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匡鬼話系列:不要問我從哪裡來?

新娘

        記得以前有首民歌叫「橄欖樹」嗎?它的第一句就是「不要問我從那裡來?」民歌聽起來是好聽的,但如果是鬼故事寫起來就讓人不太舒服了!

新娘

  自然有了「傳呼機」這種東西之後,究竟有多少人身上帶著這可以傳遞資訊,會發出「嗶嗶」聲的東西,自然不會有確切的數字,但十分普遍,卻是人盡皆知。

  不過,不論傳呼機普遍到了甚麼程度,在新娘子的手袋中,傳呼機忽然嚮了起來,總會令人覺得有點錯愕。那種「嗶嗶」聲嚮起的時候,在那新娘房中有六、七個人,包括了新郎、新娘、伴娘,以及幾個親戚,至少有四個人有傳呼機,但是他們檢查了之後,發現「嗶嗶」聲依然傳出,從放在一張幾上的一只小巧的手袋中傳出來。那是新娘的手袋。

       新娘正在補妝,才從婚姻註冊處出來,到了酒樓,賀客會陸續到,雖然是一場十分普通的婚禮,但是對新娘來說總是一生之中重大的日子,總喜歡把自己扮得最美麗,出現在姨媽姑姐、街坊鄰裡的面前,一個女人,一生之中,有這樣的機會不是太多,當然也不是絕對只有一次。

  新娘皺了皺眉,望著那只小手袋,新郎也皺了皺眉,走過去,取過那只小手袋,交給坐著在給人化妝的新娘,語言之中很不慘「今天還要聽傳呼機?」

       新娘抱歉地說「順手放進了手袋,忘了關上!」

  她一面說一面打開手袋,取出傳呼機。本來,她只要順手關上機,不讓它再發出聲音來,就沒有事了。可是一來由於攜帶傳呼機之後養成的習慣,二來,多少有點好奇心誰會呼叫自己呢?幾乎所有的熟人,都知道今天是自己的婚期,誰會在婚期呼叫新娘!新娘於是向傳呼機顯示數字的液晶體屏上,望了一眼。

  一切就在那一霎間改變了!新娘發出了一下尖叫聲,像是她手中拿的不是傳呼機,而是一塊燒紅了的鐵,她陡地一揚手,把傳呼機用力向前拋了出去,砸在前面的妝臺的鏡子上,它的尖叫聲還沒有結束,就是乒乓的鏡子碎裂聲。

  新娘室中的人都駑獃,新娘在這時候,陡然站起,一切全在同時發生,化妝師手中的眉筆,還緊貼著新娘的瞼。新娘忽然站起,眉筆在新娘白嫩俏麗的臉上,畫上了又粗又大的一道黑痕,再加上新娘的神情驚恐莫名,所以看起來,她變得詭異之極!新娘房外面的人也聽到了聲嚮,門立時被打開,好幾個人探頭進來。

  不等他們發問。新郎就大聲道:「沒有甚麼事,失手打碎了鏡子!沒事!」在結婚日,在新娘房中,失手打碎了化妝臺上的大鏡子,這種事當然不是常見的,但是也不是絕不可能發生,新郎既然說沒有事,別人也不會多事,新郎說著,立時又來到新娘的身邊,緊摟住新娘,他當然是想安慰新娘的,因為新娘的身子在發抖。

  可是,新郎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他的身子也在發抖,兩人互望著,兩人的眼睛之中,都充滿了恐懼。伴郎、伴娘都是新娘最好的朋友,可是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卻也不知所措,伴郎走過去,把那砸碎了鏡子的傳呼機拾了起來。他順便看了一眼,液晶體數碼顯示的是一組四位數字。傳呼機上,顯示這樣一組數字,通常是機主和熟人之間約定的密碼,一看到數字,就知道是誰在通過傳呼臺傳呼,立時可以聯絡。這是十分普通的傳呼機使用方法,一點也沒有值得奇怪之處,何以新娘在一看之下,會如此失常?伴郎想問,還沒有開口,新娘已經一伸手把傳呼機槍了過來,又用幾乎喊叫的聲嚷:「沒有事!」新娘胸脯起伏,她穿著一件窄身的旗袍,所以這時,她高聳的胸脯看來格外動人,她用求助的眼光望向新郎,又指了指傳呼機。新郎叫了起來:「覆機?你別開玩笑了!」

  新娘的聲音軟弱無力:「求求你……回電……叫他不要來!」新郎的臉色煞白:「電話號碼我早已記不得了!」新娘卻立即說出了一個電話號碼來。

  新郎的神情更難看:「從來也不知道你記性那麼好!」他說著,已經走向放在一角的電話,可是當他拿起電話,準備撥號碼的時候,他陡然回過頭來,他的臉色和新娘一樣慘白,他問:「新娘發出了一下呻吟聲,雙手亂搖:「別打……別理他!」

  新郎立即放下電話,不由自主的喘氣。這一切,全是在一兩分鐘之內發生的事,新娘房中的別的人,都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是覺得事情有著說不出來的怪異。

  只有新郎新娘心裡明白,那個傳呼機上的四位數字,代表了新娘以前的戀人,新娘和那戀人已經也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忽然現在的新郎介入,和通常常見的三角戀愛一樣,必然有一個人成為失戀者,失戀者力圖挽救,苦苦哀求,痛哭流涕,胸頓足,但是這些行為,在已變了心的人看來,只覺得討厭,當然不會有任何挽回的作用。

  一直到失戀者徹底失敗,新郎換了人,失戀者瘋狂飛車,車毀人亡,臨死之前,他的家人通知了新娘,說是重傷者亟望再見她一面,她念及他過去的種種好處,趕到醫院去,他望著她,只說了一兩句話:「你做新娘那天,不知會美麗到甚麼樣子,我一定要來!」

  他還想伸手來握它的手,可是她一縮手,他的手垂下來,死了。而今天,新娘的傳呼機上,居然出現了以前他常呼叫她時所用的數碼!

  當然,引起的慌亂很快就平靜了下來,他們都想到:一定是他的家人,恨她變心,所以才特地用以前的數碼來呼叫!這樣一想,恐懼感自然減少,所以接下來的繁文縟節,總算應付了過去,等到回到他們居住的小房詛已經筋疲力盡了!

  在電梯上,新郎在埋怨:「早叫你別去醫院看他最後一面,你偏要去!」新娘把身子靠在新郎的身上:「總……相識一場,而且他……愛我……為我而死的!新郎的聲音因為鷲恐而尖銳:「你閉口!」

  電梯門打開,新郎取出鑰匙:打開門,新娘站著不動,他用盡氣力抱起新娘進去,新娘順手關上鐵門,新郎一腳踢開木門。他們轉過身來,看到小小的客廳中,沙發上有人坐著,正缸向他們舉起手中的酒杯。

  新郎新娘一起失聲問:「你從哪裡來的?」

  坐著的那人站起來,一臉血污,聲音悽慘:「不要問!我來了!」

  新郎和新娘的新婚之夜是怎麼度過的,無人知道,第二天傍晚,他們家人破門而入時,還聽到他們不斷在問:「你從哪裡來的?」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