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故事:怨魄化魘

美女

古時有一人名叫李敬宗,逢災年,地裡顆粒無收,家中無米下炊,便帶著妻子投奔一遠房叔父,想要在其手下尋一份差事養家糊口。

其叔父李翰是京城有名的員外,家財萬貫,很是富有,見姪兒投奔自己,也不吝嗇,設宴款待,而後想要將他們安頓在府中,便問管家可有空閑屋舍,管家面露為難神色,說府中最近招來不少家丁,已經騰不出屋舍,唯有西院房子無人居住。

李翰沉思片刻,點了點頭,要管家將李敬宗夫婦帶到西院住下,李敬宗夫妻兩人跟隨管家來到西院,見院中雜草叢生,無處落腳,好似很久都沒有人來過了,打開屋門,屋中滿是灰塵,牆上布滿了蛛網。

稍做清理後,管家告辭而去,此時天色已晚,李敬宗夫婦遠道而來,舟車勞頓,疲倦不堪,便早早睡下。

時至深夜,李敬宗睡夢中迷迷糊糊聽到一陣聲嚮, 睜眼一看,見妻子起身向門外走去,月光下,妻子雙目緊閉,神情獃怔,行動僵直,走路的姿勢顯得很是怪異,李敬宗見妻子行為舉止很不正常,便尾隨其後,想看看妻子怎麼了。

妻子出了門,徑直來到院東一口井旁,忽的往井中跳去,李敬宗見此,匆忙上前想要拉住妻子,卻只拽住了妻子的一只手,妻子懸於井中,李敬宗用盡全力想要將妻子拉上來,卻只覺得妻子越來越重,越來越重,反倒要將李敬宗拉入井中。

危急之時,忽聽身後有人喊了一聲「敬宗」,李敬宗如夢初醒,這時再看自己手中拉著的哪裡是妻子,而是一根井繩,往身後一看,竟看到妻子滿臉驚恐的望著自己。

「我……我怎麼了?」李敬宗一頭霧水,望著手中的井繩疑惑不解,明明看到的是妻子,怎得一眨眼變成繩子了!妻子反而出現在身後。

「敬宗,我……我見你深夜起身出門,舉止怪異,怕你出事,便跟隨著你,卻見你來到井旁,伏在井岩上拼命拉扯井繩,如魔怔了一般,我怕你墜井,便開口叫你。你莫不是在夢游?」

李敬宗聽後,頓時覺得驚悚不已,原來先前所見的妻子竟是自己在夢中的臆想,自己在夢游,虧得妻子察覺,不然豈不是要墜入井中,命喪黃泉,想到此處,李敬宗不禁陣陣後怕。

回到房中,李敬宗仍心有餘悸,一夜未眠,他總覺得事情有些怪異,自己過去從未有過夢游的經历,為何一搬到此處,便會發生這種怪事?心中已有些警覺。

天亮之後,李敬宗打掃了一下庭院,又將自己所居住的房屋重新清理了一下,發現這房間過去竟是一女子居住,鏡臺上的妝匣裡尚有胭脂水粉,只是不知女主人是誰,清理幹淨後,李敬宗便到府中做事,初來乍到,事情頗多,忙忙碌碌一天便過去了。

轉眼又到夜裡,李敬宗躺在牀上,睡夢中朦朦朧朧又聽到聲嚮,起身一看,見窗外竟有一白衣女子,月光皎潔,那女子容貌在月光下看得一清二楚,長得頗為秀麗, 明眸皓齒,綽約多姿,只見她朝著李敬宗招了招手,李敬宗便朝其走去,竟將昨日詭異經历忘個一幹二淨,只是如魔怔了一樣,一心想要追上那女子。

女子引誘李敬宗向井中走去,快到井邊之時,李敬宗忽聽到有人喚自己名字,清醒過來,那女子隨即消失不見了,轉身又看到妻子,原來妻子經昨日一事,已有所警覺,夜裡聽到動靜,見李敬宗又神情獃怔走出房門,朝著井中走去,心知不好,忙將其喚醒。

李敬宗大駭,心知兩次詭異經历絕非巧合,定有緣由,或那井中有邪祟要害自己性命,待天亮之後,便將此事告訴了李翰,李翰很是吃驚,問及那女子衣著相貌,李敬宗如實描述,李翰聽罷,震驚之下,手中茶盞掉落在地上,摔了個粉碎。

李敬宗口中所描述的女子,竟是李翰的一妾室。因長得貌美,當年頗受寵愛,只是於五年前無端消失,至今下落不明,其所居住的西院也空閑了下來,日久天長,長出雜草,也便荒廢了。

李翰將那女子的來历說出,李敬宗聽後,心道這妾室莫非是死於井中了?自己這兩日所历詭事便是她魂魄作祟?遂將自己心中所想告訴了李翰,李翰當即派人去西院井下搜尋,果真撈出一具骸.骨,據其佩戴的首飾得知,正是那妾室。

李翰當初對這妾室用情頗深,妾室失蹤後,李翰心中甚是想念,常期盼她能再出現,今得知她已死,希翼破滅,悲從中來,傷心不已。

禍不單行,卻說李翰有一夫人,患有驚悸之癥,常於夢中驚醒,最受不得驚嚇,聽聞西院有鬼魅作祟,井中撈出妾室骸.骨後,心中驚恐,竟被嚇癱在地,豎日便一命嗚呼。

後府中有人傳聞,害死妾室的正是夫人,當年她妒忌那妾室受寵,心懷怨恨,便將其推入井中,害其喪命,事後因心中有鬼,惶恐不安,便害上驚悸之癥,每日裡吃齋念佛,以求神佛庇護,哪知因果循環,報應不爽,最後還是因妾室而死。

李翰得知此傳聞後,召集府中人員,訊問得知此番言論是夫人生前的貼身丫鬟最先傳出,審問她為何要如此污衊亡人,那丫鬟大呼冤枉,說無意中曾聽到過夫人在佛堂懺悔,述出此事。

見那丫鬟言之鑿鑿,不似有假,李翰心中已有公斷,嘆息夫人竟做下如此愚事。

幾日後,附近的大廣寺有高僧雲游歸來,李翰與那僧人是好友,便請他來家中為愛妾超度怨.魂,「那妾室生前很是良善,只是不知死後為何會作祟害人。」李翰頗為不解,詢問僧人說道。

「那作祟的並非是老友妾室的鬼魂,而是魘。」僧人已知李翰家中發生的事情,如此說道。

「人皆知有鬼,卻不知有魘,人有魂魄,魂善而魄惡,人死後,魂魄離身,魂入幽冥轉世,魄則消散於天地間,然人若橫死,則必生怨氣,一口怨氣支撐,魄便不會消散,而會化為魘,魘無神志,茫然存於世間,徘徊在死去之地,唯有恨意使然,傷人作祟,魘無形,卻可入人睡夢,幻化出諸般景象,讓人以夢為實,害人性命。」

李翰聽後,詢問可有破解之法,僧人說道:「妾室的怨氣因你夫人而生,亦會因你夫人而散,你夫人已死,怨氣不日便會自行消散,怨氣散去,魘之不存,故無須破解,只要將那妾室的遺骸好生安葬即可。」

李翰向僧人道謝,而後遵照其叮囑將妾室厚葬,李敬宗夫婦仍居住於西院之中,此後果真再未發生過怪事。

來源:蓬萊夜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