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做倀、冥吏論佛、菜人等五則志怪小故事

妖道做倀

葛正華是吉州人,他說他家鄉有幾個商人,去外地做生意,趕著驢子帶著貨物走山路,遇到一道人,那道人須發皆白,仙風道骨,身穿青袍,頭戴紫陽冠,像是得道之人。

道人用拂塵攔住其中一商人,詢問他的名字,那人如實相告,道人又詢問他的籍貫,那人又回答了,道人笑道,那便是了,你本是天上的仙人,因犯錯而被貶下凡,今期限已滿,當歸紫府,我是來接引你的,你快隨我走吧。

那個商人聽後心中詫異,覺得自己很愚鈍,大字不識一個,怎麼會是仙人轉生呢?而且想到自己父母年事已高,也沒有拋棄他們去做神仙的道理,於是便謝絕了道人,堅決不跟他走。

道人嘆息,又對其他人說道:「他既然已經墮落了,就應當有一個人替補他的仙位,能與諸位相遇,便是說明諸位有仙緣,有願意跟我走的嗎?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緣,不可錯過啊!」

眾人都對道人的話有所懷疑,沒人回應他,道人憤然而去。

商人們下山後,尋到一家旅舍住下,將這件事告訴了別人,有人說有仙人接引而卻錯失仙緣,實在可惜,也有人說那道人或是妖物所化,不去是對的。

有個好事之人,第二天上山順著山路探查,剛登上一座山嶺,只見草叢中骸骨遍地,乃是被老虎所吃的人,他驚駭而歸,懷疑那道人是引誘人給老虎吃的倀鬼。

所以說,無緣無故獲得非同尋常的福運,貪心之人便會欣喜若狂,而頭腦清醒的人則會懼怕,天降大運,這種事情為真的只有極少數,而大部分是誘使人進入陷阱,給人帶來災禍啊!

姦鬼

郎中殷贊庵一日去深州給人看病,回來時主人讓一個楊姓的僕人護送,這個僕從膽大潑天,脾氣更是暴戾,被人稱為橫虎,一路上惹是生非,沒有一天不與人爭鬥。

一天傍晚,兩人來到一個邨子,邨中旅舍人滿無空房,兩人便投宿一寺廟,廟中僧人說佛殿後面倒是有三間空房,只是有鬼怪作祟,不敢隱瞞你們。

楊橫虎怒道,甚麼東西敢在我面前作祟,我倒要試試,言罷便催促寺僧趕緊去打掃屋舍。兩人隨後住了進去。

夜裡,殷贊庵心中忐忑,靠著牆壁睡覺,楊橫虎則點著蠟燭守在門前,不一會兒,果然有「嗚嗚」聲傳來,有一倩麗女子自門而入,向著牀榻逼近,楊橫虎忽的起身,將那女子抱住與之親吻狎戲,女子忽然變成吊死鬼的糢樣,面目醜陋駭人。

殷贊庵被嚇得瑟瑟發抖,踡縮於牆角,楊橫虎卻渾然不懼,反而笑道:「你的面貌雖然醜陋,但身體應當與人相同,可行樂事。」言罷左手攬住其背,右手褪下她的裙裳,將她壓於牀榻上,女子哀嚎著掙紮開,狼狽而逃。

楊橫虎追出去喊她回來,卻已不見她蹤影,兩人遂安睡到了天亮。臨走時楊橫虎告訴寺中僧人,說這間房舍很好,若以後再來,還要住在這裡,不要留給其他客人。

殷贊庵將這件事告訴了滄州的朋友,那朋友說,世上竟有姦鬼之人,橫虎之名,實是名不虛傳。

菜人

景城西邊偏僻處有幾座荒墳,因無人打理,已經快要坍平了。我小時候路過,老僕人施祥指著說這是周某子孫的墳,因行一善得以延續了三代人。

他說前朝崇禎年間,河南山東大旱,又逢蝗災,草根樹皮都被吃光了,百姓無以為食,便發生了吃人的事件,官府也無法禁止。

婦女孩童被反手捆綁住拉到集市上售賣,稱之為菜人,屠夫買去後,像是殺羊宰豬一樣將他們屠宰。

周某一次去東昌做生意回來,到集市上吃飯,店主說肉已經賣光了,請客官稍待。

過了一會兒,見店中小廝拉拽著兩名女子入了廚房,店主喊道,客人等很久了,可以先取一蹄子來。

周某見此趕忙阻攔,卻為時已晚,只聽廚房傳來一聲慘叫,一女子已被砍斷右臂,倒在地上翻滾哀嚎,另一女子被嚇得面無人色,見到周某後向其呼救。

而在地上的那女子也向周某哀呼,只求速死,周某動了惻隱之心,於是便出錢將兩人贖走,其中那名斷臂的女子已經無法生還,只得將其刺死,另一女子被帶回了家,因無子嗣,便納其為妾。

後來這妾生了一個兒子,右臂有一圈紅線,自腋下繞過肩胛,就像是那個斷臂的女子。

周某一直傳了三代才絕後。都說他本來無子,這三代是因他所做的善事才得以延續。

冥吏論佛

我家鄉有個姓張的老婦人,自稱做過走無常,現在已經不再從事這個行當了。她說自己曾在地府問冥吏,信佛拜佛到底有沒有好處。冥吏說,佛只是勸人為善,善人自會有福報,而非佛降的福報。倘若用供品求佛降福,廉潔的官吏尚且不會接受賄賂,佛難道會嗎?

她又問犯下惡行後懺悔是否有用,冥吏答道,懺悔必須要真心實意,用今後的行動彌補以前所犯下的過錯,現在的人懺悔,只是為求免除罪過,又能有甚麼用呢?

這話不像是她一個鄉下婦人所能講出來的,我懷疑真是冥吏教給她的。

疑案

獻縣城東雙塔邨有座寺廟,裡面住著兩個老僧,一天,有兩個老道叩門借宿,僧人開始的時候不同意,道士說:「僧道雖不屬同教,但卻都是出家人,師父為何見解如此狹隘呢?況且出家之人,不當以慈悲為懷嗎?」

僧人於是便將他們留了下來。翌日一直到傍晚,寺廟的門卻始終緊閉不開,香客們喊門也無人回應,香客們覺得很奇怪,便有人翻牆而入,見寺中和尚與道士皆消失不見了,而房中甚麼東西都沒少,道士行囊裡的金銀也還在,眾人皆大驚,遂將此事報官。

府衙派粟公千鐘前來查案,卻一無所獲,後來有一牧童說邨南十裡外的枯井裡有死人,粟公前往探視,見正是那兩僧兩道,四人屍體曡在枯井中,身上卻都沒有傷痕。

粟公說,財物沒有丟失,便不是因盜竊,四人皆已衰老,便不是因姦情,僧留道宿,便不是因仇怨,身上並無傷痕,便不是被殺害,那四人是因何而死呢?

而且寺廟緊閉,四人的屍體又為何會出現在這枯井中?這件事情非常理所能揣度,我也對這種玄異之事無能為力,只能作為疑案上報了。

譯 ·《閱微草堂筆記》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