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卜卦、妖僧、狐禍、預言,四個志怪故事

志怪故事

妖僧

唐朝有個叫石憲的人,祖籍太原,以經商為生,常往來於山西雁門等地。長慶二年,他行走在雁門關附近的大路上,時值盛夏,天氣炎熱,他走的汗流浹背,恐中暑,便到一棵大樹下歇息。

因覺有些困乏,便背靠著大樹閉目養神,迷迷糊糊,覺得有人靠近,睜眼一看,見是個僧人,那僧人面貌怪異,雙目如蜂,穿著一件褐衣,正笑眯眯的看著他。

石憲乍一見到那人吃了一驚,僧人說道:「施主不要怕,我在五臺山南邊修行,那裡出塵絕世,清幽僻靜,有密林遮陰,有池水消熱,實乃乘涼避暑之勝地,距離此地不過三五裡路,施主何不與我一同前往?而且我見施主身子倦乏,有氣無力,似是中暑之兆,此地炎熱,如不隨我去,倘若因此而病情加重,危及性命,豈不悔之晚矣!」

石憲當時覺得身子確實有些不適,見僧人勸說,便答應了。兩人往西行了幾裡路,果然來到一處密林,進入密林深處,便見有一潭池,池中有一群和尚正在洗澡。

僧人說道:「這是玄陰池,我的徒弟們正在裡面游泳戲水,以躲避炎熱的天氣。」說罷便領著石憲繞池而行,石憲望著池中洗澡的眾和尚,越看越覺得不對勁,走著走著,他忽的怔住了,心中大駭,他終於明白自己剛才為甚麼會覺得不對勁了,這些水中的和尚,相貌竟然都像是一個糢子刻出來的一樣,他們都長得一糢一樣。

眼前這詭異的一幕讓他頭皮發麻,他緩緩扭頭望向僧人,僧人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施主可願聽我徒弟們誦經?」

石憲此時已經被嚇蒙了,哪裡還說得出話來,還沒回過神來,就聽池中眾僧一起念起經來,聲音聒噪刺耳,吵得人頭痛欲裂。

過了約有一頓飯的工夫,一個和尚從池中上來,拉住石憲的手說道:「天氣炎熱,施主快與我一起入池中涼爽涼爽吧,千萬不要害怕!」

石憲感覺他的手冷冰冰的,不像是常人之手。

他想要拒絕,卻不料那和尚手勁很大,將他拉入池中,石憲剛一下水,頓覺河水冰寒刺骨,不禁大叫一聲,驚醒了過來,發覺自己仍蹲坐於大樹之下,而先前發生的一切如夢似幻,不知真假。

他站起身來,發覺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濕透了,仿佛剛從河中出來一樣,渾身冰冷,不停的打著寒顫,很是難受,像是病了。

此時已是傍晚,他急匆匆的趕路,終於在天黑之前抵達了一個邨子裡,尋了一戶人家住宿,翌日,他感覺病情有所好轉,便繼續趕路,走著走著,聽到道路兩側不時傳來蛙鳴聲,開始的時候並未在意,後來越聽那蛙聲越是熟悉,忽想起這不正是先前池中那群和尚發出的念經聲嗎?

他於是尋著蛙聲而行,來到一處密林,他驚訝的走進了那熟悉的密林裡,來到密林深處,果見有一潭池,而池中青蛙甚多,蛙鳴聲此起彼伏,一如先前的聒噪。

「這些青蛙可以變化形體而惑人,難道不是精怪嗎?」石憲遂將池中青蛙盡數殺死。

譯·《宣室志》

鬼卜卦

唐朝有個叫柳少游的算命先生,卜卦非常的靈驗,聞名於京城,許多達官顯貴都是他的座上賓。天寶年間,柳少游已是暮年,垂垂老矣,疾病纏身,他便很少再與人卜卦,家中也漸漸冷清了下來。

這天傍晚,他家中嚮起了久違的敲門聲,隨後屋門被推開了,從外面走進來一人,那人手中拿著一段縑帛,入拜柳少游。

柳少游正盤膝而坐,垂首閉目打著瞌睡,年紀大了,精力不濟,就連白天都困乏的很,他並未抬頭,只是開口問來客登門所為何事!

來客輕聲說道:「先生卦術無雙,可窺人禍福,測人命數,我今日來,是想要請先生為我卜一卦,看看我還有多少年可活,現有縑帛一段,聊表謝意。 」

柳少游還是沒有抬頭,他緩緩睜開了渾濁的雙眼,從旁邊拿簽起卦,須臾卦成,柳少游嘆息說道:「此卦大兇,你日暮將亡。」

言罷,柳少游抬起頭來,他望著來客的面容,一陣恍惚,來客的那張臉,似乎是在甚麼地方見過,看起來很是熟悉,然人之暮年,頭腦中混混沌沌,卻一時又想不起來。

來客聞言哀嘆,面露哀容,請求要碗水喝,柳少游便喊僕童端來一碗茶水,然當僕童端著茶水進來後卻怔住了,因為屋中竟有兩個主人,兩人相貌一糢一樣,甚至連穿著都一般無二,他不知該將那碗茶水遞給誰。

正茫然無措之時,柳少游指著來客讓僕童趕緊遞茶。來客喝完茶後便告辭離去,僕童送客出門,見他出門之後掩面而泣,哭個不停,甚是悽涼,俄頃,便消失不見了。

柳少游這會兒才想起那來客的容貌,不正是自己嗎?而那來客,正是自己的魂魄啊!他竟為自己的魂魄卜算了一卦。

他忽然像是想起了甚麼,望向來客拿來的縑帛,竟然化為了一張黃紙,遂嘆息說道:「魂魄離身,我怕是命不久矣。」

他讓僕童將他攙扶到了牀上,躺下後閉上了雙眼,等待著生命的終結,日暮之時,他果然死了。

譯·《廣異記》

狐禍

唐朝貞元年間,江陵有個姓裴的少伊(官名,府州的副職),名字叫甚麼已經無從考證,他有個十多歲的兒子,聰慧好學,十分有才華,加之相貌堂堂,深受裴少伊的喜愛。

但後來不知怎麼的,這孩子得了怪病,每日昏睡不醒,遍訪名醫而不可治,讓裴少伊很是心憂。

一日,門外來了個姓高的術士,說自己在南山修行,擅長方術,聽聞裴家公子患病,特來相助。

裴少伊聽了非常高興,趕忙將高術士請到家中,讓他給孩子看病,高術士看完之後說道:「此子並非有疾,之所以昏睡不醒,乃是有妖狐作祟,你不必擔心,我有術法降妖驅邪,讓此子痊愈。」

說完他便設壇做法,舞劍驅邪,一盞茶的功夫,其子便從牀上坐了起來,說自己的病已經痊愈了。

裴少伊大喜,對高術士稱贊不已,又設宴款待,並贈以厚禮,高術士離開的時候說道:「此子還未完全康複,我以後會經常再來。」

高術士離開之後,裴少伊發現兒子雖然不再日日昏睡,但卻變得瘋癲起來,時哭時笑,時而自言自語,時而獃坐良久。

過了幾天,高術士又來了,裴少伊趕忙將兒子的病情告訴他,高術士說道:「你兒子的魂魄被狐妖所攝,現在還未回來,不過你不用擔心,有我在,過不了幾日他的魂魄就會回來的。」

裴少伊相信了他的話,焦急的等待著兒子魂魄歸來,過了幾日,門外又來了一個姓王的道士,說自己擅畫符籙,有降妖除魔之術,「聽聞您孩子患病,特來相助。」

裴少伊趕忙將他請了進來,把他帶到孩子的房間,他看了看孩子,頓時大驚說道:「貴子乃是被狐妖所禍,如不趕緊醫治,恐怕會病情加重,命喪黃泉。」

裴少伊聽後驚道:「果然是狐妖作祟!」於是他便將先前高術士給孩子看病之事講出。

王道士聽後笑道:「你怎知高姓之人不是狐妖呢?」

裴少伊大駭,懇請王道士一定要幫助自己。

王道士遂畫符誦咒,祈禳驅邪,法事還未做完,高術士忽然闖了進來,對裴少伊呵斥道:「你兒子病情尚未痊愈,為何又引狐入室,讓他在此作祟?殊不知他便是那禍害你兒子的邪祟!」

裴少伊聽後吃了一驚,「王道士才是狐妖?」

王道士這時也不甘示弱,指著高術士破口大罵:「你這妖狐竟還敢來,膽大如此,豈不怕我?」

兩人唇槍舌戰,爭吵個不休,裴少伊望著兩人,亦分辨不出誰人誰妖。

這時外面忽嚮起敲門聲,家僕開門一看,見來者是個僧人,僧人雙手合十,施禮說道:「我聽說你家主人公子被妖狐所惑,性命堪憂,特來降妖,快去稟告你的主人吧!」

家僕趕忙回稟了裴少伊,裴少伊快步來到僧人面前,將家中發生的事情詳細告知,僧人笑道:「兩人皆狐妖,孽畜幻化惑人罷了,卻騙不過我的眼睛,降服他們又有何難?」

僧人言罷便進了大門,高術士與王道士兩人見到僧人,亦不懼怕,辱罵說道:「你一妖狐,怎幻化為和尚騙人?」

僧人呵斥道:「你等狐畜當老老實實躲於荒郊枯墳之地,安敢擾人作祟?」

兩人聞言大怒,一齊撲向僧人,三人打成一團,打的難解難分,裴少伊很是驚恐,家中僕從亦是惶恐不已,但都沒甚麼好的辦法,只得躲在門外等待,只聽得裡面打鬥之聲不絕於耳,嘶叫聲此起彼伏。

時至傍晚,裡面才漸漸沒了動靜,開門一看,見地上躺著三只狐貍,奄奄一息,動彈不得,裴少伊將三只狐貍盡數殺死,其子沒過幾日便痊愈了。

譯·《宣室志》

預言

历陽縣有一個老婦人,為人本分善良,一天有個穿的破破爛爛的乞丐上門乞討,老婦人心懷善念,便幫助了他,讓他吃了頓飽飯。

乞丐很感謝,臨走時告訴老婦人,讓他常去縣衙看著點,如果見衙門前有血,便跑到山上避難。老婦人很奇怪,問乞丐為甚麼這麼說,乞丐卻閉口不言,辭別而去。

老婦人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聽從了乞丐的話,每天都要去衙門看一看,衙門裡有個看門的差役就很奇怪,問老婦人為甚麼每天都來。

老婦人就把事情告訴了他,差役大笑,說老婦人被乞丐騙了,老婦人卻不相信,還是每天都去衙門前查看。

一天差役忽然想要戲弄一下老婦人,便將雞血滴撒在衙門前,老婦人見到之後便攜帶著家當上山避難,並勸告附近的人也上山,但卻無人聽從,反而認為老婦人精神有問題。

當天傍晚,大雨傾盆,附近山洪暴發,整個历陽縣塌陷成湖,即為當今历陽湖。

譯·《獨異記》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