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案所第九案:『夜襲者』——華城連環殺人案

文:Moriarty K

下著雨的夜
紅衣女子
電臺緩緩播放著哀傷情歌
這樣安靜的夜

一雙柔滑細膩的手
導演出一場場變態的姦殺慘象
雨停了
屍體暴露在陽光下

兇手混跡於人群之中
消逝
沒有人知道他是誰
直到——

下一個雨夜
歌聲又嚮起……
玄而又玄
迷霧重重……

上面這段話,出自電影《殺人回憶》的豆瓣經典影評:『你知道我那年雨夜幹了甚麼?』

 

這著實算得上一部很引人深思的電影,不僅僅局限於對兇手陰暗的罪惡進行再現,而是借此對南韓很多的不合理的社會現象進行了剖析。

那電影中相關描寫和現實有多大差別呢?

下面給你所有答案。

一.罪案全貌概述

開題我要指明,本案存在三名犯罪人:a、b、c.

理由會逐一展開。

(一)基本案情

❶A案(a兇手):1986年9月15日,71歲的老婦人張恩秀剛去探望完女兒,已經接近十點了,她本想再多留一晚,但由於家中還有事得處理,就決定趁夜趕回家,她當然不會知道,惡魔已經潛伏於黑暗中,等了很久了。

老婦人當夜被殺害、陳屍於一塊較為空曠的田地上,現場基本情況包括:

——系勒殺致死,作案工具是類似繩狀物,較為纖細,為兇手所帶,沒有遺留在現場;

——死者下半身赤裸,但沒有被強姦的跡象;

——死者手腳呈現『X字捆綁』,整個軀體呈現趴在地上的姿態;

——死者的內褲被帶離現場;

❷B案(a兇手):1986年10月20日夜,25歲的女子崔敏英和男友約會結束後,由於離家比較遠,就打算乘坐公交車回家,離開了約會地點後,只需要在大路上直走,就是公交站,但是她不知出於甚麼原因,走了一條小路,而這個地方兩邊都是蘆葦叢。

崔敏英的屍體在一片蘆葦地中被找到,現場基本情況包括:

——系勒殺致死,作案工具是死者的長筒絲襪,牢牢系在死者頸部;

——死者全身赤裸,但沒有被強姦的跡象;

——死者胸部有4處橫切式刀傷,為死亡前所留;

——死者手腳呈現『X字捆綁』;

——死者頸部傷痕為兩條絲襪一齊用力所致,但是死者頸部只系有一條絲襪,在現場也沒有找到另一條絲襪,疑似被兇手帶離現場;

❸C案(a兇手):1986年12月12日夜,24歲的女子金恩娜在同男友聚完餐後的回家途中,被殺害於離家只有百米之遙的田地中,現場基本情況包括:

——系勒殺致死,作案工具是死者的長筒絲襪,牢牢系在死者頸部;

——死者全身赤裸,但沒有被強姦的跡象;

——死者胸部慘不忍睹,部分被兇手切下帶離現場;

——死者手腳呈現『X字捆綁』;

——死者頭上被套上內褲;

❹D案(a兇手):1986年12月14日夜,距離上一起案件僅僅隔了一天,再次發生了一起類似案件,21歲的女子韓彩軒,在晚上與朋友們聚完餐的回家途中被人殺害,屍體在稻田田埂上被發現,現場基本情況包括:

——系勒殺致死,作案工具是長筒絲襪,牢牢系在死者頸部;

——死者全身赤裸,但沒有被強姦的跡象;

——死者胸部有缺失,部分被切割帶離現場;

——死者手腳呈現『X字捆綁』;

——死者頭上被套上內褲;

——現場有很多的芝麻;

❺E案(b兇手):1987年1月10日,18歲的中學生宋善美放學回家途中被人殺害,第二天屍體在田地中被人發現,現場基本情況包括:

——系勒殺致死,作案工具是圍巾,是死者物品,在現場被發現;

——死者下身赤裸,有被強姦的跡象,留下了部分精液物證;

——兇手殺人後重新把衣服蓋到了死者身上,褲子蓋到了死者臉上;

——死者只有手被綁住;

——死者的嘴被手套塞住;

❻F案(a兇手):1987年5月2日,這是一個雨夜,32的家庭主婦樸嘉熙拿著傘去接剛下班的丈夫,在途中遭人殺害,現場基本情況包括:

——系勒殺致死,作案工具是死者胸罩,在現場被發現;

——死者全身赤裸,沒有被強姦的跡象;

——死者胸部有缺失,部分被切割帶離現場;

——死者手腳呈現『X字捆綁』;

——除了胸部,全身還有多處刀傷;

❼G案(a兇手):1988年9月7日,54歲的李姬珍在幫助兒子打理完餐館的事情後先兒子一步回家,在回家途中被殺害,李姬珍的兒子在經營一家餐廳,李姬珍每天都到店裡幫助兒子幹一些事情,到晚上十點左右回家。

現場基本情況包括:

——系勒殺致死,作案工具是死者胸罩,在現場被發現;

——死者全身赤裸,沒有被強姦的跡象;

——死者全身有多處刀傷;

——死者手腳呈現『X字捆綁』;

——死者生殖器被用刀嚴重破壞,被放入數塊桃子的碎塊,現場有削下來的桃皮;

❽H案(c犯罪人):1988年9月16日夜,19歲的樸莉秀參加完一個社區活動後,在回家的途中被人用刀威脅並將其從路邊拖到一片空地上,兇手先是將其手腳分別捆綁,用其內褲塞住其口部,再用其長褲套在其頭上,實行強姦,強姦得逞後兇手洗劫其包內財物,被害人立刻沖向路邊,兇手沒有追擊,成為唯一幸存者。

在事後幸存者帶警方重新到達犯罪現場進行勘察後,現場發現的幸存者手巾上有精斑,還在現場找到了犯罪人陰毛。

❾I案(a兇手):1990年11月15日,16歲的女中學生李美淑在放學回家途中失蹤,次日,屍體在離家不遠的樹林旁被發現,現場基本情況包括:

——系勒殺致死,作案工具是死者長筒襪,在現場被發現;

——死者全身赤裸,沒有被強姦的跡象;

——死者胸部有缺失,部分被切割帶離現場;

——死者手腳呈現『X字捆綁』;

——死者生殖器被用刀嚴重破壞,陰道內被放入湯勺和鉛筆;

——死者全身多處刀傷;

❿J案(a兇手):1991年4月3日,69歲的老婦人趙允熙在晚上逛完夜市後的回家途中被人殺害,趙允熙和兒子兒媳住在一起,家庭條件很差。

次日,老人屍體在距離住宅500米左右的松林邊被發現,現場基本情況包括:

——系勒殺致死,作案工具是內褲,在現場被發現;

——死者全身赤裸,沒有被強姦的跡象;

——死者手腳呈現『X字捆綁』;

——死者生殖器被用刀嚴重破壞,陰道內被放入兩雙長筒絲襪;

——死者全身多處刀傷;

(二)案件後續

很詭異,第十案過後,沒有發生過類似案件了。

以我對於連環殺手的研究,這個心理狀態下的連環殺手要收住手的概率,可能和地球明天就爆炸差不多。

警方對這個案子的投入是很大的,完全是屬於累死人不償命的調查方法,是有史以來南韓警方動員人數最多的事件。

警方先後投入了367名警察,嫌疑犯和證人達到兩萬人以上,四萬人接受了指紋鑒定。

另有六百人分別接受了DNA鑒定和毛發鑒定,就連調查記錄都裝滿了5個大塑料袋。

那麼,他們當時是怎麼調查的呢?

一開始,當成一般性犯罪案件來調查,一直到C案,華城地方警察署都扭扭捏捏不願意接受並案,最後到D案,上級下達死命令,派出整整八組專案組,才進入了並案偵查階段。

前四起案件的關鍵性證據缺失和毀壞嚴重,而按照正常邏輯來說,前四起才是兇手最容易出錯的,但是,錯過的太多。

加上第五起和後來的幸存者案,讓專案組內部非常混亂,他們幾乎不知道是甚麼情況,挨家挨戶不分晝夜的去採集指紋,去走訪,當時一位姓李專案員前幾年想起當初的調查方法時說了下面這番話:

——『我們失去了調查的目標,大家漫無目的的訊問,就連走過現場附近看著很猥瑣的男子也要被拷問』

還有很多嚴刑逼供甚至致死的無辜者。

在1999年,警方根據幸存者指認和DNA證據,鎖定了H案的嫌疑人(c兇手)吳氏男子,被宣判無期徒刑,此人於2005年由於癌癥去世,而他的更多資訊,南韓警方沒有公布,唯一消息是他在H案後離開了華城,去了首爾,所以沒有後續案件的作案時間。

而a、b兇手,至今仍然是處於迷霧之中。

2006年,所有的案件都過殺人公訴時效15年,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南韓警方和檢察機關決定,與上訴時效終結一年後銷毀所有記錄的其他事件不同,將永久保留華城連環殺人案的卷宗記錄。

這是考慮到事件的重大性和國民的關註程度,為了上訴時效結束後也能查明真相。

其實,法律可以有公訴時效,但破案,永遠不會有這東西。

二.犯罪心理簡要分析

(一)Moriarty K對十起案件的基本分析: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緊密的犯罪心理內在邏輯轉化。

★A案(a兇手):

——首次作案就出現紀念物(被害人內褲),這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信號,它標志著兇手首次作案是由已經較為成熟的幻想程度決定的,也大概率預示著會再次作案,且暴力程度會越來越高。

——X字捆綁的行為標志著一種完全控制和束縛,滿足兇手內在極度的控制欲,出現這個行為,說明兇手力量較大,掌控能力強。

——行為證據的性意味明顯,兇手或為性欲倒錯人格障礙體。

★B案(a兇手):

——紀念物再次出現,為勒死受害人所用的絲襪,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一種升級,如果說上一案件中的內褲是單純的代表兇手作案後對於性欲的再次回憶,那麼這次帶走的絲襪,就還有一層意義,代表對殺戮和暴力的回憶。

——兇手對殺戮進行回憶,開始對殺人上癮。

——有理由認為,紀念品還會改變,會朝著更加暴虐的方向發展。

★C案(a兇手):

——紀念物升級,切割胸部作為紀念品帶離現場的行為證據可以作為判斷兇手為性施虐糢式連環殺手,類似白銀連環殺人案。

——兇手不是不想強姦,而是沒有那個生理能力,從三起案件來看,都是屬於有時間有空間由外部條件實施強姦行為了,但兇手沒有這麼做。

——死者頭上被套上內褲,體現的是兇手對其的一種侮辱,表現出兇手內在的憤怒。

——兇手對於自己的控制能力更自信了,他開始隨心所欲的發洩內在憤怒感,慣技暫時沒有形成,換句話說,他還在「摸索」那種快感最大化的殺人經历。

★D案(a兇手):

——此案距離上一起類似案件時間間隔居然如此之短,從這點來看確實比較反常,甚至讓人懷疑C與D能不能並案處理,事實上,有一個鐵證足以打消這個不必要的疑慮,那就是本案受害人沒有穿長筒絲襪,用來勒死受害人並系在其頸部的絲襪,是B案中丟失的那只長筒絲襪。

——這個地區是不產芝麻的,而且芝麻在當時的南韓是一種比較昂貴的東西,兇手在現場做這樣的布景,就「放芝麻」這個點來說,沒有行為側寫的邏輯,但是,它的出現或許是為了另一種心理需求的滿足。

——一般而言,切割胸部作為紀念品,這個程度足以使得冷卻期變長,而事實是,兇手反而以極快的速度再次作案,只能有兩個理由來解釋:

1. 他縮短冷卻期可以做一些更滿足內在犯罪心理結構的事情;

2. 他事後發現對這次的紀念品不感興趣,想馬上做下一次;

那麼,第二種明顯可以排除了,因為D案他也帶走了相同的紀念品,而且作案手法和很多細節處理都與前案極其相似,那麼就只有第一種可能:

在D案裡,他一定做了一些更加可以讓自己快樂的事情,具體是甚麼,我們後面會說。

★E案(b兇手):

——兇手用沒有性象徵含義的圍巾來殺人,比較反常。

——兇手只是將其手綁住,而沒有尋求前四起案件中的X字捆綁這種將控制感充分滿足的捆綁方式,比較反常。

——兇手前四起案件均無強姦行為,但這次出現了,還留下了相關證據,比較反常。

——兇手用死者的手套將其嘴塞住,應該是為了避免其求救出聲,是一種自我保護行為,但前四案中,兇手均沒有這種行為,因為被害人的求救聲和哀求聲,是前四案的a兇手所需要聽到的東西。

——兇手把衣服蓋在被害人身上,褲子蓋到被害人臉部,表面上和C,D案中的「將內褲套在被害人頭部」一致,而事實不是,而且有本質區別,本案兇手的做法是「蓋」,是一種懺悔,不願意正視被害人眼睛的案後慚愧的心理邏輯,而前兩案兇手是用內褲套在死去的受害人頭上,這是沒有任何同理心的侮辱和報複心理。

綜上,E案兇手另有他人,為b兇手。

★F案(a兇手):

——兇手利用具有性意味的胸罩殺人,這符合a兇手的風格,5月份,雨夜出去接丈夫,死者不用濃妝豔抹穿絲襪,於是死者用其胸罩來勒殺,準確的說,就算胸罩也沒穿,兇手甚至可以用被害人內褲之類的將其勒死,因為他只是需要「用具有性意味的被害人物品將其勒死」這個行為罷了。

——除了帶走切下的部分乳房外,兇手還在死者生前對其進行了虐待,用刀去傷害受害人,這個行為說明他再次升級了,暴力程度相比ABCD案,已經又上了一個臺階。

——部分行為固化為慣技,包括:「用具有性意味的被害人物品將被害人勒死」的殺人手法、「X字捆綁控制」的標記行為等。

G案(a兇手):

——兇手沒有帶走紀念品的原因,或許是被害人年齡,對於這個年齡的被害人,兇手無法通過切割乳房作為紀念品這個做法獲得性快感,參考A案71歲的受害人,兇手也沒有這個標記行為,這個年齡段女性對兇手的主要誘惑力不在於性,而在於代償性憤怒的發洩;

——沒有了紀念品行為,兇手採用了另一個手法填充原來空白的犯罪邏輯,即由「破壞乳房」轉向「破壞其生殖器」,其實本質是一樣的,對這兩個部位的破壞,都代表著極端的性犯罪行為;

——向受害人陰道裡放桃子的果肉,現場有削下來的皮,這是兇手實現代償式重現的做法,我能想到的是小時候某個人坐在兇手旁邊,先把皮削好,一塊一塊把果肉切下來喂兇手吃的場景,在兇手看來,這或許是一種「回報」——他也做了童年時候某個人做的同樣的事,只不過把果肉「喂」進了「某個人」的生殖器中,這個性犯罪心理邏輯,各位一聽會比較驚異,然而它在極端的性欲倒錯障礙中,非常非常常見,這是兇手無數次幻想的獨特儀式,在完成「儀式」後,在兇手眼裡自己回報完了一切應該回報某個人的東西,該輪到某個人「還債」了,於是開始殺害行為。

對生殖器的傷害,有兩次:

第一次在被害人活著的時候,為了方便把桃子放入陰道,所以用刀切開;

第二次是在完成「喂食」行為後,隨即開始「報複」行為,即虐待糢式。

推測而言,這裡的某個人是母親的可能性,最高。

★H案:本案出現了c犯罪人

——犯罪人的主要目的是性和財;

——與a、b兇手不同,犯罪人手法生疏慌張,留下大量證據,大概率是初犯和糢仿犯;

★I案(a兇手):

——前面提到,兇手沒有帶走紀念品的原因,或許是被害人年齡,這個案子a兇手第一次選擇20歲以下女性作為受害者,所以對中年和青春期的女子的紀念品行為,才能滿足兇手的性需求。

——兇手通過「對母親的代償儀式」似乎獲得了啓發,他把儀式延續了下來,他把代表送服食物的湯勺和代表學習的鉛筆當做一種「禮物」,親自「送」給了受害人,可以看出他已經非常享受這種本質上是性虐待殺戮的儀式行為了,他把自己當做可以掌控一切的人,他視自己為可以給予受害人「恩賜」、和受害人做「交易」的上帝。

他樂在其中。

★J案(a兇手):

——兇手這次作案又再次選擇了老婦人,正如前面所言,兇手無法通過對老婦人的標記行為獲得性犯罪的快感,那麼答案就指向老婦人是兇手的代償群體,真正的代償源頭極有可能是其母親,或者其他和其關系很緊密的、對其產生極大心理沖擊或者顛覆感的女性,這個女性不管在不在世,反正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她一定符合老婦人這個形象。

——他把前面提到的儀式固化成為了慣技,在他看來他像一個上帝,他「給予」了家庭很困難的老婦人兩雙長筒絲襪,似乎在說「你太不會打扮自己了,我來幫幫你吧,這些可以讓你變得性感。」而在其內在而言,這個被他蹂躪的老婦人,就是他的那個代償根源。

(二)犯罪地圖學舒適區域告訴我們,有兩個冒牌貨

從上面的分析來看,本案有三個犯罪人似乎是很順理成章,但是為了嚴謹,我特意研究了本案犯罪地理學區域的舒適區問題,看出很多東西,由於老地圖實在沒有電子版,教授給我的資料是複印的地圖,比較糢糊,湊合看看就好:

以第一起案件和第十起案件與第二起案件和第三起案件連線交點為原點O,第一起案件和第十起案件連線長度為半徑R作『圓』如圖所示。

這個大圓,屬於我們說的『廣域舒適區域』

啥意思?舒適區域的種類很多,「廣域舒適區域」簡單說就是大範圍框定犯罪人覺得舒服的作案空間。

雖然區域大,比較難以用來準確抓捕,但是研究離域性和串並還是很準確的。

那麼,有趣的事情出現了:

——E案和H案,都恰好不在這個廣域舒適區域內。

——其餘案件,都很集中的分布在廣域舒適區域內。

——E案離廣域舒適區域很遠,離H案也很遠;

以上,論證完畢,有兩個冒牌貨。

註:糢仿作案糢仿作案的動機一般來說有三個:

——企圖轉移辦案人員視野,擾亂辦案思路,目的在於逃脫法律制裁。

——心理性動機,來自後者對前者的盲目崇拜,目的是獲得某種成就感,兇手更註意的是犯罪手法的糢仿,對被害人的選擇沒有固定類型。

——在他人的犯罪中體驗到了快感,為了獲得更加刺激的行為體驗,選擇糢仿犯罪。

因為b兇手和c犯罪人對受害者的選擇是年輕女子,且行為糢式有較多不同,這是以滿足自我感官欲望為主的表象糢仿,所以動機應該是第一種。

(三)細節——原來奧祕都在『芝麻』裡

關於D案中撒芝麻這個行為證據,我想了很久,想直接從它得到側寫結論貌似是個不可能的事,它在南韓地區文化裡也沒有甚麼特殊含義,那麼它一定是用來滿足別的行為的輔助手段,但它和另一個行為的紐帶是甚麼,另一個行為到底是甚麼,讓人很難捉摸,直到我註意到一些細節:

——C案中受害人被殺害於離家只有百米之遙的田邊,最後是被一個過路的農民發現的;

——D案中受害人的屍體是被她的父親發現的,在同樣離家不遠的稻田田梗邊;

這個轉化,或許就是兇手要的,芝麻從受害人家門口,斷斷續續撒到了被害人屍體位置,這是在引導其家人去看到她的屍體,用芝麻這種「稀罕物品」更能引起其家人註意。

C案被害人在離家不遠的隱蔽的田地裡被害,屍體被拖到田埂上,目的就是讓其家人發現她,但是卻沒有實現,這或許讓兇手很惱火,所以他僅隔一天就再次作案。

再看看接下來我們判定為a兇手所為的所有案件中,D案後兇手似乎消失了很久,面對b兇手的糢仿作案他也不立刻做出回應,甚麼原因?

這是因為他在享受一些東西,享受比從死者肉體上得到的紀念品還要刺激的事情:

——失去親人並看到親人屍體後的那些家屬的痛苦。

這是他發現的一種更加刺激的「紀念品」

也就是說,從D案後兇手的慣技中,多了一項掩藏著的行為證據——要讓被害人親屬第一個發現他們的屍體。

以下我是對D案後報案人的專項整理:

  • ——D案報案人:死者父親;
  • ——E案報案人:不相關人員,一家庭婦女;
  • ——F案報案人:死者丈夫;
  • ——G案報案人:死者兒子;
  • ——I案報案人:死者母親;
  • ——J案報案人:死者兒媳;

以上,兇手都得逞了,所以兇手作案不是沒有選擇性的,至少從C案開始,他會研究受害人的經過路線和時間規律:

——F案的婦女,雨夜會去接丈夫;

——G案的被害老人,每天去兒子店裡,但一般會先走一步;

——I案的被害女孩,每天回家都會路過樹林;

了解這些後,兇手會在適宜的地方伏擊受害人,一般是在隱蔽的地方殺人,再把屍體拖到田邊或樹林邊,讓他想讓看到屍體的人看到屍體。

要達到這樣的快感,那麼兇手不會離這些受害人太遠,他一直在看著他們痛苦——那是他的養料。

(四)犯罪心理簡要分析

這裡的重點針對除了E、H外的八起a兇手所作下的連環殺人案。

❶系列案件定性:

「以性虐待和代償式報複式殺人作為基本手段,以發洩內在憤怒情緒和尋求畸形控制欲與性欲倒錯需求在為根本動機」的連環殺人案。

❷犯罪心理成分分析:

a兇手犯罪心理主體成分=極端的性欲倒錯障礙+代償式報複心理(憤怒)+連環殺手的畸形殺戮欲望+畸形求同

其它影嚮因素:性功能障礙

❸詳細解釋:

ⅰ·「極端的」性欲倒錯障礙:

這個我都不知道介紹過幾遍了,奇卡提洛的案子就開始出現,相信我,以後還有很多。

a兇手的性欲倒錯障礙不同於奇卡提洛的性欲倒錯障礙,他的類型非常簡單純粹,就是極度的性施虐障礙,即通過對異性對象的殘酷折磨,虐待等手段,使得其肉體和精神遭受嚴重痛苦,從給對方造成的痛苦中獲得強烈的性快感達到滿足,常見施虐方式有咬,撕,暴力毆打,針刺,捆綁,割傷皮膚,毀容,身體部位切割,有的則是毀屍,異物插入受害人陰部,烹屍食肉。其手段十分殘忍,冷酷,滅絕人性。

這種類型的性變態社會危害性最大,影嚮也最惡劣,但遺憾的是,它是性變態犯罪中發生率較高的一種性變態,施虐癖變態心理發展到極端時可稱為「色情殺人魔」,為了獲得性快感最大滿足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而在本案中a兇手的行為就屬於很嚴重的性施虐障礙,他的行為常常伴有捆綁、刀割等標志性動作。

附:Moriarty K:很多強姦犯為甚麼喜歡把亂七八糟的東西塞進女人的陰道?

ⅱ·代償式報複心理(憤怒)和畸形求同

前面提到了「老婦人是兇手的代償群體,真正的代償源頭極有可能是其母親,或者其他和其關系很緊密的、對其產生極大心理沖擊或者顛覆感的女性,這個女性不管在不在世,反正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她一定符合老婦人這個形象。」

這個也是,說了好幾遍了吧。

這種代償構造或特異性選擇的形象一般就是對兇手價值觀帶來顛覆的人,是造成他畸變心理的最初刺激源。

就本案而言,我更加傾向於他的代償主體在他犯案這個期間已經不在人世。

更多相關:

探案所第七案:小醜殺手——約翰·韋恩·蓋西(詳解代償式報複)

其實本案的複雜性在於上面我全案的分析流程,你會發現犯罪人的作案對象居然有三類,而三類都有動態的犯罪心理結構來相互呼應:

——第一類受害人:老婦人,是主要的代償式報複心理作用群體,由對該群體的性犯罪潛在儀式誘發出新的場景感,作用於其他群體。

——第二類受害人:20多歲的青年女子,是主要的性欲倒錯障礙需求和畸形殺戮欲望作用群體。

——第三類受害人:青春期的女孩,不是主要犯罪心理結構作用對象,但可以滿足兇手性欲倒錯障礙需求和畸形殺戮欲望。

另外,三個群體都可以滿足其畸形求同心理,這是由犯罪人定向選擇下的共同點。

★啥叫『畸形求同心理』?

所謂畸形求同,國際犯罪學討論版將其標定為:

——『犯罪人預想將自身過去經历過的痛苦或由於精神幻想構造出的自己遭受的痛苦,以犯罪行為施加在符合求同條件的人群的心理活動』

對於a兇手而言,他預想施加於被害人的場景是被害人家屬看到被害人屍體,讓他們產生直接的痛苦,因為精神幻想的類型更多存在於精神分裂和躁鬱雙相體中,他們這個類型多半是有這樣的心理活動但沒有實施能力,而從本案a兇手的犯罪預謀和犯罪行為來看,我傾向於認為兇手經历過這種事情,在其它惡化的犯罪心理結構催化下產生了畸形求同心理。

ⅲ·其它:性功能障礙

從行為特徵和心理軌跡來看,a兇手具有混合性性功能障礙,即至少包括以下兩種類型:

——性高潮障礙;

——勃起障礙;

性功能障礙本身不算性變態,但是在一些情況下它會誘發出性變態心理,尤其是以上這種混合型的性功能障礙患者,身心都備受煎熬,會極大的影嚮個體心理調控,增大異常心理出現的可能性。

簡單介紹一下:

——勃起障礙,就是在性行為發生時反複難以獲得或維持勃起,關鍵詞是「反複」。

——男性性高潮障礙包括延遲射精和早洩,存在自發性疼痛等。

性功能障礙,最可怕的是對患者心理的損害。

❹a兇手的特點

根據現有資料,我們可以得到的側寫結論有:

  • ——兇手年齡在20~25歲,長相一般,體型中等,身高175左右;
  • ——兇手居住在京畿道華城市太安鎮100線國道區與356道之間的區域,非獨居;
  • ——兇手家庭經濟條件中等偏下;
  • ——兇手家庭在1976年左右,連續突遭變故,重點考慮五年內移居此地的住戶;
  • ——兇手受教育程度一般偏上,情緒隱藏性極深,為人處世謙和溫潤,除去死人,不可能有人知道他有性功能障礙;
  • ——兇手大概率從事個體經營業,非群體性工作;
  • ——兇手在1991~1993年發生了其預想不到的意外,或已經死亡;

以上是我幾乎可以肯定的結論,如有疑問,歡迎私信我。

按照現在的條件,兇手會有兩種可能:

——兇手已經在道華城警方確認由於刑訊逼供致死致殘的未公布的7人名單裡;

——兇手躲過調查後,在1991~1993年期間由於其他意外喪失行動能力或離開人世;

這個世界上,自然是存在可以自如收手的連環殺手的。

但是這個a兇手,不可能做到這點。

無論是哪一種結果,他的結果都不會是逍遙在世,這或許也是一件值得慶幸的事情吧。

三.其它

雖然說南韓警方在這個案子的偵破期間出過很多錯誤,但是他們的辛勤付出,是值得肯定的,這個案件雖然是未結案,但它對於南韓犯罪學和刑偵學起到了很大推動作用,像DNA鑒定法正是從這時開始引入南韓的,南韓警方的案件偵查相關規定也在此案後得到了很大補充和修正。

我們看過上個世紀後半期美國近乎蜂擁而出的連環殺手,而南韓在世紀更替之時也毫不示弱,很多臭名昭著的連環殺手紛紛出現,這裡除了犯罪人本身,社會大環境也有很大關系,上世紀末的南韓,迂腐的官僚體制,價值觀更替糢糊、混亂的司法體系、刑訊逼供濫用、證據保護不當……太多太多,都可能是惡魔腳下成長的土壤。

正如以下這句話:

——若說兇手的變態行徑是扭曲的人性,那麼在此案中被害的人們也未嘗不是南韓政治民主化進程中的犧牲品。

附:一封擔當警事至犯人的信

以下是本案擔當京畿地區警察庁總指揮官退任前以信件的形式寫給兇手的內容。

kaputori(南韓民謠中人名),我是這麼稱呼你的。不知道你是否喜歡。為了不忘記你的存在10多年前我取的這個名字。雖然不知道你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還是更多的人,總之,為了和你,或者和你們相見,我至今花費了不少心機。
kaputori,去年末,華城帰宅途中女大學生失蹤並被殺害事件至今未被解決,因此我在這邊做搜查指揮。
這真是不能脫身的惡緣啊。本次事件中女大學生失蹤被害的場所就是那個城市。那個你或者你們曾殘酷的踐踏人們寶貴的生命的城市。
第九回事件的公訴時效在下個月,最後的第10回案件則在來年4月期滿。我也將在來年6月退休。這次(21日)是在職中最後一次迎來警察節了。時效期滿加該案件擔當人退休……這或許又一次成為世間眾議的話題吧。我則更慘,當時想著一定要把手銬戴到你的手上,不過我快要不能使用手銬了。
作為刑警我覺得自己是受到恩惠的人。1971年當上警察開始到擔任強力課刑警,以那292個殺人犯為代表,我送進牢房的人達數千之多。以上各點功績被認同之故,2004年7月開始的一年間我還作為警正(總警之下的階層)擔任了所長一職。
可是,這又能怎樣,始終沒有逮捕到你。
第一次和第二次事件發生以來,也就是86年12月作為水原警察署刑事系長執勤開始到華城事件搜查本部工作來年剛好20年。
幾個月不回家,誓死要把你們抓住的念頭下瘋狂奔走。哪怕把妻兒的生日忘掉也能記得住你全部的犯罪日期時間和手法。 我有部下過勞倒下,至今半身不遂。還有另一個部下因為對疑犯亂審問而犯下了使疑犯死亡的錯誤。我也曾因此被解除職位。
就在這期間你也像嘲笑我們似的,從容的再次犯罪。為甚麼呢。
你一定已經到了中年了吧,有著極端內向無社交性的性格,你結婚了嗎有孩子了嗎。
那個電影,殺人記憶,你也看了嗎?作為一個連犯人都抓不到的警察,我無論如何也不能走進熙熙攘攘的電影院,只能一個人在汽車放映場觀看。
受害人中連70歲的老婆婆都有。沒有想到過自己的母親嗎?還有剛結婚的女性,年輕的20歲姑娘,尚年幼的女初中生,高中生。她們肯定有向你哀求救命吧。
我去了你去的地方,看到屍體的時候我怒不可遏。我發誓抓到你一定不讓你站在法庭上,我要親自下手解決你。
可是這又能怎樣呢。我始終沒能逮捕你,對於晚輩和被害者遺族來說是一生的罪人。
被全裸捆綁著施以充滿變態的暴行的如姐妹、兒女的女性們。還夢到明天像你這般的惡魔們是沒有公訴時效的,我退任之後我的後輩們會把你抓住。
得了癌癥的話徹底的治療是理所當然的。可是對於要從世上除去你這樣社會的癌癥而言居然存在公訴時效,你不覺得奇怪嗎
kaputori。知道嗎,但是還在華城,我打算搜捕你直至離任的那天。
然後只要公訴時效取消的話,沒有我,後輩們也必定會把你逮捕歸案。對比從前我們的變化也很大。
請務必不要比我先死。我們必定應該會晤的,對吧,kaputori。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