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故事之邪僧奇技得寶

邪僧

文:蟲離先生

唐朝通都大邑在布局上,用的是「坊市制度」,居民區為坊,商業區為市。城市管理施行宵禁,夜晚不許商業經營,也不許居民外出,因此市民都集中在白天購物採買,市區格外熱鬧。像長安這樣的超級城市,更是商旅殷繁,舟車輻輳。做同類生意的店肆紮堆聚集,形成「行」,賣魚的魚行、做布匹的絹行、販茶葉的茶行,長安東市就有二百二十行之多,當真市肆連雲,其中隱著無數富比陶朱的大商巨賈。

這則故事,就發生在一戶富商家裡。

唐長安坊市分部圖

長安東市的生意人王布,不但家財萬貫,而且滿腹經綸,知書達禮,待人接物井井有條,無論顧客百姓,或者商人同行,都願同他結交,在長安城頗有人緣。

德宗貞元年間,王布喜得千金。小女兒生得冰雪可愛,這下子可算闔家富貴美滿,真是羨煞旁人。

時光荏苒,小姑娘越發出落的漂亮聰穎。忽一日,女兒抱怨鼻子疼痛,王布並不怎麼在意,以為小孩子家偶患些小恙很正常。哪知女兒呼痛一日勝過一日,延請郎中一瞧,說令愛兩個鼻孔中各長了一粒息肉,然而無論服用甚麼藥劑,總是無效。息肉越來越長,如同兩枚皂莢一般垂出鼻孔,觸之痛入心髓。

 

眼見花一樣的女孩,整日給折磨的寢食不寧,漸漸憔悴,做父親的怎能不急。他家大業大,人脈又廣,消息一經散布,人人都知道長安東市的王富商不惜千金為女兒治怪病。四方名醫來了一茬又一茬,王布花錢似流水,卻始終不見半點療效。

長安城號稱「市井十洲人」,來華經商、傳教、經商的胡人夷客遍布街衢。這天,有個天竺僧人登門化緣,王布見那僧人生的又黑又瘦,皮肉如同鐵鑄,隨隨便便往那一站,自有氣勢,大異尋常僧眾,當下吩咐好生款待。梵僧道謝,又問道:「聽聞施主愛女患有異疾,可否容我一見,或有療方。」當時關於天竺僧人具有神通的傳說不少,早在開元年間,善無畏、不空和金剛智三名梵僧來華創立密宗,極得唐玄宗禮遇,顯示過很多奇跡,天竺醫術也另有精妙,王布久有耳聞,心想試試無妨,遂喚出女兒。

梵僧瞧見王姑娘,忍不住喜上眉梢,微笑道:「此癥雖怪,除之不難。」取出一副白色藥粉,向姑娘鼻臉間一吹,兩枚紅腫的息肉立刻枯萎幹癟,連根脫落。王姑娘兀自發怔,竟毫無痛感。

困擾王家許久的煩惱終於藥到病除,王布簡直喜炸了胸膛,急命人準備金銀厚儀答謝恩人,又要重開筵席,奉為上賓。梵僧止道:「施主不必張羅,出家人不貪身外之物,只想請施主見賜這兩枚息肉,其他一概不要。」啊?這種東西留著作甚?王布十分奇怪,但想來奇人異士的行為,不能以常理度之。梵僧珍而重之收好幹癟的肉粒,告辭而去,待王布出門相送時,那梵僧背影已在百步之外,其行如飛,須臾不見。

梵僧去了半晌,又有人扣門求見,這次是個白馬少年郎,生的俊美異常,渾身沒有半點人間俗氣。王布自問閱人無數,也不曾見過這般人物。那少年眉宇含愁,道了聲叨擾,問道:「適才有沒有個外邦僧人來過?」王布道:「確實有位法師來過,服飾不類中土比丘。」少年急問:「那僧人可是治好了令愛的鼻疾,索了兩枚息肉而去?」王布大奇,心想此事發生,只有家人知道,此人怎會得知?當下將梵僧來化緣,如何治愈女兒的怪病一一說了。少年聽完,面如死灰,恨恨道:「都怪馬傷了蹄子,竟然被此僧搶先!」王布聽他語氣不善,問其故,少年嘆道:「天帝身前兩個藥神偷下凡間,藏在令愛鼻子裡。天庭命我下界捉拿,沒想到還是讓這邪僧先得了手,這下我肯定難逃失職之罪!」

王布張口結舌,不能言語,只好一揖到地,想著說些甚麼賠禮的話,等他抬起頭來,卻哪裡還有少年的蹤影?

以上,《酉陽雜俎·天咫卷》

美少年來到地球追捕寄生在人類身上的外星生物,可是飛行器受損,被敵人捷足先登。印度僧恐怕也不是地球人,但不知他們為何爭奪這寄生物。

倘若按神怪路子推演這件事,梵僧膽敢冒得罪天界風險將藥神取走,則多半是個道行高深的魔頭,神魔之間恐怕還要有多場鬥法。只是他們行跡隱祕,與人間俗世的交集只此匆匆一晤,是以其中恩怨糾葛,以及兩位藥神最終命運,是被胡僧煉化服食,還是得美少年救回天界,那都無從猜測。

這也是六朝、以及唐人志怪故事的特色之一,它們並不像後世狐鬼故事因果悉備、結局完整,有時戛然而止,留下永遠無法確知的懸疑。

註釋部分

原文

永貞年,東市百姓王布,知書,藏千萬,商旅多賓之。有女年十四五,豔麗聰晤,鼻兩孔各垂息肉,如皂莢子,其根如麻線,長寸許,觸之痛入心髓。其父破錢數百萬治之,不差。忽一日,有梵僧乞食,因問布:”知君女有異疾,可一見,吾能止之。”布被問大喜,即見其女。僧乃取藥,色正白,吹其鼻中。少頃,摘去之,出少黃水,都無所苦。布賞之白金,梵僧曰:”吾修道之人,不受厚施,唯乞此息肉。”遂珍重而去,行疾如飛,布亦意其賢聖也。計僧去五六坊,複有一少年,美如冠玉,騎白馬,遂扣門曰:”適有胡僧到無?”布遽延入,具述胡僧事。其人籲嗟不悅,曰:”馬小足,竟後此僧。”布驚異,詰其故,曰:”上帝失藥神二人,近知藏於君女鼻中。我天人也,奉帝命來取,不意此僧先取之,吾當獲譴矣。”布方作禮,舉首而失。

  • 永貞:唐順宗李誦年號,即805年八月——805年底。唐順宗在位時間不滿一年,就因健康狀況不佳禪位給太子唐憲宗李純,806年正月,憲宗即改年號為「元和」。
  • 鏹:通「繦」。錢串,即穿錢的繩子。引申為成串的銅錢。
  • 踠:原指騾馬等腳與蹄相連接的彎曲處,此處意思作「扭傷」。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