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故事:妖官

老虎

古時,嶺南有一獵戶,常去附近山中狩獵,打一些雉雞野兔賣到集市換些錢財為生。這日獵戶又到山中狩獵,來到前幾日布下的獸夾前,竟看到兩只斑斕猛虎,大驚,躲於一棵樹後窺看。

只見其中一只虎被獸夾夾住了腿,血流不止,另一只不停撕咬那獸夾,雖虎力無窮,齒牙鋒利,然那獸夾乃是精鋼所鑄,又豈能咬得斷。

「若王虞吏在此就好了。」撕咬獸夾的那只虎見徒勞無功,竟口吐人言,將獵戶驚的目瞪口獃。

「你我道行微末,還得去請王虞吏前來。」被困住的那只虎說道。

另一只虎點了點頭,轉身低吼一聲,朝著山下奔去。

獵戶心想自己這是遇到虎精了,然生性膽大,並未離去,隱於樹後想要看看這兩只虎精意欲何為。

少頃,離去的那只虎歸來,身後跟著一人,獵戶定睛一看,頓時怔住了,那人竟是本縣邑令—常元山。

卻說這常遠山是去年來本縣任職,自打上任之後便沒為縣中百姓做過一件好事,反而實施苛政,徵收苛捐雜稅,搜刮民脂民膏,讓百姓苦不堪言,不少貧苦人家被逼得賣兒賣女,家破人亡。

加之他生性狠毒,為人冷酷無情,凡是敢於得罪他的人皆被施以酷刑,押入牢中任其自生自滅,殺人無數,犯下了累累惡行,以至天怒人怨,治下百姓恨不能啖其肉,飲其血。

只見常遠山圍著被困住的那虎轉了三圈,而後就地一滾,竟化為一只吊睛白額斑斕巨虎,獸身碩大,虎面獠牙,看上去很是兇猛。

「不曾想這常遠山竟是惡虎所化,人面獸心,怪不得會如此貪惡。」獵戶心道。只見那吊睛白額虎怒吼一聲,山林震顫,而後按住獸夾,用虎牙撕咬,只聽一聲清脆聲嚮,精鋼所鑄獸夾竟應聲而斷,被生生咬成兩半,獸夾中的虎脫困,竟用後腿撐地站了起來,兩只前爪並攏朝著吊睛白額虎拜了一拜,而後三虎離去。

獵戶心中頗為驚駭,馬上下山將所見所聞詳細告知鄰裡,鄰裡皆對獵戶所述深信不疑,一傳十十傳百,不日邑令常遠山為惡虎所化之事在縣中已是人盡皆知。

縣中百姓深受其害,知其為虎精所化後於一日在獵戶帶領下手持刀兵蜂擁來到縣衙,要降妖除魔,誅殺邪祟,那虎精所化的常遠山見事情敗露,從縣衙中沖出,奪路而逃,縣中百姓深受其苦,怎肯放過他,爭相圍堵。

常遠山左沖右突,見逃不出去,就地一滾現出原形,化為一吊睛白額斑斕猛虎,咆哮著沖向百姓,百姓卻無一懼怕,手拿刀槍棍棒與其纏鬥,虎精雖力大無窮,很是兇猛,然終為血肉之軀,難敵眾人手中刀兵,在傷了多人之後被憤怒的百姓活活打死,念及其為妖邪,恐其死後複生,便用火將其燒為灰燼。

縣中百姓得知常遠山已死,皆欣喜不已,燃炮竹以示慶祝,炮竹聲整整嚮了一天,如過年一般。

不日之後,據說有人在荒郊發現一具骸骨,以其所穿衣物判斷,正是一年前前來赴任的常遠山,坊間盛傳說是常遠山在赴任途中被那虎精咬死,而後虎精化為常遠山的樣貌為官行惡。那虎精被其他虎稱之為虞吏,虞吏為統領山林野獸的職稱,為山君獸王,想必其不甘於僅僅統領山中野獸,而想要在人世作威作福,卻不曾想因此丟了性命。

後此異事上報朝廷,朝中之人不信會有如此荒謬之事,疑其有詐,便派遣欽差前來訪查,那欽差心地良善,公正無私,素有青天之名,他召見獵戶,遍訪縣中百姓,得知事情因果,三日後回京複命,言那邑令為虎所化情況屬實。

朝中便又派遣一邑令前來,新任邑令為官清明,從未有過貪苛之舉,深受縣中百姓愛戴。

此異事後被寫入縣志之中,流傳了下來。

來源:蓬萊夜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