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最後成了旱魃的女孩子到底經历了甚麼?

旱魃

文:韓嫣

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臺,射者不敢北鄉(xiàng)。有人衣青衣,名曰黃帝女魃(bá)。蚩尤作兵伐黃帝,黃帝乃令應龍攻之冀州之野。應龍畜水,蚩尤請風伯雨師,縱大風雨。黃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殺蚩尤。魃不得複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後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為田祖。魃時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決通溝瀆(dú)。

——《山海經大荒北經》

天女魃是黃帝的親女兒,常穿一身青色的衣服。

蚩尤攻打黃帝,被風後的八卦陣法打得慘敗,因而,終日一籌莫展,命將士死守蚩尤寨,一連數月不敢出戰。一日誇父進言說:「主公,臣聞聽人言,說東泰山之上,有風伯、雨師二位先師,能呼風喚雨,道行極深,何不請來助一臂之力?」蚩尤聞聽大喜,連說:「好好好,快快請來。」據說誇父有追日本領,涿鹿與東泰山不過千裡之遙,不到一日,就將風伯、雨師請到。蚩尤一見是兩個怪人,心想必會妖術,就待為上賓。第二日,蚩尤命誇父打開寨門,領一隊人馬,前往涿鹿城前叫陣。

黃帝一見蚩尤士兵叫陣,即令力牧、常先、大鴻也帶領一支人馬出戰迎敵。兩軍就在涿鹿之野排開戰場,只殺得天昏地暗,日月無光,血流成河。兩軍正在酣戰,突然雲端出現兩個怪人:一個是雀頭人身蛇尾,手持一把芭蕉大扇,在空中搖來擺去,頓時狂風大作,飛砂走石,樹倒屋塌;一個是蠶頭人身大蟲,躬著身腰,張著黑洞似的大嘴,對著黃帝軍隊吹氣,頓時,烏雲翻滾,電閃雷鳴,大雨滂沱。你知道這兩個怪人是誰?就是蚩尤請的風伯、雨師。那風伯,名叫飛廉;雨師,名叫萍號,都有採天地之陰氣,經千年練成的妖術。力牧、常先、大鴻等正在與誇父等鏖戰,突然被狂風吹得東倒西歪,士兵有的被大風卷走,有的被傾盆大雨澆得暈頭轉向,有的被大水沖走。力牧立即呼叫撤兵。說來也怪,黃帝軍隊跑到哪裡,那風雨就追到哪裡。蚩尤見黃帝兵敗,即命乘勝追擊。黃帝軍隊大敗而歸。

黃帝被風伯、雨師所敗,即命祝融回中原有熊國都(今河南新鄭)請應龍助戰。這應龍也是黃帝身旁一員大將,傳說是天上管雨水之神,有蓄水本領。應龍得到黃帝傳令,立即奔赴涿鹿。三日之後,誇父又來叫陣,黃帝仍命力牧、常先、大鴻率軍隊迎戰。兩軍正在廝殺之時,風伯、雨師又站立雲端使用妖術,刮起狂風,傾下暴雨。

這時,應龍化作一條巨大的黑龍,在烏雲中昂頭擺尾,張開門扇似的大口,將那傾盆暴雨吸入口中。風伯、雨師見一條巨龍將那大水吸去,又加大妖術,大風將巨龍刮得搖搖晃晃,難以在雲端停立;大雨似江河決口,使巨龍難以盡收。應龍與風伯、雨師相持一個時辰,漸漸支持不住,耗盡功力,不能歸天,逃到南方去了。傳說,南方多雨,就是因為應龍被風伯、雨師所敗後,居住在那裡的緣故。

應龍被雨師、風伯打敗,力牧、常先等也被風雨吹打得潰不成軍。黃帝在涿鹿城頭,立即命令風後揮旗撤兵。正在這時,突然從遠處傳來呼叫聲:「爹爹且慢!」黃帝、風後正要揮旗,抬頭尋聲望去,只見從西北天空飛來一位女子,頭似金雞,面如月盤,身似青蛇,兩翼如孔雀開屏,兩腳似鳳爪,倏然落在黃帝身邊說:「爹爹,勿憂,待我破他妖術!」說罷,從翅膀上拔出一根羽毛,放在手掌之上,用嘴一吹,變成一根火棍,霎時,那火棍由細變粗,發出一道巨光射向風伯、雨師。那風伯、雨師正在得意作法,突然見一道紅光射來,頓時手抖嘴顫,扇落口閉,風雨消逝。那正在追殺黃帝士兵的誇父將士,也頓時感到渾身酥軟,大汗淋灕,口幹舌燥,步履難行。這時,風後在城頭之上,急揮「熊」旗,力牧、常先立即命令軍隊調頭向蚩尤軍殺去。蚩尤軍見黃帝軍殺來,立即回頭奔逃,跑得慢的死於刀下。

天女魃運用火功旱氣,幫助父親反敗爲勝,取得了冀州戰役的勝利。但不知是用力過猛,脫了力,還是沾染了魑魅魍魎的邪氣,她再也不能夠飛上天庭,不得已留居人間。由於她火氣太盛,乃乾旱之神,凡居住的地方,無涓滴雨水,老百姓根本無法耕種。後來,小農神後稷的姪兒、首倡牛耕的叔均將此事稟報黃帝,黃帝便把魃遷徒至赤水以北的偏遠處系昆山共工臺。魃不願住在偏僻荒涼的地方,時時逃出來。

在這之後,女魃在历史典籍裡漸漸成了一只浪跡荒野的兇神,她所遭遇的一切似乎又和山海經裡那個叫做女醜(又名女屍)的巫妖王對應上了。

據說女醜喜歡騎著獨角龍魚巡行九州,她還有一只背脊有千裡寬廣、生長在北海的巨無霸大蟹,隨時聽候她的差遣。

看起來待遇還不錯的樣子,可你們忘記了她剛出現在山海經裡面的樣子,天女,穿著青衣,以袂蔽面。她是天帝的女兒,穿著玄青色的衣衫,衣袂翩翩,擁有高貴的血統和桀驁的性格。

後來,十日並出,熱鬧的天下又需要被摒棄嫌棄的人來拯救。於是她關在漆黑的屋子裡,用老鼠燈照明著,被當作囚徒一般看管,半夜三更拉到祭祀臺上,在那裡,她將迎來自己的殘酷命運——成為巫師作法求雨的祭品!

巫師先脫光了曾經高傲的天女的衣服,用蜈蚣血塗滿、拉緊女孩的肌膚,再把一條成年螣蛇,放進女孩私處,吸幹女孩的處女之血,並用竹篾,在女孩身上刻下「雨師訣」後,塗上硫磺和祕藥。

等第二天,烈日當空時,巫師就以極快的速度拉開眼罩,女孩眼球瞬間破裂,眼中血水和身上的硫磺、蜈蚣血以及祕藥反應,女孩被活活燒死。在快要死時,巫師又將女孩開腸破肚,放入螣蛇後縫好,穿上青衣,再將女孩放進一口特制的棺材內,棺材按八門方位的「死門」埋葬,並在此處宰殺九頭牛、九頭鹿、再念咒三天後,方可開始求雨。

死時屍體右手擋面,直對著十個太陽,糢樣悽慘可怖。在這之後,天女魃的面孔越來越猙獰,漸漸變成了四大僵神之一,再也不複往日的榮光。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