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少女被親生母親囚禁25年,瘋了

法國少女

作者:謝承匯

最近,徐州豐縣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有個良家婦女被人拐賣到那裡,多年來慘遭非人對待,生下8個孩子,淪落為一臺生育機器。

2.10日,當地公布了相關事件的處理情況

筆者聽說這件事兒之後,除了悲憤之外,讓我想起了100多年前發生在法國巴黎,手段同樣惡劣的非法囚禁婦女案件。

1901年5月,法國巴黎總檢察長收到一封匿名舉報信,舉報人向檢察長舉報了一件惡性囚禁案。大致內容是這麼說的:「受尊敬總檢察長先生,我想告訴您一件十分嚴重的案件。在普瓦捷21號街,莫尼爾夫人的家中,25年來,囚禁著他們家裡的小女兒布蘭奇。她快要死了,並且一直生活在腐爛的垃圾堆上。總之,請你救救她。」

由一封舉報信揭開的囚禁案
「普瓦捷21號街,莫尼爾夫人」這兩個名字的出現,讓總檢察長十分震驚。因為這個莫尼爾夫人和她背後的莫尼爾家族在當地十分有名。

莫尼爾家族上一任管理者:莫尼爾老爺,是當地藝術協會會長,手中掌管大量藝術珍品,十分有錢,雖然早在20年前就去世了,但在他的夫人,莫尼爾夫人的經營下,家族不僅沒有衰敗,反而扶搖直上。從事藝術品收藏等行業,結交了不少權貴。而且莫尼爾家族是當地的慈善家族,不僅上流社會口碑非常好,平民百姓也有不少人得到他們家的恩惠

這樣一個「有口皆碑,樂善好施的」家族,被爆出囚禁小女兒25年,這樣駭人聽聞的案件,在正常情況下,一般人是不會相信的。

不過總檢察長還是十分負責,把此案交給了巴黎警察局局長,讓他帶人去核實一下具體情況。

說到這,得介紹一下當時法國的社會背景。當時的法國,雖說是共和國,已經沒了國王貴族這些東西。但是那些前朝遺老遺少們,憑借手腕和人脈,掠奪了大量國家財富,過著非常奢靡的生活。而莫尼爾家族就有貴族背景,雖然沒有王國帝國時期那樣的權勢,但仍然手眼通天。稍有不慎,警察們的前途就完蛋了

所以,當負責此案的警察們來到莫尼爾家族莊園前,忐忑的敲開門,說明來意。

莫尼爾夫人
莫尼爾夫人略帶憂傷的說:「我這小女兒布蘭奇失蹤25年了,肯定是被當時追求她的那個窮小子拐跑了。25年來,風言風語不斷,說我們囚禁了他。這都是捕風捉影,不信你們進來自己搜搜就是了。」

警察進門,搜了屋裡所有的角落,甚麼都沒找到。莫尼爾夫人和他的大兒子馬歇爾表現也很淡定,完全不像幹了虧心事兒一樣。就在警察要撤退的時候,有個剛參加工作的小警員,無意中發現角落裡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似乎有個門,就說了一句:那個門查了麼?

說到這,莫尼爾夫人和馬歇爾收起和善淡定,反應激烈,義正言辭地阻止警察前去查看。經驗豐富的警察,斷定此中必有隱情。於是推開莫尼爾和馬歇爾,強行開了門,沖了進去。

最先進去的警察瞬間就被房中彌漫的腐爛的惡臭燻出來了,根據警員事後回憶,仿佛有甚麼東西死在屋裡一樣。只能等空氣散的差不多,才能進去。沖進去一看,眼前的景象震驚了所有人。

這個房間裡到處都是排洩物,地上牆上哪哪都是。牆上依稀可以辨認一些字,像是刻在牆上的,似乎只有兩個字可以辨認「自由」。

布蘭奇案一時間震驚法國
滿地老鼠蟑螂,而且毫不怕人。老鼠各個肥頭大耳,貪婪地舔食著地上的腐爛食物。房間本來是有窗戶的,已經被人釘死了,只有幾條小縫能透過陽光。房間的角落裡有張牀,牀上似乎有個人形狀的東西。膽大的警察走過去發現真是個人,骨瘦嶙峋,披頭散發,滿身污垢,已經不能正常說話了,萬幸還活著。警察立刻把這個人送到醫院,同時封鎖了現場,帶走了莊園裡所有人。送到醫院之後,發現這個半人半鬼的女人,體重只有25公斤

經過調查,這個被監禁的人,就是莫尼爾家族的小女兒——布蘭奇。也就是之前莫尼爾夫人說被拐跑25年的那位。在接下來的審訊中,警察從莫尼爾夫人和馬歇爾口中知道了此案的來龍去脈。

當時的貴族圈有個「潛規則」,各個家族之間都會聯姻,以此博取更大利益價值

莫尼爾家族也不例外,小女兒布蘭奇到了結婚年齡也會作為聯姻籌碼,嫁給某個門當戶對的貴族。

少女時期的布蘭奇
這個布蘭奇從小就是個美人坯子,十五六歲的時候就有大量的追求者。只不過這些追求者,莫尼爾夫人都沒看上。覺得這些追求者家庭條件太差,跟自己不是門當戶對,不能給家族帶來更大利益。布蘭奇的婚事也就一拖再拖。

時間來到1876年,此時的布蘭奇25歲了,在一次舞會上,布蘭奇看見了一個年輕律師。那個律師屬於剛剛嶄露頭角的年輕人,沒甚麼名氣也沒啥錢。不過談吐文雅,身材高大偉岸。布蘭奇瞬間就迷上了,這個律師也被布蘭奇的美麗大方吸引,雙方一見鐘情,私定終身。

就當布蘭奇把這個想法告訴自己母親的時候,莫尼爾夫人當時就急了。因為她不僅看上了個窮小子,還不是一個貴族。如果他們兩人結婚,自己苦心經營了多年的籌碼,就砸在手中浪費了!於是,莫尼爾夫人堅決反對這樁婚事。但布蘭奇對窮律師的感情是真誠的,母女爆發了激烈的爭吵,吵得越來越兇。

最後莫尼爾夫人下令,把布蘭奇關在儲藏間裡。

布蘭奇·莫尼爾被拘禁的房間
本來想的是關她幾天,讓她死了心也就算了。沒想到,布蘭奇死活不松口,發誓非這人不嫁!女兒的不妥協,讓莫尼爾夫人怒不可遏,讓人把儲藏間的窗戶釘上,把布蘭奇囚禁在這個小小的儲藏間裡。

開始的時候,還有傭人定期打掃儲藏間,時間一長,就不再打掃儲物間了。因為這時候,布蘭奇被囚禁多年,已經超過適婚年齡,作為籌碼的價值沒那麼大了,既然價值不大,就沒必要投資了。

於是,莫尼爾夫人下令,讓人隔三差五送點兒剩菜剩飯進去,讓布蘭奇在裡面自生自滅。

布蘭奇被囚禁的地方
從布蘭奇被囚禁開始,那位年輕的律師就不斷上門詢問心上人的行蹤。一開始莫尼爾夫人告訴他,布蘭奇去旅行了(這在當時的歐洲很常見,南丁格爾就因為反對家人的指婚,而「自願」旅行)。後來幹脆不再接待律師,律師沒辦法,只能向當地警察報案。但警察來到莫尼爾莊園後,面對從上到下的一致口徑:「布蘭奇去旅行了。」也只能草草了事。

就這樣,在布蘭奇被囚禁的第10年,那名律師因為思念成疾,早早離開人世,終身未娶。而被囚禁的布蘭奇,一直在等待心上人的營救,一晃就是25年。如果不是那封匿名舉報信,恐怕這件震驚法國的駭人聽聞的莫尼爾家族囚禁案,也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莫尼爾夫人犯下這種罪行,本來應該得到應有的審判,結果她在案發後15天,就因為心髒病,死在警察局,真便宜她了!而布蘭奇的哥哥馬歇爾,堅持宣稱:布蘭奇患有嚴重的精神疾病,家族是依據法律把她關了起來

在當時的法國,確實有類似的規定:精神病患者家屬,可以對精神病人進行囚禁,只要保障他的基本生命權利就行。

一直到去世,布蘭奇都飽受精神疾病的折磨
不過這個證詞很快就被推翻了,因為布蘭奇在醫院接受治療期間,除了開始一段時間,確實因為長期與世隔絕和精神壓力,導致神志不清,一度喪失了語言交流能力。但隨著病情的好轉,布蘭奇的身體和精神逐漸得到恢複。

根據治療護理布蘭奇的醫生和護士的證詞:「布蘭奇是一名善良的病人,她有著高上的人格魅力,甚至護士的日常護理,布蘭奇表現出出人意料的配合和尊重。她對所有幫助她的人,無所保留的表示感謝。沒有任何精神問題的癥狀!

雖然說她「精神失常」的誣陷被揭穿,但警察依然沒辦法給馬歇爾定罪。因為他把所有罪責都推給了自己死去的母親。他聲稱自己是被脅迫的,而且從來沒有參與對布蘭奇的施虐。苦於沒有證據,馬歇爾在1901年年底就被釋放。並且繼承了家族資產,瀟灑地過完了一生。

而受害者布蘭奇,在被營救後的第11年,悄無聲息的在醫院死去。她臨死前也不知道,自己那位心上人,已經早已去世多年。

布蘭奇去世的情景
人人都說,父母對孩子的愛是毫無保留而且絕對無私的。但布蘭奇的案子,犯案人卻是自己的至親父母,很難想象他們在被自己最愛的人囚禁虐待的時候,是怎樣的心情。

說回布蘭奇被囚禁這件事兒,莫尼爾夫人的冷血自私固然是造成悲劇的主要因素。但是當時的法國社會,那種逐利的風氣也是這件事兒的重要因素。貴族之間骯髒交易,把人類最美好的婚姻當兒戲,當生意。從某種程度上說,這些人比布蘭奇更不幸,他們雖然活著,但都是被金錢和利益控制的傀儡,像個行屍走肉那樣,活在世上。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