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最詭異滅門懸案!現場留大量線索,20 年依然找不到真兇

日本滅門懸案

2000 年的最後一天,居住在東京世田穀區的一位母親,推開了隔壁女兒一家的門。

一家人住的是二層獨棟小樓,由兩個獨立的房屋連接而成。女兒泰子和丈夫、孩子們住在一起,這位母親和另一個女兒,泰子的妹妹一家住在一起。

女兒泰子是補習班的老師,女婿則是有自己的設計工作室,兩人育有一對孩子。 

對一大家子來說,這本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清晨。

這天上午 10 點 55 分,這位母親開始疑惑,為甚麼一家四口如此安靜,按照往常,這個時間她已經能聽到孩子們歡快的叫喊聲。 

察覺到事情有甚麼不對,她推開隔壁女兒一家的門,眼前的一幕卻宛如地獄。

一家四口倒在血泊之中早已死去多時,屍體的樣子慘不忍睹 …

警笛聲打破了周圍的平靜,新年來臨之時一家四口慘遭滅門,消息迅速擴散了出去。 

勘探現場情況的警察也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一家之主,44 歲的宮澤幹男倒在一樓,頭部和大腿都有刀砍的痕跡。6 歲的男孩死在二樓臥室,從傷口上來看是被活活勒死的。

更可怕的是 41 歲的泰子和 8 歲的女兒,兩人頭部和臉部被瘋狂劈砍,泰子的面容幾乎已經辨認不出。泰子的屍體被衣櫃中翻出的大量衣服掩埋,小女孩的身邊遍布沾滿血的紙巾。

在摸清現場情況後,負責調查的警察們還發現,犯人似乎在現場留下了大量 ” 證據 “。 

帽子、衣服、手帕,甚至是兇器,都被留在了案發現場。掌握如此多的物證後,警方一度對快速破案充滿信心。

但與此同時,這些故意遺留下的證據卻充滿詭異。

犯人把自己作案時穿著的所有衣物都整齊地折曡好,然後放在了二樓的房間,就好像是故意留下了這些證據,誘導警方的調查。 

而隨後發現的一些疑點,更是讓人心生寒意。

根據屍檢,一家人死於深夜 11 點 30 分,但在命案發生後的淩晨 1 點 18 分,及上午 10 點 5 分,家中電腦有兩次 5 分鐘左右的使用記錄,滑鼠上留下了犯人的指紋。 

案發現場,有兩個冰淇淋的容器分別丟棄在浴室和起居室,還有兩個則裝在紙袋內,被丟棄在一樓的電腦旁。

綜合種種痕跡,警方給出了犯人大致的作案經過: 

犯人先從 2 樓闖入,用手將男孩活活勒死。在男主人察覺到異樣後,犯人使用自備的生魚片刀將其殺害。

因為下手狠毒,自帶的刀具受損,犯人後來使用廚房的菜刀繼續行兇。

犯人自備的生魚片刀樣式 

從母女兩人身上的傷痕來看,犯人先是用自帶刀具襲擊兩人,後又離開尋找菜刀。可能是在做出多次攻擊後停頓,之後發現正在求生的母女後再度攻擊她們,導致二人死亡。

殺人後,犯人並沒有立刻離開現場,現場證據表明犯人一度從冰箱拿出麥茶、哈密瓜、四個冰淇淋,慢慢享用。

上午 10 點 5 分的電腦使用記錄是調查中最費解的點,如果犯人上午 10 點時依然在使用電腦,說明他在案發現場逗留了 10 小時之久,或是在離開後又於上午返回現場。

遺憾的是,這兩個推論都沒有找到足夠的證據支撐。 

犯人留下的 ” 衣物證據 ” 更是疑點重重,根據調查,所有衣物都是主流品牌在全日本範圍內發售的商品,追蹤這些商品的發售、購買渠道,無疑是大海撈針。

那如果從殺人動機入手呢?排查一家人的人際關系後,警方並沒有找到明顯的仇殺線索。

雖然犯人手法狠毒,對母女二人瘋狂砍殺,但依然沒法找到合理的仇殺動機。

如果是劫財呢?警方發現,妻子經營補習班的收入約 15 萬日元現金不翼而飛,同時失蹤的還有幾張賀年卡和一件運動服。

犯人入戶足跡示意 

但受害人的錢包、存折及金融卡等物品卻仍然保持原好。

更詭異的是,存放卡類的地方有被犯人搜尋過的痕跡,但在搜尋完之後,犯人卻一張卡都沒有帶走。

如果策劃如此周全,下手如此狠毒,僅僅是為了入室搜刮現金,事情依然說不過去。

殘忍殺害一家四口,淡定吃瓜上網,留下自己身上帶血的衣物後揚長而去。

令人發指的犯罪行為,進一步加強了日本警方誓要破案的決心。

他們提取了犯人留在現場的指紋,綜合衣物等線索快速勾勒出犯人的形象:15~35 歲,170 左右,A 型血,犯案時手部受傷。

在事件經報道廣為人知後,警方當時收集到了各種疑似目擊情報,但沒有真正能一錘定音的線索。 

因為日本沒有建立全民指紋資料庫,只是對有犯罪前科的人進行過指紋採集,在對比前科犯人發現沒有一致的指紋後,通過指紋尋找犯人的計劃也走入死胡同。

雖然犯人在現場留下的證據繁多,但警方卻始終不能鎖定犯人。

所有線索都擺在眼前,離真相似乎只有一步之遙。

但這一步,邁了 20 多年。 

從 2001 年到今天,這樁發生在世田穀的滅門慘案一直被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分析、探討。

它成為日本史上懸賞金額最高的案件,也成為籠罩世田穀區 20 年的陰影懸案。

因為輿論熱度居高不下,日本警方對此也相當重視,直至 2017 年,案件所屬轄區的警察署,仍然設有由約 50 名警察所組成的專案小組。 

後續警方又更新了很多線索,比如討論熱度最高的 ” 犯人行兇後在案發現場待了 10 小時 “,因為上午 10 點多電腦依然存在使用記錄,犯人被描繪為冷血、變態、反人類的存在。

但在 2014 年末,日本警方已經表示,案發翌日早上約 10 時左右的使用記錄,可能是因為電腦故障導致。 

由此,基本可以鎖定,犯人是在第一次使用電腦的記錄時間(31 日上午 1 時 18 分)至清晨日出前逃走,而不是在現場一直待了 10 小時。

DNA 技術也給出了更詳細的判斷:犯人的父親及其祖先具有亞洲人的血統,而母親及其祖先則具有歐洲(南歐)人血統。 

日本警方從上述鑒定結果判斷,犯人可能為 ” 帶有亞洲血統的外國人 ” 或 ” 混血的日本人 “。

但無論這些證據如何縮小範圍,缺少關鍵的線索,事到如今能找到犯人的可能性,也已經微乎其微了 …

而據日媒報道,上個月,新的線索又浮出水面。

曾在世田穀經營燒肉店的一位老板透露,9 月時,負責這樁案件的警察們曾經找到自己,詢問當年的一些情況。

當年,這位老板曾經邀請在店內打工的某男 H 到家裡喝酒,而在宮澤一家遭殺害前後,老板家裡就被闖入,財物慘遭洗劫。 

最重要的是,2001 年元旦時,有客人目擊 H 男上班時手上纏著繃帶,懷疑對方和命案有關。

這些都是當年調查過的線索的一部分,日媒分析,隔了這麼多年警察進一步探索,可能是有了關於這位 “H” 的新線索。

當然,具體調查進度如何,懸案有沒有偵破的可能,已經不是我們能夠預測的範圍了。

3 年前,有媒體採訪了受害者泰子的姐姐。 

當時她和母親一起住在一家人的隔壁,兇案發生後,整個大家庭的命運軌跡都被改寫。

” 想著妹妹一家四口是不是還在睡懶覺呢,媽媽出門去叫他們來吃飯,卻成了案發現場的第一目擊者。”

一家人從身心崩潰的邊緣勉強恢複,但時至今日,泰子的姐姐依然沒能等到殺害妹妹一家的犯人被逮捕的消息。 

(泰子的母親,案發現場的第一目擊者) 

這是遇害者家人一生都無法修複的傷痕,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們依然能感受到那份沉重。

” 我只希望,妹妹一家四口幸福生活過的痕跡,能永遠留在我的心裡。”

來源:英國報姐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