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记》中所出现的妖怪的简介与分类

妖怪

文:愚木

搜神記》一書中,神、仙、妖、鬼、巫等諸事混雜,對於愛好妖怪之事的人來說想要弄清楚裡面妖怪的具體情況是十分困難的一件事,就連我自己想要找到書中某一篇關於妖怪的記載也很麻煩,所以為了日後方便查閱檢索,我打算用兩篇文章的篇幅把書中出現的妖怪全部都歸納、整理一遍。從第一卷依次開始梳理,分類分為水中、陸地、山野三類,即以出現地域為標準,同時本文將對每種妖怪的種族進行註明,基本可分為六大類:動物、鬼、蟲、氣、地氣、未詳。

動物者,即動物化為妖或者以動物的形態出沒的妖怪。

鬼者,即人死後所化之魂魄,或為妖,或不為。

蟲者,即蟲類化為妖或者以蟲的形態出沒的妖怪。

氣者,即沒有具體形態,雲來霧去,出沒不定的妖怪。

地氣者,即因氣凝結於地中或地表,所形成的形態不一的妖怪的統稱。

未詳者,即未在前五類之中的妖怪。

因為如果同時錄入全部原文和譯文會使篇幅過大,所以本文只擷取部分原文,並在之後進行簡單介紹與點評,如果有甚麼理解不了的地方可以在評論中提出。

此外,本文只錄入妖怪事,其餘如神仙,巫祝事皆不錄。

最後,因為筆者水平有限,文中難免出現錯謬之處,還望閱讀過此文的大嬸們能夠不吝指正。

1.蛇媚(陸,動物)

壽光侯者,漢章帝時人也。能劾百鬼眾魅,令自縛見形。其鄉人有婦為魅所病,侯為劾之,得大蛇數丈,死於門外,婦因以安。又有大樹,樹有精,人止其下者死,鳥過之亦墜。侯劾之,樹盛夏枯落,有大蛇,長七八丈,懸死樹間。

簡介:一種可以魅人的蛇妖,可身長數丈,被它所魅的人便會得病,修煉時間更長的蛇妖則可立即致人死亡,甚至連飛鳥都難逃其毒手。

短評:動物成妖以後魅人的典型事例,估計是為了吸取人的精氣所以才這麼幹的吧,只要躲在暗處便可殺人於無形,可見是一種十分厲害的妖怪了。

2.大鬼(陸,鬼)

弘於江陵,見一大鬼,提矛戟,有隨從小鬼數人。弘畏懼,下路避之。大鬼過後,捉得一小鬼,問:「此何物?」曰:「殺人以此矛戟,若中心腹者,無不輒死。」弘曰:「治此病有方否?」鬼曰:「以烏雞薄之,即差。」弘曰:「今欲何行?」鬼曰:「當至荊、揚二州爾。」時比日行心腹病,無有不死者,弘乃教人殺烏雞以薄之,十不失八九。

簡介:一種身形巨大的鬼,手中提著矛戟,有隨從小鬼數人,能用矛戟殺人,若人被其刺中心腹的話,很快就會死去。

簡評:手提矛戟,可以任意殺人,是一種十分兇惡的妖怪。但從後文看,所謂心腹病更像是一種普遍的流行病,也就說這種大鬼或許是只專門散布瘟疫的妖怪,只不過他散布的方法粗暴了點,直接用矛戟往人肚子上戳。

3.老青狗(陸,動物)

右扶風臧仲英,為侍禦史。家人作食,設案,有不清塵土投污之。炊臨熟,不知釜處。兵弩自行。火從篋簏中起,衣物盡燒,而篋簏故完。婦女婢使,一旦盡失其 鏡;數日,從堂下擲庭中,有人聲言:「還汝鏡。」女孫年三四歲,亡之,求,不知處;兩三日,乃於圊中糞下啼。若此非一。汝南許季山者,素善卜卦,卜之, 曰:「家當有老青狗物、內中侍禦者名益喜,與共為之。誠欲絕,殺此狗,遣益喜歸鄉裡。」仲英從之,怪遂絕。

簡介:年歲過大的青狗成精,可以於人家之內任意作祟,比如弄髒食物,偷竊東西,放火等等。

簡評:動物成妖以後作祟的典型事例,它們往往並不能對人構成實質的威脅,但卻能用各種辦法來惡心人,作案動機一般是為了獲得祭祀,或者是跟主人家有仇。但這則故事卻有點特別,因為這種種的怪象居然是妖怪和一個人類共謀的,也不知他們究竟是有甚麼企圖。

4.白光(陸,氣)

尉喬玄,字公祖,梁國人也。初為司徒長史,五月末,於中門臥,夜半後,見東壁正白,如開門明。呼問左右。左右莫見。因起自往手捫摸之,壁自如故。還牀,複見。心大怖恐……公祖辭讓再三,爾乃聽之,曰:「府君當有怪,白光如門明者。然不為害也。六月上旬,雞明時,聞南家哭,即吉。到秋節,遷北行,郡以金為名。位至將軍三公。」後果如所言。

簡介:一種會在半夜裡莫名出現在牆壁上的白光,明亮之極,可是一般人卻都看不見,用手撫摸牆壁,牆壁也沒有甚麼異樣。並且也並不會對人造成甚麼危害。

簡評:但使車胤、孫康有此怪,二人大可不必螢囊映雪矣。

5.祟鬼(陸,鬼)

信都令家婦女驚恐,更互疾的。使輅筮之。輅曰:「君北堂西頭有兩死男子:一男持矛,一男持弓箭。頭在壁內,腳在壁外。持矛者主刺頭,故頭重痛不得舉也;持 弓箭者主射胸腹,故心中懸痛不得飲食也。晝則浮游,夜來病人,故使驚恐也。」於是掘其室中,入地八尺,果得二棺:一棺中有矛;一棺中有角弓及箭,箭久遠, 木皆消爛,但有鐵及角完耳。乃徙骸骨去城二十裡埋之,無複疾病。

簡介:一種人死後形成的妖怪,往往因生人褻瀆了他們的骸骨而作祟,或致傷,或致病,唯有將其骸骨重新安葬好後才會消失。

簡評:這種妖怪一直都存在,甚至到了清朝的筆記小說中也能看到類似的故事,為祟的方式也多種多樣,或讓人生病,或擾亂其家室,或整夜在門外啼哭,或者直接奪人魂魄,至死方休。

6.危狐(陸,動物)

譙人夏侯藻,母病困,將詣智卜,忽有一狐當門向之嗥叫。藻大愕懼。遂馳詣智。智曰:「其禍甚急。君速歸,在狐嗥處,拊心啼哭,令家人驚怪,大小畢出,一人不出,啼哭勿休。然其禍僅可免也。」藻還如其言,母亦扶病而出。家人既集,堂屋五間拉然而崩。

簡介:一種狐貍,會突然出現沖著人嗥叫,過不了多久,那個人家中的房屋便會倒塌。

簡評:這其實比較像是一種異兆,算不算妖怪並不太確定,姑且錄之。

7.噓猿(山野,動物)

趙固所乘馬忽死,甚悲惜之,以問郭璞。璞曰:「可遣數十人持竹竿,東行三十裡,有山林陵樹,便攪打之。當有一物出,急宜持歸。」於是如言,果得一物,似 猿。持歸,入門,見死馬,跳梁走往死馬頭,噓吸其鼻。頃之,馬即能起。奮迅嘶鳴,飲食如常。亦不複見向物。固奇之,厚加資給。

簡介:一種類似猿的妖怪,沒甚麼別的本領,專會醫馬,即使是已經死掉的馬,只要讓它在鼻邊吹口氣,過不了一會兒馬就會複活了,奮迅嘶鳴,飲食如常。

簡評:莫不是昔時弼馬溫之苗裔乎?

8.言牛(陸,動物)

太安中江夏功曹張騁所乘牛,忽言曰:「天下方亂,吾甚極為,乘我何之?」騁及從者數人皆驚怖。因紿之曰:「令汝還,勿複言。」乃中道還,至家,未釋駕。又 言曰:「歸何早也?」騁益憂懼,祕而不言。安陸縣有善卜者,騁從之卜。卜者曰:「大兇。非一家之禍,天下將有兵起。一郡之內,皆破亡乎!」騁還家,牛又人 立而行。百姓聚觀……騁兄弟並為將軍都尉。未幾而敗。於是一郡破殘,死傷過半,而騁家族矣。京房易妖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兇。」

簡介:一種會開口說話的牛,而且還會直立行走,是所在郡縣即將要遭遇兵革之難的徵兆,但是如果能按照牛說的話行事的話,卻也可以占卜吉兇。

簡評:估計和牛郎家那只是親戚?

9.媼(陸,地氣)

秦穆公時,陳倉人掘地,得物,若羊非羊,若豬非豬。牽以獻穆公。道逢二童子,童子曰:「此名為媼。常在地,食死人腦。若欲殺之,以柏插其首。」

簡介:一種既像羊又像豬的妖怪,名字叫媼,常年生活在地裡面,以死人腦為食。

簡評:這就是地氣凝結成的妖怪,長得都特別古怪,估計是不同的氣在地下互相影嚮的結果。

10.陳寶(陸,未詳)

媼曰:「彼二童子,名為陳寶。得雄者王,得雌者伯。」陳倉人舍媼逐二童子,童子化為雉,飛入平林。陳倉人告穆公,穆公發徒大獵,果得其雌。又化為石。置之汧、渭之間,至文公時,為立祠陳寶。

簡介:一種很奇特的妖怪,可以以人的形態出現,也可以化為雉鳥任意翺翔,而且是一雄一雌,得到雄者的人便可稱王於天下,得到雌者的人也可以稱霸諸侯。

簡評:這兩種妖怪其實出自同一段記載,也不知道有甚麼仇見面就互相坑。

11.熒惑星(陸,未詳)

孫休永安三年二月,有一異兒,長四尺餘,年可六七歲,衣青衣,忽來從群兒戲。諸兒莫之識也,皆問曰:「爾誰家小兒,今日忽來?」答曰:「見爾群戲樂,故來 耳!」詳而視之,眼有光芒,爚爚外射。諸兒畏之重問其故。兒乃答曰:「爾恐我乎?我非人也,乃熒惑星也,將有以告爾。三公歸於司馬。」諸兒大驚,或走告大 人,大人馳往觀之。兒曰:「舍爾去乎!」聳身而躍,即以化矣。仰而視之,若曳一疋練以登天。大人來者,猶及見焉。飄飄漸高,有頃而沒。

簡介:一個身著青衣的小男孩,眼中會發光,像有火在燃燒一樣,自稱非人,而是熒惑星(也就是火星),會預言,而且很準。說完預言後,就聳身一躍飛向了空中,人們抬頭看時,只見他像是牽著一匹布似的上到了天上,之後飄飄漸高,一會兒就不見了。

簡評:火星的化身居然是一個小孩子啊。

12.生肉(陸,未詳)

襄平北市,生肉,長圍各數尺,有頭、目、口、喙,無手、足,而動搖。占者曰:「有形不成,有體無聲,其國滅亡。」

簡介:莫名從地上生長出來的一塊肉,長度和圍圓各有幾尺,有頭、眼睛、嘴巴,沒有手、腳卻搖搖晃晃的。出現即意味著國家要滅亡了。

13.方相鬼(陸,未詳)

庾亮,字文康,鄢陵人,鎮荊州,豋廁,忽見廁中一物,如「方相,」兩眼盡赤,身有光燿,漸漸從土中出。乃攘臂,以拳擊之。應手有聲,縮入地。因而寢疾。術士戴洋曰:「昔蘇峻事,公於白石祠中祈福,許賽其牛。從來未解。故為此鬼所考,不可救也。」明年,亮果亡。

簡介:一種在神手下當差的妖怪,形狀象驅疫辟邪的神像方相,倆眼通紅,身上閃爍發光,會依照神的命令對人大打出手。

簡評: 這神也是夠小氣,一言不合就派手下人去催債。

14.患憂(陸,動物)

漢武帝東游,未出函穀關,有物當道,身長數丈,其狀象牛,青眼而曜睛,四足,入土,動而不徙。百官驚駭。東方朔乃請以酒灌之。灌之數十斛,而物消。帝問其故。答曰:「此名為患憂氣之所生也。此必是秦之獄地,不然,則罪人徒作之所聚。夫酒忘憂,故能消之也。」

簡介:一種身長數丈的妖怪,是憂愁的怨氣積聚而成,形狀象牛,青色的眼睛,閃亮的眸子,四只腳插入泥土中,一直在動但卻既不前進也不後退。可以用大量的酒來使其自行消解。

15.槎妖(水,未詳)

 吳時,葛祚為衡陽太守,郡境有大槎橫水,能為妖怪,百姓為立廟,行旅禱祀,槎乃沈沒,不者,槎浮,則船為之破壞。

簡介:木槎變成的妖怪,橫在水道上,人們祭祀它,它就讓船過去,不祭祀它,槎妖就會把駛來的船破壞掉。

簡評:一個木筏子居然都能成精……

16.賁羊(陸,地氣)

季桓子穿井,獲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問之仲尼,曰:「吾穿井其獲狗,何耶?」仲尼曰:「以丘所聞,羊也。丘聞之:木石之怪,夔、魍魎。水中之怪,龍、罔象。土中之怪曰『賁羊。』」

簡介:一種生長在土裡的妖怪,長得象羊。

17.罔象(水,動物)

夏鼎志曰:「『罔象』如三歲兒,赤目,黑色,大耳,長臂,赤爪。索縛,則可得食。」

簡介:罔象是生活在水中的妖怪,象三歲的小孩,紅眼睛,黑顏色,大耳朵,長臂膀,紅色的腳爪,用繩子把它縛住就可以吃它了。

18.犀犬(陸,地氣)

晉惠帝元康中,吳郡婁縣懷瑤家忽聞地中有犬聲隱隱。視聲發處,上有小竅,大如螾穴。瑤以杖刺之,入數尺,覺有物。乃掘視之,得犬子,雌雄各一,目猶未開, 形大於常犬。哺之,而食。左右鹹往觀焉。長老或雲:「此名『犀犬,』得之者,令家富昌,宜當養之。」以目未開,還置竅中,覆以磨礱,宿昔發視,左右無孔, 遂失所在。

簡介:還是一種長在地裡面的妖怪,長得像狗,但比平常的狗個頭要大,得到它的人家裡就會富起來。可是這妖怪很任性,即使你把洞口堵得再嚴實,它卻還是可以逃走。

19.地狼、無傷、邪(陸,地氣)

屍子曰:「地中有犬,名曰『地狼;』有人,名曰『無傷。』夏鼎志曰:「掘地而得狗,名曰『賈;』掘地而得豚,名曰『邪;』掘地而得人;名曰『聚:』『聚』無傷也。」

簡介:生長在地裡面的犬,名字叫地狼;生長在地裡面的人,名字叫無傷;生長在地裡面的豬,名字叫邪,賈和聚則是地狼和無傷的別名。這些妖怪都是因為氣的不斷變化而又相互感應所形成的。

20.傒囊(山野,地氣)

吳諸葛恪為丹陽太守,嘗出獵,兩山之間,有物如小兒,伸手欲引人。恪令伸之,乃引去故地。去故地,即死。既而參佐問其故,以為神明。恪曰:「此事在白澤圖 內;曰:『兩山之間,其精如小兒,見人,則伸手欲引人,名曰「傒囊,」引去故地,則死。』無謂神明而異之。諸君偶未見耳。」

簡介:一種出現在山野間,類似小孩子的妖怪,總是站在一個地方伸著手像是要拉人的樣子,但是一旦被人拉著離開了原來站立的地方,自身很快也就死了。

簡評:或許只是因為太孤單了所以想要牽牽人的手呢,可惜竟因此丟了性命。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