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19歲繼承6億遺產,宅家80年不出門,死後留下難以破譯的神祕財富……

胡格特·克拉克

她,全美首富之女,19歲繼承6億遺產

2011年,她在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沒有孩子的陪伴下,孤獨地死於醫院。

她是胡格特·克拉克

圖片

她是世界第一白富美,但生前她曾把自己鎖進房間裡長達80年。

她很神祕,有人戲稱她為21世紀十大未解之謎。關於她的傳說很多,有人說她是瘋女人,有人說她整容失敗,甚至還有人說她是鬼神的化身,見光就會現出原形……

真相直到2011年才被揭開。

這年,104歲的胡格特·克拉克去世,她的管家闖進了她生前的房間,除了發現她留下的300多幅名畫、7把名貴小提琴以及無數的珍珠翡翠之外,還在她的房間裡,發現了1000只法娃……

圖片

按照娃娃留下的線索,人們複原了她的人生。

這時,人們驚訝地發現,一個傳奇女性,竟為了愛與真情,將自己藏了一生。

圖片

她1906出生於法國巴黎,她的父親是威廉·A·克拉克,美國著名的銅礦大王,鍍金時代(Gilded Age)最富有的人之一。

她從小擁有最多的東西,就是愛與金錢。

美國人都很喜歡大家庭,再加上威廉特別有錢,所以他一個有7個孩子,其中年長的5個是前妻所生,她和姐姐則是威廉的第二任妻子所生。

她一共有6個兄弟姐妹,按理說在中國一般都是嫡長子受寵愛,但在威廉家完全相反,威廉是個徹頭徹尾的女兒奴,他特別寵愛自己的兩個女兒。

圖片

因為害怕她去外面玩鬧會傷到身體,他在自己家裡修建了舞廳、游樂場、動物園等場所,還花錢請8個僕人跟隨在她身邊。

圖片

為討她開心,父親威廉為其花錢不計代價。

她4歲時,迷上了洋娃娃,父親知道後,飛往世界各地為胡格特買洋娃娃,中式、西式的娃娃數不勝數,塞滿了她的房間。

圖片

在她生日那天,威廉還找人訂制了一個1:1的等身洋娃娃送給她,她開心地不得了,抱上去深深親了一口。

圖片

6歲那年,她又忽然對小提琴產生了興趣。

她只是想嘗試看看,但威廉得知了這個消息,喜不自勝,立馬花費天價,買下了一把叫做La Pucelle的小提琴送給她。

圖片

不僅父親威廉寵溺她,大她4歲的姐姐安德烈也對她極為寵溺。

在她的童年時期,字典裡從來沒有「孤獨」這兩個字。

姐姐安德烈每天陪伴在身邊,陪著她騎馬、射箭、繪畫、彈琴,哪怕睡覺,兩人也總是形影不離。

圖片

她非常崇拜自己的姐姐。

有一點點情緒,都要跑去跟姐姐訴說,「她是世界上的另一個我,她總能知道如何讓我開心。」

圖片

她就像童話故事裡的公主一樣。

在這麼一個充滿了愛意,又一塵不染的環境中度過了自己的童年。

圖片

彼時她還不知道,所有命運饋贈的禮物,都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圖片

意外在她17歲這年來臨。

這年,她最崇拜的人,她生命中的摯愛,她前半生唯一的朋友,也是她的姐妹安德烈患上了腦膜炎,因搶救無效逝世。

她沒辦法接受這個事實,她覺得這是上天給她開的一場玩笑,因此執意抱著姐姐的屍體,獃坐了一個小時。

圖片

姐姐安德烈

她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但比她更為悲痛的是父親威廉,愛女過世,他迅速病倒,2年後,隨之撒手人寰。

如果說姐姐的離開讓她一蹶不振,那父親的離開就徹底地摧毀了她。

為了療傷,她把自己封閉了起來,除了上課,她都躲在房間裡和洋娃娃對話。

圖片

父親離世,雖然是一個極大的噩耗,但龐大的遺產需要繼承。

19歲的她也不得不強撐精神,打理父親分給她的6億美元(相當於今天的36億美元)的巨額遺產。

她的商業能力和投資天賦極好,接連投資了康涅狄格州、加州等地的豪宅別墅,很快資產就不斷增長,爆棚的資產讓她不得不多次前往銀行辦理相關業務。

圖片

這時候,有一個叫做威廉·高爾的銀行櫃員,註意到了她。

彼時,威廉·高爾因為貧窮,不得不多份工來維持生計,他的父親和母親也都受夠了貧窮,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在銀行找一個有錢的女人來改善全家的經濟狀況。

威廉·高爾正發愁找不到有錢女人,就遇到了她,經過他的調查,她發現胡格特是一個手持億萬資產、內心卻非常孤獨的女富豪。

圖片

知道這些,威廉·高爾欣喜若狂。

他先化身為善解人意的銀行櫃員,對她噓寒問暖,不出所料,她冷漠地如同一座冰川。

但他並不在乎,隨後加大火力,假裝不經意地與胡格特偶遇,並用自己捏造的悲慘經历換取她的同情,用溫暖的言語攻陷她,逐漸地打開了她的心扉。

圖片

很快,她就愛上了高爾,還當眾宣布要嫁給他。

她億萬資產,威廉·高爾卻只是每周領取30美元薪水的銀行小職員,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自然遭到了母親的反對。

但那時候沉浸在愛意中的她,完全聽不進去任何規勸,義無反顧地下嫁了高爾。

結婚那天,她穿著一身白紗,在她背後,是姐姐安德烈和父親威廉的照片。她面對著父親,輕聲說,你們放心吧,我找到了那個像你們一樣愛我的人。

處在幸福巔峰的她完全不知,此時的她,已經是一個養肥了待宰的羔羊。

圖片

圖片

婚後不到三個月,高爾暴露了他的本性,他不再寵愛她,也不再噓寒問暖。

他染上了吃喝嫖賭的毛病,動不動就問她要錢去喝酒、賭博;他拿著她的錢為自己購買名車名表,在深夜的巴黎到處花天酒地。

最過分的一次,還把兩名應召女郎叫來家裡與自己過夜。

圖片

受到如此奇恥大辱,她幡然醒悟,主動提出離婚,但誰知這正合了高爾的心意。

離婚可以,但高爾索要一筆巨額離婚補償費,為盡快得到這筆錢,他專門辭去了工作,每天糾纏她。

她忍受不了高爾的糾纏,最終給了他一大筆錢成功從婚姻中脫身。

圖片

這段婚姻,扒了她半身皮,經此一役,她對感情徹底失望,決定把自己藏起來,獨自度過餘生。

為此,她獨自住進了紐約第五大道的豪宅,80年裡誰也不見。

圖片

圖片

人人都好奇,躲在房間80年不無聊嗎?但當她生前的房間被曝光後,人們才發現,她活得很充實。

雖然她不上班,但她絕不是沒事幹。

她熱愛音樂,家裡大提琴、小提琴、鋼琴等各種樂器應有盡有,光是名貴的小提琴就有7把。

圖片

她熱愛繪畫,不僅有收藏的莫奈、畢加索、梵高等人的名畫,還會自己畫畫。

繪畫上,尤其鐘愛日本的櫻花與藝妓。

圖片

她自己還畫了很多自己的自畫像。

圖片

圖片

她熱愛收藏,中世紀的皇室器皿,陶瓷、陶藝等塞滿了客廳。

不過最讓人驚奇的,還是她房間裡的1000個娃娃。

娃娃,不會死亡,不會背叛,她陪伴著胡格特,直到死亡。

圖片

一部分娃娃是胡格特托人購買的。

圖片

另一部分是委托人從拍賣會上購買的。

很長一段時間,娃娃拍賣會上,她都是個神祕的傳奇女人,因為她競拍價毫無上限,只要是她看上的娃娃,加價十倍她也要購買。

不過這些娃娃同時具有收藏價值,下圖是1993年,86歲的她花費近3萬美元,購買的19世紀的法娃,現在身價翻了三四倍。

圖片

這只是她最喜歡的娃娃,小時候就抱著,陪伴了她將近百年。

圖片

她對娃娃非常珍視,它們的包裝和紙盒都沒有丟掉,原廠配備的一切都原封不動地保留了下來。

圖片

現在價值113500美元

娃娃的種類也很多,除了法娃,還有中式娃娃、日式娃娃等。

圖片

還有一些是帶八音盒裝置的音樂娃娃。

圖片

旋轉發條之後,會有動作和音樂聲。

不少娃衣,是委托時裝大師Dior訂制的,兩人寫信來商討娃衣細節。

圖片

她會每天跟自己的娃娃說話,還會清洗娃衣,而這是一個巨大的工程。

圖片

圖片

圖片

晚年照顧她的Delia說:

「她非常孤獨,她最真實的伴侶永遠是她的娃娃們。」

圖片

▲ 這是胡格特公開露面的最後一張照片

不僅如此,就算足不出戶,她的房產卻遍布世界各地,鄉邨、山區、海濱等度假勝地,都是她的投資項目。

圖片

1963年,她的母親去世了,她曾短暫地離開這裡,母親去世前,對她非常擔憂,希望她可以再找一個伴侶,並生育一個孩子,但被她拒絕了。

母親去世後,她決意再不出門。

她的姪子後來回憶說:

「當她的母親去世後,對她而言一切都終止了,她只想和家人團聚,她不想再擁有任何美麗的東西。」

圖片

雖然很有錢,但她對錢不感興趣。

她擁有三棟豪宅,其中一處位於聖芭芭拉莊園,因為這裡藏有一家人的回憶,她每年都會請人把莊園打掃幹淨,「看上去就像是主人剛剛離開一樣。」但她從未回去住過,她只是希望可以制造出一家人都還活著的假象。

圖片

2011年,距離她105歲生日只有兩個星期的時候,她在睡夢中再也沒有醒來。

她死亡的時候,身邊沒有任何人,只有一個從她4歲時候,就陪伴在身邊的娃娃。

圖片

根據她的遺囑,4億美元中的75%都捐贈慈善事業,另外大部分贈予了晚年照顧她的護士Hadassah Peri。

另外,價值一億多萬美元莊園贈予社會,成立了藝術博物館,還贈給科克倫博物館一幅價值連城的克勞德· 莫奈的名畫《睡蓮》。

圖片

她生前的私人物品被公開拍賣,她的姪子買回了她父親的公文包和她使用過的調色板。

圖片

對其他的親戚來說,這個調色板,是胡格特來過這世上的唯一證據。

圖片

晚年的胡格特,雖然依舊是個富豪,但實際上對於金錢已經非常厭惡。她說,「財富是幸福快樂的威脅,我並不想擁有。」

在她大半輩子的時光裡,她沒有家人、沒有愛人、沒有孩子、沒有朋友,有的只是金錢。

盡管人人豔羨,但如果時光重來一遍,她寧願不要那6億美元,比起有錢,她更想回到童年:

姐姐和父親站在身邊,她的手裡抱著娃娃。

圖片

時光就這麼平靜地慢慢流淌,她們三個註定有著健康卻平庸的一生,平庸到不足以書寫。

這是她生前唯一的願望。

但即便如此,命運也將其殘忍地剝奪。

看完胡格特的故事,我感慨良多。我突然想,如果穿越回過去,我變成了胡格特呢,如果我擁有改寫历史的權力,我該如何選擇。

如果是你呢?

給你6億美元,外加一個豪宅,你願意躲在一個房間裡80年不出門嗎?如果你願意,再加一個要求,餘生不能和家人見面,你還願意嗎?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