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寺

書生裴良赴京趕考,途經一山,行至半山腰,見天色忽然陰沉下來,空中烏雲密布,看樣子將要下雨,這荒山野嶺,並無避雨之處,恐遭雨淋,不禁加快了腳步。

又走了一會,看到前面出現了一座寺廟,很是欣喜,想要到廟中歇息避雨,然近前一看,卻又發覺有些不對勁,那寺廟如被籠罩在一團煙霧中,朦朦朧朧,看不真切,不由心生警戒,猶豫再三,決定避走,繞開寺廟繼續趕路。

離開之時,無意中往廟裡看了一眼,頓時怔住了,只見那廟門口不知何時竟出來一和尚,身披袈裟,手持禪杖,似乎是廟中方丈,正笑眯眯望著裴良,嚇了裴良一跳。

那和尚開口叫住了裴良,說道:「這位施主,天上烏雲遮日,大雨將至,何不到寺中歇息會兒,避過雨去,再走不遲。」

裴良施禮說道:「多謝師傅一番好意,小生有事在身,就不叨擾了。」

那和尚又說道:「施主冒雨前行,若是感染了風寒,危及性命,豈不後悔晚矣,若當真如此,亦是我之罪過,還是進廟來歇息會兒吧!」

那和尚說罷,便走上前來拉拽裴良,盛情難卻,裴良見無法推辭,只得隨和尚進到廟裡。

然剛一進廟,便覺一陣涼意襲來,裴良不禁打了個寒顫,心道此時正值酷夏,卻是不知這寺中為何如此陰冷。

那和尚帶著裴良在寺中前行,寺院極為寬闊,裡面屋舍眾多,少頃,兩人來到一座大殿前,那大殿旁的一隅有個放生池,裡面有七八名和尚正在沐浴洗澡,見有生人來,幾名和尚雙眼直勾勾的盯著裴良,目光很是怪異,看的裴良頗為尷尬。

「此時天上烏雲密布,大雨將至,這群和尚怎得還在此沐浴?」裴良感到有些詫異。

「天氣燥熱難當,施主不如也在這池中沐浴一番,清涼清涼,這池子為寺中放生池,功德無量,可洗去人身上晦氣,施主不妨一試。」身旁的那和尚笑吟吟望著裴良,說道。

裴良卻感覺和尚笑的不懷好意,斷然拒絕。

然那和尚卻仍舊喋喋不休,不停的勸誘裴良,裴良再三婉拒,那和尚見此,竟露出了猙獰的神色,上前將裴良往池中推,池中眾和尚也一哄而上,拉拽裴良,裴良大驚失色,拼命反抗。

這時背上背著的書籠忽然在推搡中掉落下來,一幅字畫自書籠中滾出,那似方丈的和尚見此放開裴良,將字畫撿起,打開一看,見上面字寫得飄逸靈動,飄若浮雲,矯若驚龍,大為驚嘆,便讓眾僧放開裴良,討要一幅墨寶。

裴良驚魂未定,不敢拒絕,期望那和尚得了自己的字畫可以放自己離開,當即自書籠中拿出筆墨來,將宣紙鋪在池前一塊石頭上,揮毫落紙,念及此地為佛門寺廟,便寫了《金剛經》中的一段章節。

頃刻而成,拿與和尚觀看,然那和尚接過紙來一看,卻是大驚失色,臉色變得煞白,將那寫著《金剛經》的紙張拋到地上,捂住眼睛哀嚎,似乎雙目被甚麼灼傷。

其餘眾僧一見那紙張,亦是頭痛欲裂,倒地掙紮,裴良不明所以,不知道發生了何事,此時天上烏雲密布,一道閃電劃過,綻放出燿眼的白光,如日臨空,將昏暗的寺廟照亮,透過那一瞬的白光,裴良卻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在地上掙紮哀嚎的眾僧,在雷光中竟顯現為一具具的白骨,張牙舞爪,群魔亂舞一般,空洞洞的眼眶裡閃著幽光,狠狠盯著裴良,而寺中景象亦非先前所見,而是殘垣斷壁,雜草叢生,破敗不堪,很是荒涼,裴良如墜地獄,被嚇得魂飛魄散,拔腿便跑,身後不停傳來聲嚮,料想應是那群和尚,或者說是妖邪起身追來。

裴良不敢回頭,徑直出了寺門向著山下跑去,此時下起了瓢潑大雨,裴良冒雨前行,一刻不敢停留,也不知走了多久,直至日暮時分,終於下了山,來到山腳下的一處邨子裡。

落宿於一戶良善人家,驚魂未定的裴良將在山上的遭遇講於戶主聽,那戶主聽罷,很是驚訝,說道:「十多年前,此山中確有一座寺廟,只是那寺中眾僧皆是些貪惡之徒,淨做些坑蒙拐騙之事,大肆斂財,敗壞佛門聲譽,尤其是方丈,更是無惡不作,所做惡行,罄竹難書,然他一介惡僧,卻偏偏附庸風雅,愛好字畫,若聽聞誰家有珍貴墨寶,想方設法也要搶來,為此還曾害死過人,真是遭人嗤笑。」

「後來此地發生災荒,以至賊匪橫行,將那寺院洗劫一空,寺中和尚盡數被屠戮,邨人們恨其往日所作所為,故無人替他們收屍,任其暴屍寺中,此後那寺廟再也無人敢進,也便漸漸荒廢了。」

「不成想那些和尚死後尚不知悔改,仍在為非作歹,傷人害命,我須得將此事告知邨人,不能再讓那些惡僧死後所化的邪祟繼續害人了!」

翌日,戶主將邨人召集起來,把裴良的遭遇告知眾人,眾人聽後亦很驚訝,遂決定去那寺廟中看看,裴良隨之前往,眾人進山來到寺廟前,那寺廟經年累月遭風吹雨打,又無人維護,早已是破敗不堪,雜草叢生,與裴良昨日所見截然不同。

裴良隨眾人進到廟裡,見廟門口處有具屍骸,因已死去多年,身上所穿衣物已被風化,但仍能看得出是一件袈裟,應當便是寺中方丈了。又繼續向前行,來到放生池處,往池裡一看,裴良頓時感覺後背發涼,後怕不已,那池中污水腥臭難聞,裡面浸泡著七八具白骨,想必是當年被殺後,遭棄屍於池中。

另外在池中又發現了兩具屍骨,根據所穿衣物判斷,不似和尚,應當是被這寺中邪祟害死的路人,邨人將池中和尚的骸骨撈起,又在寺中找尋一番,將所有僧人的骸骨堆放在一起,放上幹枯的柴草點燃,那些骸骨被燒的噼啪作嚮,散發出陣陣惡臭,經久不散。

而後裴良又幫助邨人將那兩具路人的屍骨埋葬,事畢告辭而去,不久後到達京城參加科考,不日放榜,裴良榜上有名。

來源:蓬萊夜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