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神系2】瑤池系眾神

瑤池

文:空桑寂

西王母女兒的來源。一是王母統領的長生神系(以青鳥為代表);二是上清派收集民間早夭少女神話,建立譜系。

同樣,王母的其他屬神,

一則仍屬於長生神系青鳥的衍化。先秦時王母的屬神很少被提及,主要是青鳥。在漢代畫像中,逐漸多了青鳥衍化來的羽衣仙女,以表達王母的長生思想。

二則來源於道教上清派內部,本身的一些上清派祖師的神化。

西王母統領的瑤池仙女,

詳細記載首次見於《漢武內傳》。

上清派其他文獻也有提及。以及取材自漢晉時民間盛行的一些神女(包括玄女、上元夫人、七仙女、織女等一系列後來統屬於西王母的神女,其傳說都盛行於漢晉六朝時期)。


「八樂」仙女

《漢武內傳》:

王母乃命侍女王子登彈八琅之璈,又命侍女董雙成吹雲龢之笙,又命侍女石公子擊昆庭之鐘,又命侍女許飛瓊鼓震靈之簧,侍女阮淩華拊五靈之石,侍女範成君擊洞庭之磬,侍女段安香作九天之鈞。於是眾聲澈朗,靈音駭空。又命侍女安法嬰歌元靈之曲。

這是《漢武內傳》裡,演奏八種音樂的瑤池女仙。也是後世神話較多的幾位神女。

王子登:

《真靈位業圖》中又名王上華。

王子登是瑤池仙女中的第一位,其傳說主要見於《漢武內傳》:

忽見一女子,著青衣,美麗非常。帝愕然問之,女對曰:「我墉宮玉女王子登也,向為王母所使,從昆山來……朔曰:「是西王母紫蘭室玉女,常傳使命,往來扶桑,出入靈州,交關常陽,傳言玄都。阿母昔以出配北燭仙人,近又召還,使領命祿,真靈官也。」

她的原型,是上清派祖師太素清虛真人王褒,也稱小有清虛道君。王褒的字,就是子登。

王褒也是《封神演義》裡清虛道德真君的原型。

但《漢武內傳》稱她著青衣,是第一位出場傳話的神女,似乎也融合了青鳥的形象。

以下諸女仙,據王青論著,認為其名字多出自於晉代當時上清派內部道士的名字。

許飛瓊:

許飛瓊是《漢武內傳》中,鼓奏震靈簧的仙女。也是後世最出名的瑤池仙女之一。

《禮記》:女媧作笙簧。

許飛瓊、董雙成,似乎是從女媧笙簧神話,移植到西王母神話裡的。

許飛瓊的傳說,主要見於《太平廣記》:

唐開成初,進士許瀍游河中,忽得大病,不知人事,親友數人。環坐守之,至三日,蹶然而起,取筆大書於壁曰:「曉入瑤臺露氣清,坐中唯有許飛瓊。塵心未盡俗緣在,十裡下山空月明。」書畢複寐。及明日,又驚起,取筆改其第二句曰「天風飛下步虛聲」。書訖,兀然如醉,不複寐矣。良久,漸言曰:「昨夢到瑤臺,有仙女三百餘人,皆處大屋。內一人雲是許飛瓊,遣賦詩。及成,又令改曰:『不欲世間人知有我也。』既畢,甚被賞嘆,令諸仙皆和,曰:『君終至此,且歸。』若有人導引者,遂得回耳。」

她後期與漢水女神合並。古代江、淮、河、漢並稱為中國四大河流,即四瀆。

董雙成:

董雙成是《漢武內傳》中,吹雲和笙的仙女。也是後世最出名的瑤池仙女之一。

《禮記》:女媧作笙簧。

許飛瓊、董雙成,似乎是從女媧笙簧神話,移植到西王母神話裡的。

在《草堂雅集》裡就說,王母親自派董雙成,去學習女媧傳來的笙樂,後歸來昆侖瑤池:

金華仙人周子竒,能吹三十六琯之參差疏音間節,傳自女媧氏,上引浮丘公……昔年,西王母翩翩會瑤池,親遣侍女董雙成學得妙曲,昆丘歸……

董雙成常見於宋代選仙錢神話裡。

選仙錢是一種古代類似現在狼人殺的推理游戲。以東方朔偷桃的神話為背景,董雙成在該故事裡是一個偵探式人物,被王母委派去查是誰偷桃。

該游戲在宋代盛行。因此宋代浙江道觀妙庭觀,又產生董雙成的地方神話,稱她在妙庭觀煉丹成仙。見於 宋 蘇軾《富陽妙庭觀董雙成故宅》。

明代《三言二拍》,則稱她是雪神之一。

清代《女仙外史》,稱她為西池仙女。

阮淩華:

《真靈位業圖》中又名阮絕青。明清通俗文學裡,則稱她為賈陵華。

《漢武內傳》:

阮淩華拊五靈之石,

註:拊,循也。石,如鳴球之類也。

阮淩華的樂器是五靈石,她是王母身邊的四名仙女之一。

在《女仙外史》、《九雲記》、《茯苓仙傳奇》等通俗文學裡,都可見她與女仙們一起駕風火輪,跨海去向王母祝壽。

在詩詞中有時也出現。如:

《透碧霄 泉南拍板》:拍紅牙。十香雙捧婉淩華。六麼偏徹,霓裳中序,羯鼓初撾。
《無題》:天女淩華婉,神人韓子湘。奇緣逢漢浦,宿分阻高唐。交甫曾投佩,雲英可乞漿。屢通薑氏信,總恕阮生狂。

範成君:

《漢武內傳》:

範成君擊洞庭之磬,

範成君的樂器是洞庭磬,也有文本寫成洞陰磬、湘陰磬。或許範成君跟杜蘭香一樣,是與洞庭地區有關的神女。

有描繪她擊磬的唐詩傳世,《範成君擊洞陰磬》:

历历聞金奏,微微下玉京。為祥家諜久,偏識洞陰名。
澹佇人間聽,鏗鏘古曲成。何須百獸舞,自暢九天情。
註目看無見,留心記未精。雲霄如可托,借鶴向層城。

遼墓壁畫《降真圖》裡有描繪她的形象。

段安香:

《漢武內傳》:

段安香作九天之鈞。

段安香演奏九天鈞樂。她是王母身邊的四名仙女之一。

她也是《女仙外史》《九雲記》裡記載的蟠桃會上的女仙真之一。偶見於詩詞中。

安法嬰:

《漢武內傳》:

安法嬰歌元靈之曲。其詞曰:「大象雖寥廓,我把天地戶。披雲沉靈輿,倏忽適下土。空洞成元音,至靈不容冶。太真噓中唱,始知風塵苦。頤神三田中,納精六闕下。遂乘萬龍輴,馳騁眄九野。」
二曲曰:「元圃遏北臺,五城煥嵯峨。啓彼無涯津,泛此織女河。仰上升縧庭,下游月窟阿。顧眄八落外,指招九雲遐。忽已不覺芳,豈寤少與多。撫璈命眾女,詠發感中和。妙暢自然樂,為此玄雲歌。韶盡至韻存,真音辭無邪。」

安法嬰是善於唱歌的仙女。

在《洞真太上神虎隱文》中,她屬於玉清上宮。因為靈寶道君彈璈,因此讓安法嬰等唱合歌揮神之詩,滅精散靈之曲。大抵是消滅鬼魔穢患的歌曲。

石公子:

《漢武內傳》:

石公子擊昆庭之鐘,

石公子是擊昆庭鐘的仙女。無神話傳承。


田四非:

《漢武內傳》:

田四非答歌曰:
晟登太霞宮,挹此八玉蘭。夕入玄元闕,採蕊掇琅玕。濯足匏瓜河,織女立津盤。吐納挹景雲,味之當一餐。紫微何濟濟,璚輪複朱丹。朝發汗漫府,暮宿句陳垣。去去道不同,且如體所安。二儀設猶存,奚疑億萬椿。莫與世人說,行屍言此難。

田四非也是善於唱歌的仙女,《無上祕要》也說她善彈雲鈞之璈。

漢晉時記載有神仙琴高,善彈琴,曾與弟子們說要去捉龍子,後來乘赤鯉成仙。

明代《醒世恆言》將這兩個神話結合。說乘鯉仙人琴高,與彈雲璈的田四非動了凡心,被貶下界為夫婦。琴高轉生後,曾化身為魚受過一番苦難,最後夫婦一起升仙。

郭密香:

《漢武內傳》:

王母乃遣侍女郭密香,與上元夫人相問,

郭密香在後世詩詞裡較多見。似乎常被作為一名與青鳥並列,信使形象的仙女。如:

《鷓鴣天》:瓊珶和,素書裁。西南真待好風來。密香早駕青鸞去,莫遣佳期後約乖。
《游仙辭》: 洞門翠莢暖生煙,微叩瑤扃謁上仙。任誕偏逢方朔過,勝常惟許密香傳。

在《上古祕史》中,郭密香曾奉王母命,傳下寶鏡以制伏光鬼。

李慶孫:

《漢武內傳》:

此元始天王丹房之中所說微言。今敕侍笈玉女李慶孫書錄之, 以相付,子善錄而修焉。」

李慶孫是瑤池的侍笈仙女,負責將口述道經記錄成書。

《上清道寶經》則將她與於若賓,代替安法嬰唱歌,不知為何。

宋靈賓:

《漢武內傳》:

王母又命侍女宋靈賓更取一圖與帝,靈賓探懷中得一卷,盛以雲錦之囊,形書精明,俱如向巾器中者。

無神話傳承。


於若賓:

出自《真靈位業圖》。《上清道寶經》則將她與李慶孫,代替安法嬰唱歌,不知為何。

無神話傳承。

李方明:

出自《真靈位業圖》。不知來历。僅有《墉城集仙錄》:

王母複敕侍女李方明出丹瓊之函,披雲珠之笈,

似乎僅是《集仙錄》為解釋《位業圖》裡無來历的李方明一名,將其補錄。

無神話傳承。

張靈子:

出自《真靈位業圖》。不知來历。僅有《墉城集仙錄》:

王母執《太霄隱書》,命侍女張靈子執交信之盟,

似乎僅是《集仙錄》為解釋《位業圖》裡無來历的張靈子一名,將其補錄。

無神話傳承。


杜蘭香:

杜蘭香是晉代民間很有名的一位洞庭地區的神女。屬於當時的早夭少女的神化。

她在文獻上的記載,最早應該見於晉代曹毗的《杜蘭香傳》

《太平禦覽》引 曹毗《神女杜蘭香傳》:

神女姓杜,字蘭香。自雲家昔在青草湖,風溺,大小盡沒。香時年三歲,西王母接而養之於昆侖之山,於今千歲矣。

故事中杜蘭香家住洞庭青草湖,全家溺死。王母收養了剛剛三歲的杜蘭香。實際應屬於民間希望早夭少女被王母收養的體現。

王母作為主管女性修仙的長生神,當時應有很多早夭少女被王母收養的傳說,構成龐大的瑤池諸神派系。所以後來上清派記載王母女兒有23個之多。

但這一類傳說被完整保存下來的,只有杜蘭香、何參軍女。而何參軍女並未被上清派吸收。

杜蘭香的神話,後來在《墉城集仙錄》定型:

杜蘭香者,不知何許人也。有漁父者於湘江洞庭投綸自給,一日一於洞庭之岸聞兒啼哭聲,四顧無人,惟三歲女子在於岸側。漁父憐而舉之還家,養育十餘歲,天姿奇偉靈顏妹瑩,迨天人也。忽有青童靈人自空玄而下,來集其家,擭女而去,臨升天謂其父曰:我仙女杜蘭香也,有過謫於人問,玄期有限今將去矣。於是淩空而去,自後時亦還家。其後於洞庭包山降張碩家,碩蓋修道者也。蘭香降之三年,授以舉形飛化之道,碩亦得仙。初降時留玉簡、玉唾盂、紅火梡布,以為登真之信焉。又一夕命侍女資黃鱗羽岐絳履玄冠鶴氅之服丹玉佩揮靈劍,以授於碩,曰:此上仙之所服,非洞天之所有也。不知張碩仙官定何班品,傳記未顯,難得詳載也。漁父亦自老益少,往往不食,亦學道江湘間,不知所之矣。

與日本神話的輝夜姬有異曲同工之處。但結局卻不像輝夜姬那樣悲傷,老父親並未悲嘆而死。

吳紫玉:

《水仙花四絕》:瑤池阿母惜幽芳,青鳥東來未許將。小玉雙成都睡去,一枝傳自段安香。
《長恨歌》:金闕西廂叩玉扇,轉教小玉報雙成。
《霓裳羽衣舞歌》:吳妖小玉飛作煙,越豔西施化為土。

《長恨歌》的小玉,白居易在《霓裳羽衣舞歌》也寫到了,並自註:「吳王夫差女小玉。」

「藍田日暖玉生煙」、「紫玉生煙」的傳說,講的就是她。

吳紫玉也跟杜蘭香等一樣,屬於晉代的早夭少女一類的傳說。最早見於《搜神記·紫玉》:

吳王夫差,小女,名曰紫玉,年十八,才貌俱美。童子韓重,年十九,有道術,女悅之,私交信問,許為之妻。
重學於齊、魯之間,臨去,屬其父母使求婚。王怒,不與女,玉結氣死,葬閶門之外……玉跪而言曰:「昔諸生韓重來求玉,大王不許,玉名毀,義絕,自致身亡。重從遠還,聞玉已死,故賫牲幣,詣冢吊唁。感其篤,終輒與相見,因以珠遺之,不為發冢。願勿推治。」
夫人聞之,出而抱之。玉如煙然。

一個著名的暗喻早夭冥婚的傳說,原文不全拷貝。按後來白居易的演繹,紫玉應該也被王母收養了。

萼綠華:

本名羅鬱。首見於上清派文獻《真誥》的記載,或許也是晉代民間的神女:

愕綠華者,自雲是南山人,不知是何山也。女子年可二十,上下青衣,顏色絕整,以升平三年十一月十日夜降。自此往來,一月之中, 輒六過來耳。雲本姓?。贈詩一篇,並致火烷布手巾一枚,金玉條脫各一枚。條脫乃太而異精好。神女語見:君慎勿洩我,洩我則彼此獲罪。訪問此人,雲是九嶷山中得道女羅鬱也。宿命時曾為師母,毒殺乳婦,玄州以先罪未滅,故今謫降於臭濁,以償其過。與權屍解藥,今在湘東山。此女已九百歲矣。

這則傳說裡,羅鬱是九嶷山得道的仙女。她前世曾為了師母,毒死了乳婦,因此被貶下凡間贖罪。之後她來渡化羊權時,送他火烷布等寶物。火烷布是《神異經》中火光獸皮所制。

羊權應該就是上清派第四代宗師許翽,小名玉斧。其父許謐是上清派第三代真師,主持茅山道教。羅鬱因此到茅山訪道,《茅山志》中記載有羅姑洞。

清代《女仙外史》認為萼綠華是瑤池侍書。

清代戲曲《桃園記》,萼綠華與白鶴童子(即闡教南極仙翁的弟子)蟠桃會相逢。二者一見鐘情違反清規,萼綠華被罰灌溉桃園,白鶴童子被罰南海竹林掘筍。後因二者原是500年前有緣,王母和觀音遂讓他們下界轉生成就良緣。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