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案所第十一案:終極偏有組織殺手——泰德·邦迪

泰德·邦迪

文:Moriarty K

「在連環殺手的黑色帝國中,條條大道都通往泰德·邦迪。」

泰德·邦迪,全名西奧多·羅伯特·邦迪(Theodore Robert “Ted” Bundy),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就是犯罪學家研究連環殺手最為典型的代表人物,如果在你的印象中,連環殺手的典型形象是電影中扛著電鋸、面容猙獰的糢樣,那麼本期將介紹的內容,會推翻你對於連環殺手的認知,本期的主角,他外表英俊、談吐不凡、有幽默感、有一定社會地位且受過較為高等的教育——他是公認的高富帥,他從不缺乏外界的認同感。

與此同時,他是至少36環連環殺人案的始作俑者,在他保持著絲毫不遜色於極端性變態殺手安德烈·齊卡提洛的犯罪手法殘忍程度的同時,還能顯示出較出色的反偵察能力,的確,他是一個很有組織的「高級」惡魔,他也稱自己是「連環殺手中唯一的博士」。

更多的,我們來好好了解一下這個瘋狂而血腥的現實故事。

一.罪案全貌概述

(一)不幸的出生和幸福的童年

1946年11月24日,泰德·邦迪出生在美國東北部佛蒙特州伯靈頓市的一個非婚孕婦診所,他的的原名是西奧多·羅伯特·考威爾(Theodore Robert Cowell),和很多人的遭遇一樣,從一出生開始,泰德就壓根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而他母親埃莉諾·露易絲·考威爾(Eleanor Louise Cowell)的未婚先孕,更是讓信仰新教的考威爾家族視為一件很羞恥的事,因此在生下泰德後,埃莉諾將其像個「燙手的山芋」一樣的將他扔在了孤兒所,就獨自回了家鄉——費城。

回到費城經過幾個月的思考,埃莉諾的父親山姆·考威爾(Sam Cowell )決定以養父的身份收養泰德,這也就意味著,泰德的母親,變成了他的「姐姐」,泰德的外祖父,變成了他父親。

1952年,埃莉諾和泰德搬到了華盛頓,和其他一些親戚住在一起,在這時埃莉諾認識了約翰尼·卡爾佩波·邦迪(Johnny Culpeper Bundy)——他是一個廚師,兩人在戀愛一年後結婚,因此泰德也改名為西奧多·羅伯特·邦迪(Theodore Robert “Ted” Bundy),這也成為以後媒體和卷宗記載的正式名稱。

泰德的童年相比其他連環殺手來說要平靜而幸福得多,在費城的幾年,外祖父是一個教堂執事,雖然對別人脾氣非常火爆,但在家非常溺愛他,凡事都護著他,舅舅教他熟悉各種各樣的樂器,而在來到華盛頓之後,母親和繼父雖然又生了三個孩子,但繼父是個老實巴交的老好人,對幾個孩子都充滿耐心和關愛,沒有厚此薄彼,母親則由於他是長子,所以格外關照他。

圖:泰德和繼父約翰尼·卡爾佩波·邦迪

應該說,僅從家庭環境來說,除去倫理家庭關系顯得有點不尋常外,泰德生長在一個充滿了愛和關懷的環境中,和幾個兄弟姐妹相處得也很愉快。

圖:泰德和母親、妹妹

(二)惡意悄然萌動的中學時代

讀初中的時候,泰德在學校表現很好,但是他出現了一些小偷小摸的行為,據他所言,一開始是偷一些小物件,後來發展到初三時他會偷一些錢包、信用卡等值錢的東西。

然而似乎是因為泰德實在太過狡猾,他的這些偷竊行為幾乎沒有被人發現過,所以泰德的初中同學對他的評價一律都是很高的,大家都認為他是一個很陽光、很聰明、成績很好很受歡迎的孩子。

上了高中,進入青春期的泰德發生了更多的變化,:

——盜竊的頻率越來越高了,他開始盜竊一些名牌衣服、奢侈品,這些讓他看上去光彩照人;——內在的一些更加邪惡的東西開始加速發展了(後面會作解釋);

這兩方面的變化,讓泰德變得有些沉默而內向,他的初中好友麥克·羅切爾(Mike Rochelle)也認為泰德上了高中後變得「沉默寡言」,不像初中那麼討人喜歡了。

但是,雖然說泰德相對初中時期顯得沉默了很多,但他在旁人看來也就能算一個「很普通」的人——雖然沒多少人喜歡他,但也沒人犯得著討厭他。

(三)愛情的味道—大學時代

1965年,泰德高中畢業了,他考入了普吉特海灣大學,在這個學校學中文,泰德說大學的第一年「十分無聊」,每天就是上課和各種各樣的講座,由於離家近,所以泰德沒有住校,他母親對他的評價是「成績很好,但是沒有甚麼社交,每天就是上學,回家吃飯,睡覺,再上學。」

圖:普吉特海灣大學,校徽

但是,長相出眾的泰德,他的大學生活並沒有一直這麼無聊下去,在1966年,泰德在一次跨校聯合活動中認識了一個華盛頓大學的學姐斯蒂芬妮·布魯克斯(Stephanie Brooks),她出生高貴、身材高挑、氣質非凡,第一次見面就迷得泰德面紅耳燙,她成為了泰德暗戀的對象。

在幾周後,一次泰德見斯蒂芬妮開車要去滑雪場,就提出能不能蹭個車一起去,就這樣在旅途中和滑雪過程中,泰德展現了他高超的聊(撩)天(妹)技巧,斯蒂芬妮被這個長得帥氣身材高大且談吐幽默的男生打動了,兩人迅速發展為情侶關系。

圖:泰德和斯蒂芬妮

大二時,泰德申請轉校到了華盛頓大學,在那裡他和斯蒂芬妮關系更密切了,而且他的中文成績也很優異。

1967年,斯蒂芬妮從華盛頓大學畢業了,因為父母很不喜歡泰德的家庭條件,自己也對泰德有點膩味了,所以斯蒂芬妮以要回到舊金山為由想要甩掉泰德,但是泰德表示自己申請了舊金山斯坦福大學的學習課程,最終,斯蒂芬妮不得不讓他跟去。

然而到舊金山後不到一個月,泰德還是被甩了。

泰德承認和斯坦芬妮分手後的一段時間他一直在幹一些戳爆女同學輪胎這樣的事,他開始頻繁的想象一些很危險的行為,想知道自己能走多遠。

1967年初冬,泰德回到了華盛頓大學繼續上學,但是12月中旬他提交了一份休學申請,理由是無法靜下心學習,隨後他開始了環美旅行,直到1968年4月才回到學校,回到學校後他租了一個小公寓,並告訴母親不會經常回家,一個人住會有利於他學習。

這段時間泰德已經變成了一個「慣偷「,他偷衣服、偷銀行卡、偷車,甚至連他公寓裡的很多電器都是他偷來的,比如他公寓裡的電視機,是他直接進入倉庫偷來的,當他沒錢時,他又會在晚上鑽進某個事先看好的海邊別墅裡,偷些值錢的東西。

1968年春天,泰德在朋友的介紹下,找到一份兼職工作——在當地共和黨選舉辦事處處理一些日常事務,這個工作讓對政治很感興趣的泰德非常滿意,他工作很投入,同時他也很滿意這份工作帶給他的一些「福利」,比如隨意進出一些高檔場所等。

因為辦事很用心,辦事處的頭號政客弗萊切給予了泰德很高的評價,認為他「聰明、能幹、一絲不苟、好學「。

但好景不長,在競選中弗萊切失敗了,所以最後泰德失去了這份工作。

在這之後,泰德選擇的兼職主要是在商場銷售服裝(尤其是女性服裝),據服裝店職員回憶,泰德具有「將任何東西賣給女人「的能力。

雖然這個時候泰德已經和斯蒂芬妮分手了,但是泰德還堅持著給她發郵件和打電話問候,而斯蒂芬妮也經常回應著泰德的關心。

1969年10月,泰德在酒吧遇到了一個名叫麗姿·肯德爾(Liz Kendall)的女子,她比泰德大3歲,剛離婚,有一個1歲的女兒,長相迷人,在她面前,泰德滔滔不絕的展現了自己的口才和幽默感,剛從一段感情中受傷的麗姿很快又被迷住了,她回憶第一次見面時表示「我當時就在想我們的婚禮和孩子的事情了。」

順理成章的,兩人戀愛了,而泰德在完成中文學習課程後又申請了心理學的學習課程,當時教泰德心理學的教授史密斯·萊克曼對他的評價是:

Mr. Bondy is undoubtedly one of the most outstanding graduates in our department. I think he is the best one in that I have seen the graduates of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He’s smart, capable, active, serious, and he’s more like a professor than a student. He is good at learning, easy to get along with, and hard to work…… He was most interested in the psychological variables that influenced court decisions. We are currently working together to examine the psychological effects of court decisions through experiments. (邦迪先生毫無疑問是我們院系最優秀的畢業生之一。我認為他是我在華盛頓大學見過的最優秀的那百裡挑一的畢業生。他聰明、能幹、積極、認真,他更像是一名教授而不是學生。他好學,好相處,也會努力工作……他對影嚮法庭判決的心理學變量最有研究。我們目前在合作研究,通過實驗來判斷法庭判決中的心理學影嚮。)

1972年3月,泰德順利獲得了心理學學位,他開始申請法學院,但是他沒有通過LSAT(法學院入學考試),這次失敗,使得泰德再次投身政治,他通過了州共和黨的面試,進入了州共和黨中央委員會,成了政界的一大熱門人物,當然,沒人知道他那一身穿不完的名牌全是偷來的。

1973年6月,泰德重新申請法學院,經過他的竭力游說,猶他州法學院接收了他。

這個時候的泰德,可以說是走向了人生巔峰,政界新星、順利拿到了兩門專業學位證書、進入了法學院,他前途無量。

那麼這個時候,他會做甚麼呢?

他決定去找斯蒂芬妮。

這次,他以一個「成功者」的姿態去拜訪斯蒂芬妮,他再次表達了對她的愛意,兩人重新墮入愛河。

狗血吧?沒事,還有更狗血的。

泰德一方面和斯蒂芬妮重溫著那過去的溫柔,一方面許諾著麗姿長遠的未來,一段時間後斯蒂芬妮發現泰德對自己的態度非常冷漠,詢問後泰德坦白自己還有另一個女人,自己很愛她,還和她已經有了個女兒,所以打算和斯蒂芬妮分手。

斯蒂芬妮這才回過神,這是泰德對自己的報複,就像當初自己拋棄他一樣,在絕望和悲痛中她回到了家。

實際上她或許不知道,真正的報複,還沒有開始。

(四)殺戮

•本案具體死亡人數:不詳,粗略記載36~75人

•警方卷錄記載被害人數目:30人

——華盛頓州已確認被害人數:10人

——俄勒岡州已確認被害人數:1人

——猶他州已確認被害人數:7人

——科羅拉多州已確認被害人數:5人

——佛羅裡達州已確認被害人數:6人

——愛達荷州已確認被害人數:1人

由於被害人數眾多且部分案件資料糢糊無法查證,故本文選擇10環能夠代表整宗連環殺人案發展邏輯和具有代表意義的案件加以梳理。

❶第一案(幸存者 )

1974年1月4日,18歲的Karen Sparks被暴力致傷於華盛頓大學一女生公寓裡,她早上沒有起牀,室友以為是她睡過了,去叫她的時候發現她躺在牀上一動不動,有大面積血跡,報警後,警方勘查現場情況如下:

——牀底有一把沾滿血跡的鐵棍,可以確認是致傷工具;

——死者下體插著一個窺陰鏡,且有被強姦的跡象;

——窗牆邊沿有多處新鮮的蹭擦痕跡;

——現場沒有留下指紋、血足跡等物證;

可以確認泰德首次作案時為入室行兇,從外部翻入室內,朝受害人頭上揮棒將其直接至昏,之後實施強姦,異物插入實施窺陰後從窗臺離開,戴手套作案,沒有留下確認性物證。

受害人腦部受到嚴重的永久性傷害,雖然最終蘇醒,但記不起任何事情。

❷第二案

1974年1月31日,華盛頓大學心理系學生,21歲的琳達·海麗(Linda haley)失蹤。

警方通過對其房間的搜查,確認其房間是第一犯罪現場:

——枕頭浸有大量血跡,牀上其他地方有多處血跡,被一套新牀單遮住;

——在壁櫥後面找到了琳達的睡衣,上面沾有血跡;

——衣櫃被翻得很亂;

可以確認泰德第二次作案為入室先將受害人用擊昏的方式制服,隨後附加了對現場的清理最後帶走了受害人。

把牀鋪上了新牀單掩蓋以求延長報警時間,標記行為是在衣櫥中找了衣服幫受害人換上,然後將其帶離現場。

一年後,1975年3月,琳達的頭蓋骨在泰勒山上被發現。

事後確認:

——泰德將死者帶回家後,先用鈍器打死,再將受害者頭部用鋼鋸割下作為紀念品,先將身體軀幹埋在了泰勒山山,待頭顱腐敗後,再將頭顱拋於泰勒山上。

❸第三案

1974年5月6日,俄勒岡州立大學22歲的羅伯特·凱薩琳·帕克思(Roberta Kathleen Parks)於夜間九點左右去咖啡廳的途中消失在路上,沒有任何目擊者。

一年後,1975年3月,凱瑟琳的頭蓋骨在泰勒山上被發現。

事後確認:

——泰德以尋求其幫助為由騙其搬東西上車,在將東西搬上車的瞬間將其擊暈,帶到住處實施強姦和暴力毆打虐待,最後勒死,姦屍。

——泰德將受害者頭部用鋼鋸割下作為紀念品,先將身體軀幹埋在了泰勒山山腳,待頭顱腐敗後,再將頭顱拋於泰勒山上。

❹第四案

1974年6月11日,華盛頓大學20歲的喬治安娜·霍金斯(Georgann Hawkins)於晚間去拜訪好友的途中失蹤,當時喬治安娜在路上有其他同學陪同,她們在僅僅距離目的地一兩百米的位置才分開,沒想到轉眼她就消失了。

直到泰德最後落網,警方才根據其口供找到了喬治安娜的遺骸。

事後確認:

泰德早就盯上了喬治安娜,他晚上將車停在其活動範圍周圍那些黑暗的地方,在車旁放有鐵棍和手銬等工具,然後假裝自己是個斷了腿的人,駐著拐杖一瘸一拐的去找到喬治安娜幫忙搬書,利用搬書這個過程,泰德和喬治安娜進行著自己早已經籌備好的那些足夠友好而精彩的對話內容,而當喬治安娜把書放到後座上的瞬間,泰德用鐵棍將其擊昏,然後用手銬銬住她,扔在後座,帶到了郊外。

在郊外,泰德先是暴力毆打、強姦了喬治安娜,之後拿出繩子將其勒死,姦屍,最後把屍體扔到灌木叢中。

兩天後,泰德重新回到犯罪現場,他再次姦屍,然後將其頭顱割下、掩埋。


泰德開始連環殺人,那麼他現在的生活處境如何呢?要知道,很多連環殺手開始殺人後,其現實生活狀態會受到影嚮,甚至帶來失業等實質性損害。

但,泰德沒有。

泰德一邊學習著法學課程,一邊在政府部門擔任要職,在服務管理部門中,泰德可以說是備受矚目——女同事們很欣賞他的風趣優雅,男同事們很羨慕他的政界關系和豐富的學識。

是的,他是一個迷人的人,一個智識卓越的人,一個象徵中產階級努力拼搏的人,他看上去和惡魔不會有半點關系——他,就是「我們「中的一員。

而到現在,他已經至少殺了7人,一切都還在繼續。


❺第五案

1974年7月14日,22歲的丹妮絲·瑪麗·納絲露徳(Denise Marie Naslund)和男朋友坎裡在公園約會,期間丹妮絲去上了趟廁所,一去不歸。

直到泰德最後落網,警方才根據其口供找到了丹妮絲的遺骸。

事後確認:

泰德事先利用紅色染料和繃帶將手臂偽裝成受重傷的樣子,尋求他人幫助,最後丹妮絲答應幫他去搬東西,在將丹尼絲騙到公園偏隅一角時,泰德將其擊暈制服,帶到郊外後對其進行長時間的毆打,最後用長襪將其勒死,姦屍,將頭顱割下帶回了家,將屍體掩埋。

泰德還坦白,在女友麗姿·肯德爾家的壁爐中燒毀了丹妮絲的頭顱。

❻第六案

1978年10月18日,19歲的梅麗莎·安娜·史密斯(Melissa Anne Smith)在放學回家途中失蹤,他的父親是一名警察,唯一的線索是有朋友看見她搭上了一輛甲殼蟲汽車。

8天後,梅麗莎的屍體在住宅附近被發現,經勘察:

——最終死因為機械性窒息;

——屍體發現地點不是第一案發地點,是拋屍地點;

——死者頭部受損,為鈍器砸擊所致傷,另外,肩部、腰部、腿部均有淤青,死者遭遇不少於三小時的暴力毆打;

——死者曾遭受暴力強姦,下體嚴重撕裂且被插入一根樹枝;

——死者妝容不亂,穿著完整;

——死者背部有兇手留下的兩個單詞「Rule「、「Law”

事後確定:

泰德和梅麗莎有過一面之交,當夜便以讓其她搭順風車為由將其騙上車,途中用鐵棍擊打其頭部將其制服,帶到家中毆打,關押、強姦,隨後將其勒死,在她死後,泰德幫她洗澡和化妝,姦屍,最後在其背部寫上單詞,陰部異物插入後拋屍於其住宅附近。

❼第七案

1974年10月31日,21歲的勞拉·安·納米(Laura Ann Aime)在參加一個午夜派對期間失蹤,據當夜參加派對的朋友介紹,勞拉是派對期間出去買煙的過程中失蹤的,值得一提的是,勞拉的父親是一名前法官。

1974年11月24日,勞拉的屍體在住宅附近的路邊被發現,經勘查:

——最終死因為機械性窒息;

——屍體發現地點不是第一案發地點,是拋屍地點;

——死者頭部受損,為鈍器砸擊所致傷,另外,身體多處淤青,死者遭遇不少於四小時的暴力毆打;

——死者下體被嚴重破壞,兇器是刀具等尖銳物品;

——死者妝容不亂,穿著完整;

——死者手上有兇手留下的兩個單詞「Rule「、「Law”;

事後確定:

泰德利用順路為由讓勞拉搭順風車,將其按照梅麗莎案的手法殺害,區別在於這次的囚禁時間更長了,且對死者生殖器的破壞由異物插入轉變為了直接性的破壞,暴力性提高了,將寫單詞作為一種標記行為保留了下來。

❽第八案(幸存者)

1974年11月8日,泰德假裝成警察,在中心商場附近出示假制的警徽哄騙24歲的卡羅·德洛克(Carol DaRonch)上車,說有一個案件要請她協助調查,坐上車後泰德立刻兇相畢露,他拿出手銬一下銬住卡羅,隨即拿出一根鐵棍打向卡羅,卡羅立刻躲開了,大叫著開門跳車,很幸運的是,她上車的時候門沒有關嚴實,以至於很容易就打開了車門,她大聲尖叫的逃跑,由於現場人太多,泰德只能放棄這個目標,駕車逃離。

順便介紹一下,卡羅·德洛克的父親卡羅·切利希(Carlo Celich),鹽湖城警員。

這起案件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視,而紛至遝來的外界線索,都指向了一輛神祕的甲殼蟲汽車。


短短十個月內,泰德犯下至少17起謀殺案,警方在這段時間裡已經完成串並,將此案作為一個重大系列案件調查,FBI最初勾勒的嫌疑人大名單有3147人,泰德就在其中,但是隨後的畫像出現了問題,警方把調查中心放在了有精神病史和性犯罪史的嫌疑人群體上,以至於泰德又從調查名單裡消失了。

1975年8月16日夜,猶他州高速公路上的一名巡邏警察發現一輛甲殼蟲汽車一直在這個周圍轉悠,來來回回很多趟了,所以警員讓他停下查一下車,泰德說自己剛看完電影,迷路了,但是,這周圍就沒有電影院,疑惑的警察查看了車內部,發現了一副手銬、一個面具和一段繩索。

圖:泰德車上搜出來的可疑物

甲殼蟲、手銬,這些讓警方很驚喜。

因為手銬被確認型號和卡羅·德洛克當時手上的型號完全一致,而且據證人證言,泰德只是換了個發型,當初行兇未遂的就是他,因此,泰德被和多起兇殺案聯繫在了一起。

於是,法庭1976年2月開始審理泰德的綁架未遂案,1976年6月30日泰德被定罪後,被處判15年監禁,在服刑期間,他又被起訴謀殺。

到現在為止,按道理來說泰德的故事應該到此為止了,但是泰德比較「傳奇」的事還在後面,由於猶他州州立監獄當時允許犯人去監獄書房學習,泰德從書房找到一個偏房中的小窗戶,越獄成功。

逃出監獄後,泰德跑到了附近的山裡,躲了一周後他偷了一輛車,駕駛到旁邊的阿斯彭市時,又被警方抓到了。

這次被抓後,泰德直接被起訴謀殺和越獄,而且相比上次,警方加大了對他的看管,給他上了不可離身的手銬腳鏈。

這次,泰德看到了牢房天花板上的一個通風小洞。

他在八個月的時間內,減重了接近40斤,在1977年12月30日夜裡,他把被子裡放滿書籍等物品,讓人從外面看裡面時誤以為他在睡覺,接著他從天花板隔層再次逃跑了。

圖:泰德第二次越獄的牢房

泰德逃跑後沒有跑進山裡,他化了妝然後直接去了機場,用早就準備好的偽造身份證明坐飛機去了佛羅裡達州。

為何去佛羅裡達州呢?我們後面解釋。

警方反應過來泰德逃跑的時候,泰德已經下飛機了,他去了一個管理混亂的公寓區租了個房間,靠偷東西為生。


❾第九案

1978年1月28日,泰德手持鋼棍潛入佛羅裡達州立大學的一個女生公寓,他一個一個房間的進去,砸擊已經睡著的女大學生的頭部,這一夜很瘋狂,他一夜連殺7人,其中有的女孩被咬掉了乳頭,一個女孩下體被塞入了一個發膠瓶。

這個時候的泰德已經發生了一些轉化,如果說這是越獄後的「複出」,那麼历來謹慎小心的泰德用這樣毫不掩飾的手法作案,這就等同於是在「自殺」

於是現在你只需要知道,泰德發生了從一個「優秀「的偏有組織殺手到理查德·拉米雷斯那樣的偏無組織殺手的轉化,至於原因,稍後解釋。

❿第十案

1978年2月5日,21歲的女大學生謝麗爾·托馬斯(Cheryl Thomas)於夜間從朋友家回家途中經過一條小區巷道時被人襲擊,當場死亡。

屍體沒有被移動,經警方勘查:

——死因是重度顱腦損傷,為鈍器砸擊所致;

——死者下體嚴重撕裂,遭遇姦屍;

——死者遭遇死後虐打;

事後確認:

泰德當夜一路跟蹤謝麗爾,到小巷時用鋼棍想將其打暈,不料直接將被害人打死了,隨後泰德對屍體實行了虐打和姦屍。

這是警方記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


1978年2月23日,警方在調查一起汽車失竊案時發現了泰德的蹤跡,當時泰德正在偷來的車裡睡覺,警方敲窗時他立刻下車逃跑,巡警開槍打中了他的腿,隨即將他逮捕。

被捕後的泰德非常傲慢,他沒有給自己找律師並始終堅持為自己辯護,他非常自信自己將會被無罪釋放。

圖:法庭上滔滔不絕的泰德·邦迪

圖:法庭上表現得十分自信的泰德·邦迪

對泰德的審訊是非常艱難的,泰德十分鄙視警方和法制,拒絕配合工作,在漫長的審訊工作裡泰德唯一積極配合的就是幫助分析一位正在瘋狂殺人的連環殺手——綠河殺手,泰德十分鄙視他,認為他的手法很低級,只敢於對低賤的妓女下手,泰德對其他連環殺手感到很不屑,他覺得自己才是連環殺手中的「達芬奇「。

最終給泰德定罪的,是兩個關鍵物證:

——佛羅裡達州立大學殺人案中,屍體上的牙印

圖:齒痕專家展示牙痕比對結果

齒痕專家們證明,留在佛羅裡達州立大學殺人案受害者身上的牙印是非常獨特的,經過鑒定,它們只可能屬於泰德。

——謝麗爾案中的精液

在謝麗爾·托馬斯被害案中,泰德對其實施了姦屍行為,留下了精液物證。

圖:仔細查看證據報告的泰德·邦迪

最終,泰德被判有罪,涉嫌三起一級謀殺、兩起未遂一級謀殺以及兩起入室盜竊,被判處執行電椅死刑。

1989年1月24日,泰德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惡魔終將墮入地獄,只願無辜死難者安息。

附:部分資料來源

  • Michaud & Aynesworth 1999, pp. 227, 283.
  • Nelson 1994, pp. 55,89.
  • Shapiro, Ben (2005). Porn Generation. Washington, D.C.: Regnery Publishing. pp. 126,160. ISBN 0-89526-016-6
  • Mack, Raneta Lawson (1999). A Layperson’s Guide to Criminal Law. Westport, Conn: Greenwood. pp. 113,136. ISBN 978-0-313-30556-6.
  • Vronsky, Peter (2004). Serial Killers: The Method and Madness of Monsters. New York: Berkley Books. pp.57,145.
  • Dekle 2011, pp. 24,131.
  • …….

二.犯罪心理簡要分析

①犯罪心理成分分析:

泰德·邦迪的犯罪心理成分=極端的性欲倒錯障礙+以發洩內在憤怒感和滿足變態控制欲為目的代償心理+反社會人格障礙+連環殺手的畸形殺戮欲望

②詳細解釋:

(一)「典型的」連環殺手

連環殺手這一點不用說太多,就是一種為了滿足欲望而不擇手段,殺戮儀式和生存機制相結合,將殺人轉化為一種內在精神刺激的生物,關於它,關註我文章的大家都了解得差不多了,所以這裡就強調兩個點:

❶幻想

性變態連環殺手的幻想隱藏得很深,而據泰德所言,作教堂執事的外祖父經常沒收一些色情書籍,這或許是泰德性幻想的起源,而上高中後的泰德更是癡迷於一些性暴力的書籍,這些東西,是畸形幻想發展的土壤。

其實有一個錯誤的認知在這裡要糾正一下,很多人都認為「連環殺手的殺戮,本質上是對自己所遭受虐待和不平的自衞反應」,這種說法對嗎?

我的答案是否定的,並不是所有連環殺手的童年都很悽慘,就像本案中泰德雖然是私生子,但是他家庭穩定,母親和繼父都很愛他,從自衞反應的機制來看,沒有道理產生如此巨大的憤怒,以至於殺害數十人。

相比這種想法,我的觀點是「連環殺手的殺戮,本質在於內在暴力幻想的不斷生長。」

每個人都會有幻想,做做白日夢也是一種幻想,具有侵虐性的幻想,本質上是為了降低自己的痛苦,但觸發這種幻想的不一定就是虐待,論其成因很複雜,是一套綜合的理論。

這種侵虐性的幻想持續發展,會演化為暴力性的幻想,幻想者可以從其中間接獲得一部分「預演式」快感,如果這種類型的幻想伴隨了色情成分,幻想就會將暴力和性兩種成分結合,而這種邪惡詭異的幻想世界,沒人會知道,沒人能洞察得到。

如果要說我們正常人的「白日夢」式幻想和連環殺手的幻想有何區別,區別就是正常人的幻想,無論是平靜還是暴力,幻想僅僅只會是幻想,而連環殺手們的幻想,受到畸形控制機理催動,會不斷發展,不斷刺激其折射於現實中的強大欲望,它會不斷發展,不斷深入,漸漸成為未來行為的預演。

泰德的內在幻想急劇發展的兩個階段:

——高中階段(侵虐性幻想和性結合)

——大學和斯蒂芬妮分手後的休學時期,主動尋求大把的獨處時間

正是孤獨,讓他們有大把時間發展,進化,深思自己的幻想。

❷手法暴力程度持續升級,紀念品

就以十案為代表來看,可以看出一個發展軌跡:

鈍器砸死、異物插入、幸存者(第一案)

綁架、鈍器砸死、割頭、拋屍(第二案)

「巧妙」綁架、毆打、勒死、姦屍、割頭、拋屍(第三案)(室內)

「巧妙」綁架、毆打、勒死、姦屍、割頭、拋屍(第四案)(室外)

······

也就是說,犯罪手法有兩個轉變:

——更加殘忍而自信;

——更加謹慎;

從第一次謀殺開始,幻想、意念、孤獨每一分鐘都在促使他開始行動,將幻想付諸實際。

而第一次謀殺不僅僅是『好玩』的經历,還是最危險最驚悚的經驗。

一般對於非反社會人格障礙型連環殺手而言,起初的連環殺手會陷入心理和法律的雙重懷疑,而不會感受到身體上的勞累,因而他們會感受到一種身心分離的奇特感受。

另一種角度講,殺死第一個受害人的時候,也殺死了一部分的自己,並同時重生為另一個人,決絕的把自己和普通人連接的臍帶剪斷了,『戰勝了』從前的自己後,他更加有自信了。

第二次殺戮會變得很主動,但會像第一次一樣不夠專註,但是他會更加客觀的看待殺戮——感覺自己更加『全能』,仿佛有一種通覽全局的視野。

以後的案件,往往會更加自信而具有完美主義傾向,暴力程度指數級飆升——這是一種自我證明,人性泯滅的一種飛躍,也是對殺戮快感這種虛無主義的上癮開端;

附:偏無組織型連環殺手(三重樂章):

游離——幻想——先兆(機遇)階段→拖捕——狩獵——跟蹤階段→殺戮【閃電襲擊】

偏有組織型連環殺手(七重樂章):

游離——幻想——先兆(機遇)階段→拖捕——狩獵——跟蹤階段→ 說服——誘騙階段(誘騙的關鍵在於讓受害人進入一個連環殺手可以控制的環境,不滿足於簡單的殺戮,他們的幻想需要複雜的儀式) →俘虜束縛階段→ 殺戮(按自我意識去殺戮)→圖騰——戰利品——回憶階段(回憶品用於在謀殺間歇期內對快感進行回憶,頻率快數目大的連環殺手不容易出現)→沮喪階段(失落虛無,意識游離)

(二)以發洩內在憤怒感和滿足變態控制欲為目的代償心理

泰德選擇的代償主體,到底是誰?

其實就是斯蒂芬妮,我們可以說斯蒂芬妮滿足了泰德對於美好女性的所有標準,而斯蒂芬妮的拋棄,讓泰德本就沉浸於邪惡幻想中的大腦有了代償式報複的欲求,而泰德的報複,是嘗試性的。

何為嘗試性?首先來說,泰德可以說是刻意的結交新女友然後以成功者的姿態回到斯蒂芬妮的生活中,最後再將其拋棄,這是泰德的嘗試性報複,但是他很快發現這樣做了沒有任何快感,所以他需要一種更加符合內在幻想折射的「報複」手段,也就是連環殺手的代償式洩憤,於是在拋棄斯蒂芬妮後,他立刻以斯蒂芬妮為代償主體,尋找符合其特質的女性:

——長發、中分

——白種人

——長相漂亮

——家庭條件優異

而我以前說過,這種代償式洩憤的終極目標,就是代償主體本人,我們有理由給出前面問題的答案——為何泰德會出現從偏有組織型連環殺手到偏無組織型連環殺手的轉變?

原因就是第二次越獄後泰德已經意識到這次獲得自由必須殺掉斯蒂芬妮,不然就沒機會了,因此他直接飛到了斯蒂芬妮的老家佛羅裡達州,在那裡他找了她20多天之久,而遲遲不能找到,其實此時,斯蒂芬妮已經和家人移居紐約,換句話說,代償主體「消失」了,這對於泰德而言是奔潰的,無異於之前的所有都付之東流,於是在這種內在的巨大挫敗感之下,泰德轉變為了一個偏無組織型連環殺手,開始瘋狂、草率的殺人,就好像希望警察能早點抓到自己一樣,好比一只失去目標的黑暗中的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而這也恰好意味著泰德進入了「枯竭」階段。

(三)反社會人格障礙

泰德·邦迪的反社會人格障礙程度不算非常嚴重,但是在系列案件心理機制中起到很關鍵的作用,主要表現在:

——青春期前的品行缺失:屢次盜竊等行為

——泰德內心極度鄙視規則和法律:一方面,在系列案件中期案件裡,泰德的犯罪手法升級為對警方、司法人員家屬的殺害,並賦予受害人「Rule」、「Law」等意義,這種升級不僅僅是因為他更加自信而猖狂,而是在升級中體現了內在反社會無視規則法制的訴求,另一方面,對於司法部門的嘲諷、衊視和不配合,實質上也是對於規則的不臣服。

(四)極端的性欲倒錯障礙

不知道大家記不記得上一位我寫的有著非常之極端的性欲倒錯障礙的連環殺手是誰,當然是羅斯托屠夫—安德烈·齊卡提洛

極端,嚴重,意思是障礙程度深、更要命的是種類很多:

——泰德·邦迪的性欲倒錯障礙基本組分=嚴重的性施虐障礙+戀屍癖+窺陰癖

❶嚴重的性施虐障礙

通常通過對異性對象的殘酷折磨,虐待等手段,使得其肉體和精神遭受嚴重痛苦,從給對方造成的痛苦中獲得強烈的性快感達到滿足,常見施虐方式有咬,撕,暴力毆打,針刺,捆綁,割傷皮膚,毀容,身體部位切割,有的則是毀屍,異物插入受害人陰部,烹屍食肉。其手段十分殘忍,冷酷,滅絕人性。

這種類型的性變態社會危害性最大,影嚮也最惡劣,但遺憾的是,它是性變態犯罪中發生率較高的一種性變態,施虐淫癖變態心理發展到極端時可稱為「色情殺人魔」,為了獲得性快感最大滿足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而在本案中泰德的行為就屬於比較嚴重的性施虐障礙,在勒死受害人之前,泰德一個關鍵的犯罪慣技就是暴力毆打、虐待受害人,在受害人死亡後,對受害人陰部的異物插入和破壞也是極端性施虐障礙的標志。

❷窺陰癖

窺陰癖,也稱為窺陰障礙(voyeuristic disorder),患者通過窺視一個毫不知情的人的裸體、脫衣過程或所進行的性活動從而產生反複而強烈的性喚起,表現為性幻想、性沖動或性行為,關鍵的判定點在於個體必須要有明顯痛苦體驗或者實際偷窺行為。

DSM-5鑒定標準:
——至少六個月內,通過窺視一個毫不知情的人的裸體、脫衣過程或所進行的性活動產生反複強烈的快感
——個體將其性沖動實施於未允可的人身上,或導致社交、職業或其他重要功能方面的損害

據泰德所言,在高中的時候,有一天他在路上散步看到某一家沒關窗,裡面有一個裸體的女人,從那個時候開始他就愛上了偷窺別人家的窗戶,這種需求非常強烈,偷窺一直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甚至有一個專門的日程表來安排自己的偷窺活動,他越來越熟練、越來越上癮。

❸戀屍癖

泰德·邦迪的戀屍癖,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其內在控制感的不滿足,另一方面原因是他就是喜歡屍體,屍體可以很大程度上滿足他的性需求。

所謂尋求控制感,在他身上有一種支配其性交對象的強烈欲望,這種欲望的滿足在其性滿足中占據十分重要的地位——屍體絕對不會反抗他們的命令,因此他喜歡選擇屍體作為性交對象,就像泰德在1989年的供詞裡所說的:

——「殺死她們不光是為了暴力的需求,也是一種占有,當看到她們身上最後一縷呼吸離體的時候,就感覺她們成為了自己的一部分」

——「看著她們絕望的眼神,就覺得自己是一個神。」

對他而言,占有欲和控制感,也是一個重要的需求。

就連平時和女友進行性活動時,泰德也要求她們必須「像死人那樣一動不動「,由此可以看出冰冷而一動不動的屍體,在泰德眼裡才是最佳的性伴侶。

其實最嚴重的戀屍癖是某個歐洲的連環殺手,他殺人的目的,就是和死者性交。

(五)兩個行為分析小結

❶勒殺行為

用手和繩子勒殺都是通過壓迫頸部動脈以限制被害人腦部血氧供應,一些犯罪人這樣做可以使得受害人間斷地喪失和恢複知覺以從被害人間歇的痛苦反應達到性滿足,這種犯罪人基本可以確定是性施虐障礙個體,而另一類目的是達到犯罪目的,出於徵服、控制、報複性洩憤等原因。

❷咬人

在本案很多環中(部分未羅列介紹),泰德有咬受害人的行為,犯罪人對受害人的撕咬行為,會形成兩種基本的有行為分析意義的咬痕(或然):

——滿足性滿足型快感,會形成瘀斑或吮痕(較複雜);

——滿足洩憤型、虐待型快感,會形成深陷式咬痕(本案);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