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的人體能量場

人體能量場

克裡安與妻子

1939年,前蘇聯技師克裡安(Semyon Kirlian 1900-1980)與妻子範倫緹娜意外發現了一種技術,叫「克裡安照相術(Kirlian Photography)」。這種照相術能夠將人體與物體發出的能量場拍攝下來。攝影過程中,在一個能產生高電壓(15,000-100,000伏特)、低電流、高頻率的設備中,把一個物體,例如一個人的手掌,放在感光乳膠上。 所拍攝的照片,會產生一團光暈圍繞著拍攝物體。其後三十年,克裡安夫婦倆一直潛心研究電子照相術並攜手研發了相關設備。

克裡安當時認為照片上呈現的光暈是由生物能場所造成,而這種技術能捕捉到被攝物的生命能量狀態。當然這種方式所能拍攝出來的只是最基本的能量場,或被稱為「氣場」,也稱為「人體輝光」,生命體還有更高能態的能量場是無法被拍攝到的。

1970年,奧斯特蘭德(Shelia奧斯特倫德)等人寫了《發掘內在的小宇宙:共產世界科學家超感覺能力的實驗記錄》(心靈發現鐵幕)一書,向西方世界介紹了克裡安照相術,克裡安於是成為高電壓電子照相術領域的知名人物,後來更成了這種技術的代名詞。

現代生物光子學的研究表明,人體能夠自發地發出電子和光子,產生肉眼看不見的輝光。科學家把人體發出的電子和光子,視為人體能量的表現。這種自發的輝光很難測量,然而,當人體處於電磁場中,這種電光子的發射會被激發,並且能夠被拍攝下來。這就是克裡安照相術的原理。

最初的克裡安照相術是利用高電壓使物體的放電影像直接感光在相紙上的照相技術。最初的這種克裡安照相術因效果「時靈時不靈」,不被講求「效果恆定」的科學界所接受。因此,俄國量子物理學家科羅特科夫在這基礎上發明了一種穩定的、不受環境影嚮的數位克裡安照相術。1995年,科羅特科夫和他的團隊利用當時最先進的技術,發明出第一個數位克裡安照相術——氣體放電顯像術(GDV, Gas Discharge Visualization)。

康斯坦丁‧科羅特科夫

康斯坦丁‧科羅特科夫(Konstantin Korotkov)是俄國量子物理學家,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技術大學教授,因對人類能量場開創性研究而聞名於世。他在人類靈魂和精神方面進行了25年的研究,在世界領先期刊發表了70餘篇論文,擁有12項生物物理專利。

在前蘇聯時期,科羅特科夫曾致力於等離子物理、空間物理和激光物理學等研究。當時,生物能量學的社交圈很活躍,科羅特科夫在那裡遇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人」,這些人能夠改變人體的能量場。他親眼看到這些人通過發送「思維訊息」,改善了他妻子和朋友的健康狀況。這讓鑽研物理學的科羅特科夫產生了興趣。秉著科學家的探究心和嚴謹態度,他開始查閱各種關於人體能量場的書籍和文獻。

在深入了解後,科羅特科夫認為:「人體能量」這個論題,雖然在短時間內無法被多數人接受,但終有一天會得到科學界的承認。於是,他開始將研究逐漸轉移到人體能量的領域。

科羅特科夫花了幾個月時間,研發出了一種結合尖端光學、數字電視矩陣和強大計算機的機器,他稱之為「氣體放電可視器」。一般情況下,生物體只會流出最微弱脈沖的光子,要靠最敏感的儀器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下才感應得到。若想要拍到這些光子,較好的方法是刺激生物體,使其發出比平常強數百萬倍的光。科羅特科夫的儀器融合了好幾種科技:攝影術、光強度測量、計算機辨識。他的照相機可以照出環繞十根手指的能量場(一次一根),然後透過計算機程序,從照片中推算出環繞生物體的「生物場」的實時影像。據此就可以評估生物體的健康狀況。科羅特科夫寫了5篇有關人類生物能量場的文章,並成功說服蘇聯衞生部關註他的發明對醫療技術、診斷和治療大有用處。

1978年,蘇聯科學院倡導研究基爾利安輝光的試驗,科學家才對這一不同尋常的物理特性有了進一步的了解。原來每個人的周圍都存在一個微弱的電磁場,空氣中的電子進入該磁場之後開始加速,使空氣中的分子離子化。分子照樣也開始釋放出基本上為光譜淺藍色光和紫外線部分的光子。生物能場像是從物體中獲得粒子,然後在氣體放電過程中進一步予以充實,就跟光電倍增器和放射性粒子計數器裡面的情形一糢一樣,其結果是每個人都被一層只屬於他卻又看不見的光環罩著。 人體輝光又稱「體燄」、「靈氣」、「靈光」(Aura),實際上就是人的氣場。人體所發的輝光屬於物光,類似「冷光」,不產生熱量,但對於生命的存在具有重大作用。人可通過人體輝光的顏色、強度,大體來判斷一個人所處的狀態,包括品行的高下、健康與否、情緒和運氣好壞等。

GDV照相術能觀察到人體散發的光子能量,以及人的能量場在不同狀態之下的變化。隨著研究越來越深入,科羅特科夫深刻地感受到,能量研究將對人類社會帶來巨大的益處和啓迪。

科羅特科夫發現:人的精神和情感狀態,能夠對人體的能量場產生影嚮,並且還能影嚮到周邊人的能量場。

通過GDV照相術,可以觀察到人在不同情緒下身體能量場的變化。譬如,當一個人發出積極情緒的時候,比如高興、開玩笑,他的能量場會增強。後來,科羅特科夫在墨西哥參與了一項實驗,測量看喜劇對人的能量場的影嚮。結果顯示,當參與者在看完一出喜劇電影後,所有人的能量場都增強了。

而生氣、妒忌、憎恨這些負面情緒,會使能量場縮小、缺損、甚至消失。更嚴重的是,持有負面情緒的人不僅會削減自身的能量場,還會影嚮其他人的能量場。研究發現,當一個人出現憎恨情緒的時候,他周邊的人能量場會受到很負面的波及。

心靈相通的人,能量場能夠相互融合

兩個相愛的人指尖能量場相互交融

「愛是人類最強烈的情感。」科羅特科夫說。這種感情可以對愛與被愛的兩個人身體產生很大的影嚮。

科羅特科夫通過兩種不同的實驗方法,觀察兩個相愛的人能量場的相互作用。

他讓參與者兩兩一組,分別把各自的手指放在一起。他發現,當兩個人是互相愛慕的關系時,在克裡安照相術下,他們指尖發出的能量場是相互交融的,兩人的能量場延伸出閃電一樣的輝光,連在一起。而若兩個人對對方沒有任何情感,他們的能量場就是隔開的。

人的能量場能夠相互感應

在一次實驗中,研究人員讓參與者坐在座位上,看不到背後,再讓另一個人從他的背後靠近,在這個過程中觀測座位上那個人的能量場反應。結果顯示,當從背後接近的是一名陌生人,多數情況下,座位上的人能量場沒有變化。而當他們的家人、戀人從背後靠近時,他們的能量場會立即增強。

科羅特科夫說,這是人和人之間能量場的相互作用,「我們散發能量場,不只是發出去就完事了,而是通過能量場來觸碰並感知周圍的環境、與環境溝通。」他認為,這是人的「直覺」的一部分。

古時候的人就有感知緊張、危險氛圍的能力,能夠感知到氣候、環境的變化,感知周圍的人。「但現在人的這種能力已經退化了,對於環境已經不像過去人類那麼敏感。」科羅特科夫說,「但我們大腦的潛意識,還是會對周圍的環境作出反應。GDV照相術通過真實的實驗證實了這一點。」

意念能夠「遠程傳輸」

科羅特科夫還做了很多其它的重要實驗,如遠程意念傳輸實驗。他發現,人的意念可以對遠處的人,甚至遠處的感應器產生影嚮。當一個人在一個城市,向另一個城市、甚至世界另一端的感應器發出意念,感應器都能夠接收到,並做出反應。

科羅特科夫說,「這種現象或許只能從量子層面來解釋,並且在現階段只能提出假說。我們已經有了一些想法,但是我們需要更多的實驗來證明產生這種現象的原因。」

現在人認為的「他心通」、「心靈感應」、「思維傳感」等特異功能,其實是人體的本能,在遠古某些時期這些能力是開啓的,只是後來人類被封鎖進最表層的低維空間中,這些能力慢慢休眠、退化了。

被裁掉一部份的葉子,呈現完整糢樣

將一片樹葉剪掉一部分後,用克裡安照相術拍攝出來的是一個完整樹葉的形狀。這種現象令人稱奇。說明樹葉在人們看不見的層面還保留著完整的資訊,散發出完整的能量場。

在醫學上也有這種類似的現象,稱為幻肢現象。很多失去手腳的殘疾人,會出現一種奇怪現象,就是這些人感覺失去的四肢仍舊附著在軀幹上、並和身體的其他部分一起活動,並且還有感覺,能感覺到痛疼等。 醫學上稱之為幻痛、幻肢痛、肢幻覺痛,就是病人在幻肢、幻手或幻指上產生的疼痛感。

人類身體與自然萬物在其它維度中也同時存在著,人類身體高維度中存在的部分也稱為「真體」,經脈、穴位等機制就存在於別外維度真體上的。人的肉體受到損傷,但真體部分沒有受到損傷,所以會顯示出完整的能量場。

搖滾樂和古典樂,能量的巨大反差

科羅特科夫還研究了外界環境和事物對於人體能量的影嚮,包括水、食物、不同材料,還有音樂。

「音樂對人體的影嚮是巨大的。」科羅特科夫說。

2014年,彼得羅夫腫瘤研究所和俄羅斯放射與外科技術研究中心做了一項大型調查研究,對比不同創意型職業人士的平均壽命。該研究調查了來自視覺藝術、音樂、文學和學術領域的4萬9千名代表人物。結果顯示,無論是男性還是女性,平均壽命最低的職業是搖滾音樂家,分別為男性43.6歲,女性37.6歲。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現象?科羅特科夫通過實驗研究不同音樂對於人體的影嚮。他發現,當人聽搖滾音樂的時候,會使人的能量場短暫提升到一個高峰,然後開始不斷下降,跌至低於起始的數值。科羅特科夫說,根據年齡和對音樂的喜愛程度不同,能量在最初提升的時間也有所不同,但無論如何,最終都會不可避免地下降。

相反,古典音樂會對人的能量場產生正面的影嚮,並能夠提升人的健康。科羅特科夫猜測,這可能是因為古典音樂的頻率在某種程度上與人的腦波頻率相合,因此能夠對人體起到正向作用。

能量學研究,在醫學的運用

科羅特科夫把中醫的理念運用到能量研究中。他認為,中國古人發明並流傳幾千年的中醫智慧,是非常有道理的,很多研究都證實了這一點。現如今,越來越多的人身體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和病癥。他們從一科醫生看到另一科醫生,越看「病」越多,藥開了一種又一種,這些不同的藥之間在體內發生沖突,令體內環境不斷惡化。

科羅特科夫決定以中醫的理念為基礎,通過觀察和分析人體能量的變化,找到人體內部真正的問題所在。

他將中醫的「人體經脈」理論運用到GDV照相術中,研制出人體能量的測量、分析系統。針對人體最敏感、且最容易測量的部位——手指,測十個手指發出的光。根據中醫的經脈理念,不同的手指對應身體不同的髒器系統。GDV照相機將手指發出的輝光圖像拍攝下來,轉化為和人體物理特性有關的數據,並通過這些能量數據,來評估人體不同髒器系統的內在能量,以及整體的能量狀態。

在GDV的電子圖像中,健康或平靜的人,能量場很強,且場的周邊很圓潤;情緒激動的人,能量場的周圍會出現火花一樣的尖峰;而當一個人身體出現問題、甚至病癥時,他的能量場就會出現破洞、缺口等異常。不同的能量異常對應著不同的髒器系統,所以能夠反映出問題的源頭所在。

科羅特科夫認為,通過這種觀察方式,可以使人們保持在健康狀態中,及早發現身體的問題,甚至潛在的問題,並針對問題的本質去改善。這就如同中醫的理念,目的在於將身體始終保持在健康的狀態,而不是像西醫那樣出現疾病後再治療。

 

二十世紀末,運用此原理研發而成的「氣場分析儀」問世,它能更真實地捕捉到人體氣場,而有經驗的解說人員亦能根據氣場照片中的顏色與結構,判斷當事人當時的情緒糢式與身體能量高低。(目前網上就有一些地方在賣這種「氣場分析儀」,並教人如何拍攝與解讀人體氣場)後來德國的彼得‧曼戴爾博士(彼得曼德爾)也以此發明了彩光針炙與多種彩光療法。 認為這些特殊的光暈和針灸的經脈穴道有關,並且表示」能量場」能顯示出健康和情緒狀態的變化。

人體發出的生物電磁場能量的大小強弱,可以通過TPB氣體放電視覺顯形暗箱來進行檢測。一個人如果精力充沛且身體健康,他的輝光明亮而又均勻;如果出現生物能障礙或有炎癥,則輝光出現斷口,也不均勻;暗淡而不連貫的輝光便是病癥即將發作的徵兆。

人體的主輝光一般位於頭頂正上方,看上去就像蠟燭的火燄那樣。普通人的輝光都是單色的,最多的有三種顏色,大概是徑直30-50cm那麼大的一個氣場。青壯年體表發光強度比老年人強一倍多。 人體輝光的分布亦有一定的規律。一般情況下,一個人的主輝光區位於頭頂,手指尖的輝光最強,臂、腿和軀幹較弱,上肢發光又往往比下肢強。

 

處於善念狀態的人,頭頂發出的是紅、黃、白色的輝光,而晦暗輝光則為惡念時所發。大部分的男人和一些女人,在腰部的周圍有一圈不潔的紅色輝光。當一個人快要死了的時候,輝光會變得非常弱小、極為黯淡,直至全部消失,此時生命也就完全結束了。

修煉有素的高人,頭頂的輝光五彩斑斕,絢麗奪目,其輝光之強盛,稱得上是光燄無際。出家人的輝光擁有兩種以上的顏色,有一些位高權重的高官或者將軍的體燄是紫色的,而且非常強大,遠超過普通人。控制生育的管理人員的輝光大都是一種強大的黑色輝光。當人喝醉酒之後,指尖光暈會變成蒼白色,同時光圈無力並且向內閃爍著收縮,變得黯淡異常。吸毒上癮、酗酒或患有精神疾病的人,輝光就會脫離與指尖的接觸並且偏離中心,手指上有時出現光暈缺口。

不被科學界接受的能量研究

關於人類意識與能量的研究,早在上個世紀就已經盛行,並不斷有新的發現。然而,這些研究卻一直未被科學界普遍認識和接受。問及原因,科羅特科夫說:「這說來話長。當科學家們已經習慣於某一種觀點和理念的時候,他們就會在這種『已知理念』上進行研究。每當有新的認識時,人們都需要時間去接受。然而,科學是不斷在發展的,我們應該以發展的思維方式去認識自然。」

「雖然這種現象現在依然沒被醫學界普遍接受,但我並不擔心。」科羅特科夫說,「因為這一天正在到來,雖然是一步一步地進展著,但是它正在到來。」

如果承認了這些超科學現象,以及神的存在,就等於判了科學「死刑」,所以無論如何,這些超科學的實驗與現象是永遠得不到科學界承認的。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