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案所第十案:另類崇拜與另類殺戮——愛德華·蓋恩案

愛德華·蓋恩

文:Moriarty K

The belief in a supernatural source of evil is not necessary men along are quite capable of every wickedness.(信仰超自然的罪惡根源無此必要,人類本身就能擔任於任何邪惡。)

本案的兇手與往期不同,本案犯罪人愛德華·西奧多·蓋恩(Edward Theodore Gein)不是個連環殺手,法庭上確證他殺死的受害人「只有」三人,但是他的犯罪手法和各種標記行為,實在堪稱一絕,就以其為原型改編而來的電影就有很多,比如:《德州電鋸殺人狂》、《驚魂記》、《沉默的羔羊》等,其實銀幕上的殺人魔很多,而可以有本事同時成為兩部好萊塢一級大作原型的殺手,史上僅此一人。

圖:愛德華·西奧多·蓋恩

看完本文,你會了解到的將會是血腥的犯罪事實和蓋恩恐怖而異常脆弱的內心。

一.罪案全貌概述

1906年8月27日,蓋恩出生了,蓋恩的家庭是一個四口之家——母親奧古斯塔、父親喬治以及蓋恩的哥哥亨利。

這是一個甚麼樣的家庭呢?用一個詞來形容就是「專制」,他的母親奧古斯塔是個非常強勢的女性,瘋狂的崇拜上帝,她獨自經營著一個小雜貨店——這是維持整個家庭的唯一經濟來源,性格強勢,加上有物質層面的控制權,使她在家裡具有「至高無上」的權利,家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她說了算,與此相反,父親喬治是個嗜酒如命而且性格懦弱的人,長期處於失業狀態,對家裡的事情不管不問,面對妻子的日常吼罵早已失去回應的興趣。

從小到大,奧古斯塔對兩個孩子灌輸的觀念歸結一下就是:

——「你們的父親是個沒用的臭狗屎」;

——「你們男的沒一個人有點用,全是窩囊廢」;

——「臭小子們,離那些女人遠一點,她們都是魔鬼「;

而這個酒醉鬼父親雖然對妻子非常服服帖帖,但是對子女又是另一幅嘴臉,他經常會對兩個孩子施加暴力,於是,在蓋恩看來一切都像母親所說的那樣,父親是個窩囊廢,不是個可以依靠的人,也正是因為這樣,才更加讓蓋恩對母親的「強權」變態的依賴。

1914年,因為居住地是喬治的家鄉,所以奧古斯塔認為這是個「很糟糕的地方「,她害怕自己的孩子會變成喬治那樣一無是處的人,以這個理由變賣了房產,舉家搬到了威斯康辛州的平原鎮(Plainfield),在這個小城鎮荒無人煙的郊區買了一座將近200畝地的農場,這個地方說是郊區都有點不恰當,因為實在是太偏僻了,他們距離最近的鄰居也有接近5裡的路程。

到了上學的年紀,蓋恩在學校是個非常內向孤僻的人,母親告誡他要時刻提防別人,因此他在學校沒有任何朋友,年幼的蓋恩,只能順從母親的教誨,下意識的去將自己孤立在另一個世界——那裡沒有朋友,沒有愛情,只有在母親強權控制下獲得的一點點安全感。

1940年4月,喬治死於惡性呼吸道疾病,父親的死本身沒有給蓋恩帶來很大震動,但奧古斯塔對兩個兒子說喬治這個糟老頭一定會下地獄,並把喬治的死因歸結於他的懦弱,說這是上帝給予懦弱之人的懲罰,這讓蓋恩十分恐懼,他很擔心自己會像父親一樣。

雖然奧古斯塔對兩個兒子的教育方式都一樣,但哥哥亨利相對於弟弟來說更加成熟而理性,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他經常由於反對母親的觀點而招致母親的辱罵,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家庭內的爭吵變得越來越常見,在蓋恩眼裡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原因就在於母親這個形象在他內心是極其高大而威嚴、善良而不可觸犯的,但哥哥居然敢和母親作對,這讓他十分迷惑,因此兩兄弟的感情也不好——蓋恩不能理解哥哥對母親的忤逆,亨利也很反感弟弟對母親的過度依賴。

終於在有一天,這種矛盾被人為的解決了。

(一)第一宗謀殺案

1944年5月16日晚上,蓋恩來到小鎮的治安署,說前幾天發生一起大火,哥哥亨利在救火的時候不慎被燒死了,警方趕往農場後,的確發現了火災的痕跡,火災地點是位於一片沼澤旁邊的小屋內,小屋已經面目全非,但警方發現了很多疑點:

——據蓋恩指出的發現亨利屍體的地點並沒有火燒過的痕跡;

——亨利頭部有大面積淤血,形狀符合外物作用打擊型傷口;

——推斷死亡時間是5月15日中午左右,但是蓋恩卻一直到16日晚上才來報案;

雖然亨利的死十分的蹊蹺,但警方最後還是以意外死亡出具了死亡證明,在當時,沒有人會相信性格靦腆內斂的蓋恩會去殺人,何況還是他的哥哥。

直到最後蓋恩親口承認。

在亨利死後,奧古斯塔就生病臥牀了,據其遠房親屬奧列克·福萊特(Olek Follet)所言,亨利的去世帶給奧古斯塔很大打擊,很長一段時間裡她精神狀態都很糟糕,一直在自責沒有照看好亨利。

1945年12月29日,奧古斯塔死於肺炎、中風等多種並發癥,享年67歲。

蓋恩對母親的死顯得悲痛不已,他把母親的小屋封存了起來——就像博物館一樣,一切物件的擺放都一如平時一樣,母親的屍體也被他保存在家裡了很久,一周後才將其埋葬。

母親的死亡,宣告著蓋恩的現實性精神支柱轟然倒塌,一方面,會有一種內在的解脫感,而另一方面,會讓人無所適從。

再讓我們回顧一下蓋恩到將近四十歲的人生經历,有兩個主旋律:

——孤獨

——失去自我

而在母親去世後,蓋恩從這種解脫感中得到了去尋找一些樂趣的途徑,但是,他與正常人的情感交流、甚至是對正常環境的情感感知已經受到很大阻礙,這註定了他所尋求到的「樂趣「貽害無窮。

書籍,成為了蓋恩的慰藉。

都有些甚麼書呢?郡警察署破案後在蓋恩家裡搜到的書大致有下面兩類:

——解剖學書籍;

——二戰裡一些活體實驗的書籍(多為虛假材料);

或許在鎮上其他人看來,蓋恩只是個孤獨的、不愛說話的單身漢,但人們不知道,從小生活在母親建造的心理囚籠裡的蓋恩,從小生活在以母親為唯一核心的封閉世界裡的蓋恩,在母親去世後已經開始著手構築自己「豐富「無比的內在世界了。

從1946開始,蓋恩便頻繁的掘墓,他的掘墓對象多是剛下葬的中年女性,並且伴有姦屍行為,另外,會把一些屍體搬回家中,剝皮後做成各種「手工藝品」。

蓋恩第一次掘墓,也就是掘墓的開端,是他的母親奧古斯塔的墓。

他將母親的屍體挖出,放在了母親生前的小屋(「博物館「)內。

遠離人群的小莊園,提供給了蓋恩一個自由幻想的國度,他生活在自以為的輝煌神聖的世界中,那無比有趣的人體實驗、解剖和女性酮體……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癡迷和瘋狂。

在這段時間裡,蓋恩上半夜去各個事先選擇好的地方掘墓,在下半夜回到農場裡,在那昏暗的油燈下如癡如狂的「工作「。

但是,這種行為最後升級了。

(二)第二宗謀殺案——瑪麗·赫甘案

普蘭菲爾德酒吧是鄰近郊外的一個小酒吧,52歲的瑪麗·赫甘(Mary Hogan)是普蘭菲爾德酒吧的老板娘,據蓋恩所言,赫甘的長相和體態很像自己的母親奧古斯塔。

1954年12月8日夜,蓋恩晚上來到酒吧,一直獃到人都走光後,他用手槍將赫甘打死,然後將屍體搬回家,吊起來向屍體射擊,最後剝皮,進行往常一系列的「人體實驗「操作。

由於蓋恩將現場進行了處理,警方一度把案件當成了綁架案來調查,沒有獲得其他甚麼有價值的線索。

(三)第二宗謀殺案——伯妮斯·沃頓案

小鎮裡有家賣各種農用工具和日常生活用品的雜貨店,55歲的伯妮斯·沃頓(Bernice Wharton)是老板娘,她的兒子弗蘭克·沃頓(Frank Wharton)是郡警察署的副警長。

1957年11月16日,接近黃昏之時,弗蘭克到雜貨店接母親回家吃飯,發現很不對勁,店裡燈都關著,門也關上了,進入房間後他發現很多血跡,他立刻通知了警署,於是立刻展開調查,據他回憶,15日到時候蓋恩曾經來過店裡,而且詢問了很多關於弗蘭克今天的行程,最後甚麼也沒有買就走了,於是,蓋恩成為了首要嫌疑人。

警方前往蓋恩的農場進行搜查,撲面而來的惡臭和隨處可見的垃圾讓人懷疑這裡是不是個垃圾處理廠,正門都被鎖上了,所以警方只能從儲物間進入,而僅僅是儲物間,就發現以下物證:

——一具倒掛的屍體(肚腹已被剝開、腹腔從陰部一直被剝開到喉部);

——放置在一旁的頭顱(面部皮膚已被剝下)

這具屍體,就是伯妮斯·沃頓,這個儲物間,就是伯妮斯的屍體處理間。

警方繼續往內走,進入了一件臥室,仿若地獄一般:

——房間牀柱上有一顆頭骨;

——抽屜內有很多面部「皮膜「;

——桌上有一把人骨磨制的尖刀;

——人乳頭做成的皮帶;

——人皮做成的燈罩;

——人皮外衣;

以及更多充滿詭異想象力的「手工藝品「

 

這些讓人瞠目結舌的證據花了警方將近兩天時間才全部記錄,到19日晚上,蓋恩居然大搖大擺的回到了農場,他看到如此多的警察第一句話就是「如果你們是來調查雜貨店的殺人案,我是甚麼都不知道。」,他隨即被逮捕。

起初,蓋恩並不承認他殺了人,但是在幾天強度很大的審訊壓力以及越來越多的證據被發現的情況下,蓋恩開始坦白很多犯罪事實,包括如何謀劃殺死沃頓夫人和如何殺死自己的哥哥等,但是很多屍體處理過程,蓋恩表示「記憶很糢糊」、「想不起來」。

而且,蓋恩對於這些行為沒有任何懺悔的跡象,他十分平靜,甚至描述有的過程時還顯露出高興的表情——這一切對他來說很平常。

最後,蓋恩由郡屬精神病機構執行精神病鑒定,結果顯示蓋恩在心理和精神上的確遭受過創傷,經過大約30天的心智測試後,蓋恩被認為精神不屬於正常範疇,具有慢性精神分裂癥的表徵,無法被指控一級謀殺罪名。

蓋恩被送往美國中央國家犯罪精神病院接受治療,一直到1984年7月26日因癌癥去世。

圖:蓋恩的墓碑

疑點:

①這個精神鑒定權威性如何?蓋恩真的沒有刑事責任能力嗎?擴展科普

答:精神鑒定在當時的美國非常不成熟而且出錯率極高,甚至有一段時間內很多警察署認為將犯罪人判定為精神病罪犯後可以減少工作量,而有意做所謂的減罪鑒定,其中慢性精神分裂癥(ehron,esehizophrenia)這種荒謬的說法經常出現,其實真正的「慢性精神分裂癥」到現在也沒有非常明確的定義,在當時,它要結合病期與臨牀表現加以考慮,美國精神鑒定機構的鑒定版面以思想內容貧乏、情感淡漠、意志缺乏、行為退縮等陰性癥狀為鑒定依據,這很不科學,因為大多數變態心理犯罪人都具有這些表徵,就蓋恩來說,其行為和犯罪心理邏輯符合度比較高,大概率屬於具有刑事責任能力的群體。

現在的司法精神鑒定發展已經比較成熟,總的來說,司法鑒定的關鍵不在於證明某個人是否「有精神病」,而是證明某人是否具有「刑事責任能力」。

就我國而言,司法精神病的鑒定,包括以下方面:

❶對於犯罪嫌疑人鑒定的時間是在犯罪行為之後;

❷鑒定方式主要是精神病專家對嫌疑人進行會晤(也稱臨牀診斷);

❸判斷的根據是接觸鑒定對象的觀察,還有對相關癥狀群的了解,其癥狀群包括嫌疑人的家族有無相關病人。

在司法鑒定中:

Ⅰ.首先,智力因素是責任能力的核心。

確切的說,智力,是人在各種活動中都存在的認識能力,就能力本身而言,最基礎的能力並決定人們最基本活動水平的就是智力(intellect),這是判斷人的刑事責任能力的核心。

對於犯罪人的責任能力判斷應該首先重點考慮其作案的智力水平,例如:

有無犯罪目標的選擇

有無犯罪預謀和策劃特徵

……

無論犯罪人怎樣狡辯或偽裝,其犯罪的客觀過程,犯罪呈現的具體實施方式,或帶有隱匿性的事先準備,犯罪時間和地點選擇等都可以昭示出其犯罪預謀的智力水平,同樣也就可以顯示其犯罪有無能力的問題。

Ⅱ.其次,意識是刑事責任的宣判者。

判斷一個人有無刑事責任能力還有一個最重要的概念即「他是否為故意或有意」。

所謂故意,字典的解釋是「存心,有意識的,明知不應或不必這樣做而這樣做」。

所以,這一解釋已經將「故意」包括了「有意識」。

而刑法學的解釋是有行為目的和主觀動機的含義。

所以,司法精神鑒定對於行為人在行為行使時的意識特徵判斷,是最後為法庭提供刑事責任能力意見的關鍵。

Ⅲ.其它相關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精神病人其早期發現者都是他身邊的家屬,會出現很多包庇,作偽證的現象,而現實的司法過程中,真正讓人感到判斷困難、需要專業判斷的是一些犯罪人偽裝成精神病人,裝瘋賣傻,胡言亂語,自稱記憶不清等,造成其感覺、知覺、記憶、思維等智力活動有障礙的假象,這就需要精神鑒定專家給以鑒定。

還有一些情況,比如犯罪人作案時可能處於一種「臨界狀態」,所謂「臨界狀態」,就是指心理活動處於正常與異常的交界或臨界區域。還有的人可能是「曾經有病」但現在有恃無恐,在間歇期間,即無病情況下故意作案等,這些都是比較複雜的情況,比如今年年初武漢火車站的「砍頭案件」,我在武漢案這個回答裡也說了,他雖然有二級精神殘疾證書,但是並不等於說他有了「免死金牌」,而是也需要進一步做司法精神鑒定,確定他在作案時的智力和意識特徵是否為發病時的特徵。

這些時候的鑒定過程比較複雜,需要專業的精神病專家通過專業手段以及各種專業工具與儀器檢測來進行鑒定。

更多:關於刑事責任能力

②辟謠

關於本案,有一些在我國互聯網上流傳已久的謠言要粉碎一下:

——謠言一:蓋恩在精神病院裡表現很好,是「糢範病人「

是假的,蓋恩在精神病院內依然非常孤僻,排斥與他人交往,唯一的樂趣是看書。

——謠言二:蓋恩最後和母親葬在一起

是假的,蓋恩最後的遺囑是將自己火化埋葬在故鄉,而且特意強調不要葬在母親的墓碑旁邊。

為何他要特意強調不要葬在母親的墓碑旁邊呢,留到最後解釋。

附:部分參考資料源

  • Gollmar, pp. 12–34.
  • Mark, Timothy (2015). The “Ed Gein” Story. pp. 22~68
  • “Youth Tells of Seeing Gein’s Heads”. Stevens Point Daily Journal. November 20, 1957. p. 1, col. 6.
  • Hintz, Martin (2007). Got Murder?: Shocking True Stories of Wisconsins Notorious Killers. Big Earth Publishing. p. 62. ISBN 1-931599-96-3.
  • Schechter, pp. 39~134
  • “DA Convinced Gein Actually Raided Graves”. Stevens Point Daily Journal. November 26, 1957. p. 1, col. 3.
  • Robert H. Gollmar, Edward Gein, Pinnacle Books, 1981, pp. 85~148.
  • Schechter, pp.145~189. “The trial began on Thursday, November 7, 1968.”

……….

二.犯罪心理簡要分析

①犯罪心理成分分析:

愛德華·西奧多·蓋恩犯罪心理=極端的「類」性別煩躁+戀屍癖+畸化信仰+以徵服與控制感為目的代償心理

②詳細解釋:

(一)極端的「類」性別煩躁+畸化信仰

想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一個人是如何判斷自己的性別的?

看上去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傳統上認為性是由基因、激素、性器官決定,而性別又可以根據文化角色期望來歸於男性或者女性,其實這些定義太過於簡單化了。

比如,如果一個有男性生殖器的人覺得自己是個女孩,會怎麼樣呢?

這種情況我們稱為性別煩躁(gender dysphoria),簡單的說就是生物性別和性別身份不匹配,這會導致各種各樣的痛苦和功能損壞,值得強調的是,性別煩躁不是因為文化或社會優勢而產生的想成為異性的願望,它是個體的生物性別與其所體驗的性別顯著不一致,比如以下表徵:

——反複說自己是異性或自己想成為異性;

——穿著典型屬於異性的服飾;

——持久而強烈的喜愛參加游戲並像異性一樣活動;

——強烈渴望異性玩伴;

而我這裡要說的是「類」性別煩躁,有甚麼區別呢?

類性別煩躁,可以理解為後天性的性別煩躁,是由於後天環境和各種經历,使得個體產生強烈改變自己性別的意願的變態心理。

就本案來說,蓋恩在代表著至高無上和權威的母親面前,產生強大的心理依賴本能,再者,父親作為「懦弱「的代名詞,最終是被上帝所懲罰而死的,甚至還要「下地獄」,潛意識下成為了一種內在情緒下的「反面教材」,蓋恩懼怕成為父親那樣的人,他想成為像母親那樣具有絕對控制力的人物,在這樣的主導情緒下,發展成為了類性別煩躁個體。

首先來說,如果要討論其根源,還是對於母親的畸化信仰。

所謂信仰犯罪,即基於對政治、宗教的錯誤認識或反社會信仰引起的犯罪。

信仰,是對某種主義、思想、宗教或迷信的極度信服和尊重,並以此作為信念來支配行動。

蓋恩的特殊之處在於,在特殊的生活環境下,由於內在屬於極易受暗示且服從性人格,使他對母親這個個體產生了信仰,對其所言也拜若信條,比如:

——第一起案件,由於母親和哥哥發生了一起很大的沖突,哥哥甚至生氣將母親推倒在地,所以蓋恩殺死了「忤逆「的哥哥亨利;

(二)以徵服與控制感為目的代償心理

前幾期我們經常介紹到「以發洩憤怒「為目的的代償,今天我要介紹的,是以徵服與控制感為目的代償。

蓋恩對於母親的畸化崇拜,實質上來說就是崇拜兩種東西:

——女性角色附著的權利色彩;

——女性角色附著的徵服感;

而「懦弱的男性要下地獄「,這種從小到大一直被灌輸的思想讓蓋恩走向另一個極端,到底要怎麼做,才能算不懦弱呢?

與別的殺手區別就在這裡產生,別的殺手或許會通過勒殺、強姦等方式滿足內在控制感和徵服感,而對於具有戀屍癖內在成分的蓋恩來說,有兩個很好理解的行為邏輯:

——殺掉不懦弱的人,就可以證明我不是懦弱的人;

——把不懦弱的人用來滿足自己的興趣愛好,可以將這種徵服感發揮到極致;

或者說,把那些「像神一樣「的女人做成手工藝品,

不懦弱的人,有兩類:

——母親,神一樣的存在,內在畸化信仰支柱;

——像母親的那些女人(代償個體);

再者,伯妮斯·沃頓、瑪麗·赫甘和奧古斯塔有很多相似點:

——性別年齡長相;

——性格(剛烈);

所以,受害人選擇的目的性便一目了然。

(三)戀屍癖

蓋恩的戀屍癖,歸根結底在於其內在控制感的不滿足。

在他身上有一種支配其性交對象的強烈欲望,這種欲望的滿足在其性滿足中占據十分重要的地位——屍體絕對不會反抗他們的命令,任人為所欲為,因此他喜歡選擇屍體作為性交對象。

另外,比較複雜的是,戀屍癖這個犯罪心理成分緊密的和前幾種心理成分相聯繫,形成了一個非常完整的變態心理結構,要形成這樣的犯罪行為,缺一不可。

蓋恩將人的屍體剝皮、做成各種手工藝品的行為背後,有戀屍癖這樣的原因,也有受害個體滿足代償要求後任其為所欲為的滿足情緒,這是一種自我證明。

還有一點是類性別煩躁帶來的蓋恩想要轉換性別的需求,由此他制造出一個又一個「女性皮囊「,幻想披著它們,自己就變成了幻想世界裡的徵服者一般。

最後一個問題大概可以回答了,為甚麼蓋恩要特意強調不要把自己葬在母親的墓碑旁邊?

——對母親的畸化信仰導致了殺害代償個體後的原本內在欲望枯竭,產生出對代償主體的愧疚感。(書面化回答)

——殺掉很像母親的代償個體後對母親感到非常愧疚難堪,所以不願意再接近母親。(簡明扼要)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