現實氣功界的佼佼者了,故追求者多為中下士名利之輩。

《大成捷要》:「人元金丹乃接命之術,地元神丹乃服食之道,而天元大丹乃性命雙修之全體大用也。」天元大丹又名「天元大道」,最有代表性的功法如「九轉還丹」,或叫「金丹大道」。九轉者,九還也,暗合九九八十一數。其理論來自於三教各自開門經典,如以道家道德經、佛家心經、儒家大學、中庸等原始公開教義,此乃真正的性命雙修理論、生命再造之學,數千年來流傳至今。其精髓是大道至簡、大道無私、普渡眾生;大道就是天道,修煉直指先天無為,故無所不為。此為無上至真之道,修真絕學,我輩既然修煉,就須立意高遠,勤而行之,必有意想不到的收獲。何況道就在身邊,師傅就在眼前,而天地大自然就是最好的師傅。天地無言無為,然一切有序演化,历历分明!有悟性者,此時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了。

自古以來,流傳的經典,正法都講天元大道,是因為修天元大道,才能有成。只有得到天元真法,才能煉成金丹。宗師三豐認為:「三教聖人皆本此道以立其教也」。天元大道之九轉修煉法,每一轉為一個步驟,最高境界:大覺金仙。「大覺金仙」即「佛」,

所謂三年就可以煉成者,是對那些極少數具備上根器者及身心十分健康者而言。而絕大多數人,都是中下根器者,須按九轉權法一步步修煉方成,三年煉成個築基結丹而成就「人仙」,

丹道周天法即是金丹大道入手的築基方法,為「九轉還丹」的前六節功夫,非作者杜撰與創新。之所以定名為丹道周天法,是由於新環境與時代要求的因素。本法系作者根據自身經驗整理而成,集合了古經正宗理論及前賢寶貴口訣,性命雙修,主在修心,故易學易練,「小周天」容易成功(前四轉),但「結金丹(神丹、聖胎)」就有相當難度與一定的修煉條件限制(第五、六轉),如不進行專項閉關修煉,大都會流於「氣丹」形式。氣丹僅使身體保持健康而已,且不能固本,若停止修煉,則與常人無異;唯有金丹結成,就可實現「漏盡通」,達到長生久視的目的,就是「得道」的境界。

女子內丹

內丹學註意到女子在心理與生理上與男子不同,男子外陽內陰為離卦,女子外陰內陽為坎卦;男子以精為基,女子以血為本。因之內丹功法在築基入手功夫和初關仙術。男女有別。女子先煉形質,後煉本元,以乳房靈脂變化氣質,斬斷赤龍 (月經) ,使乳房縮如男子,再依男子功法依次修煉。丹家主張女子金丹先要收心養性,意守兩乳間擅中穴 (亦名乳溪,乃女丹之炁穴) ,以「太陰煉形」之法煉血化炁,採血海 (子宮部,相當男丹下田) 中真炁上透炁穴弋擅中) 煉藥以完成初關仙術。初關仙術男子修成不漏精,女子修成不漏經。男女丹法 . 要在一個「『中」字,丹家在變化男女體質的命功上求其「中」,在性功上也求「中」。「中」即是陰陽造化的樞機。曹文逸《靈源大道歌》傳上乘丹法,元和內運,男女皆可修習。女子體性陰柔,比男子更易成道。女丹只要修成胎息,玄關一竅展開,由後天轉為先天,三年五載可抵男子十年之功。今據《坤元經》闡述女丹步驟:

(一) 靜養化悉。女子入坐時萬緣放下,清心寡欲,意默血海,二目返照兩乳中間炁穴。兩手交叉捧乳揉摩三十六遍,自下田血海微微吸氣二十四口 (童貞少女不必用揉吸之法) ,而後仍雙手捧乳,回光照定炁穴。如此寂靜自然,直至虛極靜篤,不知不覺生機觸動,丹田血海中有一縷清氣升至炁穴。複凝神照定炁穴,元和內運,舒散周身,一片渾圓景象,方可下坐。

(二) 知時煉形。女子月經一月一來,分為壬水、癸水。壬水生時,信先至,至癸水生,潮立至,經三十個時辰,潮將止未止之時,癸淨壬現。丹家宜於信到時行化氣養形之功,經止時行煉形和氣之功。兩日半行經赤龍正旺,不可妄行採煉,應安心靜養為妙。化氣養形之法:預先算定信至之期,焚香靜坐,呼由丹田起意上照神室,吸由羔穴回返下籠血海,少刻覺生清氣一縷上升炁穴,複引下血海,丹田生熱,血化之氣引動真一之炁,速回光聚氣於海底,用意引過尾間,穿夾脊入泥丸,複透上胯,舌引生液,咽下重樓,至乳間炁穴運液化氣,經兩乳舒散周身百脈,以養形體。月經將止未止之期,真陰忽又發動,如魚吸水,急照前法行煉形和氣之功。

(三) 斬龍立根。女子斬龍之功,一是內煉丹田與炁穴間之氣,接乎外來之氣,融成一片,並將口中所生津液和清氣下咽丹田,並沿帶脈運息烹化,靜守自然,稱玉液煉形之功。二是意照血海,煉液化炁,沿督脈過三關入泥丸,複化為津液滴下經重樓入炁穴,在炁穴烹液化氣,經兩乳流通全身,稱金液煉形之功。三是信至潮未至前,採血海之氣入炁穴煉化,稱索龍頭之功。四是癸盡千生之際,煉血海之氣過尾間轉督脈下降炁穴,舒散周身,稱擒虎尾之功。如此壯者二年,弱者三年,經血由紅而黃而白而無,赤龍斬斷,乳頭縮如男子,丹基始立。

(四) 採取生藥。女子斬龍功後繼之採取之功。其功法即虛極靜篤,凝神入炁穴,逆升頭頂為進火,進火即為採取;順降腹部為退符,退符即烹煉。先採心腎之氣煉之促生外藥;再採外藥煉之引生內藥;終採內藥煉結而生大藥。丹士靜坐覺丹田溫熱,心腎之氣足,採取穿尾間沿督脈、任脈入炁穴複降丹田,日日加工,一年之間 . 便有生外藥之象。丹士一覺藥生炁到,趁其生機,採而聚之,轉河車煉之,後藏於丹田,溫養日久,力一生內藥。

(五) 煉結還丹。女子覺生內藥,速採而勿失 . 即行煉結之功。吸降心中真火以養之,呼升腎中真水以溫之,子前進火,午後退符,行小周天火候,漸聚漸凝。當煉之時,定息運氣以抽鉛,行火煉形以添汞,以呼吸輪轉,河車搬運,周天火候不差,先天大藥結成紫金丹,方可移爐換鼎。大藥穿尾間沿督脈經泥丸降至乳間炁穴,還乎先天本位,稱作還丹。

(六) 會合胎息。還丹功成,大藥入炁穴,先行乾坤交媾,神炁會合之法,後以胎息養仙胎,為十月溫養之功。法以真意引元神下入炁穴,和元炁在炁穴內相包歸一,意引息運,交合融化,結成珠胎。然後行大周天火候,如雞抱卵,如龍養珠,靜養胎中生息。而後化後天呼吸為先天呼吸 . 化真息為胎息,以胎息養胎神. 於先天大定之中,氣息悠悠綿綿,覺有終無。

(七) 調養出神。百日神炁大定,再以五髒真氣,隨息入胎中凝煉,百日藥力漸全,為五氣朝元之功。複加百日,化去胎中之息,炁化為神,神定陽純,胎神堅固,煉炁化神之功全。三百日胎神大定,謂之胎圓神全,又稱滅盡定,至此須將此太和元靈真性之胎神,由炁穴上移泥丸宮。陽神在泥丸宮盤結數周,沖開天門,霞光三燿,電閃雷鳴,嬰兒出胎。

(八) 合道成仙。陽神出殼,嬰兒現形,須經三年哺乳,九年絕陰,方始成熟。初出嬰兒幼嫩,恐迷失不返,應即放即收,漸放漸遠,煉到出在定中,入在定中,嬰兒老成,得大神通,還虛合道,漸至仙人境界。

傳播發揚人物

傳播發揚的重要人物

從蘇軾的道教養煉方式表中可以發現以下現象: (1 ) 蘇軾幾乎涉及了道教發展數千年來所有的煉養方式。 不論是丹鼎派還是符籙派, 不論是內丹還是外丹; 不論是服食藥物, 還是煉養丹砂; 不論是吞咽津液, 還是屏閉呼吸; 不論是按摩, 還是飲食; 亦或是修性修命, 還是性命雙修。蘇軾都殷勤地探討, 小心地實踐。 而這些煉養方式絕不是哪一個道教門派一時所能夠全部擁有的,也是不可能在不同的教派之間互相交流傳播的。這從蘇軾獲得這些方術的途徑也可以得知, 他的途徑有三: 讀過全部《道藏》。( 事見《和子由聞子瞻將如終南太平宮溪堂讀書》、《讀道藏》); 以懇切的態度從道士那裡獲取, 包括一些外丹的煉養、 氣息的搬運、 津液的吞咽等等; 從生活經历—— — 讀百家書、 膜拜求簽、 行醫經驗等處獲取, 包括性情的修養、 簽言的理解、醫藥保養以及生活的體悟等等。 (2 ) 用自己親眼所見、 卓有功效的按摩、 搬運、 胎息等進行養煉。不僅如此,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醫藥學者,他用自己的知識與經驗得來的養生原則絕對而嚴格地控制著自己的飲食起居等日常生活,並且不自私, 不隱藏, 毫無保留、 熱心地介紹給自己的朋友, 甚至政敵。 (3 ) 蘇軾重視對於生命的愛護, 但更重視對於心性的修煉,也就是在執行性命雙修的同時更服膺於 「性」 的修養。

從他煉養的選擇態度來看, 他是一個道教徒的實用主義者。蘇軾對於道教可謂終身迷戀餘秋雨 《蘇東坡突圍》 只說佛教的力量, 「使他習慣於淡泊和靜定」。其實道教也是功不可沒, 蘇軾用道家的與世無爭, 清淨無為來顯示自己的置身事外,擺明一種姿態給當局者看。《送沈逵赴廣南》 中言: 「我謫黃岡四五年。孤舟出沒煙波裡……功名如幻何足計, 學道有涯真可喜。勾漏丹砂已付君, 汝陽甕盎吾何恥。」 蘇軾大多數的道教煉養方式也肇起於斯時, 《與劉宜翁使君書》 說: 「軾齒齔好道, 本不欲婚宦, 為父兄所強, 一落世網, 不能自逭。然未嘗一念忘此心也。今遠竄荒服, 負罪至重, 無複歸望。杜門屏居, 寢飯之外,更然一事, 胸中廓然, 更無荊棘。竊謂可以受先生之道。」 ( 《蘇軾文集 · 第四十九卷》 ) 在黃州時大量的書信可以證明這一點。

翻開他的文集, 可以說不但道家的學說思想,而且道家人物、道家的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也俯拾可得。少年時有「名聲實無窮, 富貴亦暫熱」( 《屈原塔》) 對於名聲富貴的思考、有「 日月何促促, 塵世苦局束」( 《仙都山鹿》) 對於生命社會的慨嘆。 老年時有「 吾生本無待, 俯仰了此世……下觀生物息, 相吹等蚊蚋」對萬物的洞察, 有「 東坡信畸人 , 涉世真散材, 仇池有歸路, 羅浮豈徒來」( 《和陶讀〈山海經並引〉十三》) 對歸路於道家的訴說。 對道家名詞、人物、道場的運用就更多了,《王頤赴建州錢監求侍及草書》一詩中「 丁寧勸學不死訣, 自言親受方瞳翁 ……河車挽水灌腦黑, 丹砂伏火入頰紅, 未能便乞勾漏令, 官曹似是錫與銅。 」引用了方瞳翁這個人物、 「 河東」 、「 挽水」 、「 灌腦」、「 丹砂」 這些道家名詞,「勾漏」這個道家的三十六洞天; 道家人物還如「 列子禦風殊不惡, 猶被莊生譏數數」( 《張安道樂全堂》) 中的列子、莊子;「東坡之師抱撲老, 道華亦嘗啖一棗」《游羅浮山一首示兒子過》

蘇東坡謫居惠州,前後四年時間,但「杖履羅浮殆居其半」。他和兒子蘇過在葛洪煉丹灶附近搭起一間「東坡山房」,並在山房附近煉丹。

東坡希望象葛洪一樣: 「絕慶吊於鄉黨,棄當世榮華」,入名山以求長生之道。他崇尚葛洪說:「學道雖恨晚,愧比稚川翁。」在給他兒子蘇過的一首詩中,稱「東坡之師抱樸老,真契早已交前生。」蘇軾在夢中與葛洪談論煉丹之事,他將之寫成詩曰:「析塵妙質本來空,更積微陽一線功;照夜一燈長耿耿,閉門千息自蒙蒙。養成丹灶無煙火,點盡人間有暈銅j寄語山靈停伎倆,不聞不見我何窮。』』竟自認為前世是抱樸子之徒轉世,今生依舊奉為老師。李零先生以 為「研 究 內 丹 術 的 起 源… …丹田 學 說 的 提 出 是 一 種 關 鍵」, 而「丹 田」之 說 早 見 於 東 漢 桓 帝 時 的 《 老子銘》 、 《仙人王子喬碑》 和 《抱樸子地真》, 據 此 他 認 為「它 們 應 是 內 丹術 形 成 之 真 正 標 志。 ②內丹思想是東坡著重發揚的,遵照「守之以一,養之以和,和理日濟」的道學思想, 「安心守玄牝,閉眼覓黃庭」,默念著《黃庭經》,加功靜觀,進行氣功吐納。更以丹法隱喻作詩留了頗多內丹篇章,開啓了內丹史濃墨重彩的一篇,對當時內丹從上至下的發展傳播历史上有不可取代的地位。白玉蟾也深受蘇軾影嚮並把蘇軾當成本家。白玉蟾祖師詩文之中常稱蘇東坡為「坡仙」,可為了解蘇軾者也

發展作用

內丹學是傳統道家文化的精華,而對現代科學來說又是一門正待研究挖掘的學科,它的學術成果,將有助於促進哲學、生理心理學、心身醫學、腦科學、宗教學及人類潛能開發等多種研究領域的進展。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