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夢警淫心 上天消除神童功名

城隍廟

文:杜若

陸垹(1504年-1553年)是大明一代名臣。他為官有道,政聲赫赫,在當時的循吏考核中為第一。然而,卻遇到了一件令其震驚又憤恨的事。他的兒子因為大動淫心,褻瀆神明,被上天消去了功名……

嘉靖年間(1522年─1566年),陸垹在擔任湖廣岳州太守期間,推崇節儉,寬容逃避賦稅的百姓,減免了當地不少訟獄。他奉公守法,施惠於民,被徵入朝中擔任太僕寺少卿。

陸垹自從妻子去世後,就沒有再續娶。他有個兒子叫陸中錫,號杏源。杏源天資聰穎,思維敏捷過人,有神童之稱。陸垹上任時,就帶著兒子一起去赴任,同行的還有一名私塾先生。那年杏源十六七歲,陸垹夜裡和兒子同榻相寢。

他們寓居的地方,即在太僕寺街,與共事的一名官吏(任職少卿)是鄰居。鄰居家有一個女兒,容貌豔麗無比。杏源偷偷地窺視她,羨其美色,淫心蕩漾,屢次挑逗調戲她,但都未能得逞。

一天正逢初一,杏源與塾師到城隍廟裡祈禱,請求得到鄰女,並且許諾事成之後,必會酬謝城隍神。他的私塾先生也從旁代杏源祝籲。

這天夜裡,他們沉睡正酣。忽然杏源身體陡然劇烈疼痛,從夢中痛醒後,慘叫哀嚎起來。陸垹看到兒子的情況,感到又驚訝又奇怪,於是問他怎麼回事?杏源說:「一念之差,已不可挽救了。」

他向其父說起白天到城隍廟禱神的事。原來剛才在夢裡,杏源被城隍攝走了元神。城隍神震怒,向他問罪:「你是什麼人,竟敢以淫穢齷齪之事褻瀆神明?」

城隍神喚來主管冊籍的官吏,取出簿子檢查杏源的福祿,見他的名下注寫著:將是甲戌科(1574年)狀元,官至吏部左侍郎,壽至七十九歲。城隍神看罷,沉吟道:「不能殺,應當稟奏上帝。」

再查塾師的福祿,則是一生都沒有官祿之分,城隍神立即下令抽腸戮殺。不一會兒,上天降下一道天符,著令革去陸杏源的狀元功名以及官運,只保留其壽數不變,但要消除他的聰穎天資,並使他窮困潦倒,度過一生。

聽著神明的話,杏源痛苦地哀嘆:「如今該怎麼辦才好?」他的父親聽了將信將疑,急忙去探視私塾先生,不料塾師正腹痛不堪,不到中午就死了。

一夕之間,如此劇變,陸垹又震驚又憤恨,然而已經於事無補。他再問兒子,夢中是否還聽到神明說了什麼?杏源說:「剛才太悲慟,一時忘記了。我記得,城隍神閱覽天符末尾,還說當會再安排一人,以彌補甲戌科狀元之缺。」

若推算年號,從明世宗嘉靖年間至明穆宗隆慶年間,均沒有甲戌年。推至明神宗萬曆二年(1574年)才是甲戌年,這一年的狀元是孫繼皋。據說,孫繼皋出生前,孫的父親夢到有一人拿著名剌前來,聲稱是唐皋來拜見。唐皋是明朝正德九年(1514年)甲戌科狀元。

孫父從夢中醒來後,他的太太生下了一個男嬰,於是為嬰兒取名孫繼皋(1550年─1610年)。到了萬曆二年,孫繼皋大魁天下。後來,他果然官至吏部左侍郎。也就是說,原來定於杏源名下的狀元功名,「將是甲戌科狀元,官至吏部左侍郎」,由孫繼皋取代。當然此為後話。

孫繼皋。(公有領域)

自從杏源於夢中遭到神明譴責後,就得了心疾病。他入校為諸生,因性情和理智狂錯,往往答不完試卷,就離開考場。

杏源功名不成,家境也愈加窘困,時常缺衣少食。他沒有兒子,只有一個女兒嫁給了刑部彭衝起的第三子。後來,他的女婿遭到連坐,發配到邊疆戍守,女兒就改嫁給一個牙儈(買賣的中間人),生活流落,令人傷嘆!杏源生活潦倒,直到老死,陸家就絕了後嗣血脈。

當時曾有兩位先生,一位是國子監祭酒馮開之,一位是職方司袁了凡,他們這樣教誨沈德符,說:「少年有高才,千萬勿為桑濮之行(男女幽會之事),即使產生淫念也不可,況且要以身嚐之?你要引以為戒。」或為勸勉後世青年才俊,沈德符編纂《萬曆野獲編》,收錄了這件事。

事據《萬曆野獲編》卷28

來源:大紀元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