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謎!霍普金斯維爾的妖精

霍普金斯維爾的妖精

事件背景:

凱利-霍普金斯維爾的妖精(Kelly-Hopkinsville Goblins)是源於上個世紀的著名案例,其起源於肯塔基州克裡斯蒂安縣(Christian County)霍普金斯威爾鎮(Town of Hopkinsville)鄰近地區的鄉邨荒野,這裡僅住著薩頓家族(Sutton family)一家九口(分別是女主人Glennie Lankford、她的三個孩子Lonnie,Charlton和Mary、她和前夫的兩個孩子Elmer 「Lucky」 Sutton,John Charley Sutton、Elmer的妻子Vera、John的妻子Alene以及Alene的兄弟O.P. Baker),他們的農舍位於老麥迪遜維爾路(Old Madisonville Road)附近,十分偏僻——這是由於家主生性比較孤僻,厭惡喧囂的城市生活,故執意將農舍建在如此偏遠的地區,並過著半隱居的生活,而家裡的其他人除了需要進城打工謀生和買必需品的情況之外,也是跟著家主一起過著足不出戶的生活,然而,這一家的平靜被一件突如其來的怪事打破了。

事發地點,看得出來十分偏僻荒涼

事件經過:

那是1955年8月21日的傍晚,即將入夜時,薩頓家的一位來自城裡的朋友比利·雷·泰勒(Billy Ray Taylor)攜他的愛妻前來拜訪,而薩頓一家九人早已準備好了晚餐,並熱情地接待了他們夫妻二人。

晚餐席間,比利吃的太幹,頓感口渴,遂去屋外的井裡打水——這基本是此故事無數個版本統一採用的標準開頭——半路上,比利不經意間看到了一個在天空中飛行的神祕光球,對這個光球,比利這樣描述:那顆光球呈碟狀,閃爍著燿眼的強光劃過天空,最後下墜並消失在離房子一定距離的樹林裡,迷人而詭異。於是比利立即跑回屋裡將這一發現告訴了其他人,但大夥們顯然都沒有看到這個光球,自然也對比利的說法嗤之以鼻,只留得比利一人獨自鬱悶。

圖為比利描述自己所看到的發光體
不久之後,比利和埃爾默·薩頓(Elmer 「Lucky」 Sutton)被屋外的狗叫聲吸引,他們以為有野獸或是入侵者,便抄起獵槍出去查看,結果他們看到屋外既沒有野獸也沒有入侵者,只有一個「矮人」糢樣的生物正從森林裡「飄」出來,並逐漸靠近他們的屋子。這個「矮人」大約3英尺(約1.3米)高,身上似乎穿著某種金屬質地的衣服、皮膚呈綠色(這是後來新聞報道加上去的描述)、眼睛凸出、頭很大,沒有頭髮、耳朵像蝙蝠,嘴巴大而無唇、身材纖瘦,胳膊也是又長又細,末端長著像爪子一樣的結構——總之給人一種很不友好的印象,但它除了慢慢「飄」過來其實倒也沒幹甚麼,反倒是埃爾默冷不丁地端起獵槍,照著那「矮人」的大頭就是一槍,子彈結結實實地擊中了它,並且還發出了沉悶的金屬撞擊聲(據描述,這只一種類似於子彈打在鐵桶上的聲音),但這個「矮人」跟沒事一樣,只是一個翻身閃進了附近的黑暗中。埃爾默和比利年輕氣盛,提槍正欲追擊。忽然,他們註意到房屋附近又出現了一個這樣的怪物,於是埃爾默和比利對著這一只怪物又是一梭子打了過去。

「矮人」的複原圖
這一只也是結結實實地中彈了——起碼它身後的木板和玻璃都碎得滿地殘渣——但這一只卻同樣安然無恙,並閃進了黑暗中。隨後,埃爾默和比利進屋叫上了埃爾默的弟弟約翰·查理·薩頓(John Charley Sutton),三人都準備了槍,並決定出去查看一下他們是否成功擊殺掉這兩只怪物。三人剛來到門前,比利便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叫,原來是屋頂上伸下來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他的頭髮,約翰便趕緊開門並把比利拽了進去,但比利的一撮頭髮被扯掉了——而埃爾默則向屋頂上的那只怪物射擊,但依然沒有對它造成傷害。

怪物揪住比利的頭髮
三人撤回屋裡後,通過窗戶,他們發現遠處的樹上開始逐漸顯現出越來越多的綠色光斑——顯然,更多的怪物「飄」來了。最終,足足有10~15只這種怪物包圍了這座屋子,並且看樣子是準備攻下這裡。而屋裡的人們則陷入了無法名狀的恐懼之中,他們不得不在屋裡搜羅各種各樣可以稱得上武器的東西防身,並且持槍的人也開始對外射擊。然而,絕大多數的射擊,子彈都只是帶著呼嘯聲射入黑暗之中,要麼沒有命中,要麼就被敏捷地躲開;只有少數的射擊看樣子擊中了——因為傳來了和前面一樣的金屬撞擊聲。

眼下的情況十分不容樂觀:這些怪物們全方位無死角地包圍著整個屋子,它們時不時便會沖著門窗使勁刮撓、撞擊,有些甚至「飄」到了屋頂上,一家人實在沒有辦法,權衡再三,他們決定與其被堵在屋子裡等死,不如由比利、埃爾默和約翰三個壯年人保護其他人,大家一起沖到停在屋外的兩輛車上,並離開這裡。

在持續了3個多小時的戰鬥後,一家人終於成功地逃出屋子,並驅車直奔鎮上的警局,那個時候差不多是晚上11:00左右。他們將所有的遭遇都告訴了警局,小鎮警局的警官們雖然對此持懷疑態度,卻也不敢對此等離奇事件有所怠慢。他們帶上了武器,還聯繫到了附近的空軍基地,並和4名派來的憲兵一起跟著一家人回到了房子那裡,然而,這裡除了一片狼藉,甚麼也沒有了,那些怪物都沒了蹤影。

然而,殘破不堪的屋子、散落一地的玻璃和木頭碎片以及無處不在的彈孔證明了這家人所言非虛,於是警察們展開了調查。他們發現離這裡最近的幾家住戶中也有人似乎看到了神祕的發光體,但警察們一直調查到午夜2:00左右也沒有得到進一步的結果,只得打道回府。而這家人也以為這些怪物已經離開了,便重新回到家裡收拾起來。不幸的是,噩夢並沒有結束——這家人回來不久,一張張恐怖的臉龐再次從黑暗中浮現出來,並對屋子發起了第二輪的進攻。於是,處在絕望、無奈、恐懼、疲憊等等負面情緒交織之下的一家人再次拿起了武器與怪物們戰鬥,槍嚮聲、屋外的撞擊聲、小孩的吶喊聲在這個無邊的黑暗中徹夜不絕,而這漫漫長夜也不知何時才是個頭。就在一家人變得逐漸有心無力、徹底絕望、幾近放棄時,約淩晨3:30分左右,這些怪物撤退了,並且再也沒有回來,而這一家人也終於從痛苦的折磨中解脫出來。

與怪物們戰鬥的一家人
事件後續:

第二天,這件事在當地傳開了。如此新奇怪誕而詭異恐怖的案件一經傳開,立即在人群中引起了軒然大波,人們對此大肆評論,各大報社也爭相報道,還有許多人慕名而來希望能親自參觀薩頓一家,甚至連空軍基地也再次派人來訪,但除了一座殘破不堪的房子和一家人的口供,所有人無一例外地甚麼也沒有查到。

新聞報道,裡面提到比利被怪物揪住了頭髮

然而蹊蹺的是,幾天後,各大媒體就像約定好的一樣,紛紛開始統一口徑認為這件事其實是薩頓一家為了謀利而編造、作假而成的。並且在事件兩年後,美國空軍官員約翰·E·艾伯特(John E. Albert)作為官方人員首次為霍普金斯維爾一事作出評論,他在發言中稱薩頓一家人所看到的神祕生物,其實只是「從馬戲團逃脫出來的一群大型猴子」,而其餘的描述均為薩頓一家人在驚恐下產生的幻覺。

當事人講述自己的離奇遭遇
這個說法引起了群眾們的激烈反對,其中,一位著名的幽浮學家伊莎貝爾·戴維斯(Isabel Davis)就提出質疑,認為猴子不可能被多次擊中而毫發無損,連血都不流一滴,即便是幻覺,也不可能偏差如此之大。

而真正感到麻煩的,還是薩頓一家。這個事件後,他們依然過著半隱居的生活,也並沒有過任何試圖從中獲利的行為,相反,薩頓一家甚至十分討厭被記者、調查人員、拜訪者等社會各界人士所打擾。到了2002年,隨著埃爾默的去世,他的小女兒終於站出來為父親發聲,她說這件事情確為真事,並且她父親晚年因為這個事情一直過得很不容易,比如總是會做關於那些怪物的噩夢等等,直到去世,埃爾默都沒有從這個恐懼的陰影裡走出來。

女主人格蘭妮·蘭克福德(Glennie Lankford)和女兒瑪麗(Mary)

外界的質疑:

由於這個事件過於離奇,因此外界的質疑聲也相當的多。

懷疑主義調查委員會(Committee for Skeptical Inquiry)成員,懷疑論者喬·尼克爾(Joe Nickell)、法國不明飛行物學家萊納德·勒克裡特(Renaud Leclet)、美國科普作家布萊恩·鄧寧(Brian Dunning)均認為所謂「妖精」,實則為大彫鴞。譬如尼克爾曾在2006年的《小綠人的圍攻:1995年肯塔基凱利事件》(Siege Of 『Little Green Men』: The 1955 Kelly, Kentucky, Incident, )中這樣解釋這件事:

「這家人很可能是把大彫鴞(Great Horned Owls,又名美洲彫鴞)或彫鴞(『Eagle Owl』,一類彫鴞的統稱,這裡感謝@樸老賊 和@賽博格 兩位朋友提供的資料)誤認成了『外星人』。這類貓頭鷹正是夜行動物,它們能做到悄無聲息地飛行、有著發黃光的眼睛、還會勇猛地保護它們的巢穴。並且據考證,事件發生的那個時間段,當地也有許多流星目擊事件發生,這就正好可以解釋比利看到的『一道明亮的光劃過天空,然後墜落並消失在離房子一定距離的森林裡』的說法。」

更多的怪物形象,與下圖大彫鴞的對比

2014年4月17日,心理學家羅德尼·舒馬爾茨(Rodney Schmaltz)和斯科特·裡林菲爾德(Scott Lilienfeld)也在《論靈異,順勢療法與霍普金斯維爾的妖精:利用偽科學教授科學思維》(Hauntings, homeopathy, and the Hopkinsville Goblins: using pseudoscience to teach scientific thinking)一文中寫道:

「從《地球停轉之日》(The Day the Earth Stool Still,1951)到《黑暗天際》(Black Skies,2013),流行文化中總是不乏各種外星人的形象。而這些有關外星人存在、甚至是綁架、入侵的故事都為我們的課堂討論提供了一個有趣的話題來源,但這其中有一個對學生們來說可能相對陌生的例子是一個名叫「霍普金斯維爾的妖精」的奇怪案例(Nickell, 2006)
在1955年,11個目擊者聲稱他們被外星人襲擊,這些外星人大約有4英尺高,有爪子。這些外星人——他們最初稱它們為「妖精」——通身包裹在銀中,有著纖細的腿,卻似乎漂浮在地面上。當時,這些「妖精們」晚上8點剛過就出現了,並一直對這家人進行恐嚇到半夜。後來,一些家庭成員逃脫並前往當地政府尋求幫助。鑒於這個案子中的目擊者的描述和細節之生動,許多學生們可能會認為這個事件是外星人到訪地球的直接證據。但事實是,教師們應當引導學生們去思考這個事件還需要甚麼樣的證據才能成為板上釘釘的事實,並鼓勵學生們嘗試著去添加一些這樣的證據。
至於「霍普金斯維爾的妖精」的真相,當前普遍被大眾所接受的說法是:所謂『外星人』,實際上是大彫鴞(Great Horned Owls),而「外星人襲擊」時的目擊者們則可能是喝醉了(Davis和Bloecher, 1978)。了解這個故事的學生們往往會認為這是十分離奇的真實案例,並且據此可以很自然地引出關於51區(Area 51)、灰人(the Greys)之類,或其他超自然事件的興趣與討論(Nickell, 2012;Leman和Cinnirella, 2013)。」

而不明飛行物學家傑羅姆·克拉克(Jerome Clark)早在1993年的《難以解釋!:347件神奇的目擊記錄、神祕事件和費解的物理現象》(Unexplained! : 347 strange sightings, incredible occurrences, and puzzling physical phenomena)一書中便對「妖精」被子彈射擊而安然無恙一事也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那些生物被描述為『漂浮』在空中,被子彈擊中還發出『類似射擊鐵桶的聲音』,並且還發著綠光,這些描述其實十分符合一種名叫熒光菇(foxfire,又稱熒光蕈或綠色陸地水母)的生長在木頭上的真菌類。」

黑暗中的熒光蕈(foxfire)
此外,作家布萊恩·鄧寧(Brian Dunning,曾辟謠過「星果凍」等未解之謎)還在2012年10月9日的《凱利-霍普金斯維爾事件:一個鄉邨家庭與他們所認為的 「外星人」 的一場持續半夜的戰鬥》(The Kelly-Hopkinsville Encounter:A rural family spent half a night battling what they thought were space aliens)中寫道:

「對於事件發生第二天後,許多報道中所描寫的『空軍調查人員再次出現在薩頓家中』的說法,我沒有找到任何證據。」並且,「當晚陪同警察的四名憲兵其實來自一個陸軍基地,而不是空軍基地。」

事件總結:

其實讀到這裡,相信大部分讀者對這起案件在心中都已經有了答案,但不論是流星、大彫鴞、熒光菇、喝醉酒等一系列事件的綜合,亦或這確實是外星人、某種未知生物的來訪,總而言之,這起案件直到現在,依然是一個未解之謎,它在神祕學研究、UFO研究等历史上都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我們也期望,終有一天,這些未解之謎的真相都會浮出水面。

相關拓展(來自維基百科):

-凱利-霍普金斯維爾目擊事件是「小綠人(little green men)」一詞的起源(在此目擊事件之前,飛碟上的外星人被稱為「小人(little men)」;但「小綠人」這個說法一般僅被沿用於科幻文學之中,譬如馬克·雷諾茲(Mack Reynolds)的《小綠人案件》(the Case for the little green men, 1951)、弗雷德裡克·布朗(Fredric Brown)的《火星人回家》(Martians Go Home, 1955年)。但這個詞在事件發生的第二天便經由媒體創造,進而廣泛傳播,甚至被譯成多國語言(其中自然也少不了我國的地攤文學)。

-霍普金斯維爾的凱利社區(Kelly Community)現在會將每年8月的第三個周末定為這一事件的紀念日,即凱利「小綠人」日(the Kelly “Little Green Men” Days)。

-根據布魯斯·哈倫貝克(Bruce G. Hallenbeck)所著的《喜劇-恐怖電影:1914-2008編年史》(Comedy-Horror Films: A Chronological History, 1914–2008)一書,1986年的電影《魔精》(Critters)便是根據霍普金斯維爾一案所改編。

《魔精》電影海報
-《精靈寶可夢:紅寶石與藍寶石》(Pokemon Ruby & Sapphire)中新登場的寶可夢勾魂眼(Sableye)的原型便是霍普金斯維爾的妖精。

勾魂眼
-在RPG游戲《探路者》(Pathfinder )中出現的一種妖怪「霍普金斯(hobkins)」其原型也是霍普金斯維爾的妖精。
《探路者》
-芝加哥煩惱劇院(Annoyance Theater)的音樂劇《它來自肯塔基》(It Came From Kentucky)改編於霍普金斯維爾事件。
-美劇《藍皮書計劃》(Project Blue Book’s)S02E04所講述的便是霍普金斯維爾事件。

風評比較一般的《藍皮書計劃》

💰 打賞

Translate »