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女星溺亡案驚人發現!天才大叔破案:爆警方被收買,偷走遺體故意割傷 

泰女星

大家應該都還記得,今年2月底發生的泰國女星tangmo神祕墜河身亡案。

年僅37歲的tangmo在與朋友乘游艇出行時死亡,她的遺體在失蹤30多個小時後才在湄南河某個碼頭附近被發現。

案情撲朔迷離,當時與tangmo同在游艇上的5個人在事後表現得也非常可疑,證詞常常前後矛盾,他們說tangmo是蹲在船尾小便時不慎墜河身亡,這種說法被廣泛質疑。

同時,警方在調查過程中也出現了大量漏洞,但即使是這樣疑點重重的情況下,4月26日,警方仍然宣布結案!

他們將tangmo的溺亡定義為過失致死,不是意外落水,也不是謀殺,而是船上人員過失致死。

雖然起訴了涉事的6名嫌疑人,但比起謀殺來,顯然都不是甚麼嚴重罪名,這樣的結果引發了民眾如浪潮般湧出的不滿。

大家無法接受這樣一個明顯敷衍的結果,從出事以來,網友們自發地在網上刷著#還tangmo個公道#的話題,想要將每一個微小的呼喚真相的聲音凝聚起來,匯合成巨大的聲浪。

只是,民間洶湧的激憤,在面對警方已經蓋棺定論的結案時也顯得有些無力,到底怎麼做才能得到真相?

其實在警方調查tangmo案的過程中,已經有一些民間個人或組織通過各自的渠道探尋真相,其中有些被戳穿是說謊,有些逐漸沉寂。

只有其中一位在泰國聲名赫赫多年的「義警」,不懼死亡威脅和千萬利誘,堅持要挖掘出真相,甚至為此站在了警方的對立面!

而他也確實曝出了警方內部種種密辛,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指出,tangmo大腿的傷痕並非是螺旋槳造成的,而是刀具捅傷。

也就是說她並非意外身亡,而是被人殘忍謀殺的!

而且他還鎖定了兇器——K2折曡刀,這種刀造成的傷口,和tangmo大腿上的傷口非常相似;

事發前,船上其中一名嫌疑人用來開紅酒的小刀,疑似就是這種刀!

最驚悚的是,據他所說,在案件審理期間,警方或者醫生中有人曾偷偷把tangmo的屍體運出去,用旋轉的螺旋槳傷害她的遺體,在她腿上割出道道傷口,以對應當時船上其中一位嫌疑人的口供。

他甚至拿出了傷害遺體過程的視頻,說是警方內部有人洩露給他的…

這一件件驚天爆料,讓泰國社會及互聯網都沸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位大叔的名字叫Atchariya Ruangrattanapong,泰語裡的「Atchariya」是天才的意思,所以大家都叫他「天才大叔」。

這個55歲的泰國中年男人,原本是個開建築公司的土木工程師,2008年他的公司在完成一個項目後,項目業主不給錢,還倒打一耙,指控他非法侵入。

這本來是他占理的案子,卻因為拒絕賄賂警方,案件進展舉步維艱。

後來他請了一位律師,幫他打贏了這場官司,法院撤銷了對他的指控,但警方卻沒有把他從犯罪者數據庫裡刪除。

這樣「不光彩」的犯罪記錄致使他在後面找工作時,也遇到了麻煩。

2010年,他和當時懷孕的妻子在泰國皇家警察局外靜坐抗議,當時他的遭遇得到了非常多的關註,這樣的公眾壓力迫使警方刪除了他的「犯罪記錄」。

從這些經历中,天才大叔感受到了作為人微言輕小的人物,在面對不正當的警察和狡猾富商時的無力感。

天才大叔和2歲的女兒靜坐

他也發現,在權力和金錢面前,被那種「扭曲的正義」所迫害的受害者絕對不止他一個。

從那時起,他開始為這些無處訴冤的人而戰,學習法律,還經常去法院觀看民事和刑事案件審理。

他還集合了一批與他志同道合的人士,成立了「犯罪受害者援助俱樂部」。

這些年來,他和他的夥伴們為很多受害者提供過法律援助,其中有被法院裁定是「替罪羊」的毒品嫌疑人。

警方曾錯誤指控這個人持有大量毒品,其實人家是清白的,但在找到新的證據證明他的清白之前,他已經被關了將近兩年。

這種事天才大叔見了很多,在他看來,泰國警方並不關心和保護窮人,他們對涉及名人和富人的案件更感興趣。

在警局,「警察會給有錢人端水、端咖啡,而迎接窮人的就是冷漠的敲桌子,或者直接上手銬拘留。」

這種不平等造成的冤案、錯案,更堅定了天才大叔要為司法體系中的受害者爭取權利的決心。

據他所說,他介入tangmo案也是如此。

這個案件顯然布滿疑雲,別說是那幾個嫌疑人,就連警方的陳述也充滿疑點,如果就這樣倉促結案,怎能服眾,他一定要找出真相,為受害者討回公道。

先來簡單回顧一下tangmo案的案情,2月24日她和3男2女 (三個男富商、一個女名媛、還有一個tangmo的女經紀人)一起去游艇派對,當時只有他們6個人在船上。

根據這些嫌疑人的說法,tangmo是在船尾小便時不慎墜河身亡的,至於tangmo大腿上那道長長的傷口,是落水時被游艇螺旋槳割傷的。

警方也同意這樣的說法。

但…天才大叔和他團隊的調查,不僅擊潰了警方的最終結論,而且還戳穿了警方的種種迷惑行為。

4月20日,在警方結案之前,天才大叔開了第一次新聞發布會,會上他直接說出了自己兩個多月來的調查結果——tangmo是被殘忍殺害的!

他在調查過程中,詢問了法律、醫學、屍檢、科學研究有關的專家證人,指出tangmo大腿上那道30厘米長的傷口絕對不是螺旋槳造成的,而是由尖銳物弄傷的,比如刀具等。

根據法醫專家的說法,螺旋槳造成的傷口不僅會穿透皮膚和肉,還可能會連骨頭都被傷到,絕對不會是tangmo屍體上的那種狀態。

外科醫生Thawatchai也得出了相同的結論。

除了警方的指鹿為馬之外,天才大叔還曝出了警方內部的醃臢:tangmo死亡的證據很可能是人為操縱的。

怎麼說呢?這裡的手法其實也很粗糙。

警方在一開始對游艇進行搜查時,連著三天三次的搜查,甚麼都沒發現。

6個人在游艇上嗨玩了那麼長時間,此前還有tangmo和另一個人在船上梳頭髮的視頻,警方搜查卻甚麼都沒發現,這可能嗎?

像這樣被大量質疑之後,你猜怎麼著?第四次搜查突然神乎其技般地在船上發現了3根頭髮誒!

而且這3根頭髮還都是tangmo的,其他5個人的一根都沒有,這樣的概率小到可以去買彩票了吧?

所以天才大叔的結論就是:有人清理現場銷毀證據,有人又幫忙制造偽證,把tangmo頭髮放回游艇上了。

開完發布會第二天,他就和團隊去到了泰國反腐敗和濫用職權特別部門,這是個高於暖武裡府警察局的部門,他們交了收集到的證據,指控該警察局有很多人都幹預了此案。

警方當然是全盤否認了。

4月26日警方宣布結案,他們將tangmo案定性為過失致死,被很多人指責太過草率、不可信。

但警方繼續無視這些質疑,卻沒想到,不久後天才大叔的第二次記者會直接把警方的底褲都要扒了!

5月9日,天才大叔開了第二次記者會,這一次他放出的證據震撼了所有人。

尤其是那一條警方內部流出給他的視頻,裡面清晰地記錄了疑似tangmo的屍體在被螺旋槳割傷。

據天才大叔所說,他懷疑警方或醫生被收買,有人把tangmo的屍體偷了出去,放在倉庫一樣的雜亂地方做手腳。

視頻裡還能看到,放置屍體的臺子旁邊停了輛電動車,所以絕對不可能是停屍間或醫院等專業場所。

更可怕的是拿螺旋槳的鐵片去割遺體的畫面,可以清楚地看到tangmo的小腿上已經傷痕累累。

首先,偷屍體出來就是違法行為,即使是警方要檢查屍體,事先也要得到受害者家屬的同意。

而且,被割傷後的小腿明顯與tangmo屍體剛被打撈上來時的狀態不同,當時她的小腿明顯光滑無傷。

對此,天才大叔的結論是,用螺旋槳割tangmo的屍體,唯一的目的就是割出傷口以對應嫌疑人的供詞。

說到tangmo身上的傷痕,明明第一次驗屍還是11條傷痕,結案時竟然成了26條…就很離譜。

還有她大腿上那條長達30厘米的傷口,警方和嫌疑人一口咬定是螺旋槳,但大家當然不會相信。

兇器到底是甚麼?此前包括天才大叔在內,很多法醫相關人士都推測是尖銳物。

天才大叔在之後說出了具體的兇器——那就是K2折曡刀!

他的合作者之一——外科醫生Tavatchai以豬肉糢擬人體,在視頻中演示了用K2折曡刀切豬肉的過程。

不僅傷口邊緣非常整齊,深度和形狀也和tangmo大腿的傷口非常接近。

光是這樣還不足以讓人相信K2就是兇器,天才大叔又提到了游艇裡的證物,其中並沒有紅酒開瓶器,那他們是怎麼開紅酒的呢?

在他們一行6人給游艇加油的時候,富商用一個東西開了紅酒後,做出了很像是收刀的動作。

仔細看下面這個動作,

這和醫生示範的動作是不是很相似?!

所以天才大叔的結論就是:他們是用k2折曡刀開的酒,而這把刀就是造成tangmo大腿傷口的兇器。

更細思恐極的是,大家還記得tangmo媽媽收到過的神祕人寄來的CD和字條吧。

那張字條裡,也有K2!

這樣環環相扣的印證,讓天才大叔幾乎得到了泰國網友幾乎一邊倒的支持,很多泰國人像他一樣,對警方失望,只想找出真正的真相。

人們在網上發起了#幫助天才#的話題,以示對天才大叔的支持。

「我們會為天才大叔加油的。

不管結果如何,都會站在天才大叔身邊。」

5月16日,天才大叔帶著專業潛水團隊在湄南河河底尋找新證據,搜尋地點位於三個點之間,分別是tangmo墜河位置、天才大叔認為她墜河的位置、發現屍體的位置。

潛水員們在這三個點之間的地帶搜尋了好幾個小時。

本來預計是天才大叔會在5月18日,把搜尋到的一些證物連同此前所有的調查和得到的證據遞交到dsi部門 (特殊調查委員會),把tangmo案當做一個被掩蓋的謀殺案來特案特辦。

但又有傳言說,DSI不願意接手重啓調查,不想得罪警方。

真相如今儼然已經成了司法系統裡的燙手山芋,而天才大叔這個執意探尋真相的人自然也成了不少人的眼中釘,他在這段時間頻頻遭到死亡威脅。

案情錯綜複雜,後續將會如何發展,天才大叔是否真能如泰國人所期盼的那樣,憑借一己之力力挽狂瀾仍未可知。

只希望大家希望的「真正的真相」能夠快點到來,tangmo也能得到她應有的正義。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大家應該都還記得,今年2月底發生的泰國女星tangmo神祕墜河身亡案。

年僅37歲的tangmo在與朋友乘游艇出行時死亡,她的遺體在失蹤30多個小時後才在湄南河某個碼頭附近被發現。

案情撲朔迷離,當時與tangmo同在游艇上的5個人在事後表現得也非常可疑,證詞常常前後矛盾,他們說tangmo是蹲在船尾小便時不慎墜河身亡,這種說法被廣泛質疑。

同時,警方在調查過程中也出現了大量漏洞,但即使是這樣疑點重重的情況下,4月26日,警方仍然宣布結案!

他們將tangmo的溺亡定義為過失致死,不是意外落水,也不是謀殺,而是船上人員過失致死。

雖然起訴了涉事的6名嫌疑人,但比起謀殺來,顯然都不是甚麼嚴重罪名,這樣的結果引發了民眾如浪潮般湧出的不滿。

大家無法接受這樣一個明顯敷衍的結果,從出事以來,網友們自發地在網上刷著#還tangmo個公道#的話題,想要將每一個微小的呼喚真相的聲音凝聚起來,匯合成巨大的聲浪。

只是,民間洶湧的激憤,在面對警方已經蓋棺定論的結案時也顯得有些無力,到底怎麼做才能得到真相?

其實在警方調查tangmo案的過程中,已經有一些民間個人或組織通過各自的渠道探尋真相,其中有些被戳穿是說謊,有些逐漸沉寂。

只有其中一位在泰國聲名赫赫多年的「義警」,不懼死亡威脅和千萬利誘,堅持要挖掘出真相,甚至為此站在了警方的對立面!

而他也確實曝出了警方內部種種密辛,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他指出,tangmo大腿的傷痕並非是螺旋槳造成的,而是刀具捅傷。

也就是說她並非意外身亡,而是被人殘忍謀殺的!

而且他還鎖定了兇器——K2折曡刀,這種刀造成的傷口,和tangmo大腿上的傷口非常相似;

事發前,船上其中一名嫌疑人用來開紅酒的小刀,疑似就是這種刀!

最驚悚的是,據他所說,在案件審理期間,警方或者醫生中有人曾偷偷把tangmo的屍體運出去,用旋轉的螺旋槳傷害她的遺體,在她腿上割出道道傷口,以對應當時船上其中一位嫌疑人的口供。

他甚至拿出了傷害遺體過程的視頻,說是警方內部有人洩露給他的…

這一件件驚天爆料,讓泰國社會及互聯網都沸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他到底是何方神聖?

這位大叔的名字叫Atchariya Ruangrattanapong,泰語裡的「Atchariya」是天才的意思,所以大家都叫他「天才大叔」。

這個55歲的泰國中年男人,原本是個開建築公司的土木工程師,2008年他的公司在完成一個項目後,項目業主不給錢,還倒打一耙,指控他非法侵入。

這本來是他占理的案子,卻因為拒絕賄賂警方,案件進展舉步維艱。

後來他請了一位律師,幫他打贏了這場官司,法院撤銷了對他的指控,但警方卻沒有把他從犯罪者數據庫裡刪除。

這樣「不光彩」的犯罪記錄致使他在後面找工作時,也遇到了麻煩。

2010年,他和當時懷孕的妻子在泰國皇家警察局外靜坐抗議,當時他的遭遇得到了非常多的關註,這樣的公眾壓力迫使警方刪除了他的「犯罪記錄」。

從這些經历中,天才大叔感受到了作為人微言輕小的人物,在面對不正當的警察和狡猾富商時的無力感。

天才大叔和2歲的女兒靜坐

他也發現,在權力和金錢面前,被那種「扭曲的正義」所迫害的受害者絕對不止他一個。

從那時起,他開始為這些無處訴冤的人而戰,學習法律,還經常去法院觀看民事和刑事案件審理。

他還集合了一批與他志同道合的人士,成立了「犯罪受害者援助俱樂部」。

這些年來,他和他的夥伴們為很多受害者提供過法律援助,其中有被法院裁定是「替罪羊」的毒品嫌疑人。

警方曾錯誤指控這個人持有大量毒品,其實人家是清白的,但在找到新的證據證明他的清白之前,他已經被關了將近兩年。

這種事天才大叔見了很多,在他看來,泰國警方並不關心和保護窮人,他們對涉及名人和富人的案件更感興趣。

在警局,「警察會給有錢人端水、端咖啡,而迎接窮人的就是冷漠的敲桌子,或者直接上手銬拘留。」

這種不平等造成的冤案、錯案,更堅定了天才大叔要為司法體系中的受害者爭取權利的決心。

據他所說,他介入tangmo案也是如此。

這個案件顯然布滿疑雲,別說是那幾個嫌疑人,就連警方的陳述也充滿疑點,如果就這樣倉促結案,怎能服眾,他一定要找出真相,為受害者討回公道。

先來簡單回顧一下tangmo案的案情,2月24日她和3男2女 (三個男富商、一個女名媛、還有一個tangmo的女經紀人)一起去游艇派對,當時只有他們6個人在船上。

根據這些嫌疑人的說法,tangmo是在船尾小便時不慎墜河身亡的,至於tangmo大腿上那道長長的傷口,是落水時被游艇螺旋槳割傷的。

警方也同意這樣的說法。

但…天才大叔和他團隊的調查,不僅擊潰了警方的最終結論,而且還戳穿了警方的種種迷惑行為。

4月20日,在警方結案之前,天才大叔開了第一次新聞發布會,會上他直接說出了自己兩個多月來的調查結果——tangmo是被殘忍殺害的!

他在調查過程中,詢問了法律、醫學、屍檢、科學研究有關的專家證人,指出tangmo大腿上那道30厘米長的傷口絕對不是螺旋槳造成的,而是由尖銳物弄傷的,比如刀具等。

根據法醫專家的說法,螺旋槳造成的傷口不僅會穿透皮膚和肉,還可能會連骨頭都被傷到,絕對不會是tangmo屍體上的那種狀態。

外科醫生Thawatchai也得出了相同的結論。

除了警方的指鹿為馬之外,天才大叔還曝出了警方內部的醃臢:tangmo死亡的證據很可能是人為操縱的。

怎麼說呢?這裡的手法其實也很粗糙。

警方在一開始對游艇進行搜查時,連著三天三次的搜查,甚麼都沒發現。

6個人在游艇上嗨玩了那麼長時間,此前還有tangmo和另一個人在船上梳頭髮的視頻,警方搜查卻甚麼都沒發現,這可能嗎?

像這樣被大量質疑之後,你猜怎麼著?第四次搜查突然神乎其技般地在船上發現了3根頭髮誒!

而且這3根頭髮還都是tangmo的,其他5個人的一根都沒有,這樣的概率小到可以去買彩票了吧?

所以天才大叔的結論就是:有人清理現場銷毀證據,有人又幫忙制造偽證,把tangmo頭髮放回游艇上了。

開完發布會第二天,他就和團隊去到了泰國反腐敗和濫用職權特別部門,這是個高於暖武裡府警察局的部門,他們交了收集到的證據,指控該警察局有很多人都幹預了此案。

警方當然是全盤否認了。

4月26日警方宣布結案,他們將tangmo案定性為過失致死,被很多人指責太過草率、不可信。

但警方繼續無視這些質疑,卻沒想到,不久後天才大叔的第二次記者會直接把警方的底褲都要扒了!

5月9日,天才大叔開了第二次記者會,這一次他放出的證據震撼了所有人。

尤其是那一條警方內部流出給他的視頻,裡面清晰地記錄了疑似tangmo的屍體在被螺旋槳割傷。

據天才大叔所說,他懷疑警方或醫生被收買,有人把tangmo的屍體偷了出去,放在倉庫一樣的雜亂地方做手腳。

視頻裡還能看到,放置屍體的臺子旁邊停了輛電動車,所以絕對不可能是停屍間或醫院等專業場所。

更可怕的是拿螺旋槳的鐵片去割遺體的畫面,可以清楚地看到tangmo的小腿上已經傷痕累累。

首先,偷屍體出來就是違法行為,即使是警方要檢查屍體,事先也要得到受害者家屬的同意。

而且,被割傷後的小腿明顯與tangmo屍體剛被打撈上來時的狀態不同,當時她的小腿明顯光滑無傷。

對此,天才大叔的結論是,用螺旋槳割tangmo的屍體,唯一的目的就是割出傷口以對應嫌疑人的供詞。

說到tangmo身上的傷痕,明明第一次驗屍還是11條傷痕,結案時竟然成了26條…就很離譜。

還有她大腿上那條長達30厘米的傷口,警方和嫌疑人一口咬定是螺旋槳,但大家當然不會相信。

兇器到底是甚麼?此前包括天才大叔在內,很多法醫相關人士都推測是尖銳物。

天才大叔在之後說出了具體的兇器——那就是K2折曡刀!

他的合作者之一——外科醫生Tavatchai以豬肉糢擬人體,在視頻中演示了用K2折曡刀切豬肉的過程。

不僅傷口邊緣非常整齊,深度和形狀也和tangmo大腿的傷口非常接近。

光是這樣還不足以讓人相信K2就是兇器,天才大叔又提到了游艇裡的證物,其中並沒有紅酒開瓶器,那他們是怎麼開紅酒的呢?

在他們一行6人給游艇加油的時候,富商用一個東西開了紅酒後,做出了很像是收刀的動作。

仔細看下面這個動作,

這和醫生示範的動作是不是很相似?!

所以天才大叔的結論就是:他們是用k2折曡刀開的酒,而這把刀就是造成tangmo大腿傷口的兇器。

更細思恐極的是,大家還記得tangmo媽媽收到過的神祕人寄來的CD和字條吧。

那張字條裡,也有K2!

這樣環環相扣的印證,讓天才大叔幾乎得到了泰國網友幾乎一邊倒的支持,很多泰國人像他一樣,對警方失望,只想找出真正的真相。

人們在網上發起了#幫助天才#的話題,以示對天才大叔的支持。

「我們會為天才大叔加油的。

不管結果如何,都會站在天才大叔身邊。」

5月16日,天才大叔帶著專業潛水團隊在湄南河河底尋找新證據,搜尋地點位於三個點之間,分別是tangmo墜河位置、天才大叔認為她墜河的位置、發現屍體的位置。

潛水員們在這三個點之間的地帶搜尋了好幾個小時。

本來預計是天才大叔會在5月18日,把搜尋到的一些證物連同此前所有的調查和得到的證據遞交到dsi部門 (特殊調查委員會),把tangmo案當做一個被掩蓋的謀殺案來特案特辦。

但又有傳言說,DSI不願意接手重啓調查,不想得罪警方。

真相如今儼然已經成了司法系統裡的燙手山芋,而天才大叔這個執意探尋真相的人自然也成了不少人的眼中釘,他在這段時間頻頻遭到死亡威脅。

案情錯綜複雜,後續將會如何發展,天才大叔是否真能如泰國人所期盼的那樣,憑借一己之力力挽狂瀾仍未可知。

只希望大家希望的「真正的真相」能夠快點到來,tangmo也能得到她應有的正義。

來源:英國那些事兒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