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怪雜記 貍奴事五則

貍奴

文:愚木

貍奴,其實就是貓,做為一種和人類朝夕相處的動物,志怪故事中自然也少不了他們的身影,而和我們今天人對於貓的一些固有看法類似,志怪故事的貍奴們也大多有著機敏、狡黠而又略帶一絲詭異的特質。本文中的五則故事皆取自故事的志怪小說,因篇幅原因就不上原文了,但每篇都會註明來源,感興趣的讀者可以找原書來讀。

1.《稽神錄》

建康有個賣醋的貓奴,養著一只貓,貓長得特別漂亮,所以這賣醋的自然也喜歡的不得了,結果有天貓死了,把那賣醋的心疼得跟裂了似的,看著貓的屍體都舍不得扔,放在自己身邊好幾天,貓都臭了。賣醋的沒辦法,只好把貓扔到了河裡。沒想到屍體剛被扔進河裡,那貓居然又活了,賣醋的一陣狂喜,趕忙跳下水去救貓,結果,貓上來了,賣醋的自己淹死了。有個驛站的兵卒看見了,趕緊把貓抓了起來,之後用繩子綁在屋子裡,又把屋子門給鎖上,之後自己趕忙去報官。結果等他回來之後,那貓居然已經咬斷繩索,又啃開牆壁逃走了。從此以後再也沒人見過那貓。

簡評:這是一篇宋人寫的故事,內容可以用光怪陸離來形容,而且隱隱讓人感覺作者有嘲笑貓奴的嫌疑。

2.《耳食錄》

有個信佛的老太太,家裡的佛像前總是日夜不息地燃著一盞油燈。有天天快黑了,老太太忽然聽見供奉佛像的那個房間裡好像有人在窸窸窣窣的說話,老太太很奇怪,就扒在門縫邊往裡頭瞧。結果就看見在供桌前邊,一條大黃狗正像人一樣的直立著,用兩條前腿撐著一只白貓,這白貓也像人一樣直立著,正在偷供桌上佛燈裡的油吃。小白不僅只顧著自己吃,而是每喝一口油就含嘴裡,之後低下身嘴對嘴又喂給底下的大黃吃。

喝了一會兒以後,只聽大黃催促小白說:「快喝快喝,一會兒人該來了!」老太太仔細一瞧,這大黃小白就是自己家裡養的那兩只。老太太嚇壞了,竟直接推門而入,大黃和小白趕緊跳到地上,轉眼間就逃走了。再找它們也哪都找不見了。

過了兩天,半夜的時候,老太太聽見庭院裡有動靜,就偷偷地躲在門裡邊向外望,於是又看見小白騎在大黃的背上,大黃正偷偷摸摸地在院子裡走,老太太大喊了一聲,大黃小白就又不見了。

老太太睡著以後,忽然夢見一個黃衣男子與一個白衣女子冉冉而來,走到她面前對她說:「寄身於主人家中這麼久,豢養之恩不知該怎樣才能夠報答,可我們的形跡已經被您所覺察到,已經沒辦法再留下去了。」說完,兩人恭恭敬敬地朝老太太再拜告別,之後轉身臥在地上,忽然化為了貓和狗的糢樣,貓一下躍到狗的脊背上,騎著它離開了。

簡評:清人寫的故事,稍微擴充改編下就是一篇暖暖的短童話,不知道有沒有感興趣的讀者想要動手試一試。

3.《稽神錄》

王建在蜀中當了皇帝,他所寵信的一個大臣唐道襲被任命了樞密使。有天這大臣正在家中閑坐,外面忽然下起了大雨,他所養的一只貓就在屋簷下邊戲水玩,他呢就在屋裡看著貓玩。結果看著看著,就發現這貓忽然變大了,而且越來越大,不一會兒貓的前腿就已經能碰到房簷了,緊接著,半空中霹靂大作,咔嚓一聲,那只貓竟然化作了一條龍,騰空而去。

簡評:查了一下,唐道襲這貨最後是因為兵敗而被殺的,所以貓化龍這種事,恐怕正是他要倒霉的先兆吧。

4《稽神錄》

一天夏夜,一個姓盧的禦史看著庭院中月色正好,就想出去透透氣,結果剛出門,就聽見房子西邊的臺階下邊忽然傳來一陣說說笑笑的聲音,禦史很好奇,就躡手躡腳地走過去看。結果就看見臺階下有七八個穿著白衣服,只有不到一尺高的小人,男男女女雜坐在一起,無論是鋪著的席子,還是席子上的食器酒器都特別完備,只是都是微縮的。

眾人喝了一會兒酒,席中一個人忽然說:「今晚上咱們能這麼歡樂,可是白老將至,奈何奈何!」並因此唉聲嘆氣起來。過了一會兒,所有人就全都哭著走進了一條陰溝裡,不見了。

過了幾天以後,官署內一個新上任的官員家裡正好養著一只貓,而那貓的名字正是白老。那官員舉家搬進來的第一天, 白老也跟著來了,一進到官署裡,白老就直奔西階之下,在那裡的地洞裡抓出了七八只白老鼠,皆殺之。

簡評:一個萌萌的開頭,一個現實的結尾,活脫一篇格林童話。

5.《耳食錄》

一天夜裡,某大叔剛躺下,就聽見窗戶外面有人說話,於是又爬起來偷偷往外看。(古人好奇心是有多重!)只見庭院中月色明亮如晝,一個人都沒有,只有自己家養的貓和鄰居家的一只貓在說話。鄰居貓說:「西邊那戶人家娶媳婦呢,咱們去看看唄?」家貓說:「他家廚娘太會藏東西了,他家不值得我去。」鄰居貓又說:「雖說如此,可是就去一趟又怕甚麼呢。」家貓又說:「沒好處。」鄰居貓卻還不放棄,沒完沒了地要家貓陪著他一起去。

磨叨了好長時間,鄰居貓跳到了牆頭上,還沖著家貓喊:「快來快來嘛!」家貓不得已,只好也跳上了牆頭,一邊說:「好歹陪你去一趟吧。」而目睹了全過程的某大叔已經嚇尿了。

第二天,某大叔就把這只貓給抓了起來,準備殺妖除害。並且責備它說:「你是貓呀,怎麼能說人話呢?」貓回答說:「我確實會說話,可是這天下之貓都會說話呀,不止我一個呀!但大叔您既然厭惡我這麼做,那我以後不說話就好了。」大叔生氣地表示:「真是妖怪呀!」說著就要打死它。

可憐的貓趕忙大呼說:「天吶,冤死了!我真沒罪呀!雖然如此,但您想殺就殺吧,不過在死之前,我要先說兩句。」大叔問說:「你還有甚麼話?!」貓答說:「如果我真的是妖怪,大叔您能抓住我嗎?我不是妖怪,而大叔你要殺我,那麼我死後肯定會化為厲鬼來找你報仇,那時候你還能再殺我一次嗎?而且,我還經常給大叔捕老鼠,是有功勞於您的呀,有功勞而您卻要殺我,這是不是太不祥了呢?而這事如果被那些鼠輩聽了去,知道家裡沒有再能捉它的人,全都扶老攜幼跑您家裡來,吃您的糧食、毀您的藏書、咬您的衣服、啃您的家具,大叔您可就一個安穩覺都別想睡了,比起這些來我說幾句話可算得了甚麼呢?您不如放了我,讓我為您效犬馬之勞,這天大的恩惠,我永世都不敢忘呀!」

大叔聽了,覺得有道理,於是就真的把貓給放了,此後,家中也並沒遇上甚麼怪事。

簡評:可見一只貓不僅要有靈活的身手,能說會道也是很重要的啊。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