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史》中的幾個愛情鬼故事

情史

文:愚木

《情史》是明代馮夢龍所著的一本關於男女情愛之事的類書(也就是把眾多古書中的愛情故事全都收錄在一起的書),所記事凡有八百餘條,按各自特點分為二十餘類,故事來源很雜,從先秦事到明時事都有,其中不乏從志怪小說中摘來的有關愛情的鬼怪故事,有些故事還不錯,所以隨手譯了幾則,輯成了本期專欄。

1.怨火

某國皇妃新生下了一個公主,於是便從宮外找了一位陳姓的婦人進宮來給公主當乳母,這婦人割舍不下自己的親生孩子,竟將兒子一同帶進了宮來,和公主養在了一起。數年後,婦人兒子長大了,便被驅逐出了宮內,結果沒想到,一段時間以後,這個從小和公主青梅竹馬的少年就因為思念公主而一病不起了。

一天,陳姓婦人進宮去看公主,臉上愁雲密布,公主見了就問是不是遇到了甚麼困難?陳氏便偷偷將自己兒子的事對公主講了。公主也還記得這個和自己從小玩到大的孩子,於是便和陳姓婦人約定說,自己某日某日,會到某座廟中去,那時便可以讓少年和自己在廟裡相會。

到了約定的日子,少年早早地就到廟裡去等著,結果可能因為太激動夜裡沒睡好吧,到了廟中後少年居然睡著了,等到公主趕到時,他還睡得正香,公主看著沉睡的少年,心中五味雜陳,也沒有叫醒他。直到過了很久,公主都該回去了,少年卻還沒沒醒,公主便解下自己戴著的小時曾和少年一起玩過的玉環,擱在了少年的懷裡,之後就離開了。

後來,等到少年醒來後,見到自己懷裡的玉環,心知公主一定是已經來過了,而自己居然一直在睡覺!心中又惱又恨,不能自已,以致怨氣化為了火燄,迸散漫布,最後整座寺廟都被燒得一幹二淨。

簡評: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重要時刻一定不能睡懶覺,要不然後悔得著了火也沒用。

2.化女

洛陽城中有兩個商人,互相之間關系最好。忽一日,年紀輕的那個突然腹痛大作,痛苦不已。另一個商人則一直守在他病牀前,想盡辦法為朋友醫治,最後這人的病居然痊愈了,而且十幾天後,這個商人原來的好基友居然變成了真·妹子。

此等奇事,很快不僅市井之間哄傳,甚至連官府都知道了,而且一路上報到了朝廷。當時這兩個商人都還沒有結婚,於是乎皇帝便下了道旨意,讓這二位結婚了。據說這事是萬历丙戌年發生的,見於官方的《邸報》。

馮夢龍在這則故事的最後評論說:既相友善,即夫婦矣。雖不化女可也。

簡評:明代風氣出乎意料的開放。

3.蓬瀛朱姑娘

某黃姓書生,還沒有結婚,一天閑著沒事便試著邀請紫姑下降(一種據說可以降仙的迷信活動,如果成功,就將有仙人現身與人相交,夢溪筆談中有載),又是焚香,又是禱告,試了幾次以後,居然真的有一個妹子推門而入。這妹子自稱蓬瀛真人,穿著一身黑色的衣服,長得不算驚為天人,但言談舉止十分典雅,非平常女子可比。

黃姓書生大喜過望,沒說多少話便問黑衣妹子能不能留宿一晚,而妹子居然答應了。自此之後,每天夜裡妹子都會準時出現。

一眨眼半年時間過去了,黃姓書生日漸消瘦。他母親見了,知道必有內情,於是再三詰問,黃姓書生挨不住,便講出了實情。這老婦人(哼,老妖婆!)便欽定說:「這一定是妖怪!哪裡有神仙天天穿身黑都不換衣服的呢?既和人相處卻反而讓人受損的呢?已經半年了卻一天都不敢在青天白日裡現身的呢?你何不試著要求去她家中一訪,看她反應如何。」黃姓書生唯唯允諾。

等到再和妹子見面時,黃姓書生便提出要到妹子家去,妹子欣然應允。於是倆人便手拉手出了門,在荊棘中穿行了約半裡的路程,便望見了一所宅院。雖然既不華麗也不寬敞,但矮牆環繞,欄桿曲折,別有一番景致。

進到宅子裡,妹子便命僕人備茶,一面對書生說:「大晚上的沒甚麼好東西,只有豆羹和濁酒而已。」等到茶水上來時,所用的器物也都很簡樸,完全沒有世傳仙人家動輒金彫玉琢的氣魄,數數她家中的僕役,也不過只有小僮八九個人而已。

書生回家後,便一一全和母親說了。書生母親依照兒子所說,讓人遍索自己家附近類似的宅院,但卻始終沒有找到。這時某人(賤人!)就獻計說:「我聽說物久則妖,君家養的那頭母豬已經過了十年了,小豬現在正好有八九只,況且黑色正好是其本色,莫非那所謂真人就是它嗎?」書生母親深以為然,於是就派人去和肉鋪商量將家中的那頭母豬賣掉的事。

當天夜裡,書生睡後,便夢見妹子來和自己告辭:「相處的日子還沒有多久,冥冥之中的緣分便已經盡了,勸公子別後還須自愛,勿要以我為念。」說罷,灑淚而別。

簡評:明明是那書生整日沉迷美色,不能自拔,關豬妹子甚麼事,懦弱的書生只知對母親言聽計從,絲毫不管妹子死活,反倒是妹子,即使是臨死前還不忘囑咐書生要自愛,這等好妹子明明應該娶回家才對,居然被老妖婆賣到肉鋪,可惡可惡!

4.小猿

長安市上,有一個僧人在賣一只小猿猴,這猿猴聽得懂人言,可以像小僮一樣供人驅使。 虢國夫人聽說後,有意想買,便問僧人這猿猴是怎麼來的,僧人答說:「我本來住在西蜀,居住在山中十餘年,一日家門前偶然經過一群猿猴,群猿過後,便落下了這只小猿,我覺得它可憐,便將其收養了。僅僅半年後,小猿遂通曉了人意,觀察起人的言談指令來,簡直就如同我的弟子一般。無奈自至長安以後,盤纏就用盡了,實在沒辦法,只好將小猿賣掉。」虢國夫人於是給了僧人一大筆錢,將小猿買了過來。自此後小猿每時每刻都陪在夫人身邊,夫人對小猿也是憐愛備至。

一天,楊貴妃送給了夫人一株靈芝,小猿抱著靈芝玩了許久,之後驀地倒地化為了一個小男孩,糢樣端正妍麗,有十四五歲的樣子。夫人詫異地問小男孩這是怎麼回事,男孩答說:「我本姓袁,隨父親入蜀山中採藥,居住在密林中三年,父親不時採草藥給我吃,忽然有一天,不覺之間我便變身為了猿猴,父親害了怕,便拋棄我獨自走了,幸虧之前那個僧人收養,輾轉得以到了夫人宅中。嘴上雖然不能說話,但心中卻明白得很,每到夜深,只能自己偷偷哭泣,今日不期竟能重又變回人身。」虢國夫人大為驚奇,連忙讓人捧來錦衣給男孩穿上,並且嚴令周圍人保守祕密。

二年以後,男孩長得更漂亮了,夫人唯恐有人將其搶了去,因此嚴禁他出門,把他安置於深閨重閣之內,只派一個婢女服侍他,滿足他的一切要求。結果有一天,這男孩和婢女居然全都變成了猿猴,夫人大為恐懼,竟下令將他倆通通用弓箭射殺了,男孩死後,最終化為了一個木人。

簡評:所以這男孩究竟是人啊還是猿猴啊還是木頭人啊……

5.石尤風

傳說有一個姓石的妹子,嫁給了一個姓尤的小夥子做妻子,兩人感情特別好。一天尤郎要出門做生意,石妹子不同意,苦勸他不要去,但尤郎不聽,最後還是走了。

結果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石妹子相思成疾,一病不起,臨死前,長嘆道:「可恨當初我沒能阻止其出發,以至於此!今後凡有商旅遠行,我當作大風,為天下婦人阻止他們!」

自此後,凡有商旅一起航便遇到了逆風時,則說:「這一定是石尤風呀!」然後就回家不遠行了。石妹子以夫姓為名,所以稱其為石尤。

簡評:好可憐的妹子,最後也沒能等來自己的夫君,生信沒有,死信也沒有。

6.心堅金石

元代時,松江府的秀才李彥直,小字玉郎,才二十歲,便已是文採斐然。其學堂的後園中有座高樓,站在上面遠近景色可以盡收眼底,每到夏天時,彥直便會移到樓中來讀書,後園外正好有家青樓(學校為甚麼會挨著青樓呢?),每日笙歌絲竹之音不絕於耳,彥直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一天,彥直與幾個同伴在樓上飲酒,耳邊盤旋著青樓中傳來的音樂,其中一人笑說:「這可真是但聞其聲,不見其形呀。」彥直也笑說:「若是能見到其形,誰還顧得上欣賞聲音呢。」眾人於是提議大家一起寫賦來暢想一下(或許是暢想吧,要不寫賦還能做甚麼呢?),沒多久,彥直的賦便完成了。眾人正細細品味,忽然聽人喊老師來了,彥直忙一把將自己的賦搶了過來,之後直接扔到了牆外面。

而這篇文章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張姥姥家。此姥只有一女,名麗榮,又名翠眉娘,自傲於自己的才華和美貌,對其他人頗為不屑。每天坐在一小樓上,正好與彥直所在的樓相對。麗榮撿到那紙打開一看,知道準是玉郎手筆(這稱呼立馬就變了……),心中暗暗傾慕。於是便依著彥直文章的韻腳作了一首詩,寫在了白綾帕上,之後趁著彥直在樓裡的時候也扔到了牆外面。彥直撿到詩後一看,知道是妹子對自己有意思。

於是彥直幹脆爬到了太湖石上面,終於望見了牆對面的麗榮,彼此相見後,二人互訴衷腸,又肉麻了一陣,於是遂定下了生死之約,之後依依不舍地分別了。

彥直回家後,便告訴了父母自己的決定,嚴持門第之見的父親自然大為不滿,把彥直臭罵了一頓,彥直求遍了親戚朋友幫忙說話,結果還是不許。沒過一年,彥直的學業就已經全都荒廢了,身體也快要垮了,對面麗榮也一直閉門不出,非他不嫁,彥直父親沒辦法,只好請人上門提親。

結果眼看婚期將近,一個本地官員因為要向上司獻媚,居然將麗榮搶了去,準備送給上司以求自己能夠升遷。彥直父子上下奔走,想盡了辦法,但最終也沒能救出麗榮。眼看官員就要帶著麗榮上京了,麗榮忽然給彥直寄來一封信,上面明言願意為了彥直殉情,之後遂絕食等死。可這時麗榮母親卻哭著對她說:「你死了,不就要連累我了嗎?」麗榮無奈,只好放棄了絕食。

載著麗榮的船出發後,彥直便徒步逐船而行,凡到了船停經過的地方,便整夜的號哭,哭累了就在岸邊昏昏睡去。等到船抵達了臨清時,彥直已跋涉了三千餘裡,腳上裂滿了口子,幾乎已經沒有人形了,麗榮在船中望見彥直的糢樣,一時竟哀痛得昏了過去,母親救了很久才蘇醒。醒過來的麗榮自知不可能再和彥直相見,只好求船夫給彥直帶話說:「我之所以沒能立即死去,只因母親還沒脫離危險,母親一走,我立即就死,郎君還是回家吧,何必要受這種苦呢!」彥直聽完這番話,心中不知作何滋味,仰天大哭一陣後便倒在地上,氣絕身亡了。

船夫可憐彥直癡情,便和同伴一起將彥直安葬在了岸邊,同天晚上,麗榮自縊於船中。

那官員得知後,大怒道:「我以珍衣玉食,送你到這極貴之地讓你享福,而你卻戀著那酸秀才不亡,真是賤骨頭!」之後命船夫脫光了麗榮的衣服,繼而焚屍。

烈火中,屍體很快就化成了一堆灰燼,而麗榮的心髒卻一直完好無損。船夫用腳踩了一下,那顆心便裂開了,心中乃是一顆只有手指大小的偶人,洗幹淨後,其顏色如黃金一樣,堅硬得就像玉,衣冠眉發,分毫具備,宛然是李彥直的糢樣,只是不能說話也不能行動而已。

之後官員又將李彥直的屍體也燒了,果然也是唯心不損,而心中也有一物,宛然事麗容的糢樣。官員大奇,心想有這兩樣寶貝,如果送給上司可比送個美人效果要好多了,於是便將兩個玉人套上了錦囊,之後放在了一個木函裡,繼續朝京城而去。

進京以後,官員將木函獻給了上司,並將玉人來历詳細說了。上司聽後大喜,趕忙命人揭開木函,可這時裡面卻根本沒有玉人,只有兩灘已經腐臭了的敗血而已。上司頓時怒不可遏,下令將官員關進了大牢,並治以奪人妻子之罪,有人給官員求情說:「男女之間兩情相悅,誓同生死,堅如磐石,但卻因故始終不得相守相老,愁腸相思如業火烹煎,情愫凝於衷心難以釋然,以致化為了這兩個玉人,之後等到將其放在一起以後,心願得以滿足,所以便複原為了心血,這從道理上或許也是講得通的。」但上司不聽,官員終究還是被殺了。

簡評:鐘愛之人會在自己心中化為玉人這種設定我還真是頭回見到,初次讀來還是很震撼的,可惜故事本身情節還是太簡單了,仍屬於兩人一見鐘情之後就生死不離的老套路,以至於故事始終沒能流傳開,可惜了這麼好的設定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