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君掌怪錄——卷一

文:愚木

自己想象出的幾種妖怪,閑著沒事時看著解悶吧。

神君一詞出自《抱樸子》,其雲:「山中亥日稱神君者,豬也。稱婦人者,金玉也。子日稱社君者,鼠也。稱神人者,伏翼也。醜日稱書生者,牛也。但知其物名,則不能為害也。」不是神仙君子甚麼的,而只是^(* ̄(oo) ̄)^的代稱而已。

正文:

露語

一種潛藏在人家裡的小妖怪,長得像是剛剛破蛻而出的蟬,身體是像翡翠似的嫩綠色,平時就靜靜地趴在牆角的高處,只要它不動,人類便看不見它。

露語以人類說話時發出的聲音為食,飯量極大,無論遇見有多話嘮的人,露語都可以將其說的話一字不落地吃進肚裡。在露語睡著的時候,有時會說起夢話,夢話的內容全都是它曾經吞下的人類的言語,但其實它並不能理解那些話的含義,而僅僅是在鸚鵡學舌,但露語也確實是糢仿的高手,無論是蒼老的還是年輕的,憤怒的還是悲傷的,無論甚麼樣的聲音它都可以學得極其惟妙惟肖,有時當我們一個人在家,耳邊卻忽然聽到有人說話,起身四處搜尋卻始終也找不到來源時,多半就是露語在搗鬼。

這種小妖怪實在是太卑微了,所以對人類根本產生不了任何影嚮,就如同螞蟻一樣,分明和人類共處一室,但其實卻是在毫不相幹的兩個世界裡各自忙忙碌碌地生活著,所以如果在家裡發現了有露語出沒的話,也沒必要太過緊張,而要是就是習慣不了有妖怪待在自己家裡的話,那只要平時在家中少說點話,讓露語沒東西可吃,餓上幾天自然就飛去別人家了。

 

瞳引

一種小飛蟲似的妖怪,有時會趁著人睡覺的時候藏進人的眼睛裡,因為個頭實在太小,所以即使真的進到了眼睛裡人也不會感到甚麼不適,只是當閉起眼睛的時候,原本應該暗下來的世界卻仍會保持著明亮,眼前還會出現一個並不存在的女子。據說那女子長得可謂傾國傾城,一顰一笑皆可攝人心魄,而且言談極有情致,常會讓人如癡如醉,心旌搖動,今冀州多有因癡迷於瞳引而不願再睜開雙眼,以致致盲者。

悠然

悠然長得有點像老鼠,只是沒有尾巴,而多了一嘴的利齒尖牙,平時主要以捕捉老鼠為食,在吃掉老鼠後還會將它們的洞穴占為己有,所以如果發現有悠然出現在了家裡的話,那一定是家中有老鼠了。悠然飯量不大,但在吃飽後卻喜歡沒完沒了地放屁,這或許應該被稱之為一種缺陷,對悠然而言這頂多是禮貌問題,可對於人類,悠然釋放出的氣體卻是極佳的致幻劑,即使是稀薄到連氣味都聞不到的濃度,也足以讓人類如同服了超量的五石散一般昏然沉醉,神情恍惚,據說陶淵明詩中「悠然見南山」一句,指的就是靖節先生因為意外吸入了悠然的氣體而導致自己出現了幻覺,以致恍惚中仿佛望見了南山。

古鏡

據說是由埋藏在地下千年的古鏡化為的妖怪,因為孤單太久了,所以當能夠出現在人間時就變得格外地喜歡熱鬧,每次都會化為年輕女孩的糢樣,身穿著墨綠色的衣服,頭上戴著紋飾繁美的發飾,穿梭於熙熙攘攘的市塵之中。她有著一種神奇的能力,透過她的瞳孔,每個人都能從中看見年幼時的自己,而就古鏡自己說,在她眼裡,所有的人也都如小孩子一般可愛而無助。

肋僕

這種妖怪長得像人,有著一顆與身體相比略顯碩大的腦袋,約有六七尺高,穿著肥大的短褲,上身則赤裸著,身材臒瘦,皮膚是像被曬幹後的橡皮泥一樣的灰白色,胸膛上可以看到塌陷的皮膚下一條條的肋骨,靠近左胸的地方,肋骨枯萎了,露出一個大洞,向裡可以望見鮮紅的心髒,當有人餓了時,他就會拿出刀來切下自己的一小片心髒來給對方吃,味道極其甘美,只要一小片就能吃飽,而他的心髒也會很快愈合,所以並不會因此喪命。他的嘴巴被鐵絲細密的縫在了一起,所以他永遠不可能開口說話,也不能吃東西,嘴角卻總帶著一抹笑容,他有著一雙明亮而柔和的眼睛。

肋僕行蹤不定,有人宣稱曾在南方的大山裡遇見過他,那時自己已經迷路了三天,精神和身體都瀕臨崩潰,肋僕幾乎割掉了自己整個心髒才將其從死亡邊緣拉了回來,救了她一命,有人卻也義憤填膺地向媒體表示,自己也曾在一片被稱為死亡地帶的沙漠腹地中與肋僕不期而遇,當時他已因脫水變的意識不清,可對方卻僅僅是遠遠地看了他一眼,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沒有證據表明肋僕會傷害人類,但他卻也似乎無意於在人類中打造自己的好名聲,畢竟他連話都說不了,即使有再好的名聲,可又能否給他帶來一個朋友呢?

柱孤生

古時人常會在自己的墓地前豎起一根石制或者木制的柱子,作為標志和紀念,而當這根柱子历經了歲月流轉,倏忽百載而仍舊屹立不倒之後,便會化為這種名為柱孤生的妖怪。柱孤生雖然名為妖,但卻既無法變成人的樣子,也不能自由行動,只是以強大的怨念影嚮著周圍的一切,在其百步之內,除了荊棘榛莽甚麼也無法生長,入夜後還能聽到夜色中傳來一陣陣痛苦的哀鳴,誤闖其領地的人無一例外的都會遭遇厄運,而如果有人想要砍伐掉它,那每一下原本揮向柱孤生的斧子最後都反而會落在自己身上。

但對這種妖怪卻也不是沒有克制的方法,據說只要找一對親密的情侶各自攜帶著斧頭一起對其砍伐,柱孤生就會因為羞愧難當而不敢再作祟,只能乖乖地被伐倒了。

摶風

摶風長得有點像傳說中的山魈,長得就像五六歲的小孩子, 披頭散發,腰間圍著草裙,他們常常成群結隊地出沒在深山裡,普通人很難見到。據傳曾經有一個山民進山採藥,天黑後便住在了自己臨時搭的草屋裡,不料夜深後山裡忽然刮起了大風,嗚咽之聲擾得山民心煩意亂,不能入睡,索性坐在窗前借著明晃晃的月色遠眺起山巒。

結果看了沒多久,就望見對面突出的山崖上忽然出現了許多的小矮人,一個個全都手舞足蹈的仿佛很興奮,只見它們高舉起手臂,雙手在風中不停舞動,就像是在專心摶制陶坯的匠人,之後,剎那間,一只只麻雀大小的鳥兒就從矮人們的手中憑空出現,振翅而起,很快便飛去了山的背影中看不到了,而山崖上的矮人卻還在繼續著這個過程,無數只飛鳥從它們的指尖誕生並沖天而去,山民遠遠地望著,目瞪口獃。直到山風漸息,月色西沉時,那群矮人才停下來,並陸續地離去了。

但也有人說摶風其實不是小矮人,而是一個心地善良但卻喜歡惡作劇的年輕人,他可以用雙手將風摶制為任何物品,但維持時間卻都很短,頂多過幾個小時之後就會隨著風重新化為烏有了,摶風時常會以此來捉弄別人,以致名聲一直不好,漸漸地便有人編出他是小矮人的謠言來中傷他,後來越傳越廣,真實的摶風反而不為人所知了。

游光

關於游光的資料向來少得可憐,她或許是在已知的妖怪中最膽小的一種了。我們只知道她只會在圓月時出現,外貌與人類的小孩沒任何不同,年紀大概十二三歲的樣子,穿著純白的連衣裙,長發垂肩,腳上穿著塑料涼鞋,一個人孤零零地在月光漫地的街巷間徘徊,仿佛心事重重。有人曾看見她在公園的空地上翩翩起舞,還以為是誰家的小孩,可當他想走近詢問時,那孩子竟欻然而沒,消失了。

山螢

據說是生活在山中的一種精靈,它們是火的孩子。在白天,它們隱沒在陽光裡,像淚水融進了河流裡那樣難以找尋;而到了晚上,它們會以年輕人的糢樣出現,在林間奔跑,在樹梢歌唱,揀拾野果與樹枝,並借著月光在寬大的樹葉上作畫…在它們出現過的地方,人們總能找到一堆木柴燃燒過後的灰燼,那是火的孩子出現過的證明,因為它們最喜歡將家安在燒得正旺的篝火裡。

食夢花

這種妖怪可不是花,而指的是以「夢花」為食的妖怪,它們長得像喜鵲,叫聲可以使人昏昏欲睡,來去無蹤。而所謂夢花,其實就是人在做夢時,頭頂上自然而然長出的一種花,食夢花這種妖怪便是以偷吃這種花為生的。它們會在深夜時潛入人的臥房,之後將熟睡中的人的頭頂上的那朵花折下來吃掉,而人的夢花一旦被折掉,那無論之前做的是甚麼夢,都會立刻轉變為可怕的噩夢,讓人一夜都不得安寧。

但食夢花有個缺點,就是貪睡,最晚不過淩晨三點,它們就都回巢中睡覺去了,所以如果不想被這種妖怪打擾的話,熬夜就好了,只要熬過三點,就可以放心地去睡了。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