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兇宅太多,連首相都要搬進鬼屋了

日本首相官邸

大城市的兇宅經濟學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已經上臺兩個月了,最近,他的一項決定又引起了大眾的註意——他考慮盡快搬入日本首相公邸。

為了讓首相更好的工作,日本政府為历任首相準備了官邸(辦公場所)與公邸(居住場所)。首相搬進首相公邸,聽起來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為啥這事兒引起了關註呢?

原因無他,因為這座公邸——它鬧鬼呀。

鬧鬼的日本首相公邸

日本首相公邸建於1929年,建成不久後,公邸裡就發生了兩次流血事件:1932年時任日本首相犬養毅在公邸裡被刺殺;1936年首相岡田啓介遭遇刺殺,刺客全數葬身於此,首相的祕書、大藏大臣等多名官員也遭殺害。

由於積攢了太多血腥历史,數十年來,公邸「冤魂不散」,關於鬧鬼的傳聞一直沒有斷過:

「打開浴室水龍頭竟然流出了鮮血」

「深夜會聽到軍人走路的腳步聲」

「夜深人靜時能看到穿著軍裝的幽靈」

說著這些傳聞的不是別人,正是入住公邸的历任日本首相及其家人們。

1993年,當時的首相細川護熙為了在公邸內驅邪,居然在居住空間內上香,而據前首相羽田孜的妻子在自己書中的介紹,說自己和丈夫曾經在公邸內得過重感冒,並經历過類似「鬼壓牀」的胸悶感,他們還請過靈媒,被告知在庭院內有「軍人的影子」「幽靈」,並以撒鹽的方式「驅魔」。

這樣的新聞當然逃不過日本周刊八卦媒體的關註。《周刊新潮》曾報道過,第75任首相宇野宗佑向他們透露,浴室水龍頭打開後流出了鮮血;首相鳩山由紀夫的夫人更是直接了當表示她曾在公邸裡見過鬼;第85任首相森喜朗(就是在東京奧運會期間因歧視女性而遭抵制的那位)見鬼最多,據說他在公邸裡多次聽到厚重軍靴一步一步走到臥室及門把被扳動的聲音,首相大著膽子開門後發現,門前空無一人——但耳邊還能聽到有人遝遝跑走的聲音。

這座賴特風的公邸別墅建築讓森喜朗內心陰影不小,他後來叮囑小泉純一郎要為公邸進行「驅魔」,小泉後來還說「自己很想見一下這位幽靈」。即便在小泉上任之後,公邸做了日本历史上最大規糢的建築挪移和改建,兇宅的帽子始終沒有被消除。

各種各樣的陰間傳聞讓日本首相們對這座公邸敬謝不敏,即使有不信邪的政治家堅持住進公邸裡,也會發現,這座屋子不僅靈異,還有些費首相:前首相野田佳彥住進去沒幾天就撞傷了右眼;小淵惠三首相在決定改造公邸後沒多久,突發腦溢血死了。

小淵惠三

生命誠可貴,政治生命價更高。讓政治家們更忌諱的是公邸的另一個傳言:「入住公邸會導致政權短命」。一些住進公邸的首相都成了「短命首相」,從2000年至今住過首相公邸的8位日本首相中,有7位首相都是在任職一年左右就被迫下臺。

一些對比更能凸顯出公邸的玄學:我們熟悉的安倍晉三,在2006年第一次上任日本首相時搬進了公邸,結果不到一年因為生病匆匆下臺。嘴硬的安倍雖然表示住著挺好,但下次堅決不住了。2012年安倍二度拜相後,以身體原因為由住在家中,這一次他的官當了七年多,成了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但在這段時間裡,日本媒體屢次將空無一人的公邸搬上政治版面的頭條,試圖施加壓力讓安倍再次搬進去,但都沒有成功。

關於公邸鬧鬼的事,還一度在2013年後被寫入日本內閣決議,以此來避開媒體的窮追猛打。

公邸內的和室空間

今年,只當了一年首相的菅義偉也沒有搬進公邸,依然和安倍一樣住在了國會議員宿舍。有記者問他,在公邸內有沒有感覺到鬼魂出沒,他開玩笑說,有人提起來,確實有這種感覺。當在野黨議員質問他為甚麼當上首相也沒有搬進去時,他辯稱:「從現在住的地方去辦公地,非常近,沒有必要搬進公邸。」但私下裡有媒體報道稱菅義偉對這一都市傳說非常迷信,採取的態度也是能不搬就不搬。

在岸田文雄之前,首相公邸已經空置了九年多,但此次他考慮入住,並不是因為他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也不是因為他身正不怕影子斜,而是岸田不想打自己的臉。

岸田和兩個兒子

另外,有媒體推測岸田文雄選擇搬家的另一項原因是其居住的議員宿舍過於狹窄,經濟適用房一般的容量,讓一家五口人住起來不太舒服。岸田的妻子因為工作住在廣島,三個兒子有兩個還跟他住在一起,他下班還要洗碗做家務,妻子也告訴媒體,等搬進公邸後,想為丈夫和兒子們親手做飯,所以身為首相忙碌公務之外,可能更大的公邸更適合他。

岸田文雄:「每頓飯自己能做的只能是洗碗」

首相府邸即使空置依然要花錢修繕維護。據數據,2020年日本政府就花了1.6億日元維護公邸。這就引起了許多不滿——又沒人住,這純純是在浪費國民的稅金哇;而岸田文雄在經濟方面主打的政策是盡力縮小貧富差距,為了實踐這一點,本人也要身體力行,發揮首相公邸的作用當然成了合情合理的事。

當然,沒住進去之前一切都不算數,也有知情人士表示岸田此舉是在作秀。岸田究竟能不能住進首相公邸,又能在裡面住多久,我們和公邸一起拭目以待。

有人避開兇宅,

有人則擁抱兇宅

日本首相對兇宅唯唯諾諾,民間的年輕人們倒是重拳出擊——相比普通住宅,價格低廉的兇宅反而更受他們歡迎。

正如那句話所說:窮都不怕,還怕鬼嗎?在日本,每年都有數萬自殺者,而大部分自殺者都選擇了在家中自殺;另一方面,我們曾說過的日本老齡化造成的孤獨死事件,也造成了大量「兇宅」。

為了防止不知情群眾誤住兇宅,一位名叫大島照的人創建了較為知名的事故屋公告網站「大島てる (大島Teru)」,專門記錄了各地的兇宅,包括死亡事件、死亡事件、屍體情況都能詳細看到,幫助大家在找房時有的放矢,忌諱的人可以避開。

網站上,黃色火燄代表了兇宅位置,一眼看去,幾乎整個日本都被黃色火燄覆蓋了。隨著事故屋越來越多、房價越來越高,事情也有了微妙的變化。囊中羞澀的日本年輕人們發現,阿飄甚麼的是沒見到,但和市面上的房屋價格相比,兇宅的租金與售價可是肉眼可見便宜了一小半甚至一半。

一些房產經紀看中了其中的市場潛力,專門做起了事故屋的生意。他們會專門租售事故屋,對顧客詳細說明兇宅的成因,並親切告知他們上任房主死在那裡是怎麼死的,比如「有人孤獨去世」、「自殺」、「火災」,成為兇宅原因不同,租金打折度也不同,總之命案越慘,越讓人身心不適,折扣就越高。

市場之火熱甚至還催生出了一種「成佛不動產」中介公司。顧名思義,中介會在真正售賣兇宅之前,先操作轉賣一次,如有需要還能安排人在入住之前,先住上幾天,「洗清一些怨氣」,當房子再次轉手的時候就可以看做被超度了,這時候買家再購買也不會有太大的心理壓力。

「成佛不動產」網站的特種清掃宣傳頁面

目前兇宅的主要客戶仍然是不怕鬼的年輕人,也有因其他原因入住的。比如一位住進了神奈川9屍命案兇宅的男子,就表示:不僅超便宜,環境還很清幽呢。

但是也並沒有那麼完美啦……一位兇宅經理人Akira表示,即使經過處理,事故屋也很難恢複成原樣,雖然不影嚮居住,但屍體的氣味、屍液造成的痕跡都會長久留在屋子中,和下一任住客久久相伴。

兇宅生意火熱,

催生新職業

不止是日本,在房價昂貴的超一線城市,買賣兇宅幾乎是不可逆的趨勢。

在我國香港,一位號稱「香港兇宅大王」的經紀人伍冠流靠著倒賣兇宅大賺五千萬。品一品伊的名言:沒樓住慘過見鬼。那些從他手中買了房子的顧客,全都在為自己能入住宅屋而開心,香港的房價大家是知道的,許多人終其一生都只能住在5平米的房子裡——與其住在棺材房裡,兇宅甚麼的?who cares!

當然,在投資兇宅時,他也有自己的選擇標準,並且會在購入後進行大改造,清理兇宅、調整風水、重新裝修,最後再按市場價的四折到七折售賣。

和日本、中國香港一樣,隨著房價的水漲船高,兇宅也逐漸也在內地一線城市交易起來。

去年,上海一套兇宅一經掛牌立刻受到了購房者的熱捧,就因為這套在徐匯區核心地段的房源,總價比正常市場價低了250萬左右。

2019年,上海市中心的一套房屋被一位特級老教師租下做家教,因其失手誤殺了學生後自己也自殺了,成為魔都有名的兇宅。2020年,這套房子掛牌銷售,僅僅9個小時後就以680萬的價格成交。

2011年南京一套發生過殺人碎屍案的別墅,在2018年拍賣後也受到了熱烈追捧。最後經138輪競拍後,以起拍價的180%拍賣成功——即使如此,這個價格也才是周遭的一半。

國內對於兇宅的忌諱要更多一些,在我們的傳統認知中,房子裡發生過命案,說明這裡風水不好,兇宅還會影嚮人的精神狀態、家庭幸福、生命安全等等。為了銷售兇宅,一種兇宅試睡的新生意也隨之而生:

大家夥不是擔心住在這個房子裡會出現啥事麼?那就幹脆先請一些人來試住一段時間,試睡員們啥也不用做,只要直播自己住在兇宅裡的日常,就能收獲不菲的收入,如今市場上試睡員一天的工資在1千元到2000元左右,宅子越「兇」,報酬越高。這種新興職業也吸引了一大波人,畢竟這可是真正的躺著賺錢。

一些房產中介機構構建了兇宅資料,據說一線城市存有千套以上。在閑魚等社交網站,搜尋「兇宅」也能看到一些低價房源,大多以跌宕起伏的狗血故事吸引人眼球。

但房產中介表示,這些基本都是假房源,真正的兇宅大多數是不會流傳到市場上的,不是因為社會忌諱,而是因為價格低廉太受歡迎,根本不需要吆喝就能迅速出手。換句話說,即使做好了心理建設,想撿兇宅的便宜,也還輪不到你。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ELLEMEN睿士(ID:ellemen_china),作者:tt,Jonas,編輯:Sebastian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