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真實的UFO事件貴州空中怪車

貴州空中怪車
作者:薩沙

空中怪車是著名的中國UFO事件之一,也是最有可能被認可的UFO事件。中國UFO三大懸案(河北飛人事件、黑龍江孟兆國事件)都基於當事人主觀講述的經历,只有「空中怪車」有現場可供考證,且有眾多人證。聽薩沙說一說吧。

1994年12月1日淩晨3時20分左右,在貴陽市白雲區都溪林場突然發生了異常事件。林場副場長陳連友和同事蘭德榮在值班。

陳連友回憶:兩點半的時刻狗叫了,狗叫了我們起來了,我和蘭德榮,我們兩個就從這個地方走了一圈,走了一圈回來了,我們就泡了杯茶來喝抽煙,忽然就打雷,打雷應該先下了一點白雨。在這地下撿起來的就像那個黃豆,磨豆腐渣黃豆那麼大,就是小冰雹。我們也沒註意,繼續睡覺。但30分鐘以後,我突然聽到一種轟隆隆的聲音,由遠及近,由小變大,把我驚醒了。就聽到這個像火車那麼大的嚮聲。似乎嚮起來在這門口,是聽到火車聲了,就像火車那樣嚮法。哐!哐!哐!

隨後,陳連發慌忙爬起來,蘭德榮也爬起來,順手還拿起一根鐵棍試圖防身。突然,從窗戶外射來強烈的光線,兩人被射得睜不開眼。

陳連友回憶:我一看那亮光,整個那裡泛白,這整個地亮起來了,屋裡就像把電燈打開那種。亮了一會,光就走了。走的速度不太快,整個天空特別亮。整個這塊地都照亮起來了。

轟轟的巨嚮已經就在屋頂,聲音極大,震耳欲聾。陳連發嚇得半天沒動,直到聲音小了一些,光線也暗了,他才沖出屋子。

根據陳連發描述,他看見了2個巨大的光球:很亮,有點像火球,帶著隆隆的火車巨嚮從天空駛過,方向朝著東北。東北方向,那正是都拉營車輛廠的所在地。

在林場值班的工人,並不止陳連發。相距幾百米,另外一個工人靳富合回憶:一個是黃顏色的,一種帶紅色的,距離不到一公尺,在松林上空高約50公分處飛過,實際高度約20米。光球直徑看上去大約25至30厘米,有70到80厘米的尾巴。

他也看到了光球,聽到了像火車一樣巨大的聲音。

另外一個屋裡,被驚醒的王明英回憶: 反正也不知道是光啊,就是兩個。我也不曉得是甚麼東西,反正就是這樣大兩個。聲音就是火車的聲音,轟啊轟啊的,聽到。

5公裡外的拉營車輛廠值班人員也聽到這個聲音,看到了光球,一樣嚇得不輕。

不過沒多久,火球就消失了。

幾個值班人員卻驚得睡不著,天一亮就出去查看。

看到的場面,讓他們觸目驚心!

陳連發回憶:都溪林場400多畝碗口粗的松樹被攔腰折斷。在一條斷續長約3公裡、寬150米至300米的四片帶狀松樹區域裡,只留下1.5米至2米高的樹樁,並且折斷的樹幹與樹冠大都是由西南到東北倒伏。我以為可能是刮大風了!奇怪的是,有的斷樹之間又有多棵安然無恙,個別幾棵被連根拔起。這些被折斷的樹木直徑大多為20厘米至30厘米,樹木原來高度都在20米左右。我在林場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看到過這種怪事,我立即向上級領導匯報。

拉營車輛廠的場面更是驚人。

值班人員回憶:車輛廠遭到嚴重破壞!廠區棚頂的玻璃鋼瓦被吸走,廠區磚砌圍牆被推倒。地磅房的鋼管柱被切斷或壓彎。

這次不同於其他UFO事件:不但留下了完整的現象,目擊者登記在冊的就高達37人之多。

貴陽媒體《貴陽晚報》很快報道了這件事!他們沒有指出這是UFO,只是說這是一種神祕的「空中怪車」仍然震動全國。

世界各地新聞記者如新加波、香港等都蜂擁而來進行採訪,前後有130多家新聞單位都作了報導。

1994年12月1日,整個貴陽城都沸騰了。這一天起,在貴陽市中心到城北都溪林場的道路上,前去參觀「空中怪車」的貴陽市民絡繹不絕。

都溪事件也引起科學界的高度重視。

貴州省UFO研究會首先組織了貴州天文、氣象、化學、林業、機械等方面的專家進行了實地考察。同時還為此作過放射性測試,撰寫了有關方面的論文。

緊接著,94年12月25日北京六名專家也親臨現場進行了考察。

95年1月18日中國科學院生態研究中心,中國建築材科研究院等單位的12名專家學者又專程赴現場考察。

95年3月22日貴州省12名科學工作者又聯名向貴州省政府提出建議,要求政府組織專家對此事件進行多學科調查研究。

科學研究持續到2010年,並利用了現代化的先進儀器如衞星定位儀測定了被毀的具體位置及面積。對於貴州車輛廠被破壞的重點地方及物件進行了時頻、弱刺及γ射線的測試,對都溪林場實地進行監測分析。

專家們發現,這裡驚人的地方還有很多。

奇怪之一,塑料大棚毫發無傷。

林場修建了塑料大棚,用來培育蘑菇等經濟作物。這個塑料大棚是最脆弱的,一陣大風肯定吹得無影無蹤,此次居然毫發無傷。

相反,塑料大棚傍邊的樹木卻被摧毀。大棚的高度是3米多高,迎風面非常大,因此它這個阻力應該是很大的,很容易被大風掀開。為甚麼兩旁的樹木都被毀了,而唯獨中間的塑料大棚完好無損?

奇怪之二,落葉層沒有受到影嚮。

林場與世隔絕,樹林裡形成厚厚的落葉層。奇怪的是,雖大批松樹被折斷,但地面的落葉層居然沒有被吹動的跡象。這裡的落葉腐殖層有十多公分厚,很厚,都是虛的,一陣大風就能吹走,實際上卻毫無變化。樹

枝倒了,這個腐殖層也是完好無損的。地上複蓋的厚厚的松針落葉平靜整潔,沒有任何風吹、氣流擾動而使松針落葉紊亂的痕跡。

奇怪之三,塑料大棚沒事,落葉層沒事,卻又另外驚人的現象。

讓人感到可怕的是,車輛廠重50噸重的火車車廂,居然位移了20餘米遠。而這個火車所在地勢並不是下坡,還略微有些上坡。事發前這節車皮裝有近50噸的鋼材,加上車體自重20噸,一共重達70多噸,就算用吊車和推車也推不動。更關鍵的是車輪已被鎖死,動一步都不可能。這輛重70噸重的火車移動了幾十米,輕飄飄的塑料大棚和落葉卻沒事。

奇怪之四,雖然大樹被折斷,小樹卻沒事。

如果是大風大雨,應該小樹先被折斷。現在現象恰恰相反。直徑25公分左右的粗大松樹樹幹折斷,小樹枝未見折斷。

奇怪之五,聲音。

很多專家詢問目擊者,是不是把打雷誤當做巨嚮,他們一致表示不是。專家們認為有條穿越都溪林場的鐵路(貴陽鋁廠的物資專用線),天天都有趟列車從這裡駛過。這條鐵路在這裡已經有幾十年了,應該說林場的職工對火車的聲音並不陌生。而鐵道部貴陽車輛廠更是成天與火車打交道,他們不會產生誤聽。

事關重大,政府方面希望科學家能夠用科學解釋這一切,避免出現社會恐慌和迷信思想回潮。

經過長時間研究,科學考察隊提出了兩個推論。

第一,貴州省氣象學會提出的「下擊暴流」說法。

所謂下擊暴流,是指一種雷暴雲中局部性的強下沉氣流,到達地面後會產生一股直線型大風。越接近地面風速會越大,最大地面風力可達十五級。屬於突發性、局地性、小概率、強對流天氣。

2011年5月9日,11級大風突襲新都泰興鎮、木蘭鎮,上萬戶邨民的房屋一夜之間屋頂被刮飛,另有家畜、樹木和農作物不同程度受損。從木蘭鎮到泰興鎮的沿途,農田裡的作物都被吹成了「一邊倒」,不少樹木被攔腰折斷。

根據陳連發等目擊者之前的回憶,巨嚮亮光之前,確實下過雨,也打過雷,似乎符合這種氣象現象。

不過,有些學者並不以為然。理由很簡單,現場同下擊暴流現象有很大不同。

下擊暴流會產生一種大風,猛烈吹到地面。

這種大風吹到地面,樹木倒地的形狀應該是向四周輻射倒地。也就是,有的樹朝這邊倒,有的樹朝那邊倒。

事實上,這裡斷樹的倒向大都是由西南到東北倒伏,也就是絕大多數的斷樹都是像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迎面折斷的,根本不是下擊暴流的現象。

如果是下擊暴流,它首先應該吹斷小樹和塑料大棚,又怎麼可能只吹斷大樹呢?

還有,下擊暴流產生的輻散風必須是打到地面上之後它才會散開,為甚麼沒有吹都是輕飄樹葉的動腐殖層呢?

更況且,即便是下擊爆流,也絕對不可能把重達70噸的火車移動20多米。历史記載最嚴重的下擊爆流,也絕對沒有這麼誇張。諸如2011年新都泰興鎮、木蘭鎮的那次,也不過吹飛了平房的房頂,摧毀了一些農作物而已。

這顯然不符合邏輯,基本是胡說。

第二,氣象學者歐陽自遠提出的陸地龍卷風概念。

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所研究員、中國科學探險協會主席高登義教授同樣認為,「空中怪車」事件是陸龍卷造成的。

陸龍卷是龍卷風的一種。高教授說:「但不管是哪種龍卷風,它都呈漏鬥狀,上大下小,吸引力特別強。當陸龍卷轉動來臨的時候,把大樹吸斷,把屋頂掀飛,甚至把人吸離地面都是可能的,它巨大的旋轉力量也可能推動火車。

2015年6月1日21時26分,「東方之星」客輪遭受龍卷風襲擊,瞬時極大風力達12至13級,持續時間約6分鐘,導致船被推入河底,442人遇難。

另外,龍卷風經過的地方,會出現一些大力扭轉的物體。從林場樹木的斷口來看,的確有一些樹像擰麻花那樣給擰斷的,符合龍卷風的特徵。」

UFO研究協會現任理事王煥良等人仍然認為龍卷風絕不可能,理由也很簡單。

貴州历史上,從沒有過陸地龍卷風的記載。根據貴州氣象局的資料顯示,當時都溪林場並沒有觀測到龍卷風的記錄。在貴州历史上,也沒有出現過陸龍卷現象。貴州地處高原地帶,一般的陸龍卷不會出現在這個地區。既然貴州沒有過龍卷風記載,怎麼會平白無故出現龍卷風呢?

這不符合基本邏輯。

另外,在貴陽「空中怪車」中, 斷樹的倒向大都是由西南到東北倒伏。絕大多數的斷樹,都是像被一股強大的力量迎面折斷的。這就與龍卷風的典型特徵,不相符。龍卷風「漏鬥」狀的小口一般緊貼地面,怎麼能如此精確,將樹從離地一兩米高的地方折斷,而地上厚厚的腐殖層和塑料大棚還能紋風不動呢?

這些都是無法解釋的現象。

還有目擊者聽到的如火車一般的巨大聲音,還有2個存在至少10幾分鐘以上的飛行光球,又如何解釋?

對此,專家的解釋是:從現場觀測和現場儀器檢 測的情況來看,造成這一事件的原因都與氣流有關。附近的人們曾經聽見很大的嚮聲,也是氣流流經建築物時,因流動速度過快而產生的巨嚮。

至於光球,龍卷風會攜帶雷電,而雷電誘發球狀閃電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這個雷電如果打到地面上也就是我們所說的滾地雷。

對於專家的解釋,一些學者也認為是胡扯。球形閃電持續時間比較短,多數是在3至5秒鐘,更長的可能有1分鐘左右的。這麼短的時間裡邊,它的速度又不是很快,它執行的距離是不會太長的。而多個目擊者明確指出,這個光球存在至少10多分鐘時間,還從林場飛到了車輛廠,就絕對不可能是甚麼球形閃電。

球狀閃電的聲音相對比較弱,不可能發出蒸汽火車上坡那麼大的聲嚮,更沒有摧毀400多畝碗口粗的松樹的巨大力量。

如果說這是風聲,幾乎所有人都回憶,這個巨嚮是類似於蒸汽火車載重在近處爬坡時發出的「哐!哐!哐!」的聲音,顯然與龍卷風和下擊暴流的風聲明顯不同。

由此,官方專家的考察陷入死胡同,沒想到的是,更驚人的發現還在後面。

貴州UFO研究會副理事長兼祕書長胡其國等人第一時間趕到現場,他們發現一些更驚人的現象。不過,當時政府的科學考察人員勸告他們不要隨便公開這些東西,以免引起社會恐慌。

沒想到,2006年,《北京科技報》文章《貴州UFO事件終有定論,空中怪車並非外星人所為》肯定這一事件。感到忍無可忍的胡其國,在11年後公布真相,主要有以下幾點。

第一, 神祕的第5塊區域。

官方宣布有4塊區域被大風破壞,實際上卻有第5塊區域存在。這塊區域不同於其他4塊,出現了明顯的燒焦痕跡。

胡其國介紹,第5塊地區有約30畝樹林自1.5米至兩米處向東折斷。從林化廠毀壞大批樹木跨越公路進入尖坡坡上林地邊緣,發現直徑25厘米老樹樁燒焦呈炭狀。樹樁周圍無圍繞樹樁燒火痕跡,且樹樁只有高溫才能炭化。相距不遠,在一棵被折斷的斷樹旁邊,一棵直徑25厘米的松樹南側有兩米高被燒焦。樹根周圍樹皮燒焦呈炭化狀,炭化痕跡明顯是剛燒焦不久的新痕跡,未被雨水沖刷和風化。樹樁四周有一直徑1.2米左右被燒焦的土壤圓形,土壤及土壤中松針燒焦達3厘米厚。

周圍無任何明火燃燒痕跡,燒焦的土壤上散落著枯松針。

第5塊區域存在明顯的異常燒灼痕跡,他認為和可能同UFO有關。但在考察的專家組一行告知他不準報道,借口是以游客趕來免破壞現場。胡其國認為可能隨後就會公開,誰知就此隱瞞了11年之久。

第二, 並不僅僅只有東西受災,還有人。

車輛廠夜巡人員曾經反應,他被卷起數米之高,在空中移動20多米落下。這個人受到很大驚嚇,趴在地上幾十分鐘不能動彈。事後,他發現身體無任何損傷,這是極為不可思議的。

專家組在考察時,故意省略了這個事情。

第三, 奇怪現象不是只出現過一次。

1995年2月,貴州UFO研究會邀請中國UFO協會專家來貴陽調查都溪林場「空中怪車」事件。專家當天晚上就在都拉營車輛廠的招待所,開會討論。會議開到深夜2點多鐘,大家才帶著疲憊的身體回房睡覺。

醒來時,值班民警和招待所服務生議論紛紛,說頭天晚上又有不明飛行物飛過,並且不是一個人看見。這個飛行物不再是球形,而是呈長方形,長度從車輛廠中門到後門高達數百米,厚度約3米左右。

整個飛行物發綠光,無聲、緩慢飛過車輛廠上空。

當夜有值班民警、巡邏民警多人目睹。

專家們聽了既興奮又遺憾,立即就地對此事展開調查,將其列入中國UFO檔案。中國UFO研究會專家組採訪了目擊人並作了錄音攝像。

胡其國說,由於當時省UFO協會專家在場,中國UFO協會專家也在場,他們認為沒有必要再去作相關的宣傳。而且貴州UFO研究會研究目的是科學研究,不在於宣傳炒作,也沒有對外公布。

第四, 更驚人的是,不明飛行物甚至被雷達發現過。

1995年2月9日,中原航空公司737包機從廣州飛貴陽,9點04分到達磊莊110度方向的航路上。飛機在4200米高度,航速800—900公裡。機上先進的美國防相撞報警裝置,閃光報警。機上雷達發現前方1—2海裡,有一不明飛行物同高度攔截飛機。不明飛行物在雷達上為一亮點,起初為菱形,後變為圓形。離飛機近時報警強烈,時而在左前方,時而在右前方。機長大驚,慌忙通知塔臺。塔臺要求空軍打開遠程雷達監視,並報告了民航管運。飛機在躲避不掉不明飛行物後,壓桿降低飛行高度後著陸。

這一事件,在當時被列為我國的航空及軍事機密,一直封存。

過後不久,貴州UFO研究會理事會常務理事、祕書長胡其國和另外兩名專家從學術研究角度,分別走訪了中原航空公司、空軍貴陽分區等單位的值班領導證實了此事。

同時,政府將研究事件作為機密事件嚴格保守。

軍方嚴厲表示,如果公布於世就按照洩露國家機密嚴厲處理。

時任職省民航安全監察處的曹科遠說,飛行本應在磊莊停機40分鐘返回廣州,因飛機被不明飛行物跟蹤,害怕升空後出事,拖延起飛一個多小時。在空軍雷達證實不明飛行物到機場後,離開航路飛到獨山空域(雷達回波為一小黑點)消失。機場決定飛機以最快速度起飛,並升至4200米雲上高度離開。

時任空軍貴陽分區管制中心主任的李明說,廣州空軍、南海空軍、雲南祥雲雷達45團同天也發現不明飛行物。

第五, 林場個別地區出現特別現象。

1995年2月2日,貴州UFO研究會副理事長胡其國、吳汝霖到都拉營貴陽車輛廠,採訪專門從事電力工作的於永波。因為「空中怪車」事件發生後,在於永波等人的身上發生了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1994年11月30日都溪林場「空中怪車」事件發生的第二天,車輛廠有職工發現辦公室的門連鎖耳被拉脫,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圓形燒黑痕跡,直徑約60厘米。後來大家用拖把擦掉了,仍可清楚看見地上有5個半弧形的「龍爪印」,直徑約20厘米。其間還有12個小印跡,印跡平整光滑。

過後不久,於永波在材料庫房「龍爪印」那裡站了20分鐘,下班電鈴嚮時發現手表慢了20分鐘。據於永波描述:「我手表一直走得很準,我懷疑是那『龍爪印』的影嚮。下午又去把手表放在地上4分鐘,手表又慢了4分鐘。」而把手表放在「龍爪印」印外測試,無任何異常。

為了辨明事實真相,貴州UFO研究會專家全面展開調查。

1995年2月底,胡其國再次來到於永波所說的「龍爪印」的地方拍照,停留了2分鐘,下午5點25分乘火車回貴定,車開時發現手表慢了15分鐘,他猜測是受飛碟著陸痕跡的影嚮。

對於這一現象,胡其國覺得很正常,因為它也可以作為「空中怪車」就是飛碟的有力證據。

據胡其國介紹,多年的研究表明,飛碟經過往往會留下強磁場,受磁場幹擾,手表變慢或不走,羅盤失靈等等現象就不難解釋了。

另據證實,現象發生的第3天、第5天、第7天,貴陽電視臺記者陶泉川、周曉茜到都溪林場斷樹區拍攝,貴陽電視臺記者鄒興華和貴陽晚報記者羅萬雄到現場拍照。貴州大學物理系實驗師和貴州科學院新技術所研究員馬瑞安等帶地磁儀去現場測量,結果是攝像機被磁化,金屬片擋住鏡頭。同一相機和膠卷,沖洗膠卷時發現現場拍的被自動曝光,在現場外拍的則有影像;地磁儀也失靈了。

鑒於以上種種匪夷所思的現象,UFO研究者請來了一些科學家,對現場重新進行分析。

由於不是官方學者,不需要承擔必須給予合理科學解釋的責任,科學家們思維就比較開放。

空氣動力學博士陳燕春認為,這或許是軍方的一個祕密實驗飛機。他認為,在都溪林場馬家塘出現的,是解放軍祕密研究的某種大型飛機。

這個兩邊的樹向中間倒,且向前方撲倒,像是飛機經過的影嚮。飛機兩個後面的翼間窩,卷起的渦流造成周圍的植物倒伏現象。推測可能當時是有一個巨大的200米的大型飛機,從這一帶超低空經過,兩個翅膀之間形成渦流。飛機足夠重,飛行高度又合適時,它所產生的渦流就可能使樹木折斷,而樹下的落葉層會不受影嚮。由於飛行器的渦流只產生在兩個翅膀之間,中間部位沒有渦流產生。因此,飛行器底部中間不受影嚮,馬家塘這一帶被毀樹木的中間地帶的油菜地,和一些零星的大棚並未受影嚮。

陳燕春認為,至於巨大的聲音,應該就是巨型飛機的發動機。兩個光球,應該是飛機的飛行指示燈。

這個推論遠比自然現象有道理,也被很多人接受,但仍然有問題。

它不能解釋很多現象。諸如飛機再大,如何能夠通過氣流推動70噸的火車,還能將一個大活人吹飛到幾米高的天上,飛行20多米,更不可能解釋為甚麼地面會有燒焦痕跡。

況且,貴州並沒有甚麼飛機科研機構。正常來說,實驗性飛機不可能在貴州山區實驗,更不可能在夜間做20米的超低空飛行。

即便美軍最先進的飛機,也不敢這麼做,稍有不慎立即就是機毀人亡。

陳燕春的推論雖然很有道理,也不可能是真相。

貴州科學院高級工程師馬瑞安提出,這也許是軍方新式的射流推進器的飛行器,而不是常見飛機。

馬瑞安認為這不是普通飛機,而是一種先進的射流推進器飛機。這種飛機有類似於垂直起降的飛機一樣的推進器,可以通過強大的向下噴射氣流,實現飛機的降落。

馬瑞安推測飛機也是軍方的最新試驗品,可能在飛到林場附近時,突然因為雷雨天氣出現機械故障。飛行員被迫降落,他將射流推進器從水平改為向下,出現了向下巨大的推力。由於地面都是樹林,根本無法下降,飛行員只能連續幾次跳躍改變迫降地點。

結構很優秀,它所產生的氣墊力相當大,它又彈跳起來,進入第二個區域、第三個區域。這樣跳了幾次,然後再往遠處飛。馬瑞安認為根據空氣動力學的原理,在飛機的兩端就會形成像那樣形成的那個渦流,從而就可以對樹木造成破壞,卻仍然不會吹飛塑料大棚和一些小 樹。

向下噴射氣流溫度極高,著陸點樹木出現一些燒灼現象。林場人聽到的巨嚮仍然是飛機發動機的聲音,至於光球還是飛機著陸指示燈。

最終飛機飛到比較開闊的車輛廠,吹飛了屋頂,巨大的推力甚至把70噸的卡車推動幾十米,最終飛機穩定下來,加速升空飛走了。

馬瑞安的推論就更有道理,不過他仍然無法解釋一個現象,就是為甚麼落葉層沒有被吹飛。如果是向下推動的發動機,強大的氣流不可能一點樹葉層也吹不飛,這是無法解釋的。

最後一個,就是太原理工大學力學專家劉鳳君教授的觀點。劉鳳君教授認為這不是已知動力的地球飛行物,就是一個未知動力的飛行物。

劉鳳君認為前面兩個專家分析的很有道理,這個不明飛行物應該有200米長度。它是到林場以後,因為不明原因出現故障,連續在林場五次下降。飛行物產生奇異的動力。但它絕不是推力或者氣流,使得某些大的樹木折斷。它沒有吹動樹葉,更沒有吹斷一些小的樹,也沒有吹動塑料大棚。奇怪的動力,還讓地面出現偶爾燒灼現象。

隨後,它似乎認為車輛廠是一個更好的著陸點,就迅速飛到那裡。在那裡,同樣奇怪的動力,將70噸的火車毫不費力推動20多米,還將一個人舉到幾米高,但又讓平穩落下,沒有受傷。

在自身穩定了以後,這個飛行器突然加速飛走。不知道因為甚麼原因,第二年2月9日它又飛到林場這裡,被更多人發現,還被軍方的雷達偵測。

此次它又留下了一些痕跡。由於是不明動力推動,飛行物留下一些磁場,導致手表出現異常情況。

實際上,空中怪車給事件發生地留下了相當多的後遺癥,遺址部分地區發生了變異現象,出現強磁場,樹木嚴重滯長。同齡松樹已長到10多米,而這一區域的松樹僅長了1米左右。

最大後遺癥是:事件的真相,直到今天還是一個謎!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