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民國八大奇案之箱屍奇案

箱屍奇案

$1,300美金的大衣

民國三十六年(1947年)10月31日,天津警局來了一位報案人。董玉芝自稱是已故總統曹錕的兒媳,警察一聽這個身份,不敢怠慢。據董玉芝所言,她的姐姐董玉貞於5天前去姐夫李寶旿位於大理道53號的住所,之後離奇失蹤。

警方趕到大理道53號的小洋樓,李寶旿一見警察也很激動,請他們務必幫他找到妻子。他拿出民國日報,請警察看上面的尋人啓事:「李董玉貞,年三十五歲,於三十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時,由十區大理道53號乘三輪車外出,至今未回,遍找無蹤。如有知其下落者請賜信,備有重謝,決不失言。李允之謹啓。」

(董玉貞)

李允之原名李寶旿,失蹤的婦人李董玉貞是他結婚18年的原配妻子。董玉貞帶著四個子女住在鎮南道22號,李寶旿則和二房太太施美麗住在大理道53號。他講述的董玉貞最後所知的行程如下。

10月24日董玉貞聽說施美麗買了最新款的呢子大衣,來到大理道53號要求李寶旿給自己買同款大衣,李寶旿同意次日帶董玉貞去商場。25日一早十點董玉貞又來了,沒有驚動傭人,自行從汽車房進了臥室,還在牀上睡覺的李寶旿與施美麗連忙穿衣起牀,招待董玉貞。三人決定吃過午飯出門,從餐廳點了酒和外賣一起用餐。吃完睡意襲來,於是三人又在家裡小憩至晚上五點。

李寶旿想起自己還有應酬,便提出第二日再帶董玉貞去買大衣。董玉貞則要求李寶旿給錢自己去買。李寶旿交給董玉貞1300美金,董玉貞拿了錢,說自己要去看朋友,就叫了輛三輪車走了。

李寶旿告訴警察,很可能是三輪車夫見到董玉貞的錢起了歹心將她殺害。

警察向李寶旿的傭人核實,傭人們都沒有見到董玉貞進門,不過傍晚聽到李寶旿送董玉貞的說話聲,以為董玉貞應當是那時離開的。

鎮南道22號董玉貞的母親證實24日女兒離家去找李寶旿,當晚七時許李寶旿曾開車上門,告知董玉貞從自己處拿了錢又乘三輪車去探望朋友了。董玉貞的母親事前沒有聽女兒提過見朋友的安排,感到有些奇怪。之後董玉貞再也沒有回家。

李寶旿對三輪車夫的長相記憶糢糊,警方實在不知道要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這個嫌疑人。

李寶旿所說的情況,似乎他家傭人和董玉貞的母親都能佐證,可是董玉貞妹妹董玉芝提供的細節卻很令人生疑。董玉芝告訴警方姐姐董玉貞與李寶旿及他的二房施美麗關系不睦。李寶旿和董玉貞的愛恨情仇,還得從兩人的家族說起。

一夫二妻

董政國是清末及民國的軍事將領,曾任陸軍第三師團長,直隸第二補充旅旅長,陸軍第十三混成旅旅長,陸軍第九師師長,討奉第一軍副司令兼第三路司令。他在唐山駐防時結識了商人李希明。

李希明在當時的華北地區是負有盛名的實業家,與原北洋政府財政總長創辦啓新洋灰公司,掌控著開灤礦務局,唐山華新紡紗廠,秦皇島燿華玻璃公司等數家企業,同時還在天津中國銀行,中興煤礦公司擔任重要職務。

董政國見李希明的五子李寶旿長相不錯,有意與李希明結成親家。李希明也不介意與軍方搭上關系,13歲的李寶旿與董家11歲的長女玉貞定親了。

五年後的民國十八年(1929年)李寶旿與董玉貞結婚,婚後搬到天津居住,李寶旿進入天津工商學院就讀,畢業後順理成章在父親李希明的中天電機廠任副理。李寶旿,董玉貞共誕下三子三女,其中一子一女早夭。李寶旿算是受過西式教育的,而董玉貞從未念過書,兩人甚少共同語言。又加上董玉貞自小備受寵愛,脾氣很大,李寶旿也難免帶著富家公子的壞習氣,夫婦關系越來越差,經常吵鬧,甚至到了動手的地步。

李寶旿為了排遣,下班後也不回家,去歌廳混跡乃至與當紅舞女公開同居。那時李寶旿的父親李希明早已去世,李寶旿自恃沒人會管,行為放縱。董玉貞氣不過,找父親董政國為自己出頭,董政國派人去施壓,李寶旿不得不顧忌岳父的背景,給了舞女一筆錢把她打發走。

這樣一來李寶旿和董玉貞更過不下去了。

民國二十八年,李寶旿與董玉貞婚姻的第十個年頭。28歲的李寶旿在北戴河游泳,偶然救起了腿抽筋險些溺水的少女。這次救人,成就了日後的一場孽緣,不過李寶旿對將來還一無所知,做了好事就默默走開了,沒有留下姓名。

李寶旿救下的少女名叫施美麗,17歲,是中德混血。施美麗的父親是留學德國的工程師,母親是德國人。施美麗出生在德國,6歲跟著父母回到中國,在天津生活。

轉眼五年過去,施美麗在德國駐華總領事海因裡希家工作,為領事的孩子擔任家庭教師,教授德語。一天海因裡希家來了客人拜訪,施美麗一眼認出來人是在北戴河救了自己又沒有留下姓名的好心人。李寶旿高大斯文,事業有成,還是自己的恩人,年輕的施美麗動心了。在李寶旿眼中的施美麗漂亮,受過現代教育,不僅妻子董玉貞比不上,他在交際場合見過的那些舞女也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李寶旿,施美麗)

兩人一拍即合,愛得如膠似漆。民國三十四年,李寶旿和施美麗在北平教堂祕密舉行婚禮,回天津租下大理道53號,堂而皇之開始夫婦生活。董政國的身體每況愈下,家人不忍心讓他因為董玉貞的家事煩惱,再加上他隱居多年,以往在軍隊的權勢早已不複,因此此次李寶旿毫無避諱。

心高氣傲的董玉貞氣不過鬧上大理道53號,把家具瓷器砸了個遍,還揚言要告李寶旿重婚——那時重婚定罪就是兩至三年的刑罰。李寶旿請律師從中調停,總算說服董玉貞簽訂分居協議,由李寶旿負責董玉貞及四個孩子的生活費用,董玉貞不再幹涉李寶旿的私生活。

這份分居協議裡沒有寫明李寶旿應當支付費用的多少,李寶旿常拖欠不給董玉貞家用,這種時候不免又是一場鬧,兩人互相廝打,董玉貞豈是人高馬大的李寶旿的對手。李寶旿在董玉貞懷孕七月時暴打妻子至其早產,最暴戾的一次他甚至折斷董玉貞的左手小指,導致董玉貞落下殘疾。

李寶旿施美麗與董玉貞都曾放過狠話,說要殺了對方。這次董玉貞失蹤,妹妹董玉芝第一個懷疑的對象就是姐夫李寶旿。

箱內有箱

警察們對董玉芝提出的情況相當重視,不過還沒等他們來得及安排調查李寶旿的計劃,就有新的報案人上門。這位歐洲人名叫芮樂,是聯合汽車修理廠的經理,和太太馬雷娜住在泰安道22號景明大樓16號。芮樂要舉報的,是一只朋友寄存在他家地下室的箱子,而他的朋友是李寶旿與施美麗。

芮樂因為生意關系與李寶旿有了來往,他的妻子馬雷娜身處異鄉難免寂寞,漸漸地和李寶旿的二房施美麗也成了好友,兩家人時常互相走動。

10月26日上午,施美麗的傭人送來一封信,稱自己不堪李寶旿原配董玉貞終日上門騷擾,決定另尋住處,想將一條毛毯和生活用品暫存在芮樂處。馬雷娜告訴送信的傭人,請施美麗有空時就把物品帶來。當天中午施美麗由李寶旿陪著一起出現,兩人帶著一只沉沉的柳條箱。

箱子很重,眾人把箱子抬到地下室的途中,芮樂和馬雷娜聞到一股腥臭味,就隨口說了一句。施美麗當時解釋說自家的貓在毛毯上撒尿,所以才有異味。

第二天馬雷娜又接到施美麗的信。信中施美麗解釋說想要把那塊毛毯重新用木箱裝好,便於運輸。還說李寶旿會到馬雷娜家測量柳條箱的尺寸,方便定制木箱。芮樂和馬雷娜都有些摸不著頭腦,為了一條毯子,施美麗何苦要大費周章,裝了又裝,是否有甚麼苦衷。

10月28日一早李寶旿果真來了,他去地下室量完柳條箱尺寸就告辭離去。29日,李寶旿帶著幾個夥計和一只木箱再次到訪,夥計們把柳條箱裝進木箱,再用釘子釘死木箱。做完這些後李寶旿和芮樂,馬雷娜閑聊了幾句,說起自己的原配夫人董玉貞已失蹤多日,家人著急尋找。芮樂夫婦聞言安慰李寶旿。

30日芮樂夫婦在報紙上見到李寶旿登的尋人啓事,又想到接連幾日李寶旿,施美麗二人再三折騰寄存的毛毯,突然感到有甚麼不對勁兒。芮樂在好奇心驅使下到到地下室查看那只箱中箱,腥臭味愈發濃烈。兩人越想越怕,左思右想,還是決定到警局報案。

警察立刻跟著芮樂到景明大樓16號,在芮樂家地下室打開了那只木箱,又打開裡面的柳條箱。展現在眾人眼前的是被肢解的屍塊。死者頭部被燒焦,無法辨認身份。鑒於李寶旿和箱子以及失蹤的董玉貞間的聯繫,警方請早前報案的董玉芝辨認木箱的屍體。董玉芝憑著屍塊左小手指缺失以及其他的身體特徵,認出屍體屬於姐姐董玉貞。

時間已是31日淩晨二時許,警察們不敢耽擱,急急趕去大理道53號,將還在睡夢中的李寶旿及施美麗逮捕。在李寶旿汽車的後箱中搜出帶血地毯。

法醫檢驗屍塊後得出的結論為,死者生前被人用鈍器擊斃,將頭刃落放火焚燒,此後雙腿被鋸斷,放入柳條箱。

驚世駭俗的愛與罪

李寶旿和施美麗被分開進行問話。李寶旿承認自己殺人,但是強調殺人的只有自己,施美麗並未參與,而且他也是在酒醉不清醒的狀況下殺的人。施美麗不如李寶旿老道,很快就被警察擊潰心理防線,承認自己和李寶旿共同殺人的事實。施美麗的版本是這樣的,10月25日上午董玉貞突然闖入她和李寶旿的臥室,要求去買大衣。施美麗和李寶旿起牀洗漱,待到中午外賣送來,三人同桌吃飯,還喝了些酒。吃完李寶旿說自己下午要外出應酬。董玉貞向李寶旿索要購買大衣的錢款,說自己去買就好。

這時李寶旿才說自己沒有那麼多現款,董玉貞破口大罵,指責李寶旿昨日同意為自己買大衣原來是個謊話。隨手抓起酒瓶朝李寶旿砸去,李寶旿閃身躲過。董玉貞不依不饒,又抄起鐵榔頭和瓷瓶去打李寶旿。李寶旿奪過鐵榔頭向董玉貞反擊,董玉貞頭部立時出血,倒在地上。施美麗按住想要掙紮起身的董玉貞,李寶旿舉著榔頭朝董玉貞的頭上敲了一下又一下,很快董玉貞再也不動了。

李寶旿這才回過神來,董玉貞還躺在地毯上,渾身是血。李寶旿和施美麗一起連人帶地毯弄進浴室,把董玉貞放進浴盆,染滿血跡的地毯卷好。傍晚五時趁著院子裡沒人,李寶旿獨自出去高聲喊著董玉貞的名字,假裝送妻子離去,讓傭人聽見。

接下來李寶旿把地毯藏進汽車後箱,獨自開車去買了一只柳條箱,毯子和繩子,晚七點回到大理道53號。他再驅車去鎮南道22號董玉貞和孩子們的住處,騙董玉貞的母親董玉貞從大理道53號搭三輪去朋友家了。

晚九點李寶旿與施美麗裝作一切如常去應酬,午夜時分回到家中,不得不繼續未完成的「工作」。他倆走進浴室,將買來的毯子鋪好,裹住董玉貞的屍體,試圖把屍體塞入柳條箱。箱子不夠大,董玉貞的屍體無法完全塞進。李寶旿便拿出電機廠裡的電鋸鋸下董玉貞的頭顱和雙腿,將頭放入壁爐焚燒,再將屍塊和被燒得亂七八糟的頭顱裝入箱子,還在裡面灑了樟腦精。董玉貞的衣物以及擦拭血跡的報紙都扔進壁爐燒毀。

關於柳條箱的處理,施美麗提議不如運去德國,徹底甩掉這個麻煩。可是倆人不敢也不放心托運箱子前就將箱子留在家中,這才決定把箱子送去芮樂家暫存。

終局

12月李寶旿施美麗殺人一案正式開庭。由於董玉貞的父親是軍方大員,李寶旿的父親李希明又是天津著名的商賈,這起案件從李寶旿施美麗被捕起就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註,大家紛紛排隊去領取進入法庭旁聽的票子。

檢察官控訴李寶旿施美麗預謀殺人,控辯二方爭論的焦點主要在於李寶旿是否預謀將施美麗騙入家中殺害,以及施美麗是否參與殺人過程。此前李寶旿和施美麗是分別接受問話的,隨後在等待開庭的日子裡兩人有見面的機會,施美麗從李寶旿處得知他沒有把自己供出去,幹脆在法庭上翻供,矢口否認自己參與李寶旿殺人一事。檢方將施美麗的供詞取出,質問她為何前後說法不一,施美麗推說自己中文不好,受到警方誘導才說了假話承認自己沒有犯過的事。

民國四十七年天津地方法院判決李寶旿共同殺人,處死刑,施美麗共同殺人,處無期徒刑。二人均不服判決,向高等法院提出上訴。高院駁回上訴申請,李寶旿施美麗再次提出上訴。三審之前,天津解放,法院由人民解放軍接管,李寶旿施美麗的案子擱置下來。

直到1951年,董玉貞被害四年後,天津人民法院重審此案。李寶旿因殺人損毀屍體被判處死刑,而施美麗則因共同殺人損毀屍體被判處無期徒刑。二人又一次上訴,高院駁回。7月24日,李寶旿被驗明正身,執行槍決,施美麗進入天津監獄服刑。據傳施美麗後來獲釋,轉道去了香港生活。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